第23章 江湖往事

  • 无双演义
  • 天下飘血.CS
  • 3272字
  • 2015-03-21 16:31:41

血空山的山洞前。

“老爷爷,我来啦!”荆无命走进山洞里,掏出火石将插在洞边的火把点燃,很快山洞里火光一片,照亮了整个山洞。

“来啦!孩子”。天绝老人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来,孩子,你跟我来”。老人笑道,拉着荆血仇往洞里走去。

“老爷爷,没路了。”荆血仇见老人有些神秘的将自己拉到里面,前面除了厚厚的石壁,没有什么啊!难道老爷爷有话跟自己说。

只见天绝老人将挂在石壁上的火把取了下来。‘咔’地面一声震动,前面的石壁慢慢展开,老人将拿下来的火把点燃,瞬间照亮了前面的路。

“奇怪,这个地方我从来没有来过,老爷爷这是要带我去哪啊?”荆血仇有些疑惑的想着,同时心里隐隐感觉从小与自己在一起的这一位老人好像有些不一般,就拿老人一直能枯坐在一个地方不动却没有死去,这些就足够说明老人很神秘了,只是相处久了,荆血仇也就没有问起过,荆血仇也是聪慧的孩子,知道老人以前肯定有很多故事,既然老人不想说,荆血仇也就不好意思问了。

“呜,这是什么味道”。荆血仇右手扇着空气,对于空气之中突然飘散而来的淡淡血腥味非常反感。

老人笑而不语,拿着火把径直往前走去,荆血仇一脸痛苦的捂着鼻子跟了上去。

一走进去,迎面而来一股浓厚的血腥味,空气中飘散着诡异阴森的气氛,四周似乎围绕了无数的冤魂,飘来飘去,怒吼着心中的怨念。

一个八尺来宽的小池子出现在两人面前,浓郁的血腥味扑面而来,像是聚集了众生的怨念一样,鲜红的血液在池子里静静的流动着,仿佛有生命一般泛着浅碧银色的光,四周静悄悄的,唯有这满池的鲜血慢慢翻动。

“孩子,你看”。老人指着这血池里缓缓流动的鲜血,仿佛是为了回应老人似的,池子里的鲜血开始汇聚,向老人指间射去。

“这,老爷爷,你这洞里怎么有这么多血液啊!你不会是、、、、、、”。说道这,荆血仇立马惊退两步,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老人。

“好啦!别瞎想,我是不会害你的。”老人将手指收回,‘噗’血液又重新回到了池子里。

老人从未有过这一刻的严肃。“血仇,你此次下山定然凶险无比,你的爷爷靠着十神剑都无法杀死的人,你觉得你对上有几成把握”。

“一成也没有”。荆血仇坦诚的说道。他很清楚自己的实力,毕竟人是越活越老辣,自己这初生牛犊怎么能跟仇人那山林猛虎相斗呢,自己爷爷当年都杀不死的人,自己怎么可能杀得死,但是仇是一定要报的,只不过需要从长计议,这么多年都等过来了,也就无所谓报仇的早晚了,如今荆家就自己一根独苗,所以荆血仇也是知道如果自己莽撞行事,自己死了也就死了,但父亲和绝剑门的振兴怎么办?每每想及此,荆血仇心里都非常矛盾。

“呵呵!”见荆血仇沉默不语,老人知道他在思考其中的厉害,所以只是静静的看着他,是放弃还是坚持,希望他的回答能够使自己满意。

显然报仇是一定要报的,但其实不管是荆血仇还是他的父亲荆无命,其实对报仇都没有太大的把握,但是若是贪图安逸,连家族的血海深仇都不敢去报了,那还学武干嘛!那还配做荆家的子孙吗?宁可战死,绝不畏惧,荆家有自己的尊严,神圣而不可侵犯,同时这也是一个学武之人必然要走的一条路,武学一途,要么走向巅峰,要么就是抛掉头颅,如果贪生怕死,则武必不精。

老人抚须不语。

“老爷爷,你既然这么问我肯定是有办法能帮助我报此血仇,还请老爷爷鼎力相助,晚辈感激不尽”。‘砰’,荆血仇抱着拳,朝老人跪下,一脸的坚毅。

“的确,我能帮你,但不是我帮你报仇,而是你自己去报,我只能教你战胜之法,至于能否制胜这主动权还是掌握在你自己手中”。

听到这话,荆血仇微微有些失望,但很快就被希望所取代了,负面的思想一扫而空:“老爷爷,不管有多难,我始终相信自己能做到。”显然荆血仇并没有因为老人所说的话而改变自己的初衷,反而是更加坚定了自己内心想要报仇的想法。

老人见荆血仇这么快就恢复了信心,抚了抚胡须,很是满意,一脸欣慰的笑道:“很好,学武之人本来就需要大气魄、大毅力,你二者皆得,将来成就必不在你爷爷之下”。

“还请老爷爷指点”。

老人上前蹲在血池边上,一手轻轻抚摸着池子里的鲜血,只见那些鲜血仿佛有生命一般往老人的手中涌去,消失在老人干瘪的指尖,老人原本没有什么活力的指间脉竟然开始有力的搏动,皮肤也开始散发出一股碧绿的色泽,仿佛得到新生一样,老人手一震,血液又重新从指尖涌了出来,再次回到了池子里。

“看见没有这血液在跳动,这一池的鲜血是当年我年轻的时候采集七七四十九种珍贵草药和着当年天魔教教主采集的鲜血汇聚而成的”。老人仰起头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久久沉思。

荆血仇有些听不懂了,感觉身边的老人越说越奇怪,越来越神秘。

“天魔教,这是个什么门派?”

“呵呵!”老人笑道:“你听我慢慢道来”。

“在我们那个年代,根本就没有什么江湖七派,只有江湖六派。”老人掐着手指数道:“天下武功出少林的少林派,狂剑三式,破尽天下剑法的岳山派,细柳剑法,插针入缝,无所能挡的峨嵋派,以日为引,至烈至刚的旱阳神功的嵩山派,声破万法,音波蚀体狮吼功的泰山派,掌法至刚,空手制敌降龙十八掌的丐帮。这些就是当年江湖武林六派的至高绝学”。

老人转过身,瞅着荆血仇一脸玩味的笑道:“这些江湖武林六派的绝学你可听说过几门,抑或你可练习了几门”。

老人一口气说出这么多江湖六派的辛密,虽然如今江湖是七派而不是六派,但老人说的门派差不多都对上了,只有一个武当派和一个旭日神教,老人没提,但荆血仇多多少少也听父亲提起过各家武功绝学,除了岳山派的绝学不对以外,其它几家都对了,只是岳山派的绝学不是紫霞神功吗?

“老爷爷,据我所知,岳山派的绝学是紫霞神功,不是你说的什么狂剑三式啊?”

老人一听这话就立马不高兴了。“哼!紫霞神功算个屁的绝学,狂剑三式才是绝学。”老人对着荆血仇郑重地说道:“你要知道江湖武林公认的有五大奇功,而这狂剑三式克尽天下剑法,也就是说只要有一个人习得狂剑三式,那么这人只要一剑在手则可尽败天下拿剑之人”。

“有这么厉害”。荆血仇有些愣神了,突然听到这么多江湖各派的隐私,尤其是老人说的什么狂剑三式竟然那么神奇,也不由心生惊奇,久久震惊。

“那老爷爷,那个天魔教是什么门派啊?你提的武林五大奇功又是什么?这些怎么从来没有听人说过”。荆血仇十分好奇的问道。

“哦,你问这个啊!这些我可要慢慢的回答啊!”老人一脸得意的抚着花白的胡须。

“这天魔教就是当时武林上最邪恶的魔教,其教主活阎王屠杀江湖正道之士,吸取天下习武之人的内力为自己所用,终于招致天怒人怨,江湖六派决定上天魔教的总坛摩崖岭讨伐魔教,打算一举将魔教覆灭,那一役可谓是尸横遍野啊!死了很多人很多人,鲜血飘红了整片山林,几日都没有散去,可想战斗多么激烈”。

“那最后呢?你们赢了还是输了”。

“当然是赢了,不过那一役死的人太多了,自后江湖六派再不复往日的荣光啊!”说完老人不住的摆着头,似是痛惜极了。

“那个活阎王有那么厉害,一个魔教就让你们江湖六派损失那么大吗?”

“嗯,天魔教主当时习得了武林五大绝学中的吸星大法、金刚不坏神功以及葵花宝典,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的,真可谓是活阎王,五大绝学他占其三,可想而知那场景,江湖六派掌门围攻活阎王,死的死,伤的伤,只知道那一役后江湖六派的掌门只剩下我泰山派和少林的掌门侥幸活了下来,但是不久之后少林派掌门就圆寂了,而我泰山掌门也没撑多久也相继离世”。

老人接着说道,似有些叹息:“其实当时江湖六派内部纷争不断,谁都不想做那个出头鸟,都自大的以为魔教只不过是一群鸡鸣狗盗,乌合之众,以至于下手太晚,失去了最好的机会,直到后来活阎王用吸星大法吸取了那么多武林高手的武功,这才在最后一役中打又打不死,攻又攻不破,成为了根本杀不死的存在啊!这时江湖六派才幡然醒悟,知道自己当时太天真了,但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六派掌门为了灭掉活阎王可谓是在拿自己的性命相拼啊!”

“那江湖五大绝学呢?”

“这江湖五大绝学分别是无坚不摧的金刚不坏神功、吸取内力的吸星大法、剑法之最的狂剑三式、刀法至极的魔道三式、最后就是至阴至柔的葵花宝典了。”

荆血仇一脸恍然:“哦,原来江湖中还有这么多的秘密啊!”

“那是当然,江湖武林每一天都在变化,种因得果,一切也许冥冥之中都有注定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