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妹妹,救一下?
  • 师妹请自重!
  • 天明又一村
  • 5227字
  • 2022-05-23 14:47:35

“林师兄,你怎么不愿信我?”

江浅浅的脸上挂着几分焦急,林安此刻眉头紧锁,与她对视着,似乎是想从中看出些什么。

此刻,两人衣衫不整,面容上沾染着已经干涸的血渍,可想而知,之前经历了什么。

林安叹息一声,声音却故意着有些颤抖:“小师妹,我怎会不愿信你,只是此刻我已山穷水尽,半点真气也提不起来了,即便是声东击西,我也跑不出多远。”

“不如,我们还是就在此先歇息片刻吧,等我恢复些,让师兄为你引开追兵,你快跑便是。”

林安说完,也不管江浅浅反应,背靠墙壁,极力调息恢复着真气。

江浅浅的表情依旧无比焦急,甚至于哽咽道:“林师兄,再耽搁一会,就真的来不及了!”

“我怎会忍心让你替我去死?要走一起走!”

林安睁眼,咳嗽两声,似乎是气息运转间牵动伤势,吐了口鲜血。

两人四目相对,江浅浅眼眶发红,咬着牙:“都怪我,若不是我贪心,舍不得那噬心锥,怎么会让师兄和我沦落至此。”

她突然一顿,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随后面露喜色,手一翻,一枚白色药瓶出现在了手中。

“师兄,益气丹,我还有一枚益气丹,你吃了它,恢复了真气便跑,我替你拖住那些人!”

“小师妹.....”林安喃喃着,眼神复杂,似乎盯着她想到了什么。

“师兄,你若是怀疑我,我与你一人一半!”江浅浅将这白瓶里的药丸倒出,指甲微微用力,便将药丸分成两半。

益气丹?这丹药补充真气纯属浪费,谁不是用来辅佐自己修行的,哪里会留着?

魔门之中弱肉强食,哪个不是宗门刚发了丹药便当场吃了,免得被人觊觎,你若有益气丹,岂能留到此刻?

即便真留着,也绝不可能在这生死关头分给我,自己吃了跑路岂不是更好?

药丸外观与益气丹相似,但分成两半时逸散的些许味道,分明有些刺鼻,比起益气丹,更像是燃血丹,吃了之后,半个时辰内血燃不止真气大增,但半个时辰后便要彻底瘫痪,若无半月静养,绝不可能恢复。

分明就是想好了要自己卖命给她开路。

既然准备了燃血丹,那肯定也备了静气散,她只需背着自己吃上一剂,就可以中和燃血丹,使得燃血丹的燃血效应消失,只剩下补气的效应,真当老子没去丹堂学过药理吗......

林安内心冷笑,却又突然心生无力之感。

似乎,今日,便是他的忌日了。

在魔门摸爬滚打了大半年,最终,却还是弱肉强食,抵不过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毒辣。

即便面前的江浅浅手段在他看来道行稍浅,玩的都是他剩下的,但奈何她天赋比自己高出不止一筹,明明他早入门四个多月,但修为却已被反超。

此刻江浅浅还虚与委蛇用毒,分明是怕他扮猪吃虎,虽然俩人看起来都是一副弹尽粮绝的样子,但没准江浅浅之前压根就未出全力,此刻状态正佳,但林安自己清楚,他当真是一滴都没有了。

而江浅浅能有把握敢给他吃燃血丹,那就更是摆明了自己真气还充足,实力远超林安平时表现出的级别,更何况她还有噬心锥,这才完全不忌惮吃了燃血丹的林安会与她翻脸。

此刻,看着江浅浅面色焦急,一再催促自己吃药。

林安恍惚间,真想说上一句:你甚至不肯叫我一声大郎。

耗在这里也是死路一条——背后追来的剑山弟子就像被掘了祖坟似的,压根不给活路,顶多再来十分钟,就会追到这里,到那时自己也不过是鱼肉罢了。

该怎么办,怎么办?

在魔教呆了数个月,他从一个三观笔直的好青年变成了一个心狠手辣的老阴比,却在此刻,一点办法都没想出来,除了.....美男计?

“我.....吃。”

林安纠结的接过了药丸。

江浅浅面露喜色,演技与林安相比丝毫不差:“师兄,你放心,一会出去,我便藏在此处,师兄尽管跑便是,等到他们跟着痕迹追来,我便用噬心锥偷袭那剑山领头的弟子,将他们引走。”

怕不是我傻乎乎的一直跑,你在后边替我制造一些‘痕迹’,帮他们追我吧。

手握药丸,林安正在纠结,突然,眼前有奇异白色光芒闪烁。

【系统开启中。】

【系统开启完毕。】

【是否查看新手说明?】

【本系统为情绪收集系统,可以收集针对于宿主的愧疚、悔恨、爱意三项主要情绪以及由此延伸出的其他情绪,根据情绪激烈程度收获数值不等的情绪值。】

【情绪值可用于兑换各项特殊物品、天赋等等。】

【新手任务已发布:请完成一次数值超过一百的情绪收集,任务奖励:随机光环。】

林安面色不动,眼神似乎放空回忆思索着什么,但实际上,却是飞快的沟通起了眼前只有他一人可见的文字。

老子的外挂终于来啦!

然而,看到最后,他的心情却骤然复杂了起来。

我这系统......

怎么感觉不太正经呢?

或者说.......就特么离谱!

只能收集爱意、愧疚、悔恨三项主要情绪以及由此引发延伸的其他情绪,这玩意跑错片场了吧?

我魔门弟子,是来跟你玩虐恋的吗?

但抬起眼来,看了一眼江浅浅之后,林安还是迅速下定了决定。

此刻,他唯一的依仗,也就只有这个迟到的不靠谱外挂了。

于是,他毫不犹豫,拿起药丸,吞进肚里。

血液沸腾间,真气汩汩而出。

数个呼吸,空荡荡的气海便涌动恢复了不少真气。

“师兄,你感觉如何?”

江浅浅脸上还挂着担忧,心里却忍不住冷笑了起来——都说林师兄是男人中少有的豪杰,心机手段城府丝毫不逊于女子,如今看来,不过也还是个男人罢了。

呵,男人,感情用事怎能在这魔教中成就大事?

只是心底,还是难免有些遗憾,甚至有些自己也说不清楚的压抑感。

林安俊朗非凡,即便在人数奇多、鱼龙混杂的魔教里,他这样的人物也实属罕见。

平日里的温婉儒雅,虽然不知道几分真假,但也确实让江浅浅心中有不少好感,若并非身处魔门,亦或是此刻并非身处如此绝境,她是绝不忍心让林安去死的。

但,她是个女人,无毒不娘子,男人不过是成功者的附属品罢了,死不足惜!

她在心里不断地重复的说服着自己,甚至说是洗脑。

事实上,每一个在魔门中挣扎着的人,都是如此。

谁也不是生来便是恶人,更何况魔门收徒本就是强制的,有天赋便抓来,灌毒药收成弟子,不管你本性如何,只要在外门摸爬滚打几年还能活下来,就真成了魔门弟子了。

林安垂着眼,声音轻柔:“师妹,这,不像是益气散。”

随着他开口,江浅浅脸上的担忧之色便消失不见。

她轻笑两声,擦掉方才酝酿出的些许泪珠,用施舍般的怜悯眼神看着他,伸手摸了摸他的脸,轻薄道:“林师兄,你在胡说些什么呢?”

这时江浅浅才想起,这林安竟然忘了让她先吃一半药证明一下,便自己直接吃了进去——倒是给她省了一剂静气散。

林安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握了握拳头,一身白衣褴褛,此刻肩头还有剑伤,随着鲜血加速流淌,崩裂伤口,印红了白衣。

他毫不避讳的扯下一边的袖子,自顾自的用一只手和牙齿将伤口裹住,露出一边没有太多肌肉线条的,白生生的胳膊。

在这个男女颠倒的世界,男人天生便白皙体弱些,也不怪他这胳膊看着娘们唧唧的,要知道,在魔门里,九成的男人可还喜欢化浓妆呢。

他已经是一股清流了。

江浅浅下意识挪开了视线,但随后又有些不自然的挪了回来,大大咧咧的,用近乎与贪婪的眼神打量着林安。

林安没有露出半点异样,只是一如既往的,表现出了温和的笑容。

他久久没有开口,只是看着江浅浅,直到她那轻浮的眼神落在了自己的眼睛上,眼神交汇。

“小师妹,回去之后,要多加小心。”

林安突然开口。

江浅浅眉头微皱:“师兄,这是什么意思。”

林安却自顾自道:“周师姐一向对我有觊觎之心,只是我一再拖延,才未被她得手,此番若只有你一人回去,说不好,就要被周师姐迁怒。”

江浅浅眯起眼:威胁我?

林安却笑了起来,他不但没有计较江浅浅方才可以说是‘耍流氓’的举动,反而伸出手来,轻轻抚了抚江浅浅的面颊。

她个子不高,只有一米六五左右,在这个世界的女孩子里,绝对算得上是矮子,长相在林安看来是十分的清纯可爱,但在这个世界里却被认为是‘假小子’,属实的下等马。

可以说,俩人的综合魅力倘若在这个世界数值化,林安少说也得九十分,而江浅浅也就六十分出头。

所以,林安此举,可以说是让江浅浅一时惊疑不定——在她心里,林安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对她这样的矮矬丑丫头做出如此动作呢?

魔教男人,果然可怕。

江浅浅急忙收敛心神,不被美色所获,用玩世不恭的嘲弄眼神静静看着林安表演。

林安却只是自顾自的道:“我房中枕头里藏着一枚钥匙,可去黑市通天阁开启我的保险箱,口令密码是四个字:桃花源记,里头有我之前搜集的四味药材,只缺一味地龙芝,就能炼成五象散。”

此言一出,江浅浅当即愣在原地:“你在说些什么啊?”

林安面色不改,他半点假话都没说,继续道:“你若服了五象散,定能突破气海,抵达气旋境,到那时,周师姐就不好动你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江浅浅后退一步,阴沉着脸,心有不安,不自觉的,捏出一把匕首来,正是那噬心锥。

林安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嘴唇颤抖着,最后垂下了头。

“小师妹,好好保重。”

他扭头便要出去。

而江浅浅在原地呆了一秒后,却不知缘由的陡然暴怒,她捏起匕首,冲到林安身前,一双小鹿似的眼瞪圆,丝毫不见往日的可爱模样,眼神冰冷狠毒:“你到底想耍什么花招。”

林安只是看着她那匕首模样的噬心锥:“我能炼五象散,岂会连益气丹和燃血丹都分不清?”

江浅浅这才注意到,一向镇定自若,沉稳的不像是个男人的林安,竟然此刻眼眶微红。

他看着江浅浅,每一个字都像是在千刀万剐着自己的心:“我要替你拦住他们,就像你想的那样,让你走!”

江浅浅一愣,随后举起匕首模样的噬心锥,对准林安,语气阴寒:“你怎知我是要你去死?”

“我是要拿你的心头血,去炼我的噬心锥!”

她原形毕露,恶毒道:“你以为之前那群剑山的人为什么会追着我们不放?”

“只因为我其实早早便得到了这噬心锥,每次下山,便偷偷用人心血祭炼此器!”

“原本这次想再偷偷找个气海境的修士杀了,却不想之前杀了两个剑山的修士未能收拾好首尾被人认出,这才引得剑山弟子一路追击。”

“现在你可懂了?之所以我们被一路追杀,便是因为我!”

她说完后,便静静看着,想看林安用失望、愤怒或是其他什么表情来质问她。

却看,林安只是沉闷的低声道:“我知道。”

“你知道!?”江浅浅一愣。

林安只是看着她,点头,眼神复杂,似乎有着爱意,有着失望,也有着释然。

江浅浅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心里有些从未有过的情绪野草般生长着,她不知该作何反应,只能咬牙道:“你怎么可能会提前知道?此时再用攻心计,为时已晚!”

林安却只是释然的笑。

“你一下山便告诉我知道有个地方有噬心锥的痕迹,只是破了几个机关就找到了噬心锥,我怎能不懂,这是你之前便藏在山下的?”

“噬心锥需要气海境的修士心血祭炼才能发挥出威力来,这噬心锥一看便经历过数次祭炼,几乎是成品。”

“你哪来的消息能找到此物?运气?魔教里的人,谁会相信运气二字?”

“所以在你找到此物时,我便知道,从一开始,你下山的目的便是要祭炼这噬心锥,只是没想过......我会因此而死罢了。”

林安叹息一声,心底却忍不住后悔:以后绝不能太贪心了。

他原本想着,这噬心锥尚未祭炼完成,倘若自己能把握机会,未尝不能把这玩意抢过来。

否则,江浅浅祭炼完成,她的实力就彻底凌驾于林安头上了,以林安的天赋,这辈子没有机缘都追不上她。

原本他还有计策暗手,打算用在江浅浅身上,打算将这噬心锥化做自己的底牌,却没成想很快被剑山的弟子盯上,为了保命手段尽出,这才没了办法。

他早就知道.....是打算将计就计,借着燃血丹,与我搏命?

江浅浅迅速想到了林安唯一的生路。

林安却并未如她所想的那样,图穷匕见。

反而只是看着她,微笑。

“所以,还在犹豫什么?”

“眼下破局之路,唯有两条。”

“你若信我,我去与他们拼命,你跑便是。”

“你若不信我......”

“便取了我的血去炼器,若能炼成,那些气海境的剑山弟子也不会是你的对手了。”

江浅浅呼吸急促,她瞪着眼,做出一副凶狠的样子,但林安却丝毫不慌。

只因为,眼前有文字浮现。

【收集到悔恨值3】

【收集到愧疚值7】

【收集到爱意值11】

数额很小,是说明情绪还不够剧烈?

林安暗自揣摩,也搞不清这数值算不算他忽悠成功。

“你不怕死?”江浅浅忽然变得面无表情,呼吸也平稳了起来。

林安只是看着她,即便任谁也看得出他此刻的失落和难过,但他却还是强忍着露出难看的温柔笑意,语气依旧温和:“总得有人要活着。”

江浅浅有些心乱。

心底浮现出的复杂情绪让她头脑有些恍惚,也压根无法分辨这些情绪是什么。

最后,她茫然的,做出了一个身为魔教子弟该做的事。

拿起噬心锥,狠狠刺进了林安的胸膛。

直到利刃毫无抵抗的刺了进去。

林安的表情也依然未有变化。

他只是一如既往的,用那男人该死的磁性声音,轻轻说着:“小师妹,以后,要多小心......”

手在颤抖。

视野在模糊。

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

江浅浅双目发红,拔出了噬心锥,却不知为什么,手一抖,这让她魂牵梦绕的,足以暂时将她救出泥潭的法器,竟然跌落在地。

我怎么了?

我这是怎么了?

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我.......

【您成功让面前的江浅浅心怀愧疚。】

【您收获了愧疚值197点。】

【您成功让面前的江浅浅心怀悔恨。】

【您收获了悔恨值227点。】

【您成功让面前的江浅浅心生爱意。】

【您收货了爱意值497点。】

【您成功完成了新手引导,已获得新手奖励。】

【您获得了特殊光环:白莲花】

【新的任务已发布,请自行查看。】

林安颓然坐倒在地。

胸口说疼不疼的。

主要是噬心锥太锋利。

所以说,这些玩意,能救命吗?

但当林安看着江浅浅一时间愣在身前,呆若木鸡的一动不动时。

他这回没有用演技,而是真情实意的,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她。

妹妹,你看,是不是还能救一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