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破局

被切断右手的楚天河不停的飞奔着,但那被盯上的感觉却一直挥之不去——那道士随时可能追上来把他杀死!

楚天河尝试过跑出小镇,却发现无论如何都会绕回来,几次尝试无果后,他放弃了离开小镇的想法。

刚好路过一间有亮光的房间,楚天河冲了进去,并关上门,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上。

失血过多的感觉让楚天河感到一阵眩晕,犹豫半晌,终究还是从怀中掏出了那瓶血液,打开一饮而尽。

一股强烈的灼烧感让他忍不住痛呼出声,亲眼看见自己残缺的右掌长出了新芽,很快就恢复如初,脸上也痒痒的,楚天河干脆一把扯掉了脸上的纱布和脖子上的针线。

和吸收狼人血液不同的是,楚天河觉得自己在获得强大力量的同时,心中却一片宁静,没有那那种神智不清的感觉。

一拳就在墙壁上打出了蛛网般的裂痕,楚天河却不满的摇了摇头:“不行,这点力量根本无法匹敌那个怪物!”

楚天河想到了那个疯掉的道士——对方经历了如此多的战斗,不知道被溅射了多少次怪物的鲜血,怎么可能不强大?怎么可能不疯掉?

那人就是一个怪物!真正的怪物!

就在这时,楚天河看见门口右边有个衣架,上面挂着一件落满了灰尘的道袍,和一柄桃木剑。

感觉道袍和木剑有些眼熟,楚天河也没多想,脱下自己染血没了右边袖子的道袍丢在门口,背上了桃木剑。

房间里有一面高大的铜镜。

楚天河走了过去,站在铜镜前,看着里面那个满脸缠着纱布的人,心中有些疑惑:

“诶?是刚刚没把纱布扯干净吗?”

灯光有些昏暗,他把脸凑近了镜子,想去看看脖子上的伤口怎么样了。

等楚天河看清楚镜子里那密密麻麻的针线,不由疑惑的再次摸了摸脖颈——自己的脖子光滑如新,没有感觉到任何伤口。

楚天河突然脸色大变,反应过来,他刚刚才就已经扯掉了缠着头的纱布和脖子上的针线!

这个镜子中的人,是“自己”?!

看着镜中脸上缠着纱布急切想要后退的男人,楚天河情急下一把伸出右手,轻松的掐住了对方的脖子,他感觉自己只要稍稍用力,那人就死定了。

对方拼命的用双手想要搬开楚天河的手掌,但却徒劳无功,而此时的楚天河却心乱如麻。

他想起了自己刚开始苏醒时的场景——果然,顺着房间里昏暗的油灯灯光看去,那前方就有一张落满了灰尘的床榻。

楚天河想起自己在连续摸了两次脖颈后,被镜子里的人掐住脖子的场景,心中不由得苦笑起来,微微松开了掐住镜子里“自己”手。

“原来镜子里的人,真的是就是我!而我,一直在重复着这样的命运。”

楚天河突然明白了,如果说上一任是0号,那么他就是1号,而现在铜镜里的“自己”,也就是2号!不,或许他已经是不知道多少号了!

楚天河,或者说楚天河们,不停的在经历着这被人杀死的轮回!

楚天河完全没有揭开谜底的兴奋,反而被一股无言的恐惧压在了心头。

想到0号被斩首的尸体,和那不见了的头颅,再看到镜中那个2号脖子上被缝得密密麻麻的针线,楚天河愈发的愤怒与不安。

什么时候才需要用得到这么多的针线?楚天河想到了缝补......坏掉的洋娃娃。

“我可不会接受,这样的命运!”

楚天河尝试到镜子对面去,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能穿过镜子的部分,只有他喝过那瓶血液后重新长出来的右手!

就仿佛,这新长出来的右手,不用遵守这个世界的规则。

楚天河急切间,想到了他揣起来的纸条。

他拿出纸条按在镜子前,发现上面写着:

“按我说的做!我不会害你!现在,你马上去找一个书桌,快!喝下压在书上的液体。”

楚天河看着纸条上的字一愣,苦笑了一下。

果然,我就是一个傻瓜。

难道我也将重复0号的命运?

微微松开了手,让铜镜里的2号得以喘息,楚天河丢下纸条,随后咬破了手指在上面写道:

“相信我,我就是你!你如果不去喝下桌上的那瓶血液,就会和我一样被敲门的怪物杀死!”

说着,楚天河松开了手。

“咚。”

“咚。”

“咚。”

门,被敲响了第一次。

是他这里的。

楚天河神色僵硬的看向门口,却不想再逃了,那道士的速度自己见过,如果是在狭小的屋内,自己在对方破开房门的那一瞬间用手枪偷袭,或许还有一丝胜算,但如果在空旷的屋外,对方能自由的闪躲,那自己必死无疑!

刚想到这儿的楚天河不由得一愣,上一任也一定是这么想的!所以他死了!

至于逃?见识过那猎魔人实力与速度的楚天河却完全没有这个想法,他甚至觉得即便是现在镜子中的2号服下血液后,自己也绝对不是那个道士的对手!

自己第一次之所以能逃掉,是因为对方根本就是冲着找妻子去的,而不是他!但现在,那道士的目标,就是自己!

怎么办?怎么办?!我要怎么样才能活下来?!

走投无路之下,楚天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我的生机,只有在这狭小的房间内,只有在对方开门没有防备的一瞬间!”

就在楚天河刚刚在心中确定这个想法的时候,却忽然看到了镜子里还审视着自己的2号。

看着2号,楚天河忽然苦涩的笑了笑,咬破食指在镜子上写道:“那怪物已经来了,我会死,你也会!”

然后拔出腰间的桃木剑,狠狠的捅进了自己的腹部,倒在了地上。

2号看着血泊中的楚天河,整个人都懵了。

“咚。”

“咚。”

“咚。”

第二次门响,而作为“猎物”的楚天河已经提前倒在了血泊中。

铜镜里的2号看着倒在地上的楚天河,听着安静的环境中那迫人的敲门声,一个激灵,连忙向桌子跑去。

“咚。”

“咚。”

“咚。”

随着第三次的敲门声落下,门外没有了声音。

世界变得寂静。

“碰!”

一柄桃木剑狠狠的击碎了房门,那个已经变成巨大鱼人的道士走进房间,却在看到地上浑身鲜血一动不动的楚天河,愣住了。

但道士没注意到的是,镜中世界的2号刚刚拿着那瓷瓶跑回到镜子前,就看到了一个让他惊恐的怪物。

于是镜中的2号毫不犹豫的喝下了那瓶血液。

就在2号喝下血液的一瞬间,整个小镇世界就像是一个腐朽破落的过去,被模糊不清的未来狠狠的拉扯在一起,而交汇处,就变成了真实存在的现在!

道士疑惑的走上前来,不由的垂下了那柄斩首大刀,伸出毛茸茸的爪子,刚想把侧躺着的楚天河抓起来,就看见了镜子里的2号,不由的咆哮一声,冲向了镜子。

他身材高大,当他的冲向镜子的时候,他肚子下方空门大开,而原本倒在地上的楚天河脸上忽然露出了一抹微笑,感受着充斥着身体的强大力量,在道士惊讶的目光中顺手掏出了早就藏在怀中的手枪,狠狠的堵在了道士空门大开的胸口,以一种被压抑到极点然后全部爆发的咆哮声怒吼道:

“真正的猎人,往往以猎物的姿态出现!”

“碰!”

楚天河感觉自己的体力被抽取一空,一股远超第一次枪击威力的攻击就这样毫无保留的宣泄在眼前这个强大的道士胸膛。

道士的胸膛被破了一个大洞,他还想举起那柄桃木剑,可身体却没有了力气,前后晃了晃,最终扑倒在地上,结束了自己生命。

死里逃生的楚天河坐起身来,拔出了刺在胸前的桃木剑,吐出一口鲜血,看着镜子里目瞪口呆的2号,劫后余生的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我赢了!我活下来了!”

“这次虽然是我救了你,但......不用客气。”

就在这时,整个小镇的空间就如同玻璃一般碎裂开来,无数的空间碎片形成一道道七彩的流光,将楚天河吸入其中,恍惚中,眼前一位蓝色卷发少女正看着自己:“很好,我选中的......啊!”

“喂?你干嘛!我这么可爱你舍得打......啊!”

“喂,你再打我要告我爹爹了!”

“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