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拜师

  • 无双演义
  • 天下飘血.CS
  • 3111字
  • 2015-03-10 22:42:06

凌晨的黑石村,淡淡的露水侵蚀着村里人们的衣服,薄薄的烟雾缭绕着整个小村庄。

王二狗照常坐在桌子上默默地扒着饭,父亲王大锤和母亲周小春也如往常一般静静的吃着,一盘咸豆角和一盘小青菜,如此普通的早饭,非常简单的生活。

自从这些年来王二狗的病情越来越重,一家人吃饭都是默默地扒饭,静悄悄的,很少再有笑颜,王二狗的病就像一块巨大的石头重重的压在王大锤、周小春夫妻俩身上,也压得王二狗喘不过气来。

“对了,孩子他妈,我差点忘了一件事”。王大锤一边吃着饭,一边说着,脸上难掩着一股莫名的高兴劲儿,不一会儿也许是想到了高兴处,所以王大锤更加大口大口的吃着饭,那高兴的样子像上了电动马达似的。

周小春瞪了王大锤一眼。“瞧你那德行,有啥开心的。”

王大锤见妻子有些不屑,有些好笑的说道:“你还别不信了,我还真有那么一件值得我们高兴的事呢。今天早上我听人说练武不仅能强身健体,而且武功高强不是那个人们常说的什么来着。”王大锤故作神秘的用手比划着。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老娘可不伺候啊!”

见老婆要发脾气了,王大锤本来就是个妻管严,哪敢再卖关子啊!王大锤轻轻拍着周小春的肩背:“嘻嘻,孩子他妈,别生气嘛!这武功至极当然是能包治百病啦!”王大锤一脸讨好的看着妻子。

只见周小春突然站起身来,吓了王大锤一跳:“你个死鬼怎么不早说啊!还卖关子,你不要你家娃啦。”说着一手还扯着王大锤的右耳。

“哎哎,别拉了,疼啊!”

“叫你不老实,这么重要的事还差点忘了。”周小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看着王大锤,说着周小春放开了王大锤的耳朵。

王大锤不断地搓着右边耳朵,显然妻子这回是很生气了。

“可是村里也没有习武的人啊?”周小春像是突然想到重点似的问道。

“嘻嘻,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我打算将二狗送到岳山派去学武,这么近,以后二狗习武有成还能回家看我们啊!”说着王大锤摸了摸王二狗的头:“二狗,你说是吧!”

听着父亲的话,其实王二狗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毕竟王二狗自小体弱,可以说从小到大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家里,更何况山村蔽塞,王二狗哪懂得那么多东西啊!但是作为一个从小听话又有些胆小的乖乖孩子,王二狗还是习惯性的点了点头。

这下可把王大锤乐的,一早上都呵呵的傻笑着,周小春似乎也比平时温柔了许多。

“好吧!就按你说的那样做吧!”周小春显然也同意自己男人的想法了。

“你打算什么时候把娃儿送去啊!”

“明天吧!今天在家给娃儿好好收拾收拾,该带的东西带上,毕竟二狗这一去肯定是很长时间才能回来一趟的。”

“好、好,知道啦!”周小春满口答应了。

第二日,当天色才刚刚蒙蒙起,启明星渐渐升起的时候,王大锤背着大大的包裹,牵着王二狗的手,踏着厚重的露水慢慢走出了村庄,借着点点星光,父子俩踏过小河,踩着荆棘沿着小小的羊肠小道往山里而去。

“站住,你俩是何人,入我岳山派有何事。”岳山山腰上,三个从屋子里飞出来的青年拦在了王大锤父子前面。

这三人皆是一身白色素衣,持着长剑一副凶恶的望着王大锤父子,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架势,显然这三人是岳山派的弟子,但是武功轻微,身份不怎么高罢了,只能负责在这里看守山门。

王大锤见三人一脸凶恶,赶紧拉紧二狗,一脸陪笑地说道:“不好意思啊!三位小兄弟,我这是来带我家娃儿来拜师的,刚才没有看见三位,多有得罪,多有得罪啊!”说着王大锤不停的拱着手,陪着笑说道。

“呃,是这样啊!”说着三人收回长剑。

“走吧!我带你去,至于你就不用来了,回去吧!”最右边的白衣青年指着王大锤,让他回去,至于王二狗则要跟着白衣青年走。

王大锤将包裹搭在王二狗肩膀上:“我们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要学会好好照顾自己啊!”

“嗯,我会的。”王二狗少有的流露出一丝哀伤。

“小子,快走吧!我等会还要急着赶回来睡觉呢。”白衣青年说着打了一个哈哈,一副精神萎靡的样子。

“父亲,我走啦!”说着王二狗向王大锤挥了挥手。

另外两个青年见王大锤下山去了,于是两人走回屋里,显然是回去睡觉去了,而王大锤还要赶着回去耕种呢。

再说另一边王二狗穿着厚实的破棉袄,背着厚重的包裹远远的跟在白衣青年后面,身体孱弱的二狗怎么背得起这么重的包裹,再加上赶了一早上的路,身体早就有些受不了了,现在的王二狗完全靠着一股毅力死死的拖着。这都是多年来跟病魔斗争的结果,多年的病痛使得王二狗非常胆小、怕死、麻木但也不轻言放弃,死也不放手一直是王二狗的人生信条,所以对于王二狗来说,只要能活着就行了,不多求别的东西。

“快点走啊!你怎么这么慢啊!”白衣青年见王二狗死死的拖在后方,样子恹恹的,非常不耐的催道。

王二狗一直低低的垂着头,只是偶尔扫几眼前面的白衣青年,一直紧紧的跟着,完全没有因为白衣青年不屑的话语而流露出任何的厌烦不耐。

见王二狗沉默不语,白衣青年以为王二狗不理会自己,故意提高速度,完全不想理会王二狗了。

沿着高高的石阶,约莫半盏茶的功夫,白衣青年停在了几间白玉屋子前。

白衣青年整了整衣衫,等了一会,王二狗才慢慢的爬了上来,站直身子。

“一会见了师叔要恭敬有礼,比如要向师叔问好,要给师叔倒茶端水,千万不要等师叔叫你才去做啊!我可都跟你说了啊!做好了你拜师才有希望。”白衣青年一脸郑重的叮嘱道。

王二狗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

看了看王二狗孱弱的身子,破旧的衣服,白衣青年摇了摇头:“唉,就你这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还这么穷,整个就像一个乞丐嘛!也不知道师傅收不收。小子,我可跟你说好啊!师叔很有可能是不会收你入门的,如果他不收你入门,你就得趁早从哪来从哪去啊!虽然你小子打扰了我睡觉,但我见你蛮可怜的,我会尽量帮你在师叔那说好话,希望你能留下来啊!”说着白衣青年轻轻的敲了敲房门。

‘砰’砰。’

“谁啊?”屋里传来一个粗糙的嗓音。

“师叔,是我宋庆啊!”屋外传来白衣青年讨好的声音。

“呃,进来吧。”

宋庆推开门,王二狗跟着宋庆走了进去。

只见屋内一个灰衣中年人站在堂前的角落间,用湿巾擦着手,见两人进来,灰衣男子放下湿巾,走了过来坐到大堂的首座上。

见灰衣男子坐到椅子上,宋庆连忙朝王二狗使眼色。

王二狗见白衣青年一会看了一眼前面桌子上的茶杯和茶壶,一会又瞄向自己,立刻会意,两三步走到桌子边倒上一杯茶水。

“师叔请用茶。”王二狗双手恭恭敬敬地递上茶水。

“嗯”接过茶杯,灰衣男子这时才发现屋子里竟然除了宋庆之外还有一个人,只是这个人看上去显得太不显眼了,灰衣男子喝了一口茶水,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王二狗。

“你不是岳山派的人吧?”灰衣男子淡淡的说了一声,虽然灰衣男子在岳山派的地位也不怎么高,但灰衣男子好歹也是岳山派长老,专门掌管接收弟子这一块,所以久而久之,灰衣男子对这些新人自然会有一股高人一等的气势流露。

“还不快向师叔自报门楣。”宋庆在一旁提醒道。

“小子王二狗拜见师叔。”王二狗也不是傻子,知道适时接话,既不显得贸然也不会显得失礼。

“呃,王二狗,这名字倒是有些特别。”灰衣男子放下茶杯正打算起身。

王二狗连忙递上湿巾:“禀师叔,小子父母没什么文化,所以就给我起了这么一个名字,他们觉得非常亲切而且好记”。

“呃,你就留下来吧!杂事间那缺几个弟子,你先到那里去报到吧!”

“谢谢师叔”。王二狗连忙谢道。

“师叔,那我现在带他去杂事间啦!”

灰衣男子摆了摆手。“去吧!”

宋庆轻轻的带上屋门,领着王二狗直朝山下走去。

入眼几间破旧的茅草屋,宋庆带王二狗走到其中的一间茅屋前。

“这就是你以后的屋子了,收拾一下,过会会有人来通知你,并安排你工作的”。说完宋庆沿着原路回去了。

推开屋门,一阵破旧的嘎嘎声传来,屋子显得有些摇摇欲坠,屋里极为简单的搭配,一张木床外加一个小桌子和一把椅子,到处布满了灰尘,厚厚的灰尘压得王二狗有些喘不过气来。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王二狗躺倒在床上,趁着现在有空慢慢的进入了梦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