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满门忠烈

“天儿?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也许是听到幼子的声音,母亲安曦月便穿着一身素色长裙,满眼含笑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楚天河刚想问安,就看到了母亲安曦月头顶的几个大字:

“安曦月,等级:???模板:橙色BOSS。”

“威胁等级:极度致命。”

“武阳侯之妻,魔教青风堂堂主。”

嗯?!

楚天河这下彻底傻眼了,自己母亲看起来一直温柔贤惠,竟然是个大BOSS?

不对,我特么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会不会是因为卧底需要,自己是捡来的?

楚天河瞬间在脑海中脑补了300万字的剧情。

安曦月看着一脸纠结的楚天河,有些疑惑的的上来刮了刮楚天河的鼻梁:“天儿,到底怎么了?”

言罢,又转头看向楚万山,不满的拧了拧其腰间肉:“不过一只鸟儿,给天儿了又何妨!”

吃痛的楚万山迫于夫人淫威,刚肉痛的准备把鸟递给楚天河,就听楚天河呆呆道:“父亲,我是您亲生的吗?”

楚万山一愣,脸色瞬间涨红,立马开始脱鞋,连鸟笼掉在地上也顾不得了:“小兔崽子,老子抽死你......”

这么生气,看来是亲生的。

“堂堂一个侯爷,怎么说话还这么粗俗?”看着一溜烟跑得没影得楚天河,安曦月嗔怪的推了楚万山一把:

“可怜天儿,明明身体无恙,却无法修行......万山,你可千万不能把天儿给卷入我们家的事情里,我只想他平平安安的一辈子!”

楚万山却不以为意:“自从天儿知道自己无法习武入仕后,呕心沥血造出好几样造福社稷的东西,让我们家在银钱上宽松了许多,从这就能看出来天儿是个有大志向的,你还能管他一辈子?”

“而且自教主去了白莲教一趟回来闭关后,我们魔教内部是越来越没规矩了。唉,教主都整整三年没露过面了,再不出来......”

“别忘了老二的教训,天儿天资聪慧,不如现在就让他负责我们家......”

“楚!副!堂!主!”

安曦月柳眉倒竖,岁月几乎没在这美丽女子身上留下一点痕迹,反而平添了更多的风情:“你再说一次!你准备怎么安排天儿?”

坏了,一提天儿,夫君就成副堂主了!

“堂主听错了!”楚万山连忙谄笑道:“天儿天资愚钝,怎配参与到大事之中?逗猫遛鸟才是这等纨绔子弟该做的事情!”

“算你识相!”安曦月轻哼一声,不依道:“那麻烦堂主说说,天儿的成人礼过后准备给他安排个什么差事?”

“属下先安排天儿送一批货物,然后派遣下属去劫了这批货,回来便将其痛骂一顿,言其还需多加历练,先禁足个二十年年不许出城,堂主觉得意下如何啊?”

“二十年?可真有你的!”安曦月扑哧一笑,食指轻轻戳了戳楚万山的脑门,楚万山见女上司满意了,这才松了口气,轻轻将安曦月搂在怀中,皎洁的月光映衬得安曦月美丽得像个仙子:

“堂主......”

“嗯?!”

“不是,月儿......你看那逆子扰了我们清梦,这夜已经深了,你我不如......”

安曦月脸上浮现楚一抹羞红,无力的捶打了一下楚万山得胸膛:“呸!你个死鬼!”

......

回到自己房间里的楚天河松了口气——父母有所准备就好。

嗯,不过现在既然找到了修炼的方法,那自己也不能再咸鱼了,毕竟这游戏的世界名字可是叫《逐鹿》啊!

乾失其鹿,天下共逐之!妥妥的大争之世!

自己倒是没什么天下共主的欲望,但作为一个NPC,楚天河怕死。

不但自己得保命,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一个都不能少!

“好在我知道玩家的特殊性,家里又有钱,庙堂江湖上的关系一个不缺......诶?”楚天河忽然一愣:

“这么算下来,小爷我的优势还挺大?”

“坏了!哪个主角开局不是天煞孤星,身负血仇,苦逼得不行,我这......难不成是游戏里得边路小兵?”

“坏了坏了......”

“不行,明天开始我一定要奋发图强!起码也得做个商店老板啊!”

翌日,已经日上三竿了,楚天河依然睡得和猪一样。

今天休息一天,明天再开始努力也是一样的嘛!

不休息好了,哪里有心情996?

“小侯爷!”侍女香草略带惊慌的话终究扰了楚天河的清梦:“建安侯和各位公子都来了,侯爷让你快点滚过去!”

“几位哥哥来了?”楚天河打了个大大的呵欠,这才想起今天是自己的成人礼,家里的兄弟姐们除了嫁给三皇子的四姐来不了以外,其他的哥哥们应该都会来:

“小香儿,让秋儿进来给本少爷穿衣。”

“小侯爷,香儿也可以为您穿衣的......”

“不行,你太小了,秋儿的要大一点。”

香草一脸幽怨的走出了房门,人家已经15岁了,哪里小了?

楚天河先不急不缓的调戏了一番侍女秋水,这才换上一身青色的长袍,不慌不忙的往客厅走去,刚进花园,就看到一家子正在院子里的一颗树下打麻将,嗯,这也是楚天河‘发明’的:

“碰!”

“逆子!你竟然敢碰你爹!”

“牌桌无父子!休要多言,给钱给钱!”

“哎呀,小六子来啦!”

父亲楚万山起身,一把将牌操得稀烂,大笑着逃离了现场:“咳,你们几兄弟叙叙旧,我去看看你们母亲准备的如何了!”

“呸,老无赖!”穿着纯黑色侯服的大哥建武侯楚天熊颇为不满,掌管着家中对外盐、酒生意的五哥楚天阔却是无奈扶额:

“大哥!你又不是不知道父亲被母亲管的紧,一分私房钱也无,本来就是想让我们偷偷送点,我都故意让他点几次炮了,结果你......诶!”

“就是!父亲不就小时候望子成龙对你严厉了点吗,至于记恨到今天吗?唉,可惜了,我好不容易才碰了他三次!”

这是喜好在外闯荡江湖的三哥楚天依,自从大哥建功封侯以后,整日游荡在外不做正事又不成亲的他现在是家中主要的被嫌弃对象。

“百姓民不聊生,你们还有心情在这嬉笑?真是没有同理心的家伙。”二哥楚天河没上牌桌,手中拿着一卷《天工开物》坐在一旁的躺椅上休息:“小六子,你说是不是?”

“小六子?小六子?发什么呆呢?”

“啊......二哥说的极是!”楚天河目瞪口呆的看着四个哥哥,心中翻江倒海。

“大哥楚天熊,等级:???紫色稀有BOSS。”

“威胁等级:极度致命。”

“表面上为大乾建武侯,实际上为雪原王庭打入大乾内部的高层卧底之一。”

“二哥楚天临,等级:???蓝色精英BOSS。”

“威胁等级:极度致命。”

“武阳侯之子,现为明教圣火堂副堂主。”

“三哥楚天满,等级:???蓝色精英BOSS。”

“威胁等级:极度致命。”

“武阳侯之子,现为血衣楼金牌杀手。”

“五哥楚天阔,等级:???蓝色精英BOSS。”

“威胁等级:极度致命。”

“绿林九帮,漕运帮帮主。”

楚天河现在整个人都是蒙的。

这剧本特么不对啊?!

自己父母都是魔教中人,自己家应该是魔教大本营才对,这又是什么情况?

上号开局游戏,然后十根手指各玩各的?

楚天河的心中一片凌乱,却见大哥楚天熊笑着丢给了自己一卷金黄色的锦布和一块方印:“念念!”

接过锦布,楚天河的眼角不由抽搐了一下,这可是圣旨啊!大哥竟然就这么随便就丢给了自己,果然大乾吃枣药丸!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武阳侯一家满门忠烈......”

我靠!这特么也能算满门忠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