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这可不能告诉咱爹啊!

“人力真不可逆天么?”

云爪散去,皎洁的月光铺满了古寺,‘楚天河’昂首望月,久久无言:“为什么非要修行呢?一旦入了黄阶,你我便都无退路了。”

“嗯?”

又有两道地阶的气息正飞速赶来,‘楚天河’微微一皱眉,还以为是又有老鼠妄图窥视自己,忽然摇头一笑:“原来是他们。”

反身落回了古寺,楚天河眼中漆黑尽去,整个人软倒在大殿前,刚好被玩家们看到,纷纷上前将其扶起。

不过短短十息,一个穿着青衣学子衫的身影乘坐一艘如扁叶般的飞舟停在了半空,先是扫了眼古寺前方的,随即皱眉道:

“我感应错了?刚刚这里分明出现了高手的气息......”

“铮!”

还没等他想清楚,一杆势大力沉的凤翅镏金镗猛然从后方的丛林中激射而来,猝不及防之下,整座飞舟竟然直接被这投掷而来的一击打成两段。

好在有了飞舟缓冲,青衣男子总算是有惊无险的避开了这一击:

“好胆!我说这一路上总觉得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原来真有人暗中窥视!巴米玛奈弘,尊请火德真君降世!”

随着这青衣男子从怀中掏出一页符箓并将其点燃后,炽烈的火焰瞬间席卷了全身,待他从空中落到地上时,一个三头六臂的威武真君已然出现。

火德真君右面的慈母面微微张口,一根赤红色的火柱便激射而出,在射断了十数根大树后,余势不减的击中了那将凤翅镏金镗投掷而来的锦袍男子。

“明教圣火堂?!”

尽管那锦袍男子已有了防备,但依然被那烈焰火柱直接射中了胸口,竟是直接将他胸前那金轮般的护心镜给射爆开来,炸得他胸前满是鲜血。

“找死!”

锦衣男子勃然大怒,先是伸手碰了碰腰间后的一根玉笛来召唤自己的坐骑,随后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张纹有日月图案的古朴长弓,只犹豫了一刹那,便咬呀搭上了一根箭头上不停飞舞着两只迷你苍翼的金箭。

这明教圣火堂的高手实力太过恐怖,自己必须将其留下,不然让这等高手跑了,必然后患无穷!

“天葬?雪原王庭的好狗,竟然也敢来我大乾境内撒野?”

化身为火德真君的青衣男子心中大骇,这被雪原王庭称为定国之宝的“天葬”长箭极其稀少,每一支“天葬”上都靠秘术封印着两只达到地阶层次的风系妖灵,一只燃烧魂魄追魂,一只燃烧魂魄索命,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随着一声空灵的鹰啼,那根“天葬”身上交织纠缠着两只苍鹰的虚影,向那“火德真君”激射而去。

火德真君右边微笑着的慈母面再次张口喷出一道火柱,而左边的严父面则是凶神恶煞的大喝一声,一道风波席卷火柱,形成了一道壮丽的火龙卷,想要挡住那根“天葬”。

“可笑!”

那锦衣男子见状冷笑一声,随即抬手召回了自己因急切间投射出去的凤翅镏金镗,不急不缓的向那火德真君化身处走去。

“天葬”一出,天阶以下必死无疑!

果然,那看似声势浩大的火龙卷只是点燃了两只苍翼之灵用来追魂的那只,而另一只则是带动着“天葬”狠狠的撞在了火德真君的化身上,直接将火德真君炸得粉碎。

待硝烟尽去,那火德真君果然不见了踪影,原地只留下一只残破的傀儡和一张破碎得酒红色符箓。

“该死的!地阶的替身傀儡?这不是鹿山书院才有的东西么?”

锦衣男子先是吃了一惊,而就在这时,天边传来了巨大的破风之声,一只长有双翼的蓝色马驹飞奔而来,原来是他的坐骑已至:“看你怎么逃!”

“龙王驹?!难道?”

而就在他不远处,一根枯死的老树忽然站起,化身为一个高有4米的机关巨人,而那青衣男子则是站在巨人左肩上失声道:

“大哥?!”

这下那刚骑上坐骑的锦衣男子也懵了,迟疑了半晌,才试探道:“你是......老二?”

“是我啊,大哥!”

那青衣男子收回机关巨人,一把扯下了脸上的人皮面具,赫然正是楚天河的二哥,楚天临。

“你不是书院的弟子吗?何时入的明教?”

“你不是镇守边关的建武侯吗?怎么加入了雪原王庭?”

......

“这事你别管,我自有打算!”X2

......

“我是说一路上为何总感觉有高手窥视,原来是老二你!”楚天熊最先转移了话题,但神色间满是复杂:

“明教谋朝篡位之心天下皆知,我们家世代效忠朝廷,你怎么能......”

“大哥,你还有脸说我?!”楚天临目瞪口呆的指着楚天熊:“谁能想到你堂堂一个因军功而受封的建武侯,竟然是雪原王庭的卧底!”

“再说了,大乾皇帝一心求仙问道,横征暴敛,根本不顾百姓死活,这等昏君,有何资格让我效忠!”

“你懂什么!因为开国始皇实行分封制,导致现在世家大族盘踞一方,江湖门派又屡屡以武犯禁,关外雪原王庭更是虎视眈眈。”

“纵是朝廷有改革之心,又如何能让政令下达到地方?若不经历一场大的变革,朝廷又如何能有所作为?”

“大哥,难道你加入雪原王庭,是为了......莫不是朝廷有何大计划?”

看着震惊的二弟,楚天熊有些懊恼,若不是自己因为发现了二弟的真实身份而有些失态的话,怎么会把如此重要的秘密脱口而出?

“老二,此事事关重大,你绝不可向外泄露分毫!你只需要知道,圣上并非昏聩之君便是了!”

“我丑话说在前面,你若是将此事泄露给明教,休怪我不顾兄弟之情!”

楚天临见一向豪迈的大哥竟然如此严肃,沉默了半晌,这才不情不愿的答应下来:

“我知道了,但仅凭你这三言两语,可说服不了我,更说服不了那天下终日辛苦却不得饱食的千万百姓!”

“你以后自然会明白的。”楚天熊得到了二弟的保证,这才松了口气,随即又有些哭笑不得:“今夜......真是何苦来哉啊!”

“你还说!大哥你得陪我!”

楚天临一提起这事就心疼的不行:“那‘火德真君降世符’也就罢了,大不了我回教中重新讨要,可那地阶极品的‘替身傀儡’,我就这么两个啊!”

“地阶的替身傀儡除了书院,谁做的出来,你找我有什么用。”楚天熊摆摆手,随即同样心痛道:

“那‘天葬’是雪原王庭拉拢我才给的贵重之物,我也仅有五根......实在是你那‘火德真君’吓了我一跳,又刚好在小六子身边,我还以为是哪路高手想对武阳侯府不利......”

“你说你,嘴上说着不管小六子,怎么到头来偷偷摸摸的,这岂是大丈夫所为?”

“你不也一样吗!”楚天临内心诽腹:

“大哥,你的龙王驹从侯府踏空而出,势必引起了父亲的关注,你我二人还是回去吧,对了,我回去的时候顺便给小六子打个招呼,免得他担惊受怕的。”

“也只能如此了,不过这小六子可真是没心没肺!我观他气海初聚,马上就能踏入黄阶,分明是能修行了,这么大的事竟然敢瞒着母亲,当真不孝!”

听闻这话的楚天临忽然眼前一亮:“大哥,你说我们今晚损失如此惨重,这都怪谁?”

“这还用说?那自然怪那小六子......哦?你得意思是?”楚天熊也反应了过来——自己今晚这么大得损失,总得找人报销才行啊!

“英雄所见略同!再说小六子还未入黄阶,带着这么多钱财也颇不安全,我们只是......代为保管些时日。”

“唔......看来也只能如此了!小六子可是堪称巨富啊!咳,咱们兄弟,五五分账?”

“都听大哥的!”

两兄弟相视一笑,刚准备结伴归家,忽然异口同声道:“对了,我这事你可千万不能告诉咱爹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