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何日再见
  • 求死经
  • 豆丁小老弟
  • 2286字
  • 2022-05-23 21:25:17

烟囱里滚滚浓烟冒出,遮蔽了如血一般的夕阳,在这各提倡环保的年代,天上不断流转沉重的“乌云”显得格外刺眼,但街上行走的人们并未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附近一个破烂的小平房内一扇破烂的木门缓缓打开,一位衣衫褴褛满脸胡渣的中年男子迈着沉重的步子走了进来,身上不时有铁屑和灰尘掉落。

中年男子将一份路边随意购买的盒饭放在破烂的木桌上,把衣服脱下随意丢在这不足十平米的房子角落里,走进了浴室,这个转身都很困难的浴室,不知能否称之为浴室。

被毒辣的太阳晒得温烫的自来水冲过中年男子的头发,发黑粗糙的手指不断挠着头发,头发上残留的铁屑划过了他的头皮,但他似乎没有任何感觉,自来水慢慢变得清凉起来,他表情中显露出享受的表情,水流经过脏乱的头发和满身黑尘的身体,变的漆黑的水流缓缓流进下水道。

七八分钟后,他颓废略带舒爽的走出那狭小的浴室,直接倒在脏乱的床上,满脸透入着享受,几分钟后他突然坐起,拿起那老旧的国产手机正想打开一款近年来爆红的手机游戏,手机铃声突然想起,手机中“弟弟”两字凸显出来。

这个看似四十多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名叫刘卫,如今其实只有37岁了,独自在这个三线城市中“打拼”多年,在郊区的一个炼钢厂打工,老家中年迈的父母已经无法工作了,却总想着找点事情赚点微薄钱财补贴家用。父母早已是退休年纪了,家中却还有一位正在上高一的弟弟。

“哥,最近咋样了啊,发财了没啊?”电话那端传来一阵轻快且俏皮的声音。

“发财?像你哥这种聪明绝顶的绝世天才,金钱只是对我的侮辱,我像是那种差钱的人吗,不要用金钱那种俗物来衡量你老哥我?”刘卫一边接电话一边打开盒饭的包装还得意又像是自我安慰的说道的说道。

“什么声音,老哥你这又在吃大餐啊”。

“必须的,你哥我每天什么鲍鱼龙虾都必不可少,燕窝什么的都是用来漱口的”,刘卫边吃着盒饭边回道。

“吃这么好,看样子老哥发财发的不小啊,来整几千小钱来给老弟去浪一浪勒!”弟弟开玩笑道。

“都说了,金钱只是一种俗物,不要用这种俗物来衡量我们之间的感情。”刘卫假装正经的说道。

“你了不起,你清高…三十几奔四的老男人,没娶老婆,我那可怜的小侄子什么时候才能看下地球是长什么样的……”

“停!说正事,你平时没事也不会打电话给我的,这次不会只是单纯的唠嗑吧?”

“过几天不就是老妈生日了嘛,我来提醒你下,不要忘了给老妈准备礼物。老爸老妈对你的期望还是很高的,你也认真对待下嘛”。

“哦,老妈的生日又到了啊,你又给老妈准备了啥?”

“我准备啥你就别管了,先挂了,你别忘了,滚吧!”,弟弟挂断了电话。

虽然刘卫比弟弟大了20多岁,但是两人之间的关系还是挺好的。所以弟弟对刘卫说起话来也是没大没小的。

挂断电话后,刘卫脸上的笑容慢慢收敛起来,叹了一口气。刘卫想起了某件往事…

“也不知道那小子有没有怪我?”刘卫非常内疚的自语一句。

因为这件事对弟弟的生活确实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弟弟一直都以乐观的态度看待这件事情,但刘卫想着弟弟身上恐怖的伤疤,总会陷入深深的自责。

刘卫还是在手机上给弟弟转了1000元过去,但是弟弟并没有收,还回了个消息“不用了,老弟不差钱。”,于是刘卫又发了一个200的红包过去,这次弟弟没有拒绝,并回了一个“谢谢老板”的表情包。

弟弟并不知道刘卫在城里的具体工作,只知道哥哥在城里打工,每年只有过年回来一次,而且每次回来都会给他带很多礼物,并带他去县城里买很多衣服。

想罢,刘卫收起吃剩的盒饭。一脸漠然的拿起手机在床上玩起游戏来,刘卫虽然在打游戏,但心思并不在游戏上……

“让人们遵循【契约】,依照契约的规矩行事,其实是希望人们能遵循【公平】,只是这一点总有人意识不到。”手机中传来游戏角色的声音。

刘卫高中没有毕业,在老家务农几年,便外出打工了,近二十年的打工生涯,社会的压力,资本家的压榨,早已将他棱角磨平了。他思考着自己的人生,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生活吧。

刘卫为人忠厚老实,打工多年,一直省吃俭用,也攒了一些积蓄,每年过年回家后,都会有媒婆来家里给他做媒,刘卫一直都没拒绝过,但也从来没有相亲成功过。父母每次问为什么,刘卫也从来没有正面回答过。

其实刘卫心里明白,这年头娶个过日子的老婆对刘卫这种条件的人真的不容易。随着年纪逐渐增大,媒婆也不来了。

刘卫有段没有开始便结束的恋情,这么多年来,曾经那个现实的表情和捂不热的心一直在他的心里挥之不去,这么多年过去了,刘卫也不明白是因为自己太卑微了,还是自己不够卑微。现在她也许早就为人妻为人母了吧。

有时候刘卫也会感到寂寞,毕竟一个人单独在外近二十年,不足十平的小单间硬是住出了空荡的感觉。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空虚吧!”刘卫自嘲的说了一句。

不知道怎么的种种往事不断的在刘卫的脑子中闪过,原本精明干练的自己,不知怎么的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种种往事浮上心头,刘卫的脸上只是一脸的漠然。

“今天是怎么了哪来的这么多感慨?自己都是一小老头了,还整天想着娶婆娘!”。刘卫自嘲道。

刘卫还在思考着自己麻木的在这个冰冷的城市中度过了这么多年,是不是该回老家了…

恍惚间刘卫想起了多年前那个骑着摩托车飞驰在乡间小道的自己;那个坐在摩托车前置油箱,两只小手抓着摩托车反光镜镜杆,好似是他在骑摩托车搭着哥哥的“小豆丁。”

随即手机中传来游戏角色死亡的声音:“啊…让你见到难堪的一面了!”。

“想啥呢,打游戏就好好打游戏,别想想七想八的了。”刘卫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在打游戏,嘟囔道。

由于白天高强度的体力工作,已经让刘卫身心疲惫了,随后便沉睡下去了。刘卫手里还轻轻的握手正在游戏的手机。

手机的荧光似乎与往日有些不同。微风吹过无法关闭的老窗户,手机中传来游戏角色的声音:“欲买桂花同载酒...只可惜故人,何日再见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