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任务开始

楚天河感觉自己被亲妈套路了。

“您说的货......竟然还包括这些家伙?”看着那五双大大的眼睛,洁白的皮肤,优美的脖颈,楚天河有些头皮发麻:

“我不过就是您儿子吗?至于这么难为我?”

安曦月除了给楚天河准备了一批自家产的易碎易撒的酒水外,竟然还给他安排了整整五只白羽座头鹰。

这五只白羽座头鹰因为是活物收不进空间不说,现在还是没被驯服的状态,性情极为刚烈,笼子关久了不放风必定撞笼而亡,而且不会吃别人喂的东西,而武阳城距离临兆城整整有15天的路程——这让他怎么运得过去?

“你以为我不知道近些年来武阳城拍卖的墨家储物袋都被你买下了?”安曦月白了楚天河一眼:“真给你运输的点死物,那算什么考验?”

楚天河有些尴尬,他确实有这个打算,而且不光是自己的,他连玩家们的储物空间都算上了。

“等会你走的时候会有三个训鹰人跟着你的,反正酒水可以丢一半,但这五只白羽座头鹰一只都不能少!也别说我为难你,我把这任务交给你的几个哥哥,哪个不给我办得漂漂亮亮的?”

安曦月平时都绝口不提练武的事情,就是怕伤到楚天河,但这次为了将幼子留在身边,心中确实发了狠:“觉得自己不行的话,就给我老老实实呆在武安城吧!”

“我倒是想躺平一辈子,可那面板上不时出现的血字怎么般?这种东西我还没发和娘说。”楚天河心中苦笑,自己在家宴后也故意表现出了两次头疼,可母亲探查下来却都没发现异常:

“娘,这个任务我接下了,孩儿不会退缩的!不过训鹰人倒是不必了。”

楚天河之所以不给玩家接触武阳侯府的机会,就是因为他这次可是准备用“皇甫崇”这个马甲的,可千万不能暴露了,到了临兆城就把玩家们安排任务分散出去,谁还会记得几个流民?

“不要训鹰人?这些白羽座头鹰可是一只都不能少的,难道你有把握?”

安曦月先是一愣,随即便不再多问,她是看着楚天河长大的,自然知道自己这幼子鬼点子不少:

“去吧,对了,那些帮你运货的流民呢?我不得不提醒你,武安城到临兆城15天的路程,即便走官道也会过三座山,匪寇众多,找一批连武功都不会的流民帮你运货,实在是个蠢笨的主意。”

“问题不是父亲让全城的人都不准接我的活儿吗?要不是玩家们突然来了,我连运货的人都没有好吧!”楚天河心中诽腹,但却舔着脸笑道:

“因为这是您说过这次考验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所以我已经提前安排那些流民上路了,在和您汇报完后我就赶去追他们,额,顺便带上这几只......小鸟。”

“嗯,去吧。”

看着幼子费力背着五个大鸟笼离开的背影,安曦月不由得心中一叹——明明家里这么温暖,那些幼鸟怎么一个个都只想飞走呢?

“不过这次,你可飞不出老娘的手掌心!”

楚天河将五只扑腾不已的鹰笼装在一辆不起眼的大马车上,先是离开了侯府,然后换上了“皇甫崇”的人皮面具:

“那些酒水都被我安排玩家收入空间了,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问题这五只白羽座头鹰属实有点麻烦......嗯,让那些沙雕玩家去网上搜搜攻略,我就不信拿几只畜生还没办法!”

“重点还是防备爹娘会下什么样的黑手?不会找人假扮山贼来抢我吧?唔,我爹好歹也是个侯爷,应该不会这么不讲武德......”

“希望三哥推荐的血衣楼靠谱点。”

但楚天河万万没想到的,自家的双亲还没来得及下黑手,那群被他寄予厚望的玩家们就已经遇上了麻烦。

“说!是谁把你们保出来的?”

武安城牙行的大掌柜林雨生看着在城外碰到的一群玩家,心中挤压的怨气一下子就爆发了出来。

两天前自己管辖的牙行被一批流民攻陷,直到官府去帮忙拿人才保住的事闹得沸沸扬扬,这牙行的的脸都被他丢尽了。

而且更让他恼怒非常的是,因为武安城没有流民,而且武阳侯府的活计又多,百姓相对富足,本来其他几城的牙行一直都有派人来武安城分一杯羹的想法,但一直被他以“不得过界”的规矩压着,这才没能得逞。

他在武安城赚的钱早就够自己升至整个惠州牙行的大掌柜了,但因为舍不得武安城牙行丰厚的分红,这才迟迟赖着不走,再加上他也靠着丰厚的资源晋升为了玄级二品的武夫,所以勉强能守住武安城牙行的这块肥肉。

但这次流民冲击并打下了牙行这件事闹得实在太大,其他州的大掌柜纷纷上报总部说他办事不利,就连惠州牙行的大掌柜也落进下石,把他召到惠州总部大骂一顿,勒令他进京述职——其实就是让他滚回京城去,再也别回来了。

他现在就是回武安城收拾行李的。

俗话说,断人钱财,如杀人父母,这群玩家和他林雨生,可不是正正的杀父之仇么!

就算不敢把这些流民全杀了,他也要打得这些人跪地求饶,恨恨的出一口心中恶气才行!

唯一让林雨生有些顾虑的,就是这么大一批难民,是谁保出来的?

如果是当官的他可不怕,一来将这些将些冲击民生九行的流民放走本就不合规矩,二来反正他都要走了,一但进京,天高皇帝远的,他怕个甚?

在这惠州,只要不是武阳侯府的人把这些流民保出来的,其他的人他都不怕,问题堂堂武阳侯府,会保一群流民?

这不扯淡吗?

甚至他觉得这些流民就是其他几个州牙行的掌柜保出来故意恶心他的,不然怎么会自己刚刚回城收拾行李,就一头撞上?

“这哪里来的傻逼?一个人跑来找我们麻烦?”

“不知道,不过没血条啊,也不知道杀了爆不爆装备......”

“脑子不好使的应该不能成BOSS吧?是吧?是吧?”

也不能怪玩家们是这反应,一来武安城的玩家被“皇甫崇”反复叮嘱,不得暴露宗门的消息,违者逐出宗门,玩家们也能理解——替皇帝干黑活儿的,肯定要保密才是。

二来玩家们压根不知道这看起来趾高气扬的人是谁,也确实没把林大掌柜放在眼里,没见过这个世界高武实力的他们反而在想这骑着马拦着自家400多号人的胖子是不是有病——你丫再能打,能打得过我们400多个人?

看到我们手上这把明晃晃的制式朴刀了没?我们刚学的擒拿术!

两天前才攻下牙行的惠州玩家们现在可是一个赛一个的膨胀。

“找死!”

看着玩家们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本就准备惩戒玩家们的林大掌柜只觉得一阵邪火直冲脑门,从马背上纵身一跃,便在玩家们惊骇的目光中从8米开外直接落在了叫的最凶的秦寿生面前,只是一掌,便直接将其打得全身经脉尽断,顺便砸倒了身后一片的玩家:

“蝼蚁之辈,给我闭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