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古寺夜话

“看来今天是来不及赶到武安城了,只能在这废寺将就一晚。”

周二狗举着火把,紧了紧身上的背篼,看着因为天黑而已经疲惫得睡了过去的闺女,脸上不由的闪过一丝心疼的笑容:

“听说武安城人人都有活儿干,到时候为父定不会再让你挨饿了。”

抬头看了眼摇摇欲坠的牌面,曾经气派的烫金大字现在却已经被岁月腐蚀得几乎看不清原样,依稀只能辨认出“正阳”两字,抬高腿跨过高高的门槛,已经被磨得薄薄的鞋底踩在已经腐朽倒地的大门上,发出沉闷的“吱呀”声。

一走进正门,就看见前院里有两棵已经枯死了的高大槐树,踩着满地的枯叶,周二狗走进了寺庙礼佛的大殿,大殿空空如也,布满灰尘的蒲团被丢弃得到都是,大殿两旁供奉着6尊高约三米的佛像,有三尊佛像的头颅不知去了哪里,露出了其空空如也的体内。

“冒昧打扰,还请菩萨们见谅。”周二狗把火把插在门口原本用来放灯油的卡槽里,在六个神像前一一跪下磕头赔礼,穷苦人家大都是这样,只能将变好的期望寄托在神佛身上。

在跪拜完佛像后,周二狗先是掏出怀里被捂得热乎乎的炊饼狼吞虎咽了半晌,直到面饼吃光了,他才意犹未尽的嗟了嗟捏过炊饼的食指和中指,刚准备把背上的女儿放下来时,就听到了寺院外出现了一阵吵闹声:

“老大!明天武安城真有商队会来这正阳寺过夜吗?娘的,现在的商队越来越喜欢买龙门镖局的旗子了,再这样下去,我们这些好汉都等着饿死得了!”

糟了,是山匪!

周二狗感觉自己的双手都开始因为恐惧而颤抖起来,四处张望了半晌,却都找不到一个能藏人的地方,就当他有些绝望时,忽然看到了自己面前的无头佛像。

心中暗道一声菩萨恕罪,周二狗手忙脚乱的爬上了佛像,好在佛像虽然是中空的,但那些泥土却很结实,周二狗费力的爬了进去。

那些喧闹的声音越来越近了,周二狗一边祈祷着这些杀人不眨眼的山匪别发现自己,一边轻轻的解下了背篼,将熟睡的女儿抱在怀里,不由得瑟瑟发抖。

许多脚步踩在寺庙的大门上,发出嘈杂的声响:“诶,老大!门口有根火把!这里刚刚有人!”

坏了!自己进来时把火把插在大殿的油灯槽里,忘了熄灭了!

周二狗有些慌乱起来。

“给我去搜!顺带找找这里有没有水井,赶了一天的路,老子口干得紧!”

许多脚步声先是靠近了这些佛像,稍稍停留后,然后又纷纷走向了后院,这让周二狗狠狠的松了口气。

“看来是听到我们的动静,吓得从后门跑了!”

一个略微尖细的声音刚刚响起,很快就被另一个粗豪的嗓门给臭骂了一顿:

“你得意个屁!要是因为跑的人害的我们白来一趟,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劫匪们看样子也是累及了,在打了水吃饱喝足后,纷纷倒在地上休息了起来,而这期间周二狗却是忐忑不安,只想趁山匪们睡着后悄悄逃走。

他煎熬的一直等到了深夜,直到他觉得山匪们应该都睡着时,他才试探着爬上佛像往外看去。

刚刚爬出佛像头顶,他就听到一阵细细簌簌的声音,加载在呼啸的寒风声中,时断时续。

什么声音?

周二狗向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夜色下,一个头部尖细如锥,双手骨架粗大而细长,没有脚只有一根长条状身躯的怪物正在啃食着一个山匪的身体。

那细细簌簌的声音,是......咀嚼的声音。

周二狗死死的屏住呼吸,感觉全身都快虚脱了,他慢慢的从佛像顶部滑坐下来,在他看到那怪物的一瞬间,他差点哭了出来。

自己不过是只是想带着女儿过靠勤劳就能糊口的日子,为什么,为什么自己要遭这份罪?!

想起那啃食山匪的怪物,他不由的看向了熟睡中的女儿——就算被山匪发现杀死,也好过被怪物活生生的吃掉!

他慌乱的摸索着佛像的底部,很快便摸到了一块碎了一半的瓦片,犹豫了半晌后,他脸色涨红,狠狠的将瓦片从佛像中丢了出去。

“拍哒。”

“谁?”

瓦片砸在地上的声音很快就惊醒了那些山匪,随即许多山匪纷纷惊恐得大叫起来:“有鬼!有鬼!”

听到这声惨叫,那些在院子里和后院的山匪也纷纷提着刀冲了进来,很快,一场人与鬼之间的战斗开始了。

山匪们不断发出的惨叫惊醒了周二狗原本正在熟睡的女儿,她刚刚哭了一声,就被周二狗死死的捂住嘴巴,他不断哀求的低声道:“闺女乖,闺女乖,别哭!别哭!”

但不过岁大的女婴哪里懂这些?只是更加拼命的挣扎着,周二狗也只能更加死死的捂住女儿的嘴巴,满脸都是因恐惧而留下的泪水。

不知何时,打斗声停止了。

周二狗借着落在地上火把的微光,勉强从佛像破碎的缝隙处看到那耷拉着一根长长的舌头,腹部鼓帐如球的怪物。

它手里提着一个宛如圆球般的东西,下半身因为没有脚,整个身子不正常的侧向左边,尖尖的脑袋四处张望着,显得无比的惊悚而可怕。

那些杀人不眨眼得山匪,都死了?!

“菩萨保佑!菩萨保佑!”

周二狗的手指青筋直跳,丝毫没注意到怀中女儿那越发惨白的脸色,惶恐的祈求着漫天神佛,只求那怪物早早离开:

“走啊......走啊......这里没有人了,这里真的没有人了......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还剩一只小老鼠呢,要不要吃了它呢?”忽然响起得声音让周二狗如坠冰窟——那是,怪物的声音?

它说的小老鼠......是自己吗?

“大当家的,你帮我看一下,还有一只小老鼠藏在哪里呢?”

那怪物忽然抬起了右手的圆球,周二狗这才注意到,那圆球般的物体,竟然是山匪的头颅!

周二狗全身颤抖着,只听那怪物继续侧着头对那头颅说到:

“他在后院躲着吗?”

“哦,不在啊。”

“他在侧殿躲着吗?”

“哦,也不在啊。”

“唉,是听错了吗?”

周二狗的感觉自己身体软了下来。

“哦?你说你听到他的心跳声了?”

那怪物把尖尖的脑袋靠向了大当家的头颅,不满的摇晃着:“那么他在哪里呢?大声点!大声点!不然我听不见!”

周二狗觉得那怪物一定是疯了......人头......人头怎么可能会说话?!

但就在这时,那山匪的头颅忽然转向了自己,只剩半只嘴巴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

“他就藏在......最靠墙的佛像里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