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英雄生于艰(二)

  • 无双演义
  • 天下飘血.CS
  • 2333字
  • 2015-03-19 12:41:05

血空山的黄昏显得格外安静,夕阳西下,荆血仇也像一个离家的游子一般往家里走去,多年的习武使得荆血仇多了一些同龄人难有的坚毅,但那刚毅的脸庞上还是难免会带着一些同龄人该有的稚气。

“父亲,我回来了”。荆血仇像以前一样每回回家时都必然会向父亲打一声招呼,以免父亲担心,这么多年来,荆血仇一直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荆血仇见屋子里昏暗一片,走进屋内把破旧桌子上的油灯点亮,却并没有看见父亲的身影。“耶,父亲呢?”荆血仇有些奇怪的嘀咕道。

“难道父亲在自己屋子里”荆血仇走向父亲的屋子前,推开木制的门扉,传来吱呀的声音。

天色已晚,屋子里却没有点上油灯,习武之人感官何其强大,荆血仇一眼就看到父亲静静的坐在破旧木床上一动不动,单薄的床被被小心的叠放在一头,布满厚厚一层油的纱帐迎着晚风飘扬,床边的破门窗无力的左右摇摆着,时而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像一个迟暮的老人回光返照后发出的声音,又像是对英雄迟暮的一种惋惜之声。

荆血仇踏着碎步走到窗边,将窗户小心的关好,又掏出火石将床边的油灯点燃。

“父亲,你没事吧?”荆血仇有些担心的问道,声音有些颤抖,这一刻没有人比他体会得更加深刻,这一刻的父亲看起来是那么的沧桑,仿佛那一瞬父亲苍老了好几十岁,再也不似从小教训自己的那个严厉刚强的父亲了,这一刻的父亲分明就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嘛!虽然不愿意承认,荆血仇心里也不得不承认父亲真的老了,心里隐隐的生疼。

“仇儿回来啦!”荆无命缓缓站起身来,似乎又变成了那个刚毅、无所不能的父亲,一代绝剑门的少主,虽然绝剑门已经被湮灭了,但荆无命有他的骄傲,他是绝剑门的少主,一生都是,他有自己的骄傲,绝不允许绝剑门在自己手中衰落。

荆无命站起身,迈开大步走到窗前,一个小小的木桌上放着两个灵台,一个上面书着乃父荆霸天之墓,一个上面书着爱妻林晓英之墓。

“来,仇儿,给你爷爷和母亲上一支香”。荆无命将香递给荆血仇,慈爱的说道,声音沙哑,看着荆血仇的眼神充满了慈爱和不舍,像是即将送别远去的亲人一样。

荆血仇规规矩矩的给爷爷和母亲上香,微风拂来,轻轻吹拂着案桌上的香头,点点月色洒入,给屋子里的灵台镀上了一层银辉。

待荆血仇上完香后,荆无命拿着香跪在灵台前。“父亲、晓英,我带孩子来看你们了,仇儿马上就要下山了,我荆家的孩子自该有他的责任和承担,十八年了,就让这一切有一个了解吧!”

荆无命走到灵台边,将灵台上的香台向右转了一个微小的弯度,一把木盒就从灵台上的案桌子里升了出来,正好安放在两个人的灵台前面。

荆无命打开木盒,一把锋利的宝剑静静的躺在木盒里,迎着昏黄的灯光隐隐散发着一股渗人的寒芒。“十八年前,我绝剑门十神剑掉落,这么多年我也才找到这一把少聪剑,你下山后一定要想办法找齐其它九把神剑,那我绝剑门的巨剑术定能报此血仇,光复我绝剑门”。

荆无命将神剑又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明天你就下山吧!此次你下山一定要找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当年杀害你爷爷和你母亲的仇人陆无极,此人也是当年害了武林盟主一家的人、、、、、、”

“父亲,孩儿明白。”

“下山后万事小心,记住为父以前教你的,武功高强并不是行走江湖的根本,光有强大的武力却没有相配的智慧是会吃大亏的”。荆无命郑重的提醒着儿子,再一次叮嘱着这么多年来每日都会说的话题。

荆血仇默默的听着,床边的油灯上,细细的火蛇闪闪烁烁,映射着这一对同感命苦的父子。

‘砰’王二狗将斧子扔到地上,擦了一把汗,一把瘫坐在满是灰尘的地上。

“哎,终于完了,现在终于可以休息了”。王二狗望着地上高高码起的柴火,一脸的满足。“接近两个月了,在这里每天除了干挑水、劈柴,这些杂事,根本就没有人教自己武功。”想到这王二狗嘴角闪过一丝苦涩,有气无力的踢掉脚边的木柴。“唯有月姐姐”。似乎又想到了谁似的,王二狗眼中闪过一丝温馨。

人活着,生活就要继续,少年拍了拍身上的木屑和泥土。趁着月色,少年往山下的小茅屋慢慢的走去,晚风习习,带着些许厚重的湿露,打湿了少年的衣摆,月色如勾,皎洁一片,银辉静静洒落在少年沿途的小路上,门人弟子都已经进入了睡眠,唯有少年仍然在慢慢的往小茅屋里赶,偶尔几声恬噪的夜鸦声才能打破这黑夜的平静。

突然,小树林里传来一阵‘沙沙’的声音。

“谁”。王二狗吓得一个站立不稳,本来就劳累一天的身子在寒冷的夜风中更是显得摇摇欲坠。

‘砰’只见王二狗的身子如滚石一般快速的往山下滚去,声势浩大。

“终于要离开了吗?可是父亲、母亲,孩儿来不及孝敬你们了。”这样想着,王二狗心情竟然出奇的平静,甚至嘴角闪过一丝解脱的笑容,此时的王二狗感觉自己就快要死了,疲软的身子除了渗出一身的冷汗打湿了厚厚的棉袄外,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身体只能毫无阻力的往山下滚去。“终于要走了吗?月姐姐,谢谢你在我贫困潦倒,饱受欺凌时出现,若有来生,我愿甘做牛马,以身相侍。”就这样,王二狗渐渐失去了知觉。

只是少年不知道的就是在他一直往山下滚的时候,一只大约有一个成年那么高的大猩猩一直睁着一双大眼睛好奇的盯着他,借着月色,大猩猩望着少年一直往山下滚,并一路攀爬着沿路的大树,一路跳跃相随,偶尔搞不懂的摸了摸腰间的毛发,一副不解的看着往下滚去的少年。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大石头横立在前方,正好挡下了少年的下滚之势,‘砰’少年的身体重重的砸在了大石头上,停了下来,皎洁的月色静静洒落在少年沾满血迹的脸上,满沾鲜血的少年可能已经死去了吧!那身子一动不动,凄迷的晚风吹过少年厚厚的棉袄,但此时沾满鲜血的棉袄好像也变薄了,这么冷的天即便没有被摔死,就这样一直在外面也会被冻死啊!

大猩猩静静盯着石头边的少年,当大猩猩确定少年不会再往下滚了时。“吼吼”大猩猩纵身一跳,一把揽过少年,身子一跃,借着一棵树接着一颗跳向了远方,孤冷的月色下,两道身影直插岳山后山石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