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萌新降临

“请输入注册昵称:”

社畜汤有为犹豫了一下,《逐鹿》作为第一款采用游戏仓的全虚拟拟真的游戏,主打的就是完全真实体验,不但注册需要实名制与瞳膜验证,而且游戏仓上那明晃晃的18+更是说明了一切。

“要么花5000块把游戏名称给覆盖了,要么就要输入一个稍微正经点的名字,否则按官方的说法,不正经的名字大概率会被NPC当心怀不轨的人给抓起来。”

“可顶着个这么正经的名字,我哪里还有玩游戏的激情?”汤有为有些为难,自己在20岁大学毕业时,为了追逐梦想,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电竞这条路。

家里一开始极力的反对,父亲甚至说要和他断绝父子关系,但年轻人的热血一上来,哪里还管那么多?汤有为咬咬牙带了500块和一个行李箱就出门了。

好在汤有为虽然冲动,但确实对自己够狠,在睡了11天地下室和吃了整整9天不加香肠的泡面后,他终于找到了一个愿意给他机会试试的俱乐部,凭借着自己能吃苦和过人的天赋,他很快就展露头角,闯出了些名气,很是赚了些钱。

一时间,网络上的吹捧,家里人对亲戚的炫耀,不断贴上来的漂亮妹子和不知哪里冒出来的一堆“兄弟”很快让汤有为变得有些忘乎所以,好不容易才开始上升的势头也戛然而止。

直到29岁银行卡已经欠债,每天焦头烂额的导着信用卡,女朋友也离去的汤有为这才如梦初醒,但已经晚了,错失了黄金时间的他又再次蹉跎了两年,却一事无成。

好在父母一直陪伴、鼓励着汤有为,曾经的不解是以为他想用游戏的借口来逃避学习,但孩子既然已经证明过自己,做父母的又怎么能不支持呢?

孩子既然曾经闯出来过,那便去闯吧,即便现在看起来不顺,可好歹也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不是?

就这样,已经31岁了的汤有为在父母的鼓励支持下,求爹爹告奶奶,好不容易在一家十八线电竞俱乐部“燃火”里找到了一份工作,可以免费使用昂贵的游戏仓,他翻阅了无数遍《逐鹿》官方放出来的资料,准备把自己的一切都赌在这款游戏上面。

但现在他貌似卡在了第一步:游戏ID昵称。

“妈的,没有激情的梦想毫无价值可言!”

汤有为咬咬牙,点开了手机账户余额的短信,剩余金额:500元。

一切仿佛回到了开始,但那个充满了梦想与热血的青年却再也回不去了:“算了,我觉得龙傲天这个名字也挺不错的。”

手指颤动了几次,汤有为就是点不下去那个确定,犹豫了半晌,他还是和上司打了个电话:

“虎哥,诶,我想和您说个事儿......就是咱们俱乐部不是致力于打造游戏ID品牌价值吗?对对对,我想了一个很不错的ID......”

电话那头的声音里满是奚落与不耐烦:“哈!那是给有潜力的选手准备的,你这种......哈哈哈”

汤有为下意识的捏紧了拳头,但语气还是保持着谦卑:“可是我前天......”

“行了,我知道前天你提出的在仙侠游戏里提出剑道应该是竞技观赏类最高的项目,并预测出了唯一一个能教学御剑术的宗门‘蜀山’所在的位置,辛苦你了啊!我们已经让俱乐部里三个有潜力的选手降生到那里了。”

”这游戏ID实在不行你可以自己覆盖呗,不就五千块钱吗,你都31了还拿不出来?就这样了啊,挂了。”

“嘟,嘟,嘟......”

汤有为放下电话,深吸一口气,忽然苦笑了一下:“有为,有为......哈!”

他没有再说什么,注册了游戏ID:汤长乐。

“载入游戏中......”

“出生地:惠州,武安城外流民营地”

“隐藏职业:化形师(魔教)、淬毒刺客(血衣楼)、镖客(龙门镖局)、机械师(墨门)”

汤长乐一睁开眼,就看到一个空荡荡的破旧大棚,身后传来了一股麻痒的感觉,就像许多小草被自己压在身下传来的那种刺感,转头一看,原来自己正躺在一张茅草席上,席上还带有一股干草味:

“我靠,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惊叹了一句,汤长乐看到了不远处正站着两个玩家,刚想走过去打个招呼,就看到他们扭打在了一起:

“艹XX,你竟然骂我!”

“我特么那里骂你了?我只是在试这游戏有没有关键词屏蔽!”

“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有吗?”

“废话,你看艹XXXXX。”

“真有!”昵称为“痛,太痛了”的玩家一阵惊奇,忽然反应过来,一把掐住了对方的脖子:

“艹你大爷,竟然又敢骂我!”

汤长乐:......

年轻真好啊!

大棚里全是玩家,大乾共有一百零三大城,雪原王庭36部,因为这是内测,每个地方都只有500个名额,而今天又是开服的第一天,几乎所有有内测资格的玩家都上线了。

汤长乐打开了主线任务:

“背景:大乾324年,乾元帝听信方士所言,打通天外界域,欲抓捕异人(玩家),以其魂魄炼长生不老丹,各州玩家须在三月内找到组织加入,隐藏身份,否则将遭到朝廷通缉。”

“主线1:加入某个组织,隐藏真实身份(通缉倒计时:89天23小时46分)”

“任务奖励:5000经验,50贯铜钱”

“主线2:接受第一个任务”

“任务奖励:500经验,10贯铜钱”

“10贯铜钱等于1两银子,10两银子等于1两金子,唔,一两金子的购买力大概等于2000块左右,不过这是古代,普通家庭的收入应该低得惊人......”

汤长乐默默的估算了一下,然后走出了大棚,发现这流民营地竟然还有整整60个一模一样的大棚,容纳数千人毫无问题,但诡异的是,除了五个已经落满了灰尘和积水的布粥大缸,这些大棚里空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看样子这些是用来安抚流民的地方,问题是这里怎么没有人?新手指引NPC呢?”

难怪自己晚上线了一会儿这些玩家一个都没走,感情是指引NPC罢工了。

降生在惠州的玩家都有些懵逼——只听说过玩家嫌游戏教程啰嗦主动ESC跳过教程的,没听说游戏直接没有新手教程的!

“靠!什么情况?BUG都不修还敢内测?”暗骂一声,汤长乐打开了游戏论坛,发现上面已经有上百个帖子了。

《逐鹿》论坛采取的方式是一个游戏仓只能注册一个账号,所以上面很少有所谓的水军,汤长乐发帖问道:

“家人们,你们游戏出BUG了吗?我们惠州怎么没有新手指引?”

很快,就有许多友善的网友进行了回复:

“啊?我们临州这已经摸索出四个选项了,分别是在流民营加入丐帮,和去守在门口的牙行对话做些找猫找狗的任务挣钱,还有盐行的人来问我们要不要去贩盐,或者帮流民营地的人砍柴,说不定还有我们没摸索出来的。”

“我们赣州没牙行,却有僧人来收打杂的,我已经想好我的法号了!就叫‘开光’大师怎么样?”

“靠!我在雪原,这里特么羊骚味和马粪的味道已经快把我熏晕过去了!不过我上来就有个‘初级骑术’,感觉还不错。”

“我们这别说牙行丐帮了......连个流民都没有。”汤长乐无语,刚想细问,结果整个论坛都被一个劲爆的帖子带偏了:

“艹,这游戏太真实了,刚刚有个朋友看到可以脱裤子,就忍不住L奔了一下,马上就被官府的人抓去吃牢饭了,这监狱里有特殊BUFF,自杀都不行,嘿,不知道得关到啥时候,这号算是废了......”

“什么?竟然能拖裤子!我马上去试一下,告辞!”

“在封建时代上街L奔?真特娘是个人才啊!”

“楼主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难不是就是朋友本友?”

“666!我脑子里刚有这个想法来着,感谢前辈的无私奉献!”

“果然你们这些臭男人脑子里一天只想着H!真不要脸!有录像吗?我有个朋友说想看看......”

“楼上那妹子,加我V,我发给你!”

“你有个屁!我一进牢就在这吐槽了,谁都没发呢还!来,妹子加我V......”

看着放飞自我的论坛,汤长乐无奈的关闭了帖子,有些搞不清状态。

难道自己衰神附体,降生到了唯一一个有BUG的州?

他当然不会知道,这是因为某位无良小侯爷秉着老弱有用,童工也行的原则,把自家城边的流民统统拉去有偿干活了,流民都没了,什么镖局、牙行、丐帮没事跑这来干嘛,仰望星空吗?

就这样,四百多名出生在武安城外的玩家都一脸茫然看着大棚四周的青青草原,陷入了怀疑人生的状态。

但很快,一个跑出去侦察的玩家“洞房不败”大喜着跑了回来:“来了!来了!NPC来了!”

等的百无聊赖地玩家们一听NPC来了,瞬间“呼啦啦”的站起来一大片,纷纷冲了出去。

“诶?诶?他怎么又跑啦!”

“快!抓住他,不能让他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