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血字初现

“谁让你干太监的活?念最后面的!”

大哥摆了摆手,几兄弟都笑眯眯的看着这个家中被誉为“小财神”的弟弟。

“哦。”楚天河看向圣旨最下面:“特封武阳侯之子楚天河为锦衣校尉......”

随着话音刚落,楚天河手中的方印有一股暖流向楚天河涌来:获得大乾正八品官职‘锦衣校尉’,全属性增加20,NPC模板提升为绿色普通。

这是称号加成?这加的属性也太多了吧!

通过面板,楚天河知道了自己升一级可以获得5点的自由属性点,而NPC在自己所对应的段位分别有6次提升模板的机会,按照稀有度来讲,NPC模板分为白、绿、蓝、紫、橙、红。

“这是大哥我给你求来的,就当我送你的成人礼了。”楚天对楚天河发出了邀请:“怎么样,成人礼后要不要来我这做事啊?”

“大哥!”五哥楚天阔连忙制止:“老六不能习武,跟你去轮换守边关太危险了,还是跟我经商吧,这他也擅长!”

他们这个小弟的本事众人是清楚的,虽然不能习武,但赚钱可是一等一的好手!

正当几兄弟还准备争执的时候,父亲楚万山扶着母亲安曦月走了出来:“好了!天儿的事情我们自有安排!您们就别瞎操心了,老子还没死呢!”

几个哥哥纷纷闭嘴,连忙上去给母亲问安。

晚宴上,母亲安曦月给楚天河夹了一根鹿腿,把几兄弟看的一阵羡慕,母亲可很少对他们这么疼爱过:“天儿,今天完了你就满16岁了,算是长大了,有什么想法?”

几个哥哥齐刷刷的停止了交谈,转头盯着楚天河,眼神中都包含着希冀。

臭弟弟不可爱,但钱谁不爱啊!

“咳!”

原本楚天河是准备咸鱼一辈子的,但既然现在自己已经能修炼了,又面领着大乾动荡和玩家降临这些风险,自然得想办法提升自己,保全家人。

父亲不能离开封地,本来跟着几个哥哥是最好的,问题他们隐藏的身份实在让楚天河有些头皮发麻,生怕上了贼船,而且手握玩家这个外挂,楚天河倒也不操心自己成长的太慢:

“母亲,孩儿已满16岁,却从未出过扬州,这次孩儿想出去长长见识.......”

“不行!”还没等楚天河说完,一听他要远走的安曦月下意识的开口阻拦,撇了丈夫一眼,楚万山连忙一拍桌子:

“玩玩玩,一天就知道玩!”

“你也长大了,该帮家里分担分担,后天从武安城运往临兆城的货物,就由你来负责吧!”

“做好了就证明了你有独当一面的能力,做不好,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呆在武阳城,哪里也不许去!”

为了不让几个崽子帮楚天河,楚万山还着重强调道:“这次是考验你们弟弟本事的时候,你们谁都别想着帮他!”

“侯府也不会提供任何帮助,让他自己找人!谁要是被我发现了暗地里偷偷帮你们弟弟,回来我打断你们的腿!”

“您已强制接受支线任务:母亲的疼爱。难度:尚有余地。”

“你的母亲只想要你平平安安的度过这一生,所以为你安排了一场注定失败的任务。”

“完成任务奖励:母亲的放手,50W经验点,蓝色武器强化卷X3,神秘保......”

忽然,游戏面板像信号不好般撕裂成无数丝线,滋滋滋的声音宛如出现了故障,但下一刻,一句宛如鲜血般血红的字体出现在了楚天河的脑海:“杀了你!杀了你!”

“把灵魂还给......”

楚天河被骇得一个后仰,结果那面板瞬间恢复了正常:“神秘保镖一位。”

“逆子!老子说话你发什么呆呢!是不是不将为父放在眼里!”

直到楚万山粗豪的大嗓门响起,楚天河这才回过神来,满身冷汗的他忽然想到——难不成自己的穿越,另有玄机?

可自己明明是从一个不过胳膊大小的婴孩一直成长至今的,连每一件小事自己都记得清清楚楚,根本不存在什么夺舍的可能性!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爹,您知道......人的灵魂吗?”楚天河下意识的问出了这句话。

在场的所有人都抬起了头,楚万山微微一愣,随后勃然大怒:“你不过只是无法修行而已!可千万别去想那些歪门邪道,不然我可不认你这个儿子!”

“是啊......六弟,人的灵魂精妙无比,你可千万别因无法修行而胡思乱想啊!”

果然自己不应该提的。

“看来只有我自己去调查这件事了。”楚天河想起那血红的字体,现在隐隐都有些后怕:

“只有获得独立自主的权力,再加上玩家的力量,我才有能以最快的速度成长,去调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次任务我势在必得!”

“只能求助几个哥哥了。”

就这样,楚天河连忙岔开了话题,一场其乐融融的家宴很快就结束了,除了因为“游手好闲”被骂的狗血喷头外的楚天满外,大家都很满意。

晚宴后,楚天河偷偷去拜访了几个哥哥。

“大哥......”

“别说了,小六子,大哥不会帮你的,老家伙的话你也听到了。”

“不是,大哥你都堂堂建武侯了,还这么怕老爹?”

“放屁!我会怕那老货?!”楚天熊站起来一把掌把白瓷茶杯拍了个粉碎,但很快又坐了下去,瓷杯也被恢复原状:

“呵,好弱智的激将法,这对我是没有作用的!”

楚天河也不说话,双眼专心的盯着大哥手中的杯子。

“咳......不过弟弟需要帮忙,我也不会干看着!唔,这个你拿着。”

“您已获得巨子飞舟,使用等级需求:180级。”

“不是大哥,这我也用不了啊!”

“唔,也对,为兄忘了你不能修行了,这个你拿好。”

“您已获得防具,冰蚕软履(紫),使用等级需求:无。”

“冰蚕软履:敏捷+30,特殊效果:此履中封印着一家三口冰蚕的魂魄,可以召唤出三只冰蚕来减缓敌人的行动。”

“谢谢大哥!”

“诶,不是......那个飞舟你也用不上,是不是该......”

“谢谢大哥送我两个礼物,我很喜欢!”

“......”

“二哥......”

“六弟,你已经长大了,堂堂男子汉大丈夫,遇事要自己想办法。”

“父亲明摆着坑我,二哥你这么正直的人就不愿意帮帮我吗?这岂是君子所为?”

“激将法对我可不管啊六弟,不过,这件东西你拿着吧。”

“您已获得道具桃木傀儡(橙),可抵挡三次致命伤害,60级以下有效,剩余使用次数3/3。”

“谢谢二哥!”

“三哥......”

“老六啊,为兄不能帮你,但你可以去这里下个委托,到时候自有人相助......”

楚天满给了老六血衣楼的联系地址,准备到时候自己去接了小六子的任务但不做,让老六知道什么叫江湖险恶。

这是血衣楼金牌杀手的锅,管自己楚天满什么事?

“多谢三哥!果然还是三哥最靠谱啊!”

“啊......那是,那是!哈哈哈哈!”

几个哥哥中总算还有个靠谱的!这下稳了!

楚天河满意的离开了三哥的房间,然后去了五哥那里。

“五哥......”

“别喊我,父亲的话你是听到了的。”

“五哥,你也太不讲义气了,大哥二哥三哥可都说要帮我来着,你看!他们还给额外给了我好东西!”

“哦?那你还来找我作甚?”

楚天河一时语塞,五哥哈哈一笑,从怀中掏出了一把银票塞到楚天河手里:“五哥不像你大哥二哥那么有本事,身上也没带什么你能用的东西,这一万两金票,就当是五哥的一片心意了。”

就这样,楚天河回到自己房间,有些凌乱的拿着一把银票,越想越不对劲,忽然一拍桌子,怒道:

“我不是去叫人的吗?怎么现在就变成要饭了的?”

不过......确实挺香。

碰了一鼻子灰的楚天河心中痛骂哥哥们的不靠谱,然后又花了整整2000两银票去‘血衣楼’下了单,很快就有人接了这个护送任务。

“事到临头,没想到是看上去最不靠谱的三哥反而最为靠谱!果然只有遇到大事,才能真正看透一个人的内心!”

“三哥!我的好三哥!”

虽然得了楚天满的承诺,但楚天河直到此次运送任务对自己极为重要,便想着给自己多加几道保险。

“对了!我完全可以去其他的脚行镖局找点人啊!有钱能使鬼推磨,我就不信几万两银子砸下去,这事还能黄了不成?!”

很快,他发现了自己的老父亲不讲武德。

整个武安城,除了秘密杀手组织‘血衣楼’外,其他所有的牙行,镖局,甚至就连那些难民都没人愿意参加楚天河这次押运货物的行动,这下可把楚天河给难住了。

‘血衣楼’只是承诺保护他的安全,可没答应干运输的活儿啊!

“夫人,为什么你不连天儿的钱都给收走呢?”楚万山有些不解:“这样天儿不就只能乖乖回家了吗?”

“天儿这些年为咱们家挣了多少钱?你好意思收了他的钱吗?”

安曦月坐在一张古朴的古筝前,风情万种的白了楚万山一眼:“就是要他觉得自己能行,再让他栽个跟斗,才能让他心服口服。”

说着,安曦月挑了挑琴弦,清唱道:

“慈母手中线......”

“夫人,你好像从没碰过针线啊......”

“叫你多嘴!叫你多嘴!这是意境,意境你懂吗?!”

“诶,别打了!夫人,别打了!属下错了!属下错了!”

......

就在楚天河发愁护送的人员从哪里找时,忽然一个让楚天河大吃一惊的消息传来:

“武安城外的城隍庙,忽然出现了一大批难民。”

“这些难民来路不明,大概有四百来人,入城的第一天,就攻下了牙行,现在官府的人正要去拿他们呢!”

“你说什么?”楚天河目瞪口呆的看着前来来传递消息的侍卫:“我现在都做不到的事情,这些人怎么做到的?这届玩家这么离谱的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