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兄弟情

  • 无双演义
  • 天下飘血.CS
  • 2376字
  • 2015-03-16 13:06:06

血空山山洞里,荆血仇和天绝老人将一只肥鸡吃完后,荆血仇将火熄灭。

“爷爷,我要走了,等我有空我再来看你”。荆血仇一如既往的向老人道别,只是这回荆血仇不知怎的有些许不舍,轻轻地朝着老人挥了挥手。

老人和蔼的挥了挥手,笑道:“去吧!”

荆血仇有些不舍得往洞外走去,当荆血仇走到洞外,洞里一阵清风吹来,洞里的火把一闪,洞内又恢复了阴暗平静,荆血仇知道老人又静静的坐回了原地,直到自己下一次到来。

吐蕃,皇宫的御书房里静悄悄的,只有偶尔的几片翻奏折的声音,皇帝松赞无极静静的批着奏折。

德州城门的怡悦客栈,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鬼鬼祟祟的往客栈里躲,过了一会少年从桌子底下伸出头来,当发现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时,少年这才从桌子底下爬了出来,有些警惕戒备的看着周围。

“兄弟,你是不是遇到仇家了,看把你吓的。”坐在桌子边上吃酒的青年看着少年,一脸的笑意,仿佛在说,“没什么可担心的,大不了我帮你解决好了”。

少年这才发现自己边上有人,刚才实在是太担心了,竟然没有发现桌子上坐着有人。这时少年发现没有什么危险,这才不好意思的从桌子底下钻出来,有些尴尬的打量着刚才跟自己说话的人,只见对方一直看着自己,一脸的笑意加着少许促狭,而在这名青年对面坐着一个女子,一袭白衣,睁着大眼睛好奇的看着自己,那女子美得如天仙一般,眼神看起来温柔似水,少年看的呆了,竟然不自觉地盯着女子看着,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坐在桌子边上有些尴尬的青年人。

“咳咳,要看回家看你老婆去,别使劲盯着我老婆看”。

“哦。”少年这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连忙摆手道:“这位姑娘太美了,在下不是有意的”。

‘咯咯’回应少年的是一串如铜铃般清脆的声音。

“好啦!惜容,别逗这位小兄弟了。”

“知道啦!”女子朝对面的男子看了一眼,有些自卑的低着头,那时性格软弱自卑的少年总是会这么做。

这名女子正是泰山掌门岳大力的女儿,而女子对面坐着的正是当时已经成名的武林盟主陆少峰,而蹲在桌子底下,衣衫褴褛的少年正是陆无极,也就是如今吐蕃的皇帝松赞无极,而松赞无极正是他的真名,而陆无极是他随便起的汉名,这就是松赞无极与陆少峰夫妇的第一次相遇。

当年,陆少峰少年成名,可谓是天之骄子啊!正是意气风发之时,而松赞无极就不一样了,当年的松赞无极因生母早亡,所以在皇宫里一直过着无人问津的日子,可谓是每天啃着硬馒头生活,小心翼翼的生活在冷宫之中,虽然无人问津,但好歹没有性命威胁。

一开始还好,能勉强活下去,可是后来,皇宫夺嫡,老皇帝为了帮太子肃清继位后可能会出现的分裂,狠命将众位公主派去东南十国联姻,所有王爷和贵妃被洗牌,最后终于波及到了他这个不受宠,一直被冷落的人身上,一朝即将掉头,真可谓是最是无情帝王家啊!亲情在权利面前一文不值,阴谋、权术,这些在皇宫里比比皆是,亲情只是他们用来骗自己的玩意罢了。

冷宫里,本就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如今又要被砍头,松赞无极也想过去死,可是他却在一次又一次的死亡边缘中挣扎了回来,上过吊又放弃了,跳过湖又游回来,拿剑插死自己又不死心,松赞无极曾今发过誓:“等自己变得强大了起来,一定要找他们把这一切都讨回来,让自己不再受到他人的欺凌。”

御书房里,皇帝执着毛笔的手禁不住握紧,案桌子上的奏折被泪水浸湿,他却毫无所觉,御书房显得有些昏暗,只有几盏灯亮着微弱的光。

赤峰岭,陆少峰照例和夏侯泽比完武后在亭子里吃酒,松赞无极静静的在距离亭子很远的大树下躲着,默默的看着两人比武吃酒,烈阳高照,却阻挡不了松赞无极一颗向武之心,自从看见陆少峰与夏侯泽比武,松赞无极就知道自己复仇的机会来了。

夏侯泽帮陆无双倒上酒,再给自己满上,豪爽的笑道:“你好像有朋友没来啊?”

“陆无极,来吧!别不好意思!像个娘们似的。”陆少峰身体一闪,就到了松赞无极身边:“来吧!一起去吃酒。”

陆无极有些扭捏的被陆少峰拉了过去。

三人酒过三巡,都很开心。陆无极第一次有了被人尊重的感觉,也第一次体悟到了实力的重要性,渴望强大,同时巨大的野心也在陆无极心里生根、滋长、发芽,只待长大。

佛陀山,香火鼎盛。

“无极,你姓陆,我也姓陆,也许这是缘分啊!要不我俩结拜吧!我感觉兄弟你人不错,像你嫂子一样善良”。

一次佛陀山烧香,将两人的命运连在了一起。

‘砰’满脸酒气的两人撞开大门,福伯看见两人进来。“快去告诉夫人,盟主回来啦!”

岳惜容从院子里走来:“瞧你们两个喝的,喝那么多,一身的酒气。”

“惜容啊!我今天高兴,因为我有义弟啦!从今往后无极兄弟就是我的义弟。”

入秋,陆无极刚从院子里练武回来,身上穿着单薄的衣服。

“无极啊!多穿点衣服,别着凉了。”岳惜容拿着外衣给陆无极套上。

陆无极憨厚的笑道:“谢谢嫂子”。穿上衣服,陆无极笑得一脸真诚。

可谓是成也陆少峰啊!陆无极的一生因为遇到了陆少峰而改变了。十八年前,陆无极跟陆少峰习得一身武功,十八年间,陆无极不仅强势归来,杀了老皇帝和太子,一批又一批的人被送上了断头台,登上皇位,同时野心巨大的陆无极却在十八年间不断的布局,培养势力,企图策划着更大的阴谋。

“皇上”。

夏公公小心的呼唤了几声,见一直得不到皇帝的回应,有些不确定的再次叫道:“皇上,皇上”。

“哦。”松赞无极这才从悲伤中反应过来,发现夏公公正站在自己右边,而御案上的奏折早已被泪水浸湿。

夏公公见皇上状态不太好,混迹皇宫多年的他当然懂得有些事该问,有些事应该装作不懂:“皇上,这是天下第一楼命人快马加鞭送来的紧急密函。”说着,夏公公将密函小心的放在御案上。“皇上,没有什么事的话,奴才下去啦!”说着夏公公作势就要退出去。

皇帝轻轻挥了挥手。

“大哥,是我对不起你啊!”皇上悠悠的叹了一声,突然又握紧了拳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我的路注定不允许有任何阻隔。”

待夏公公走后,皇帝拿起密函,不一会火焰突起,密函在皇帝的手上烧了起来,化为灰尘。

“火龙果现世吗?呵呵!这倒是一件有趣的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