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三类接触

“要把这些玩家收归麾下,不能用小侯爷这个身份,隐患太多。”

楚天河支开了跟着自己的两个护卫,反正在这武阳城也没谁敢对自己不利:

“还真要感谢大哥帮我讨来了一个‘锦衣校尉’的正六品荣官,我的人皮面具也藏了不少,在等级高于这些玩家的时候他们应该也探查不出来我的虚实。”

楚天河现在算是弄明白了,只要自己等级比玩家们高,除非是自己想要他们看见的,否则他们什么都看不到,但不排除有些特殊的道具可以做到这点。

自己前面之所以能看到父母和几个哥哥的模板,完全是因为双方的亲密度达到了一个极高的层次,父母和哥哥们根本没对自己设防,所以自己才能看到他们的模板,但等级依然因为差距过大什么都看不见。

“先编造一个用来和玩家交流的马甲,嗯,就叫皇甫崇吧!所在组织是......唔,有没有什么江湖上没有,但对玩家比较熟悉觉得很牛B的组织名字?”

“有了,便叫‘六扇门’!”

“这个名字玩家们绝对熟悉,再加上我‘锦衣校尉’的身份,说不定他们还会以为这是个什么皇家组织,更好忽悠!”

计划通!

楚天河刚准备出发,忽然想起自己忘了件大事。

“现在要去见那些玩家,得赶快把我得面板加上,不然待会......不好装逼。”

楚天河连忙点开了面板:

楚天河,等级:11,模板:绿色普通

职业:无

功法:《金刚不坏身》(初级),物理伤害减免百分之5

宠物:无

武阳侯之子,正六品荣官“锦衣校尉”,全属性+20

物品:DIY武器沙漠之鹰(单发装)(橙)X199,子弹X20000,巨子飞舟,气力丹(大)X1000,化骨散X30,回气丹(大)X100,墨门储物袋(橙)10平方米X100......

财物:七十二万一千三百零二十六两金

头冠:正阳冠(紫):智力+15 玄阶以下精神攻击伤害减免50%

介绍:这件装备能让一个智力底下的人多放两个火球术。

饰品:桃木傀儡(橙):可抵挡三次致命伤害,60级以下有效,剩余使用次数3/3。

防具:(橙)金丝软甲,体质+100

介绍:一件朴实无华的高档内衣,还略带那么一丝性感

主手武器:五岳盾(紫):力量+30 敏捷-20 耐久(500/500)

介绍:在盾牌碎裂前,无论多么强大的攻击都无法击穿你的护甲,前提是对方脑残到只打你的盾

副手武器:DIY武器沙漠之鹰(单发装)(橙):伤害+500,拥有弱点判定,爆头伤害+2000

介绍:这是一个不讲武德的人发明的兵器,即使是玄阶高手,没有防备也会中招,唯一庆幸的是,它只能单发

腿甲:新月护腿(紫色):全属性+5

鞋:冰蚕软履(紫色):敏捷+30,特殊效果:此履中封印着一家三口冰蚕的魂魄,可以召唤出三只冰蚕来减缓敌人的行动。

整体评价:不要脸的氪金战士,即使是号称氪金之王的墨门弟子,见到你也会流泪

力:70(15+35+20)

智:49(9+20+20)

体:140(15+105+20)

捷:52(17+15+20)

剩余可分配属性点:0

(为了不水字数,以后除非换装备,不然很久不会写面板啦!毕竟土豪主角的装备已经达到了菜鸟氪金战士的巅峰A.A,而且我自己也不想写,100以内加减法竟然用上了计算器,呜呜呜......超纲了超纲了。)

“靠着自己发明的DIY武器沙漠之鹰,玄阶以下我算是横着走了。”

楚天河满意的点点头,黄阶高手是用气劲锻炼骨骼,练出所谓的“虎豹雷音”,力大如牛,动若脱兔,但依然惧怕子弹。

可到了玄级高手,则是气劲流转全身,收放自如,一旦运气挡在子弹攻击的位置,除了射中要害外,其他地方可都没什么作用。

楚天河一边看着接触到玩家后才开启的论坛,一边往玩家们的复活点“流民营地”走去,他正走在喧闹的大街上,忽然耳中传来两个有些悲怆的哭声,侧眼看去,神情不由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嘿,他看到了什么?五年前就没有出现过的古老职业——乞丐,现在竟然又出现了!

真不愧是没节操的玩家。

大糖高僧和痛太痛了死回复活点以后,痛太痛了便对大糖高僧发出了邀请:

“兄弟,我这有个来钱快的项目,你要不要一起?”

“什么项目?”

“我带着你,你带着碗,我负责哭,你负责喊,我们一起做大做强,再创辉煌!”

“这特么不就是乞讨么?”大糖高僧表示了嫌弃。

“怎么?你没发现这惠州百姓们的生活水平挺不错的么?现在牙行不能去了,我们去哪里挣钱?走镖论坛上你也看到了,死了等于白走,走一趟起码两周,可创业呢?说不定一天我们就能凑到拜山的钱。”

刚刚还有些嫌弃的大糖高僧心动了——丢人的是大糖高僧这个ID,管我王澜翔什么事?但他心中还有一丝犹豫:

“我们这样有手有脚的,去乞讨也不会有人可怜的。”

“你个猪脑袋!”

痛太痛了恨铁不成钢的拍了拍大糖高僧的肩膀:“你把双手砍了,我把双脚砍了,再嚎得惨一点,还怕不来钱?反正痛觉也关了,脸随便捏一个,钱够了我们就去轮流上吊,复活了不就可以去拜山了?”

TMD,游戏还可以这样玩?!

大糖高僧目瞪口呆的看了痛太痛了半晌,过了半天只憋出了一句话:

“牛批兄弟......”

你还真别说,乞讨的效果真的是立竿见影,在短短的四个小时里,两个玩家就讨了足足十一贯还多的铜钱,痛太痛了还很鸡贼的去把其中的三贯铜钱换了小半块碎银加上十来枚铜钱丢在了碗里,其他的钱则放回了空间。

路过的人看着这两个玩家这么惨,刚想丢一枚铜钱意思意思,就看到了碗里的碎银,有的人自然是不投了,但更多的人纷纷觉得一枚拿不出手,都是三枚四枚的丢。

做好事嘛,自己都不爽还做什么好事?

两个玩家正数钱数的喜笑颜开,忽然看见一个华服公子走了过来,也许是那骚包的白色长衫一看就知道是高档货,大糖高僧下意识的就丢了个探测,顿时大吃一惊:

“皇甫崇,等级:???”

“威胁:致命”

“大乾正六品官职‘锦衣校尉’”

“关系:冷淡”

这是来了个高级NPC?!

明显感到自己被探测了的楚天河先是一愣,但很快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下面该测试下我这NPC模板能做点什么了。”

楚天河拿出一两金子想要打赏,却发现自己竟然给不了玩家:“您未对玩家发布任务,无法给予任务奖励。”

意思是自己不能直接给玩家东西?

楚天河有些失望,他多么希望玩家能白嫖自己啊!不然给靠谱的玩家一人一把DIY沙漠之鹰,岂不是很快就有一批可靠的战力了?

你白嫖我啊!你们特么倒是白嫖我啊!

楚天河心中暗骂玩家不中用,但为了继续实验,便掏出一两金子丢在了地上:“帮我捡起来,这一两金子就是你们的了。”

楚天河以自己的人格保证,他没有侮辱这两个玩家的意思,实在是他现在需要维持住“锦衣校尉”的逼格,总不能亲自递给两个‘乞丐’金子,再说:“我金子掉了,麻烦帮我捡起来吧!”

那特么才真是脑子有病。

两名玩家看着金子先是懵了一下,随即反应了过来:“他竟然拿金子侮辱我们?!”

“是可忍,熟不可忍!”

痛太痛了一把捡起了金子就往怀里揣,让这侮辱来得更猛烈些吧!

但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劲,因为这块金子他竟然收不回去,面板赫然显示着:这两金子不属于你(无法交易,无法使用)。

WTF?你隔这儿玩我是吧?!

楚天河此时也愣住了,原来他发现自己设置的任务和报酬必须是符合等价交换的,而且给予玩家任务的经验都会从他自己这里扣除。

比如现在让玩家捡起这块金子,他即使只给最低的1经验值,但也只能给10个铜板的任务奖励。

但我们的富哥楚天河,身上连一两银子都没有,而玩家面板又没有交易找零的功能......

至于给玩家经验?那更不可能,谁和楚天河抢经验,他能掏出DIY沙漠之鹰给他崩咯!

就这样,楚天河一脸尴尬的站在原地,两名断手断脚的玩家则是一脸悲愤的看着眼前的这个锦衣校尉——你玩弄我们的感情,可以!甚至玩弄我们的身体,也可以!

但是!

得加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