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小子,你也不想你父亲丢掉工作吧!

“造孽啊,你说我装什么B呢?天阶大佬的好处啊!我靠!”

楚天河捶胸顿足的出现在了一众玩家面前,他先是微微一愣,随后重重的咳嗽一声,摆出了“皇甫大人”的嘴脸:

“山匪已经被全部消灭了,可这次的运输任务,也失败了!”

“啊?”众玩家纷纷失望道:“可皇甫大人,你不是还让我们运了些货吗?”

“那些只是表面上的用来掩人耳目的东西,真正的货物其实就是那五只白羽座头鹰。”

楚天河微微叹了口气,自己本来是准备在完成任务后便和母亲辞行,然后借着这群玩家的力量强大自己的,没想到这下任务失败,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离开武安城。

毕竟自家母亲那泼辣又说一不二的性格自己从小就没少领教过,小时候还有些奇怪,自己父亲好歹是个世袭罔替的侯爷,怎么会那么怕娘亲,刚开始还以为这是秀恩爱,后面才知道这原来是真实的家庭地位。

“实在不行,就只能从娘亲那里旁侧敲击了,不过她不愿意告诉我她是魔教的人,会不会是什么苦衷?毕竟家里那些哥哥的关系一个比一个乱......卧槽!”

楚天河正皱眉沉思,忽然感觉到一个苗条而有力的身影向自己扑来,下意识的就从怀中掏出了DIY沙漠之鹰对着那飞扑而来的身影来了个9连。

自从被槐梦儿坑过以后,楚天河觉得自己又射得快了不少。

“呜呜,哇!”(前面的呜发五声,短促,后面的哇发娃音,来自度娘狐狸发音。)

一声惨叫过后,楚天河和众玩家这才看清向自己飞扑而来的是个什么东西:“好大一只白狐!”

“皇甫大人!你怎么能伤害一只这么可爱的小东西呢!我要对您发出正义的谴责!”

夜袭寡妇村双眼放光的走了过去,刚想掏出自己重金买的一瓶金疮药,就看到那原本的白狐变成一个身穿白衣的年轻俊小哥。

那捂着血流不止的白衣男子面色阴柔,肤色机白,剑眉下的双眼更是炯炯有神,现在因为受伤而皱着眉头更是让人觉得他帅气非凡。

“我靠!好帅!”夜袭寡妇村立马揣回了自己重金购买的金疮药,然后面无表情的扭头看向楚天河:

“皇甫大人,你看他还没死,不然再补两枪吧。”

这么帅的男人,活着就是对自己的伤害!

众玩家连连点头。

楚天河却是神色怪异的看着那从白狐变成的“男人”,玩家们的面板看不到,他却是看的一清二楚:

“白江雪,等级:???模板:绿色普通”

“威胁等级:致命(重伤)”

“魔教青风堂太保”

“明明都重伤了威胁程度还是致命?魔教青风堂太保?这不是我母亲堂里的人吗?靠,不会是老妈派来暗中保护我的人吧?”

楚天河看着即使是身受重伤头上名字也依然是绿色的白江雪,先是心中有些不好意思,随后眼前忽然一亮:“是了!这下我总算有个合理的理由入魔教了!”

他在这边高兴,殊不知这白江雪在心里把他骂了个狗血喷头:“可恶啊,有这等威力的暗器,堂主竟然还让我来保护他,也不提醒我......呜呜呜,这不是欺负人吗!”

白江雪牙齿都快咬碎了,自己早上因为楚天河忽然消失不见被吓了个半死,没想到不久后他的气息又出现了,这才连忙赶了过来。

为了防止他再这么失踪让自己焦虑,白江雪想的是自己用白狐的形态先把他掳走,逼问出他怎么消失的缘由后再离开,至于身份问题嘛,大不了出手救他的时候自己不用化形就是了。

这下好了,因为误信了堂主说的“我家幼子不能修炼,手无缚鸡之力”,这下人没抓到不说,自己还被打了个半死。

“怎么办?我虽然能用化妖内丹一口气喷死他,可我根本不敢伤他......而且我现在身受重伤,跑也跑不动,他要是再拿那暗器给我几下,我可就要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这儿了......”

白江雪内心纠结,堂主反复叮嘱过自己不得在楚天河面前暴露她的真实身份,这下可如何是好?

看着拿着那暗器走过来的臭小鬼,白江雪觉得自己不说也不行了:

“还请小侯爷息怒!在下是您父亲派来暗中保护您的侍卫!”

“什么小侯爷!在下乃是六扇门皇甫崇,阁下莫不是认错人了?”

看着对自己疯狂打眼色的小侯爷,冰雪聪明的白江雪立马明白了他是在那群异人面前隐藏自己的身份,当下便点头道:

“原来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六扇门,看来是我认错人了,还望阁下见谅。”

“嗯,既然是误会,那便还请小......公子同样见谅!”楚天河先是大声回答了一句,随后低下头去假装给白江雪腹部涂药:

“你说你是我父亲派来暗中的侍卫,有何凭证?”

“在下自有疗伤之法,还请小侯爷不要乱摸......家父乃为武安候养马的管事,名为白楼。”

“哦?你竟然是白楼之......子,那可知白管事是我侯府几阶管事?侍奉我侯府多少年了?月俸几何?家中地契在惠州还是闵州?母亲又是何人?”

“家父为侯府二阶管事,侍奉侯府已三十余载,月俸5金2两,地契不在惠州也不在闵州,而是在岚州,共有一百四十亩田地和两座庄园,家母为父亲第三房小妾周翠雨。”

看来是自己人没错了。

楚天河微微眯了眯眼睛,假装勃然大怒的一声低喝:“枉你父亲侍奉我侯府三十余载,竟然教出个魔教的叛徒!”

“小侯爷莫要误会!在下对侯爷衷心耿耿,真实身份其实是......是侯府派去魔教的卧底。”

“哦?直到这时还敢欺瞒我?可敢与我回府对峙?”楚天河表面冷笑,心中却在偷笑——自己母亲都不愿意告诉我,你这一小小的护卫敢给我说?

白江雪先是心中一怒,但很快就想起了堂主反复叮嘱过自己不得泄露她的真实身份,哪里知道楚天河却是早就知道了,只能别过头去,不发一言。

“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听闻楚天河不会回去告状,白江雪神色一喜,连忙问道:“但凭小侯爷吩咐!”

“你帮我安排安排,我要加入魔教!对了,此事万万不可让我父亲知道!”

“啊?”白江雪这下有些懵了。

“小子,你也不想你父亲失去侯府的工作吧?”

楚天河看着白江雪发懵的样子,嘴角露出一丝坏笑:“要么乖乖听本侯爷的话,戴罪立功,要么,我就只能在这解决你这个叛徒了!”

“在下......听从小侯爷吩咐便是......”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江白。”

“好,那以后我就叫你阿白了。”

“可否请小侯爷换个名字?”

“好的,阿白。”

白江雪:.......

是夜,安曦月收到一只飞鸽传书。

“惠州出现疑似天阶的大能,毁了定风山分部?”安曦月先是心中一惊,在看到楚天河无恙后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嗯,还好是让小白去保护的天儿,换了其他人我还真不放心。”

没办法,这个世界地级就已经是要安曦月也要客气礼待的高手了,不可能愿意去长期保护个毛头小子,即使这是安曦月的儿子也不行。

“嗯?天儿竟然能修行了?!”

安曦月惊喜的一下子站了起来,连忙用右手捂着嘴,眼中留下了两行泪痕,笑骂道:

“该死的臭小子.......这也敢瞒着你娘亲。”

在这到处都是危险的世道,楚天河不能修炼已经快成了她的心病了,这下忽然听闻自己的幼子能修炼了,只觉得心中一块大石落地。

安曦月喜悦的继续往下看去,忽然惊愕道:“什么,天儿竟然想加入魔教?”

“呵,好啊,敢瞒着你娘我修炼,那我也在你入教选拔上让你明白欺瞒娘亲是个什么样的下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作者努力码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