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火龙果出世(二)

  • 无双演义
  • 天下飘血.CS
  • 2690字
  • 2015-04-08 21:28:55

武当山,武当掌教张真人已然年迈,但身体依然硬朗,要说这张真人也实乃一天纵奇才,其幼年历经艰苦而不气馁,人至中年,一次偶遇龟蛇大战,,相缠相绕交为玄武,故此领悟以柔克刚的的根髓,即江湖人人称道的太极。

张三丰可谓是那一个时期武功造化至极的人了,跟天绝、天散两位老人是同一个时期的人物,只是天绝、天散两位老人出道成名比张三丰更早,并且两人都突然消失罢了,所以后世的人很少有人知道这两个人。

大殿外,张三丰一如既往的督促弟子勤加练习太极剑法,像一个老私塾里古板的老先生一样。

迎面走来武当六杰,老大傲佑杰忠实宽厚,老二傲智杰聪慧机敏,老三傲秀杰能言善辩,老四傲善杰淳朴善良,老五傲悟杰辩毒无双,老六傲无杰身宽体磐。

张三丰看着这早年收的六个徒弟,一拢有些凌乱的袖子,脸上露出许微微笑容,像一位智者,令人感觉如沐春风。六杰各有所长,老五虽然痴憨了些,但有五位大哥照顾着,应是不怕了,所以张三丰也不怎么担心六人,感觉此次让六人去应是无碍。

老大傲佑杰神情恭敬的问道:“师父,你找我们来有何事啊?”

“你们也听说了火龙果出世吧!”

六人点点头,老二欲言又止,上前道:“师父,这天下真有火麒麟这等神兽吗?这会不会是有心人捏造的啊?”

张三丰看着傲智杰,点了点头,显然对傲佑杰没有被火龙果的巨大功效所吸引,能保持清晰的头脑很是赞赏。

“你们五个觉得这次火龙果出世是否有假啊?”张三丰看着傲智杰之外的五人,显然也想听一听五人的想法。

老大傲佑杰拿着佩剑拱手道:“师父,众所周知,武功乃一朝一夕勤加苦练而得,哪有一蹴而就的事,如果真有火龙果这等齐天之物,那我等多吃几个火龙果岂不是个个都武功高强,天下无敌了吗?那还要练习武功作甚。”

张三丰微微点了点头:“不错,你们分析的很有道理,这练习武功非一朝一夕之事,也没有什么捷径,即使有火龙果这等奇物,吃了增长的功力也是需要认真打磨的,所以切记一切外物皆是虚妄,不可太过依靠外物。”张三丰接着抚了抚胡须,笑道:“至于这天地间神兽火麒麟也却实是有的,不过恐怕天地间也就一只了,天地循环,每只神兽死后才会有另一只神兽诞生,这是亘古不变的法则。”

“师傅,这天地间真的有神兽?”傲佑杰不解道。

张三丰看了看平生这六位最得意的弟子,人到老年,仿佛也喜欢追忆往事。

“想当年我被仇家追杀差点死去,得遇神兽龙龟、蛟蛇相斗,故此参得太极真髓,所以我相信这天地间有火麒麟,只是这火麒麟生性凶残,乃大凶之物,肯定异常凶猛罢了,不过不要触怒它,它是不会与人为难的,毕竟在它的眼中,我们只是一颗微小的细沙,微不足道罢了。”张三丰笑道,笑声爽朗。

六人点点头,内心却惊骇不已,没想到这天地间真有神兽存在,而且师傅当年还一回遇到了两只。

“这回我叫你们前来是让你们去千渊山,火龙果关系重大,若是能夺得更好,若是不能夺得,那就算了,但千万不要让火龙果落入宵小之手,否则江湖武林又将陷入一片血雨腥风之中。”

“是”六人齐声道。

“收拾一下东西,去吧!”

少林派。大殿之内,焚香念经,显然少林派弟子正在做早课。

藏经阁大院,一位看不出有多老的垄垄僧人正拿着一把竹扫把慢慢清扫着地板,这时院外走进两个头发有些花白,留着些许胡须的老者,从两人的服饰上看就知道这两位在少林的身份肯定不俗了。来人正是少林掌门慧智和师弟慧明。

两人恭恭敬敬的走到扫地的老人面前:“禀师叔,南荒惊现火麒麟,火龙果问世,我等愚昧,不知如何拿主意,特来请教师叔?”

老僧人依旧静静的扫着,仿佛看不见慧智和慧明一样,但是慧智和慧明依旧恭恭敬敬的站着,也不出声,只是静静的跟在扫地的老僧人后面。

从这少林掌门和其师弟的话看来,这后院扫地的老僧人绝不是一般的少林弟子,如果大魔头天绝在这的话肯定会惊掉大牙,‘天散,你怎么来这做扫地僧了’。

大约半盏茶的功夫,老僧人慢慢将大院扫干净了,没有一点落叶留下,这时老僧人仿佛发现了两人似的转过身。

“天地孕神兽,其中有火麒麟,但火麒麟凶猛,得到火龙果固然能增加功力,但过分依靠外物绝非好事。”老僧人说完,向二人行了一礼:“善哉善哉”。只见老僧人将扫把放在墙角处,漫步踱去,只留下慧智、慧明。

“走吧,火龙果出世我们少林不必前去。”慧智说着领着慧明走出院去。

“师兄,看来这次我们打扰了师叔啊!”

“是啊!师叔他老人家喜欢清静,不喜外人打扰”。

岳山派,陆滢带着一众师兄师叔正往山下走去,显然岳山派打算前去千渊山。同时峨嵋山、嵩山派、都有一伙人下山去了。丐帮掌门骆行天也带着一群人往东南方向千渊山而去。

血空山,没有多高,只因有农户上山砍柴时踩踏此山,能听到脚下传来‘咚咚’的破空声,人们怀疑山内空心,因而取名为空山,有好事者在空山前面加了一个‘血’字,久而久之,此山就叫血空山了。

这天山上,一个身着一身破旧布衣,身上流着厚厚汗液的俊逸少年拿着一只肥大的鸡,正在往前面跑,只见此处布满荆棘,一不小心就会被这些荆棘扎得生疼,可是少年却浑然不在意,一边擦着汗,一边往前面跑,还一脸的笑容,看起来少年很激动很开心。

要说这少年是谁,他当然就是当年绝剑门荆霸天的孙子,荆无命的儿子荆血仇了,被父亲从荆家破旧的废墟中带了出来,可谓是大难不死啊!然后被父亲带到了这血空山居住了下来。

荆血仇自幼担负着灭门的血仇,从小到大被父亲荆无命以魔鬼的方式训练着,现在的荆血仇看起来,虽然还很幼稚,但他武功已经很高了。

荆血仇从小虽然本性活泼,但平时也很少说话,唯有跟一位老人聊得很开,那就是现在荆血仇拿着鸡要去找的那个老人。

要说这位老人,还得追溯到十年前,那时荆血仇还很小,山上只住着荆血仇和他的父亲,除了日常训练之外就喜欢满山的乱跑。偶然一次,荆血仇追着一只兔子跑进了一个奇怪的山洞,洞里住着一位黑发老人。于是荆血仇就与老人结识了,他告诉老人他叫荆血仇,身负灭门深仇,父亲希望他有朝一日能报仇雪恨,因而取名荆血仇,一方面让他不要忘记自己身上背负的血海深仇,一方面借喻‘血酬’,希望他能报此血仇。

老人则告诉荆血仇说:“太久远了,所以我以前的名字不记得了,你就叫我天绝吧!以前很多人都这么叫我的。”

久而久之,荆血仇和老人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有时老人坐在地上说着外面的趣事,不懂人情世故的荆血仇蹲在一边静静的听着,小眼睛充满了对外面世界的向往和好奇。有时荆血仇说着自己的伤心事,无非是自己训练很苦之类的,但少年抱怨过后依然是一副笑脸,显然少年从来没有抱怨过自己的父亲,老人静静的听着。两人就像一对离别多年的朋友,相识相知。

渐渐的这么多年过去了,荆血仇训练完成后就会带着好东西过来跟老人一起分享,两人静静的聊着天,小山幽静,只听得见山内一个少年和一个老人静静的诉说着彼此的衷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