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家丫鬟不是人
  • 公子不要浪
  • 不愧雨天
  • 2578字
  • 2022-05-23 21:04:29

“子不语怪力乱神。”

“非不信也,敬鬼神而远之。”

······

云阳县,观下村。

已是深夜,整个村落变得昏黑宁静,远处偶尔传来几声犬吠声。

唯独一个院落内,破旧屋子内仍有灯火摇曳。

一盏昏黄的油灯下,桌案上整齐地叠放着一本本书册,一张张书帖,白衣书生正捧着书吟诵地正酣。

孟浪,字稳之,穿越到此界,大门不出,寒窗苦读已经十年。

窗外月影憧憧,“吱呀”一声,房门被轻轻推开,带进来一股温润的香风。

孟浪没有回头,这定是他的两个丫鬟打来了洗脚水,来伺候他净洗。

“公子,捧墨来伺候您洗脚,夜深该休息了。”

说话的声音甜糯,带着一股子娇媚,正是一位黑裙女子,端着木盆颤颤巍巍地走进来,衣浪翻飞。

另一个红衣姑娘,挽着一个道姑发髻,不言不语地走到桌前,用手扶着衣袖拿起桌上的夹剪,将烧透的一截灯芯剪落,屋子瞬间光亮了一些。

孟浪无奈地放下书卷,看着一左一右两个丫鬟,柔声说道:“捧墨,添香,说了多少次,夜深了就不需要管我,自己去偏房睡下。还有半年就秋闱了,我要准备充分些。”

添香抿着嘴点了点头,捧墨却把手搭在了他的肩头,软若无骨的手轻巧地捏动起来,“公子,老爷留下一整屋子书你都读完了,奴家不信还有人比得过公子。”

孟歌用手捉住捧墨的秀手,“快去睡下吧,我读完这一卷就歇下了。”

等到捧墨和添香两个丫头退了出去,他感受着手中残留的暖润,温暖地笑了笑。

明天似乎就二十岁了,父亲临死前叮嘱他,“不到弱冠,不可同房。”

可惜。

把脚放进温热的木盆中,去除心里的胡思乱想,孟浪拿起一旁自己抄录好的《正气歌》轻声读了起来。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

好诗好诗呀,可惜不得见忠烈公一面,寒窗数十载,学得一身正气,为国而死,这当是我辈楷模。

《正气歌》孟浪不知抄录过多少遍,每每吟诵,都心神向往。

正当他心意流动,满腹感慨的时候,脑海中回荡着一道悠长的声音。

【检测到宿主寒窗十年,一日未辍,求道之心坚定,大道推演系统激活。】

紧接着,一道青色光幕如瀑布一般在他脑海中流淌展开。

【宿主:孟浪】

【文气值:50】

【品级:九品一重境儒生】

【恭喜宿主成功领悟《正气歌》,文气值提升50点,领悟神通:一身正气】

【一身正气:万邪不侵,万法辟易,儒家无上护身神通。初窥门径,0/50(可推演)】

系统声音停歇,孟浪感觉自己胸腹之中猛烈地喷涌出一道道澎湃的气息,不吐不快。

气息由内而外散发出来,浸透了他的每一个穴位每一寸肌肤,淡淡的朦胧青色依附在身体内外,肉眼无法察觉,却氤氲着神圣正直令人心生敬畏的正气。

“难道,这就是孟夫子说的吾善养吾浩然之气?”

“莫非读书得来的浩然正气,竟然可以具现,还可以修炼!”

虽然是初次感知到这抹气息,孟浪却能够感觉到这抹正气游走在身体的每一处经脉穴位,滋润壮大着他的体魄。

从水盆中抽出双脚,滴滴水珠坠落下去,孟浪发现自己能够看到水珠从形成到滴落的过程,微微用力,气息流动间双脚瞬间干燥。

稍稍握拳,他便感觉到肌肤下气血翻涌如潮水,各处经络骨节齐鸣,身体的每一处部位都酣畅淋漓孕育着灵动的生机活力。

五百年前的文圣孔天命在《儒道志略》中记载,三千年前人界遭遇横祸,大妖横行,一布衣儒生,为天地立心为生灵立命。

儒身横亘天地之间,浩然正气绵延数万里,慷慨数千言,一字一剑,一句一封,将为祸妖魔逐出人域。

随后万丈身躯在天地间瓦解,化为文气滋润整个人界,留下无数读书种子,只留下一句“天不生夫子,万古长如夜”。

自此儒道大昌,人们便称其为夫子,尊为儒道先祖。

孟浪原本觉得这只是神话夫子的谣传,但这样看来,说不定便是真的。

体会到体质的增强和旺盛的精力,孟浪不禁有些欣喜,似乎这个世界变得有趣起来了。

不过对于寒窗十年一心求取功名的他来说,这个系统现在没什么太大帮助,他还记得父亲死前的叮嘱:做官,为生民立命!

毕竟目前主要的任务还是读书,秋闱乡试不可耽误。

至于大道系统,可能成婚后有点用吧,呵呵。

没办法,穿越十年,村里最厉害的壮汉也就是能把磨盘立起来,未曾见移山填海的修士,只是一个普通的世界,一如前世的古代,文化脉络一脉相承。

平复心情,他再次拿出了一本不常读的《诗经》,吟诵了一番,再没有异样发生,孟浪就上床睡下了。

迷迷糊糊中,孟浪好像梦到了自己鲜衣怒马仗剑斩奸邪,好像梦到了洞房花烛夜,盖头下的新娘若隐若现是添香丫头。

好像梦到了自己和死去的父亲推杯换盏大醉一场,好像梦到自己回到了地球家乡……

翌日清晨,鸟雀呼晴。

一大早,隔壁的王叔就来敲门了,端来了一小罐黄酒和一挂清脆的粽子。

“小孟,端阳节饮酒吃糯粽,百病不生。”

“谢谢王叔,总是劳烦您。”

“这孩子说什么呢?你父母在的时候,没少帮衬我们,村里的娃娃都是他教们会识字的哩!最近十年好呀,村里都没有精怪侵扰。”

孟浪暗暗记下了这句“最近十年没有精怪侵扰”,也就是说,这个世界是有精怪的,而且并不少见,山野村夫也知道精怪之事。

送走王叔,孟浪把酒坛子和粽子交给添香,“添香,把粽子煮了,倒上酒,吃完咱们去祭奠父亲母亲。”

父母五年前得病死去的,大口大口地吐黑血,五年来全靠几十两银子的家当和邻里的帮衬,孟浪得以目不窥园。

一碟子油炸蚕豆,一盘小葱豆腐,一盘散发着清香的粽子,三碗白粥和三杯黄酒,摆了一桌子。

孟浪抬筷端杯,添香和捧墨才端起酒杯,捧墨眼波流转,添香文静内敛。

“今日端阳,少爷祝你们终岁安康!碰杯。”

“谢谢少爷~”两个丫头同时回答,一个笑盈盈娇俏,一个脆生生空灵。

饮下一杯酒后,孟浪原本不胜酒力的,这次居然没什么感觉,不知道是不是那浩然文气的影响,改善了他的体质。

添香丫头的脸上飞出一朵红晕,半低着头,可可爱爱。

突然,孟浪体内的浩然文气不知被什么引动出来,隐隐青光遍布周身,整个人散发出凛然之气。

“啊——”

一旁的捧墨发出惊人的变化,一丝丝黑气从她体内散发出来,美艳的脸上变得狰狞,双手紧紧地抱着头,蜷缩在地上打滚,发出痛苦的声音。

“捧墨!捧墨你怎么了?”

孟浪着急地准备去扶起捧墨,却被添香拉住了:“少爷,不要靠近!”

下一刻,令人惊骇的事情出现了。

捧墨体内冒出的黑烟越来越多,腥邪的黑雾中。

孟浪分明看到,地上的捧墨变成了一条黑蛇,缓缓地将蛇头抬了起来,吞吐着摄人心魄的信子。

“黑蛇?”

“等等,捧墨她······她居然不是人!”

寒窗苦读十年的孟浪忽然发现,这个世界,并不像他所想的那样简单!

【PS:新书启航,麻烦各位大大每日看完哦,有票票投一投,绝对用心写!拜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