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请务必弄死我!

“所以说,知府大人来我这,是想让我把那些流民都带走?”

即使楚天河对玩家的破坏性早有预料,但还是没想到这些玩家这么能折腾。

事情的结果他也听知府蔡悦说了,那些玩家在被牙行的周管事击杀了69人后,将那作死的周管事物理超度去天国了,至于牙行剩下的30个看门的伙计倒是毫发无伤——让这些人狗仗人势、以多欺少他们不含糊,可让他们30来个人去对抗400多个如狼似虎的玩家?

嗨,你说这一个月就五两银子,拼什么命啊?

就这样,玩家们趁着牙行真正的高层不在,竟然把武安城的牙行给攻了下来,还大肆劫掠了一番,顺便解锁了全服第一个成就和称号——“绿林匪徒:你们攻下了一个城的牙行,算是一个合格的匪徒了!不过希望你们能跑过官府的追捕。”

“称号加成:敏捷+10”

不过这些玩家们没高兴多久,立马就悲剧了,他们还没来得及跑,官府的士兵就带人包围了这里,除了那些“死回复活点”的玩家,其他人统统被抓了起来。

知府蔡悦现在也是头痛的不行,知道了事情原委的他当然觉得牙行的周管事死有余辜,问题这些流民冲击牙行又是事实,这可是整整400多有犯罪纪律的刁民啊!

蔡悦可不敢把这些有“前科”的刁民就这么给放了,可一直把这些人关起来也不是个办法。

思来想去,便来求助楚天河,别人以为那些发明是武安侯的,可他知道这方面真正能做主的,还得看这不会武功的小侯爷。

“你让我把这些人给带走,我没意见。”楚天河的第一句话让蔡悦松了口气,但随后的第二句话又让他有些忐忑起来:“但就这么的给他们放走,那不行。”

“不知道小侯爷是何意?”蔡悦拱手道:“若有其他要求,本官定竭力相助。”

“这些流民胆大妄为,且悍不畏死,我还需观望一二,方可给蔡知府确切的答复。”楚天河嘴角露出了一丝坏笑,心中已经有了些“调教”玩家的腹稿了:

“您先前说要处死三个带头闹事的流民,不如我们一同前去,也先让我先看看这些流民才是。”

蔡悦嘴角微微抽搐,之所以这么急着来找楚天河想把那些刁民弄走,就是因为这些刁民实在太离谱了,他有心想拒绝,但又有求于楚天河,只好长叹一声,破罐子破摔道:“那本官和小侯爷同去!”

等楚天河进了监狱,看着一脸崩溃的十几个狱卒,这下算是知道为什么蔡悦这么急着想把这些瘟神送走了。

被关在这的玩家全都被上了BUFF,无法自杀,问题在最初的新鲜感过去后,谁乐意在这被关着?而最快的离开方式是什么?

当然是原地系内!

反正现在称号也拿了,钱和经验统统没有,死了也不心痛。

于是这些闲的蛋疼的玩家纷纷开始调戏狱卒,有的狱卒恼了,便开始折磨玩家,但很快,他们没了一点脾气。

他们就惊恐的发现,这些流民不怕折磨(关了痛觉),又各个出口成章(阴阳怪气),再加上悍不畏死(巴不得死),这反而把这些狱卒给整不会了。

往常遇到的犯人特么的再怎么豪气也有个限度,没事一般也不会自找麻烦,这一下子遇到400多个疯子,你弄他他不但不怕,还要嘲笑你短小无力,不弄他吧,又被阴阳怪气气得不行,还不敢把他整死了,这还咋办?

400多张嘴,堵也堵不过来啊!

楚天河看着脸色铁青的蔡悦,心里都要笑翻了,蔡悦也无法忍受这些七嘴八舌的玩家,于是大喝一声:“住口!”

一股浩然之气扩散开来,玩家们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嘴被一股神奇的力量给封住,半点声音也发不出来,纷纷在玩家频道惊呼:“这是儒门功法?我靠,牛批啊!”

“妈妈我要学习!”

“不知道黑户能不能考公务员......”

等到这些刁民纷纷闭嘴后,蔡悦这才松了口气——虽然自己身为玄级高手,但要不是在武阳城内,自己能借助大乾的国运,还真没办法同时让这么多人闭嘴。

蔡悦对狱卒摆了摆手:“把首恶带出来!”

很快,“痛,太痛了”、“大糖高僧”、“爷傲奈我何”三个玩家就被狱卒从牢里拖了出来。

蔡悦还是不太相信世界上真的有人完全不怕死,为了让剩下的刁民安分点,他还是准备来个杀鸡儆猴,也不将这三人带去外面了,决定就在这些刁民面前来个就地正法。

反正这些人都是没有户籍的流民,要不是人数太多不敢都杀掉,蔡悦连管都不想管:

“我知你们被那周管事欺压,心有怨气,可你们千不该,万不该抢劫牙行!”

“冲击民生九行,这可是杀头的罪过!念你们也情有可原,便只诛首恶,现在你们三人死到临头,可还有什么遗言?”

被带出来的三个玩家一愣,“爷傲奈我何”更是的惊喜抬起头:“你要杀了我们?!”

蔡悦听他这语气,以为他是怕了,有些得意道:“怎么?现在知道怕了?如果你诚心悔过,我也不是不可以留你一命......”

“怕你个锤子!”爷傲奈我何生怕蔡悦不杀自己了,连忙口嗨道:“爷爷一路上举着西瓜刀,从南天门一路砍到北天门,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你竟然问我怕不怕!”

竟然还是个恶徒!果然该杀!

蔡悦气得直抓胡子,那压着他的狱卒一看知府大人脸色不对,连忙手起刀落。

“十八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

“啊!”

随着一声兴奋的大喝,爷傲奈我何,卒,享年19岁。

“靠啊!为什么死的不是我啊!”

“老天不公!老天不公!明明死的该是我才对!”

“......”

玩家频道吵翻了天,蔡悦则是示意狱卒把“大糖高僧”押了出来,脸色已经有些不太好看了:“你可有话说?”

大糖高僧一看自己露脸的机会来了,连忙装出一脸愤慨的样子:“昏官!昏官!路有饥妇人,抱子弃草间!我们这些流民好不容易到这,本以为见到了希望,没想到竟然遇见了昏......”

这次这个狱卒学乖了,不等大糖高僧说完,连忙手起刀落。

大糖高僧,卒,享年21岁。

“哈,这下该我上了!”

仅剩得痛,太痛了一脸兴奋,他刚刚绞劲脑汁,终于回忆起了一句很酷的话,但哪知道蔡悦此时已经不想和这些刁民多比比了,示意狱卒不要废话直接砍:

“诶,等等,我特么还没来得及装逼......”

痛,太痛了,卒,享年18岁。

蔡悦拂袖而去,监狱里的狱卒重新开始了饱受折磨的关押之旅,他们到处找着一切能堵住嘴的东西,精神恍惚。

楚天河出了大牢,看着一脸铁青的蔡悦,也不忍心再去刺激这个知府大人,拱手笑道:

“不知知府大人刚刚和我说的话可还算数?本公子答应了。”

“哦?小侯爷竟然愿意收下这些刁......流民?”蔡悦一脸惊喜,小侯爷仗义啊!

“有这打算,不过还请知府大人稍等一日,我还需要做些准备,还请知府大人提供些方便。”

楚天河说的准备,自然就是那些逃脱了法律制裁,现在已经重新复活了的玩家。

这一次,他势必要把这些沙雕玩家一网打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