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阴谋

  • 无双演义
  • 天下飘血.CS
  • 2051字
  • 2015-03-09 08:06:35

西厂,一处小型的密室里,幽深昏暗,只有零星的几盏灯火,没有一丝阳光。

西厂厂督夏侯长吉就跪在这里:“主上,她身上没有金刚不坏神功的秘籍。”

黑衣人慢慢转过身:“那婴儿有没有抓到。”

“还没有。”夏侯长吉连忙回道。“不过手下已经派人去追了。”

这天,前往西域的一条羊肠小道上,一个披着破旧铠甲,头发蓬乱,怀里抱着一个熟睡的婴儿的人正往这边跑来,这个人赫然就是海强。

荒郊有一个小店,破旧的茅草搭建成的简陋房子,外面搭着几张破桌椅,一个老人拿着茶壶给过路的人提供茶水,有赶脚的商人,背着竹篓的采药人,也有附近农舍的农夫,其中一个老人和一个年轻女子显得很特别,老人虽是花甲年龄却显得神采奕奕,身骨健朗。女子约莫十八芳龄,一条金带系着的长发如瀑布一般,柔顺如丝,白色长裙联袂,苗条的身姿显露无遗,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这个美丽的女子戴着白丝巾,看不见面容,只能隐约看出这是一位美丽绝尘的女子

六个黑衣人追着海强往这边而来,连夜的奔波,海强不仅身受重伤,而且越来越疲惫,要不是想着夫人将少主交给自己保护,自己一定要保护好少主,否则对不起盟主和夫人的话,海强真想趁自己还有一点力气的情况下杀他几个够本。

小茶馆外,海强被六个黑衣人围了起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海强心里不断的想着,焦急地目光望向周围,希望能找到突破口,为少主寻找能活下去的希望。

“杀”六个黑衣人拿着剑朝海强砍去,这声音听起来非常娘,但从这些人的身形还是能看出他们都是男的,坐在老人旁边的女子看见这一幕直皱眉。,女子拿着桌子上的皮鞭打算站起,却被旁边的老人按了一下手,老人向女子递眼神,示意稍安勿躁,女子这才缓缓放开皮鞭,拿起桌子上的茶狠狠地喝了一口。

这两个人不是中原人,乃是西域的人。老人是西域第一大教神农教的教主,百草王林百草,因为研究草药而误食了长寿草,虽然增长了寿命,但凡事有利有弊,林百草也因此而显得老迈。而女子正是百草药王的女儿林清衣,两人原本是打算偷偷来中原采集一些珍贵草药的,没想到竟然遇到了这等事。

“少主”海强渐渐力竭被身后的黑衣人打了一掌,身体远远高飞,连续滚过几个大石头才停下来,口里不断念叨着“少主”,。此时的海强已经是气若游离,距离死亡已经不远了,那一双充满死气的眼神死死的望着六个黑衣人,最后慢慢化为满腔的不甘和悲愤,渐渐失去了光彩,已经死了。

黑衣人手里抓着婴儿,将婴儿高高的抛起,在这千钧一发,林清衣拿着皮鞭飞出,一甩鞭子将抛在半空的孩子裹住拉了过来。

说时迟那时,“放肆”六个黑衣人迅速冲了过去。

“哼,几个大男人连个婴儿都不放过,简直就是丢脸。”林清衣将孩子递给父亲林百草,一甩鞭子打向六人,‘砰、砰、砰’六人哪是林清衣的对手,三两下林清衣就把他们解决了,两人走后,只留下六个黑衣人还躺在地上痛叫着爬不起来。

林荫小道上,林清衣一副小孩子气的逗着怀里的婴儿,小家伙一脸的笑意,还伸出小手拉着林清衣的面纱,小小的嘴巴里发出‘咿呀、咿呀‘的叫声,十分可爱,直逗得林清衣一路上笑个没完。

“父亲,这婴儿我们带回去抚养吧!他这么可爱,以后女儿不在你身边也好有人陪着你啊!”林清衣拉着林百草的手,一副小家子气的说道,哪有一点平时冷美人的样子啊!

”哈哈!好,就你小这家伙一天到晚给我找事。”林百草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看向女儿的目光却没有半点责怪之意,倒是满脸的溺爱。

“我就知道父亲最疼我了。”林清衣又继续去逗怀里的婴儿,两人玩的不亦乐乎。

西厂,厂督夏侯长吉坐在石椅上,六个黑衣人匆忙的跑了过来,这六个黑衣人赫然就是林清衣出手教训的那几个人。

“人杀了吗?”夏侯长吉捧着茶杯,慢慢的喝了一口。

“回主子,杀了。”六人颤颤巍巍的答道。

“那婴儿也杀了吗?”

“杀了,杀了。”站在最前面的那个黑衣人连忙点头回道,“是的,死了、死了。”后面五个黑衣人低下头连忙喝应道,生怕说慢了会性命不保似的。

“真的杀了,你们没有骗我吧!”见几人说话吞吞吐吐的,夏侯长吉是何等人,既然能做到这西厂厂督之位,岂是那么好糊弄的,夏侯长吉一双锐利的眼神盯着六人,直盯得六人直哆嗦。

“死了,绝对死了,我们亲手干掉的。”别看平时几人威风八面,但六人却清楚东西厂这一恐怖的机构,如果落在他们手里,想死都难,所以即便六人是西厂之人,但也知道为厂督办事一不小心就会掉脑袋,所以一直以来,六人都是小心翼翼的。

“呃,死了就行了。”夏侯长吉说着一掌拍向六人,雄浑的内力之下六人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已经命丧黄泉了,尸体化为几缕青烟缓缓消失。

“既然那个婴儿死了,那么现在就不用担心岳惜容会交出神功的秘籍了。”夏侯长吉悠悠的叹道。

西厂,在这个昏暗的密室里。

“什么,那婴儿死了”黄袍人一脸怀疑的盯着夏侯长吉。

“是的,我那几个手下失手错杀了,不过我已经把他们处理了。”夏侯长吉连忙跪在地上解释道。

“呃,既然这样那就算了,不过你办事不利还是要受罚的。”黄袍人一掌打在夏侯长吉的胸膛上,只见夏侯长吉的身子远远抛飞。

夏侯长吉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慢慢爬了起来:“多谢主人不杀之恩。”

“去吧!”黄袍人挥了挥手,显然不欲理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