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情不知何起一往而深

  • 无双演义
  • 天下飘血.CS
  • 3426字
  • 2015-03-19 21:43:22

天子脚下的京城可谓是全国最繁荣的地方了,城里来来往往的行人,路上摆满了小摊,各色花样和食品从城头排到城尾,琳琅满目,不时有人在小摊后面的店里进进出出,出来后都挂着满意的笑容,而店里的老板脸都快笑歪了,还在一个劲的笑着,显然生意红火,老板乐呵极了。

“卖冰糖葫芦了,好甜又好吃的冰糖葫芦喽”。大街上一个戴着素白帽子的老人正在叫卖着冰糖葫芦。

“卖包子喽,新鲜出炉的包子哦”。一个小伙子端着冒着热气的蒸笼一个劲的傻笑,不时将包子递给客人。

一进城,血灵儿就拉着陆无双的手蹦蹦跳跳的跑这跑那,瞪着大眼睛像个好奇宝宝似的到处瞅瞅瞄瞄,陆无双始终跟在血灵儿后面既不搭话,也没显露出什么厌恶,只是面无表情的跟着。

爷爷的死使得陆无双变化了很多,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快乐的生活了,这一个多月的变化使陆无双迫切的希望得到力量,只有习得一身高强的武功才能保护自己的亲人,曾经无忧无路的生活已经逝去,陆无双一直真的很感谢爷爷和姨姨,是爷爷和姨姨给了自己另一条生命,让自己一直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可是自从爷爷死后,陆无双无时无刻不生活在悲痛和自责当中,陆无双时常在想如果当时自己武功再高一点就好了,那样就能帮到爷爷,而不是成为爷爷的累赘了。

陆无双看着血灵儿拉着自己的小手,心里一片温馨。“谢谢你给了我第三条命,我会用我的性命来保护你的”。陆无双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学得一身武功,好好保护自己的亲人,不让遗憾再次降临在自己身上,不要让自己的人生中出现永远的遗憾,这么想着,陆无双情不自禁的用大拇指轻轻抚摸了一下血灵儿的手背,眼中充满了疼惜和激动的热泪,只是表面上依旧木木的。

“小姐,要丝绢吗?我们这里什么颜色的图案都有,包你满意。”摊主是一位中年的大妈,看见血灵儿一行人穿着华丽,知道几人肯定是个阔绰的大户,于是连忙倒卖着自己的商品。

“嗯,好啊!正好看看”。血灵儿走到小摊前,拿着前面一叠花花绿绿的丝绢看着。一路上孟婆和两大阎君都习惯了她那个样子,只是静静的跟着,陆无双只是有气无力的跟在后面,静静守护着。

“这块漂不漂亮啊!木头”。血灵儿现在是完全习惯了叫陆无双木头了,自从陆无双的爷爷死后,陆无双就很少说话,偶尔逗逗他,他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你问他一句他才回你一句,有时就是干脆不回,这可把血灵儿气的,要是别人,早就死了,毕竟小魔女的称号不是白来的,只有看到陆无双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一直都生气不起来,最多也就是愤愤的鼓起腮帮,作出一副气愤的样子。

“哼,真没劲”。见陆无双不做声,脸上毫无表情,血灵儿将丝绢放了回去,努了努嘴:“走吧!真是个木头”。血灵儿小声嘀咕道。

陆无双正沉浸在思考中,哪里想到血灵儿会突然跟自己说话啊!当陆无双反应过来时,血灵儿已经无趣的走了。

“小子,你有戏哦”。碧落阎君笑着小声的在陆无双耳边说道,末了还不忘加上一句:“加油,把小魔女拿下”。说着,坏坏的笑了一声,快步跟了上去,只留下陆无双还呆呆的站在原地。

蛇王谷,一片竹林掩盖了整个山谷,很少有人进入蛇王谷,因为蛇王谷里到处都是个头很小的细蛇,别看他们个头小,但数量多,且每个都剧毒无比,进入蛇王谷的人一不小心就会被蛇咬住,全身毒发而亡,所以很少有人进去谷中,这两年来更是没有人进入谷中过。

这天蛇王谷外来了一个身穿白衣的青年人,手执折扇如一位风雅之士,此人正是几日前离开旭日神教总坛的教主血无心。只见血无心执着折扇,一脸浅笑的往竹林中走去,眼中带着一丝激动和迫切。沿途地上的小蛇纷纷往旁边溜去,挂在竹子上的蛇儿也只是烦躁的冲血无心示威的吐着信子,却不敢向前。

穿过竹林,看似一望无际的竹海竟然很快就到了尽头,慢慢竹子消失了,展现在血无心面前的是一片盛开的桃花林,那挂在枝头的花儿白里透着红艳,煞是好看,花落满地,积起厚厚的一层,淹没了血无心的脚。

而此时在桃园的中间,一间小竹屋边一道细细的小河流过,河水从山上泼洒而下,溅起微微浪花拍打着小竹屋的墙角,竹屋往前有一个亭子,亭子里一个穿着浅红长袍的的女子静静的抚着琴,琴声婉转清吟,和着细水拍打的声音,听起来别有一番韵味。

葱白的玉手轻轻搭在古琴上,一袭长发如瀑齐肩而下,直达地面,精致的脸庞静静的看着前面的桃花林,偶然一阵微风拂过,激起一片桃花落,如鹅毛小雪一般婉转掉落,似是不舍甘愿常立枝头,却又无可奈何一般,女子一边抚着琴,一边静静的看着桃花凋落,不时轻轻的摇着头,也许女子也没发现自己有这个习惯吧!如果要说桃花很艳丽的话,那么这个女子毫无疑问代表着桃花的相反面,如寒梅一般高傲,如白雪一般清冷。

这个女子正是屠戮天的女儿姬如月,自从十八年前父亲屠戮天消失之后就隐居于此,十八年来一直对着桃花林抚琴,春去秋来,花落花开,姬如月再也没有再出去过,只是每天静静的抚着琴,看着桃树开花,仿佛这些就是她一生之中最愿看到的美丽场景,似乎永远也看不惯。

“如月,我来看你啦!”血无心两三步踱进亭子里,脸上洋溢着久别温馨的笑容,可想而知血无心虽然练了葵花宝典,但一直记得对妻子的爱,也许时间一直都没有改变一个文人的初衷吧!既然以前选择了爱一个人,那就一定会一辈子不离弃,不放弃。

‘砰’弦断,一曲未终。

“你来干什么,你我恩情早已断绝。”清冷的声音传来,静谧的氛围瞬间变得有些紧张了起来,空气中充满了浓浓的火药味。

“唉”血无心走上前打算抱住姬如月,却被姬如月一个闪身给躲开了。“这么多年啦!你还不肯原谅我吗?”血无心叹息,无奈的垂着头,似乎从来没有什么能难得过他的却在这件事上犯上了难。

姬如月冰冷的脸庞上出现一丝愤怒。“你杀了我父亲,你觉得我会原谅你吗?”。

“你都知道啦!”

“十八年前就知道啦!”

血无心无力的坐到石椅上,神情黯然。

“十八年前,你父亲想与那个陆无极合作,企图颠覆整个大明王朝,那陆无极是什么人,你我不可能不知道吧!盟主家和绝剑门满门喋血不就是陆无极干的嘛!你父亲跟他合作,虽然别人不知道,但是身为他女儿的你不会不知道吧!我虽从小一文不名,穷困潦倒,谁对我好,我就会知恩图报,一辈子对她好,但我也有我的气节,我宁愿遭世人唾弃也不会出卖自己的国家。”血无心看着姬如月肿胀的双眼,一颗颗豆大的泪珠默默地往下掉着,眼里闪过一丝不忍。“我只是把你父亲关了起来,并没有杀他”。

“呜,我恨你,你为什么要关我父亲,即便他企图出卖国家那又怎么样,那与我何干,我只要我的父亲。”姬如月重重拍打着血无心的胸膛,最后,或许是有些累了,姬如月把头埋在血无心的胸膛里痛苦的哭着,一时静静的山谷响起一片抽噎声。

“好啦!好啦!这么大的人别哭了啊!”血无心轻轻的拍着姬如月的后背,眼里一片潋滟的关怀,溺得死人,直把刚抬起头情绪好了一点的姬如月搞得有些不好意思,只见姬如月像个小孩子似的不好意思的微垂着头,只是嘴角的那一抹开心久久散不开。

“好啦!如今女儿也长大了,你也该去看看他了”血无心一脸宠溺的看着姬如月,静静的等着她的回答。

一听这话,姬如月好像又想起了父亲,瞬间恢复了冷静,一把甩开血无心:“父亲从小就疼我,你却把父亲关了起来,我是不会原谅你的,这十八年来我一直把自己锁在这蛇王谷,就是不想再面对你,我不知道在父亲和你之间我该怎么选择,所以你还是走吧!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

“你父亲与虎为谋,即便时间再来一次,我也会毫不犹豫的这么做的”。血无心知道姬如月性子倔,决定了事情就很难更改,也就不再勉强她。

“如果你想看灵儿,我会把她带过来的。”

“不用了”。姬如月一脸决然的回道。

“为什么,灵儿也是你的女儿啊!”血无心有些心痛的看着姬如月,根本就没有想到姬如月会说出这么伤人的话来。

“他是我女儿,但我不允许我对你仁慈,因为对你的爱,所以我放弃找你报仇,但不代表我就应该让父亲一个人独自受苦”。

血无心眼里闪过一丝疯狂,一闪而逝,渐渐化为散之不去的哀伤:“呵呵!你竟然为了他而这么折磨自己,也折磨了我和女儿,好、好”。

血无心朝着亭外走去,当走到桃花园前停住了脚步:“不管你信或不信,在我穷困潦倒,一无是处的时候遇上了你,是你给了我活下去的勇气,不管我变成什么样子,我依旧爱你,爱着灵儿。”说完,血无心大步朝着谷外走去。

小亭里,红衣女子的双脸早已经被泪水浸湿了,泪水打在古琴上,传来滴答滴答的敲击声,在幽静的山谷里静静的回响。

过了许久,只听得红衣女子悠悠的轻叹声:“谢谢你在我最美的时光里遇上了你,遇上你,选择了你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幸运”。只是这一切血无心是听不到了。

自古江湖多恩怨,孰不知江湖儿女也多情多义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