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瘟疫

  • 求死经
  • 豆丁小老弟
  • 2627字
  • 2022-06-24 10:01:57

“今天收入不错啊!”刘卫看着自己手中的鱼篓,光着脚行走在河岸。

刘卫的故乡依山傍水,在刘卫童年时,国家刚改革开放,物质匮乏,下水摸鱼,上树掏鸟窝是每个农村娃必备的能力以及娱乐方式!没想到在这异世界到成刘卫的生存技巧之一!

现在刘卫每天不是上山砍材就是下河抓鱼。不知是不是刘卫的错觉,刘卫感觉自己重获青春后,自己的气力似乎比中年时要大一些,精力也比自己少年要旺盛很多。这也是刘卫能适应异世生活的重要原因。

“今天难得收入不错,就去换点好东西打下牙祭。”

于是刘卫便朝着小山村走去。突然刘卫感觉小腿上有一点痒。刘卫抬脚一看,一只小指大的蚂蟥趴在他的小腿上。

刘卫伸手捏死了这只蚂蟥,没怎么当回事,继续赶路。上山砍柴,下河摸鱼被蚊虫叮咬是常有的事。

走到村口时,刘卫没出意外看到了小狗子正在和一群稚童嬉戏。

“小狗子,怎么还没神功大成,下山行侠仗义啊!”刘卫对着小狗子调侃道。

“刘大哥,你回来啦!”小狗子回头看下刘卫,回应道。上次老道士没有在村里带走一个孩子,不过村民也不怎么失落。毕竟数年甚至十来年也不见得有孩童被挑中,老道士口中的“灵根”貌似很稀有!

“来来来,小狗子,给你看个好东西。”刘卫把鱼篓递给小狗子。每次看到小狗子刘卫就会想起自己的弟弟…

“这么多鱼,你怕不是把这鱼的七大姑八大姨都给赶尽杀绝了吧?”小狗子打开鱼篓怪叫道。

“去帮我换点其他吃的呗,收获分你一成。”刘卫作豪迈状,大手一挥,略有“土财主”挥金如土的气度!

“真的?你要换啥吃的?”小狗子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刘卫。

“随便,能吃就行,天天吃鱼,想换换口味。最好能搞点酒来喝!”

小狗子欣然接下了这个任务,带着鱼篓,飞奔进了村子。

这时,牛老三背着锄头从村外走了过来。

“牛大爷,这是农作完,回家吃午饭呢?”刘卫笑着问候道。

“是啊,要不今天一起去我家吃个午饭?”牛老三客气回应道。

“好啊,好啊,这就感谢牛大爷了。来来来,我来帮你背。”刘卫接过牛老三的锄头往牛老三家走去。

牛老三一愣,失笑一声,背着手,也往家走去。经一段时间的相处,刘卫早已跟这小山村的村民混熟了,跟牛老三更是丝毫不客气。

......

牛老三家中,牛老三拿出一壶黄酒,朝刘卫问道:“能不能喝,整两杯?”

“必须能啊,我可是千杯不醉!”刘卫自我吹嘘。这酒瘾刚上来,就有酒喝,美哉!

饭桌上,推杯换盏,酒过三巡,牛老三丝毫没有醉意,到是刘卫的脸红得如残阳一般。

刘卫挠了挠自己有些发痒的脖子心里暗道:“这异世界的酿酒工艺这么先进吗?黄酒都这么烈!”

“你咋回事啊,整个午饭时间,你一直在挠脖子?”牛老三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就是感觉浑身都痒得厉害。”刘卫边说边在身上挠着!

“我看看!没啥呀,就是有点红,这是你喝酒喝的吧,不能喝就不要逞强。”牛老三看了看刘卫的脖子,随意说道。

“恩,应该是染上些许山林瘴气,回去洗洗就好了。感谢牛大爷的款待,改日我两壶好酒再来拜访。”刘卫告别了牛老三。

刘卫离开牛老三家后,找到小狗子,取走了托小狗帮他换的口粮,便回到自己居住的寺庙中。或许是醉意使然,刘卫沉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刘卫迷迷糊糊的用手摸了摸额头,感觉有点粘稠,于是睁开了混浊的眼睛看了看自己的手,顿时刘卫瞳孔微缩,满脸惊恐起来。

......

时间一晃好几天又过去了,小山村内孩子王小狗子带着他的小伙伴在嬉闹。

“好几天没看到刘大哥了呢,等下去看看他这几天在干嘛。”小狗子突然想起刘卫来。

小狗子带了俩小伙伴一起来破寺庙找刘卫。当小狗子走进寺庙后,看到寺庙上的景象,顿时瘫坐在地上。小伙伴更是吓得撒腿就跑,紧接着小狗子也连滚带爬的往村里跑去。

不久后,寺庙外聚集了很多村民。这时一位不太靠谱的山村郎中从寺庙走了出来,口鼻用纱布捂得严严实实的,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什么原因。不过他这死状着实有点恐怖啊。也不知道是不是招了瘟疫!”

没错,此时的刘卫俨然已经成为了一具尸体,全身长满红痘,身体好几处都长着脓包,脸上的脓包更是破裂了显得格外恐怖。听闻可能是疫病村民都吓得倒退几步!

“火化了吧,要不然把大伙都传染了”有村民建议道。

“你说的是什么话,大家毕竟相识一场,刘小子这两个月来,跟哪家不是和和气气的,你却要他死后不得全尸!”村民老李反驳道。背蓝山村跟魏国大多数地方一样讲究入土为安!

“是啊,客死异乡已经很惨了,还要火化,不太好吧,还是大伙一起把他安葬了吧。”老林也赞同的点点头。

“那到时遭了疫病你们负责吗?”又有村民叫道。

“你这么怕染上疫病,为什么还在这里看热闹?还不躲到你媳妇的被窝里去?其实你还有你们心里都有数,我们背蓝山村经常有仙师还有城里的公子小姐来访,哪年有祸事,不是有官家的人来解决!村里从古至今有发生过疫病吗?你无非是舍不得你那两个铜钱罢了!”老李目光如炬!

“行了,刘小子的后事我跟老李处理,乡亲们也不用破费了。”老林拍板决定刘卫的后事。

没有过多的仪式,连棺材都没有,只有一卷草席。

第二天老林与老李便带着村民把刘卫埋在寺庙不远处。草席裹身,客死异乡!没有立碑,只有一个鼓包,也没有贡品。毕竟小山村的村民与刘卫非亲非故,只是相识一段时日罢了。将其埋葬已经仁至义尽了。

又过了几天,刘卫的坟头多了一壶酒,一条鱼,有一些纸钱燃烧后的痕迹。也不知是何人所为…

“事情办妥了吗?”牛老三坐在青石上抬头仰望星空,似乎看穿了星河宇宙。

“已经安葬妥当了,圣君!”老李与老林鞠躬答道!

“黄泉起,生死劫,苦海倾,众生求度,神霄轮转,天命也!”牛老三感叹道!

老李与老林不明所以,不知“牛老三”亦或者说他们口中称呼为“圣君”的神秘老头所言何意。

……

永颉十一年,武宗皇帝钦点的龙起仙地——背蓝山,一夜“蒸发”,化为一片白地!魏国上下无不震动,明宗皇帝暴怒,下令彻查。然而天机术士尽出,呕心沥血,却无迹可寻!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龙起仙地背蓝山消失一案还未破;又在背蓝山原先所在州府,爆发了一场史无前例的瘟疫。

染病后浑身遍布红逗,有气无力,药石难医,最终发热流脓至死。数日之计,伏尸百万,路殍千里!因瘟疫而死的人烧都烧不过来!空气中到处弥漫着尸体腐烂的臭味以及尸体烧焦的味道!

不知是哪一日开始,魏国上下流言四起:明宗皇帝无德,上天收回仙地,降下瘟疫,以示惩戒。

“一派胡言,朕自登基以来,勤于政事,体恤下民,镇压蛮族,文韬武略,魏国上下一心,虽不及武宗他老人家,但朕难道做得差了吗?哪来的宵小之辈敢坏朕清名?杀!给朕杀……”

明宗听闻流言,青筋暴起,直接将御书案都掀飞了。下令凡是散布流言者,一经查出,满门株绝!一时之间又是人头滚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