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真相

  • 无双演义
  • 天下飘血.CS
  • 2267字
  • 2015-03-16 18:10:26

血空山的小屋子里,荆无命把两人请到屋内。

风无痕和江月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荆无命居于首座,屋子虽然有些破旧,但胜在非常简洁干净,看起来非常舒服。

荆无命平静的看着两人,并不认为两人找自己有什么重要的事,毕竟自己已经隐居血空山多年,早就不过问江湖世事了,并且这些年也没有人来找过自己。“不知两位来找我荆某所谓何事啊?”

风无痕从衣袖里拿出一个铁盒子,递到荆无命跟前。“十八年前,我派掌门跟江湖六派进京向狗皇帝讨公道,不知为何我派掌门却重伤而回,之后不久老掌门他重伤难愈,又思及女儿一家,抑郁而终,临终前叫我们等荆血仇长大后将这个交给你,他说只要你看了这个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荆无命接过铁盒,慢慢打开,只见里面摆放着一张带血的丝帕,上面写满了血色的文字,显然这一方丝帕上的字是用老掌门自己的鲜血书就的,荆无命展开丝帕,眉头越皱越紧,原本放松的双手不知觉的握成了拳头,呼吸渐渐急促。

“荆兄,怎么啦!”风无痕见荆无命神情有些不对劲,显然是因为丝帕里面的内容影响的,于是风无痕也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荆轲前后如此巨大的变化,显然这张丝帕肯定也关系到师傅的死因,所以风无痕迫切的想要知道。

十八年前待自己如父的恩师突然就这么不明不白的逝去,家师老人家临死前也不愿意将凶手的身份告诉自己,显然是怕自己一时冲动,反而害了自己,十八年的煎熬只因曾今答应过他老人家,所以风无痕从未偷偷打开过铁盒,只是一直珍而重之的保存着。

‘啪’荆无命重重的捶打了一下桌面。

“十八年前盟主家和我荆家满门被灭一事皆系一人之手,此人就是陆少峰的结拜兄弟陆无极,当年陆无极纠结西厂厂督夏侯长吉一起暗算陆少峰,只为得到金刚不坏神功的典籍。后来,夏侯长吉偷偷的把消息传给了他的大哥夏侯泽,希望夏侯泽不要去参与调查此事,免得惹祸上身,因为陆无极此人的武功极高,身份又非常神秘,所以夏侯长吉希望夏侯泽不要去干预此事,然而夏侯泽此人非常讲信用,又重情重义,怎么能坐视不理呢?于是夏侯泽找上了陆无极想要给陆少峰报仇,但怎奈不敌重伤逃回,被陆无极一路追杀,最后为深夜进宫打探的岳大力所救,这才拼命逃了回来。”

江月听完后简直是气愤到了极点。“果然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啊!没想到杀害师傅的人竟然就在我们身边”。

风无痕沉默,抓着椅子的右手都把木头给捏碎了,可想而知风无痕此刻的心情是多么的沉痛,杀害陆少峰一家和老掌门的死竟然都是陆无极干的,当年陆少峰夫妇还曾经带陆无极来过泰山派,老掌门待他不薄啊!昨日种种皆是如此清晰,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切幕后的黑手竟然会是最亲的人的干的。

“两位,不知陆无极此人现在何处”。荆无命铁青着脸,与两人的此刻的心情差不多,恨不得把陆无极千刀万剐。十八年了,家族的喋血,可怜年迈的老父亲和温柔的妻子就那样消失了,那日急匆匆地赶回来,见到的确实一片残垣断壁,一片漆黑的木炭,连个完好的尸体都找不到,每每午夜梦回,常常梦到从前,那一幕幕仿佛只是在昨日,真实存在一般,但过了一会,摸了摸自己已经长长的胡须,这才发现这一切都是真真实实的,梦里所见皆为虚妄啊!

风无痕认真的说道:“荆兄,自从十八年前,陆无极这狗贼就好像消失了似的,至少十八年间我们没有再看见过此人,江湖上好像也没有听人谈论过此人。”

“师兄,五年前江湖突然崛起的天下第一楼,听说此处什么消息都能打探得到,要不我们到那里去试试吧!”

“这的确可以”。

“天下第一楼,有这等组织。”荆无命有些疑惑,毕竟久居深山的他并不知道外面世界的变化,在他的脑海里并没有听说过这个组织,所以难免会有些不以为然。

“荆兄,你有所不知啊!这天下第一楼虽然是最近几年崛起的,但其身份比较神秘,并且谁的账也不买,只认钱,他们曾经扬言‘没有我们打探不到的消息,只有你出不起的价钱’,这天下楼还是可以相信的,不然这天下楼贩卖消息,这里面涉及到那么多人的隐私,但却没有什么人敢找天下楼的麻烦,由此可见这天下楼的实力不一般啊!”

“那行,就找天下楼来打探陆无极的行踪吧!”

江月有些疑惑。“荆兄,我们来这么久,怎么没见到荆血仇啊!”

“我那劣儿不知跑哪去玩啦!这十八年间我不断地训练他就是希望能报此血仇,看来也是时候让他出山了”。

风无痕抱拳道:“荆兄,此次我们来一是为掌门遗命而来,二是火龙果出世,我们泰山派也要前去抢夺,并且我希望能带荆血仇出外闯荡一番,毕竟江湖险恶,有人照应总比独自一人要好”。

荆无命朝两人抱了抱拳,强硬的说道:“谢谢两位的好意,不过我还是希望仇儿能够独自出山,他将来不仅背负着家族的血海深仇,并且他还要找回十把流落在外的神剑,重振我绝剑门的威望,如果他连在江湖上生存都不行的话,那还何谈报仇,何谈重振绝剑门,我荆家只有站着死的儿郎,没有跪着活的人。”

“对了,十神剑之中的破象剑在我这。”说着风无痕将自己的佩剑抽出来。“不过此次火龙果出世,我需要借破象剑一用,所以暂时不能还给你了,等我此次回来一定将破象剑双手奉还”。

荆无命静静的看着风无痕抽出的长剑:“呵呵,不错,削铁如泥,出水无痕,这把破象剑倒真的很配你啊!”荆无命也没有露出太多对神剑的渴望,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很多事情都变得平淡了,而且很多事情要一步一步来,急不得,十八年都等了,还差这点时间么,但不代表荆无命就真的不收回家族的神剑,神剑可以暂借,但一定是会收回的。荆无命将看向破象剑的目光转到风无痕身上,略带赞赏的说道:“无痕剑就是无痕剑,果然够坦荡,好,破象剑借你又何妨”。

风无痕抱了抱拳:“那在下就谢过啦!如果打探到陆无极的行踪,我们会把消息送过的,告辞。”

荆无命伸手相送:“不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