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大人,我愿意!

面对两个目光悲愤的玩家,楚天河果断的选择了跑路。

“现在算是知道了自己和玩家的关系了,可我自己要怎么升级呢?难道得和那些玩家一样去做任务?”

楚天河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当务之急是忽悠玩家给自己打工,在反复实验两次“建立势力”后,这才知道成立势力所需要的三个条件和成立后的好处:

1.势力总部的仓库至少要存有5000两黄金,最少有20名成员

2.势力的首领必须有称号

3.需要一个地方成为总部,并挂上牌匾,当所有牌匾被打碎时,势力将被强制解散

而成立势力后的好处则是让楚天河一阵兴奋:

1.势力所在所有的成员在完成任务后,会抽成百分之1的财物和经验进入势力的公共仓库,由掌控人分配。

2.在势力江湖名声提高后,全体人员会获得属性加成

3.势力可搭建“复活点”,直接将战死成员复活在复活点上

4.势力成员和其他势力的好感度将部分扩散至势力本身

5.开始势力商店,玩家可以用贡献值,经验点和财物交易商品

“成立个势力竟然还需要明确的地盘?果然万物不离房地产。”

楚天河吐槽了一句,越发的感谢大哥给自己弄的“锦衣校尉”这个荣誉官职,真真给他省去了许多的麻烦:“现在就差个地盘了,为了保证安全,后面最好再多弄几个地方。”

楚天河不准备把“六扇门”的消息透露给任何人,玩家们的存在是他最重要的一张底牌,之所以取名为“六扇门”,就是因为玩家们或多或少的再现实中听过这个机构,会自己脑补出这个机构的牛B之处,方便自己忽悠,但实际上江湖中根本没这个门派。

“先找个隐蔽点的地方建立总部,对了,城东的工坊区就不错。”

工坊区是他曾经牵头成立的大型作坊区之一,那里呆的大部分人都是穷苦人家的木匠,在那里成立总部会极大的减少被人发现的机率。

“招工:木匠(20人)”

“要求:50岁以上,越懒越好”

“工钱:五两银子,不包吃住”

在踢出了几个带头内卷说自己能吃苦又勤快还便宜的木匠后,楚天河很轻松的就凑够了20人。

将这些木匠带到一间门面只有40平米的小店前,楚天河掏出了一摞契约文书:

“签了这份契约,从此你们就是六扇门的人了。”

20来个老木匠懵逼的看了眼那淡的都快看不见刻字的招牌,其中一个老汉忐忑的问道:“敢问东家,这上面写的是什么?”

“哦,是梵语。”楚天河为了彻底杜绝这里被玩家找到的可能性,特意用传说中极西之地孔雀王朝的梵语书写,心想这下总没人认得出来了吧:“好了,你们还有什么问题?”

“容老汉再多嘴一句,东家到底想要我们做什么?”

这是起了疑心?也对,但凡有点智商的人,都不会相信天上掉馅饼的事。

MD,工资开高了果然会出问题啊!下次给你开一贯钱,看你还问不问十万个为什么!

为了安抚“六扇门”的第一批老员工,楚天河只能开启了胡说八道模式:

“家父在世时是个名噪一时的制门木匠,他的规矩便是一年只刻六扇门,为了纪念他,也是遵循他的遗志,故命名为‘六扇门’。”

爹,对不起了!孩儿不是故意的!

听到这个说词的木匠们这才恍然大悟,但很快又有个实诚人问道:“可这么小的门面,我等20余人也站不下啊!”

“诶,家父曾言,一副好的作品需要灵感,所以你们只需要两人轮换来此,保证这里时刻有人便可。”

“两人轮换......这......这岂不是上一休十?”

看着眼珠都快瞪出来的木匠们,楚天河为了不让他们觉得钱来的太容易,只好再次绞尽脑汁瞎编道:

“你们不要觉得轻巧,家父做的门,一道门上须有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道工序,或雕花,或刻字,这可不是一件轻巧的活儿!”

“所以,在制作出我认可的作品之前,你们不得对外说自己是六扇门的人,平日里也不许外出做其他活,必须把精力都投入到制作大门之上,尔等可能做到?”

这下这些木匠的神情才彻底放下心来,刚刚他们还以为楚天河是在消遣自己呢!

怎么会有人花钱又不让人干活的,那不是傻吗?

“东家仁慈!”

将20份契约书放进怀中,悄悄在店铺地底埋了5000两金子后,看着面板上“六扇门”终于成立,楚天河总算松了口气:“现在,该去牢里捞那些玩家了。”

他和知府蔡悦说好,自己将以“赎奴”的方式带走那些玩家,这样也方便自己管理,蔡悦听后连连点头——那些刁民,好好讲道理的方式肯定是行不通的,就得在他们身后拿个小皮鞭,不听话就抽才行。

至于楚天河把那些刁民带走后送去挖黑矿还是干啥,蔡悦毫不关心,反正都给弄走就行。

当楚天河换上了自己最喜欢的一张人皮面具,以“皇甫崇”的身份踏入大牢时,却惊讶的发现大部分的玩家双目呆滞的躺在牢里的草席上——原来是下线了。

也对,玩游戏玩成监狱模拟器,而且自己还是被捆绑的那一方,还是整整八个小时,确实没几个人顶得住。

但总归还是有人顶得住的。

作为职业社畜之一的汤长乐就是这样一个人,被关在监狱里快一整天了的他现在焦躁的不行,其他州的玩家纷纷开始了自己的旅程,甚至就连死出去的几个人也开始了“乞讨赚大钱”。

而自己呢?身为一个职业选手,竟然被关在这毫无作为!

不可能!既然这是游戏,那就一定有什么办法!

不信邪的汤长乐不断的“解谜”,就连监狱里有几个狱卒,穿没穿内裤都套出来了,但还是被只能被关在里面。

“一步慢,步步慢。”

汤长乐苦笑一声,有些颓然的用双手抓着铁门,脑袋无力的贴在上面,活脱脱像一个真正的死囚——他可是把《逐鹿》当成他职业生涯最后的机会了,但刚进游戏第一天就被关了起来,而且看样子还不知道要关多久。

“难道这是在暗示我放弃自己的梦想吗?”汤长乐的神情苦涩。

正当他透过铁窗的缝隙看着窗外的渐渐阴沉下去的天色时,忽然听到了一阵脚步声和狱卒的谄媚声,下意识的侧头看去,本来无神的双眼忽地爆发出一股渴望。

一个相貌颇有棱角的帅气中年人走在前方,身后跟了两个不停陪笑的狱卒,他头戴镶有一颗璀璨紫宝石的士子冠,身上绣有精细云纹的白衫一看就价值不菲,有着厚厚底板的登云履走在狱道上,却是连一点声音也无:

“皇甫崇,等级:???模板:???”

“所属势力:六扇门”

“威胁:致命”

“大乾正六品官职‘锦衣校尉’”

“关系:冷淡”

六扇门?!

汤长乐震惊了,这不是传说中的门派吗?怎么官方预告里没有?

难道这是隐藏门派???

果然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汤长乐激动的看着那名叫“皇甫崇”的NPC——自己也许不但能出去,还能有一番大机缘!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诚心感动了发牌员,那皇甫崇仿佛也在人群中一眼就相中了自己,踱步到了铁栏面前:“尔等......”

还没等楚天河把台词背完,汤长乐就激动的摇晃着铁栏杆大叫道:

“大人!我愿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