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千万别惹老实人!

被400多个一脸饥渴的壮汉围观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如果再加上这些壮汉都是“几天几夜”没吃饭的流民设定呢?

牙行的马三炮觉得自己有这个发言权——毕竟自己的裤子已经湿了,在这生命中的最后时刻,他满脑子都在想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流民营占地方,改搬到离武安城这么远的地方,让他现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为什么昨晚掌柜的和一行高层要去给小侯爷祝寿,导致现在还在醉酒,不然今天来这儿的不会是自己......

为什么自己刚刚和掌柜的第八房小妾的丫鬟翠花勾搭上,还没来得及上垒,就要被吃掉了......

“妈的,这次要是能活下来,我怎么也得去潇湘阁走一遭,就算没钱上,看两眼这辈子也值了......”

想起那些漂亮的婆姨,马三炮心中重新燃起了对生的渴望: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我上有80的女儿,下有4岁的老母,求求各位别吃我啊!”

他这一求饶,反而把玩家们给整不会了。

“吃你?谁这么重口啊?任务呢?快给我们发任务啊!我的996之魂正在燃烧!”

乱七八糟的过了好半晌,马三炮这下才弄明白,感情这400多个“难民”,是想找活儿干啊!

马三炮这下也不害怕了,牙行的规矩,谁带人入行的,那人第一天除开牙行抽成的“工资”后全归他,不过自己也得负责教导那些刚入行的人怎么接活和干活。

看着那整整四百多名跟在自己身后的玩家,马三炮忽然觉得翠花不香了,他应该有更加‘伟大’的追求,比如潇湘院的那些瘦马。

“壮士们!”马三炮激动对各位玩家抱拳道:“还请跟我来!”

路上玩家和马三炮很快就混熟了。

“诶,老马啊,不是说这是武安城外吗?城呢?还有那些镖局啊,盐行啊什么的在哪儿啊?对了,墨门你知道在哪里吗?”

马三炮瞥了眼这个名叫“痛,太痛了”的玩家,只觉得对方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武安城外有幻阵,从城外是看不见的,你说的那些镖行盐行在武安城可不吃香,至于那些江湖宗门,你们就别想了。”

“哦?这是为何啊,还请马大哥细说。”霸王憋鸡发出了问号。

马三炮就一跑腿的,什么时候被人称呼过大哥?当下心中就有些飘飘然,也算是有什么说什么了:

“武安侯府这些年鼓捣出了不少新玩意儿,几乎人人都有活干,而且这里的侯爷那可是个大善人!不但不克扣工钱,多劳还多得。”

“既然辛苦点就能糊口,谁愿意跟着镖行盐行做那提着脑袋的买卖?至于你们说的那些门派,别说墨门这种隐世宗门了,就是普通的宗门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

“想进宗门,要么有本事,要么有钱。”说着,马三炮还摇了摇头:“所以啊,你们就老老实实的跟我去接活吧,等有了银子,再去拜门也不迟。”

“那得攒多久?”

跟在马三炮身后的汤长乐皱了皱眉头,有了一丝明悟,玩家要想快速进入发展,看来还是得加入镖行或者盐行这些不太平的行业里去,按部就班的还是太慢了。

至于危险......玩家什么时候怕死过?

“不用多久。”

出乎汤有为意料的是,马三炮给了一个完全不同的答案:

“我知道的三个武馆只需要交三两银子就可以拜门了,勤快点的话,大概三周吧!唉,当初我也去试过,可惜没那资质,只能学点拳脚功夫。”

“只要三周?那岂不是一天能挣接近两贯钱?”汤长乐惊讶道,刚刚查过论坛的他,发现其他州的牙行一天也就能挣半贯钱,有的更少,怎么惠州这么多?

“这还得感谢武安侯府啊!”马三炮感叹了一声:

“其他州的牙行不贵,是因为流民太多,人力自然也就不值钱,可我们武安城一个流民也无,我们的劳力自然就变得值钱了。”

“这......这难道是隐藏福利?”汤长乐心中一阵惊喜:“是了,其他州有那么多的选项,我们这一个也没有,这自然就是惠州特有的福利!”

“其他州加入镖行辛苦不说,还面临着死亡掉级或者爆装备的惩罚,而我们这只需要做些日常任务,就可以轻轻松松的加入武馆等势力,哈,看起来还不错!”

不光汤长乐这样想,本来准备进城就去找镖局的玩家也纷纷熄了这份心思,心中还有一丝窃喜。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到了武安城,守门的士卒看到这么多人在一起,刚开始还吓了一跳,直到仔细检查过玩家们体内确实没有“气”的存在,就是一群普通人,这才放心的放他们进城,但依然有士卒跑去通知官府了。

“哇,我还以为古代的街很窄呢,结果竟然这么宽?!”

“唔,那烧鸡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兄台,你是想吃霸王餐还是想吃牢饭?”

“呜呜呜......没想到游戏里还要挣钱......”

很快,众玩家被带入牙行,惠州牙行生意火爆,看门的除了20来个棒大腰粗守门的伙计再无他人,正当马三炮准备指引玩家怎么做任务时,忽然一道略带官腔的声音响起:

“三炮,这些都是什么人啊?”

娘的,看来这潇湘院的瘦马和自己是无缘了。

马三炮脸色一苦,不知道这些流民的抽成自己还能剩几个子儿:“回禀周管事,这些都是刚来武安城的流民,想来我们牙行讨些活路。”

“哦?”周管事小毡帽下的小豆眼微微闪烁,自己今天收到消息说城外出现了流民却没当回事,再加上昨晚吃了酒,便懒得去了,没想到竟然让马三炮捡了这么大个便宜!

不行!这些钱本来都该是自己的!

而且这些可都是“流民”啊!能给他们一口饭吃就该跪地谢恩了,凭什么能拿这么多钱?活该自己发财啊!

想到这儿,周管事对马三炮摆了摆手:“三炮啊!今天辛苦你了,等下去账房领5贯钱,算是我赏给你去把这些流民带来的跑腿钱。”

5贯?!这些人的抽成自己起码可以拿几十两银子!

马三炮的牙齿都要咬碎了,但深知自己无法反抗的他只能强笑着弯腰抱拳:“谢周管事的赏!”

规则都是上面人定的,一个跑腿的又能怎么样呢?

不公平?这世道什么时候又有过公平?

看着马三炮失魂落魄离开的背影,大部分的玩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有少部分离得近的玩家反应了过来,但又不知道自己能做点啥,不由的面面相觑。

“好了,你们这些流民!”周管事见马三炮还算识趣,满意的咳嗽一声,把玩家们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挥手大声道:

“在武安城可没你们这些泥腿子住的地方,但好在我们牙行有些善心,愿意给你们一口饭吃!”

“今后你们便在这干活吧,一个月除开吃住外,给你们五......三贯钱!”

“什么?一个月三贯钱?!”这下玩家们炸锅了,要是不知道也就罢了,可路上马三炮可是把行情都给大家说明白了:

“可马大哥说这里一天勤快点,明明可以挣一贯钱还多!”

“马大哥?”周管事一皱眉,嫌马三跑多事,但很快就冷笑了一声:

“那泥腿子懂个屁,你们这些流民能有一口饭吃算不错了,怎么着?爱干干,不爱干就滚!有本事去镖局,我看你们这些贱命能活几天?”

玩家们当场就怒了,呼啦啦的一片人扭头就准备走,还有一半捏着拳头想着要不要揍这狗日的一顿,周管事一看,觉得不对啊?都走了谁给自己赚钱?

总归不过一些没有户籍不计入官府考评的流民,即使打死几个,也不过陪两个银子。

“慢着!你们不能走!周三,把门关了!”

守在门口的几个伙计连忙把门给关了起来,玩家们纷纷回头,搞不懂周管事又想干些什么。

“你们既然已经进来了,哪里还有走的道理?你们以为这是什么地方?”周管事先是压了一句,便又抬高了好处:

“这样,我也亏点,你们在我这干,除开吃住之外,我一个月给你们......10贯钱!”

“才10贯?我们......”

“啪!”

“啊!”

周管事忽然出手,把开口的那个玩家一拳给打飞出去了好远,嘴角都流出了鲜血,全身都在哆嗦:“你们今天是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

“不干的,我就算你们来我牙行闹事,统统都抓去坐牢!”

“卧槽你X.......”

“啊!”

又是一个玩家被打的倒飞了出去,作为凡人九品摸到了一丝黄阶内气劲的周管事,要欺负欺负玩家这些萌新,那还是很简单的。

“这些流民左右就是为了吃顿饱饭。”周管事想的倒也简单:“只要把冒头的打服了,谅剩下的人也闹不出什么事儿来。”

玩家们都被周管事的蛮横惊呆了,第一个被打的“霸王憋鸡”的虚弱的抬了抬手,却又发现全身无力:“痛......太痛了”。

“痛,太痛了”还以为是叫自己,连忙蹲下身子握住“霸王憋鸡”的手,一脸深情道:“兄弟!你有什么遗言吗?”

“我特么没喊你......”这句话差点没把“霸王憋鸡”给送走:“我特么......忘了......关痛觉......百分之40的痛觉啊......痛,太痛了.......”

“咦~!”

剩下的玩家纷纷打了个寒战,第一时间纷纷调低了自己的痛觉,甚至还有直接给关了的,还有好几个把“见血模式”都给关了。

看着玩家们没有其他动作,周管事还以为这些泥腿子被自己震慑住了,轻蔑的拍了拍手掌:“怎么样?谁还有意见?”

哼,一群泥腿子!不给点颜色看看,不知道好歹!

“啪!”

周管事脸上多了一只草鞋。

“找死!”

周管事刚羞怒的把草鞋扔开,就看到汤长乐捏响了自己的手指,光着一只脚的他和一群玩家恶狠狠的看着周管事,直把周管事看的全身发毛:

“说吧,”

“你想怎么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