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暴走

噬惧梦鬼心中把自己附身的秦寿生给骂了个狗血喷头。

自己做鬼好歹也有11年了,期间见过凄惨的,见过凶残的,见过变态的,就是没见过这么离谱的恐惧幻境。

刚开始看到一个穿着奇怪,面色严肃的中年女子噬魂梦鬼还以为这是个什么大能,手持自己看不懂的法器,让自己附生的这个男人这么恐惧。

结果看了半天的噬惧梦鬼才反应过来——这特娘的不就是一个夫子,还是女夫子吗?

它真真想不通,这小日子得过的多好的人最恐惧的事情才能是怕夫子考试啊!

创造出这样一个幻境的它当时就有些绝望了——放弃维持幻境吧,它根本没来得及从幻境里吸收到什么恐惧能量,现在解散等于自己四分之一的魂魄之力又白给了。

直接操控肉身攻击吧,附生的这个凡人境界又抵得一批,简直是纯纯的废物,即使加上自己,连黄阶的菜鸡打不打得过都不好说,更别提那有着恐怖暗器的“皇甫”人类了。

“该死的!”

果不其然,不过短短一盏茶的时间,噬惧梦鬼便眼睁睁的看着那“皇甫”男子挣脱了幻境,心中再也无一丝侥幸,主动脱离了自己附身的这具身体,心中却有些犹豫不定:

“大人交代给我的任务是杀死这个商队的头领,也就是那被称作‘皇甫’的男子,可我只剩能附身两个人的魂魄了......我就再试一个人的,如果还是拿这群人没办法,我便逃离这里,前去禀报大人!”

噬惧梦鬼刚想找另一个玩家附生,可不知怎么的,潜意识里觉得这群商队的人颇有古怪,而楚天河头戴的正阳冠又让他无法附身,而昨夜被他吓死的山匪尸体又被它弄去了远处,一时间只觉得无从下手。

“该死的!我怎么不留具尸体?”

焦急间,它的目光扫过了大殿中的一具无头佛像。

“对了!昨夜那唤作周二狗的男子将女儿捂死在了那里,这才一天一夜,而此地又非什么佛门圣地,那女婴的魂魄必定还在!”

噬惧梦鬼大喜的扑向了昨夜它发现周二狗位置的无头佛像处,轻易的就占据了那已经冰冷了的女婴尸体,它有些张狂的大笑道:

“且让你们尝尝,被至亲之人活生生捂死的恐惧吧!”

虽然这噬惧梦鬼的心理活动颇为丰富,但实际上距离它发现楚天河脱离幻境,放弃幻境,然后占据女婴的身体不过只有短短几秒。

楚天河刚刚来得及推开范剑刺向自己的朴刀,还没等找到秦寿生的位置,眼前便再次一黑,耳中忽然出现了许多男人的惨叫声,而自己口鼻则被一只混杂了些炊饼和汗臭味的右手死死捂住,好生难受。

忽遭变故,楚天河心中大核,拼命的睁开眼睛,只见一个穿着破烂麻布衫,满脸泪水的男子正死死的盯着一个地方,心跳如雷,不是今晚自己刚刚见到的那周二狗,又是何人?

“我这是?又被噬惧梦鬼拖入了梦境?”

楚天河心中一紧,努力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想要找到破局之法,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不知怎么的竟然变成了一个不过一岁大的女婴,被周二狗死死的抱着,身处一个无头佛像之内。

缺氧的感觉逐渐升起,楚天河先是拼命挣扎了一会儿,但一个仅仅岁大的女婴又怎么能挣脱一个年轻力壮男子的怀抱呢?

不,靠蛮力根本行不通!

发现了问题的楚天河冷静下来,这才听到了佛像外那些山匪或惊恐,或愤怒,或痛苦的大喊声。

勉力用眼角的余光扫去,这才发现佛像的莲台处破了一个仅三指宽的小口,自己和周二狗勉强可以通过这个小口看到佛像外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那噬惧梦鬼在杀人?那这场幻境考验的究竟是什么?

正当楚天河沉思时,周二狗捂住自己嘴的力气突然变大,而那小口处也出现了一个耷拉着一根长长的舌头,腹部鼓帐如球的怪物。

这是,那噬惧梦鬼的本体?它为什么不直接过来吃了自己?

不,它不能这么做!

楚天河忽然明白了这场梦境的考验——那就是想办法在周二狗的手中活下去!

现在这个满脸泪水,亲眼见到一个吃人怪物的男人已经被恐惧压榨到极限了!

自己不能再刺激这个男人,要尽可能的表现出自己不会再吵闹,让他意识到自己也需要呼吸才行!

但不知那噬惧梦鬼有意还是无以,总是不停的出现在那小小的缝隙中,不断的刺激着周二狗,让他始终没空注意到,自己的女儿已经快被活生生捂死了!

窒息感越是严重,楚天河越要花非常大的毅力才能控制住身体对渴望呼吸的挣扎,越是控制着自己得身体不要挣扎,那种窒息感就越是严重。

周二狗!你快低头看一眼啊!

楚天河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他看着眼前那满脸泪水的周二狗,再想想自己变成的这个可怜的婴孩,心中忽的冒出了一股难言的愤怒——这两个普普通通的人,在死前该有多么的绝望啊!

贱命似草芥!弱者如蝼蚁!

缺氧的窒息感让楚天河的意识逐渐模糊,而对这对父女的同情和对噬惧梦鬼的愤怒又让他的精神波动达到了一个非常剧烈的程度,不知何时,面板再次变得模糊,一个如滴血般的猩红大字浮现而出:

“杀!”

随着这前所未有清晰的“杀”字浮现,楚天河完全昏了过去,一股滔天的恨意刚刚升起,楚天河忽然睁开了变得漆黑如墨般的双眼,一股睥睨天下的懒散之意透体而出:

“镇。”

血字就像是遭到了什么重击,那股滔天恨意顿时被硬生生的压下,面板重新恢复了正常,而那噬惧梦妖在听到这声“镇”字后忽然惨叫一声,顿时灰飞烟灭。

不等幻境消散,仿佛换了一个人的楚天河轻轻一跃,便纵身离开了大殿,只是几个起落,便追上了一个正在疯狂逃窜的黑影。

右手轻轻一抬,天上的乌云就像是被狂风重塑,形成了一只遮蔽了半个古寺的云爪,铺天盖地的向那黑影压下。

“不!我乃鬼王宗地阶三品护法,还望尊主手下......”

云抓丝毫没有停息,只是轻轻一握,那黑影和其逃跑时所站立的残破房屋,竟然都被生生捏成了齑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