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毕业重聚

  • 专属自己的成长
  • 咖啡不加糖不加奶
  • 1381字
  • 2022-05-23 12:23:56

2022年夏天,是一所公办民助大学2012级毕业生十年后重聚的日子,这所大学,也就是三本院校,现已经转设为二本公办院校了。

宋一伟学的是交通工程,在中交的一个大桥上干了十年,拿到了一级建造师,岩土工程师,土木工程师,道路工程师和桥梁工程师,还拿到副高职称,九十多万工资一分没花,他都存在华夏基金里了,现在已经盈利为六百五十万了。

宋一伟的女朋友,也是他的同学,叫方平平,学的是艺术,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做UI,十年来已经是资深UI设计师了,也存下了一百七十多万,她没有给自己买基金,而是买了一笔一百五十万二十年付清的平安年金险,附带居家养老服务。

方平平说:“我已经32岁,我等你十年了,也该结婚了吧?”

“谢谢你等我,我们的异地恋太辛苦了,一年也就处上十几天,我已经从中交离职了,在这里的一家设计院当设计师,我的工资一分都没花,都存在基金里,现在有六百五十万。”

“好多啊,可是还是不够买房的,我们租房结婚吧。”

“谢谢你,这正和我意,设计院已经帮我租到一套二室一厅的公租房了,离公司也就是四十分钟地铁。”

“你的公司真好,还给你租公租房,我的每个月的房租都是七千块,早就不想付这么高的房租了。”

“国企嘛,人才照顾政策,对了,我们不买房,现在我的存款可以说就是财务自由的日子了,工作就是为了心情愉悦。”

“我也有存款的,我有一百七十多万,我还有一笔平安的年金险,还有居家养老服务呢。”

“那我们就找个时间登记结婚吧,把你的房子退租,搬到我的公租房里,我的公司还给了我一笔三万的安家费,用来买家具家电,我们一起去挑吧。”

“好啊,我们都这么有钱了,不如我们就多生几个孩子吧,反正国家让我们敞开生了。”

“好啊,有随你姓的,有随我姓的,我们一起教育孩子们。”

刘文涛在一家电子企业上班,他学的是工业设计,现在是这家电子企业的一个手机产品线的总经理,五年前刚当上总经理不久,在一次新手机筹备中突发精神分裂症,经过五年的调养,用着263毫克的善妥达长效针,现在管着两条手机产品线的设计生产和销售,和家人一起开心的生活。

马红艳是会计系的,家里是经商的,2012年家里的公司大调整,她不能再当一个财务了,于是,她就去了中国平安当代理人,十年来,她勤勤恳恳,热心助人,陆续考下了注册会计师,律师和财务规划师,在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和律师事务所挂职,从她父亲的朋友起步,逐步建立起自己的社交圈,同时她又热心公益事业,积攒了不少好声望和好口碑,现在一年的佣金少说也有一百多万,有时还能做一下审计业务和辩护任务,一年也能挣个十几万。

邓力方是土木工程系的,他去了一家工程综合公司,一直做的是EPC设计与施工,有公建有工业建筑,在那里他拿到了一级建筑师,一级结构师和一级建造师,后来又认识了一家大型房地产集团的副总,一来而去,帮了几回忙,那个副总对他非常认可,就力主他进入集团,于是,他就跳过去当了一个项目经理。

因为疫情关系,学校封校管理,学校把毕业生回校纪念的活动取消了,于是,这几个大学时的好友就在微信群里建群聚会了,约个时间,大家聊一聊。

这不,没几天刚好是周末,大家都休息,就一起视频聊天了:

马红艳看到宋一伟和方平平都在,就问:“平平,你和一伟还在一起吧?你们可是大学时就在一起的人呢。”

方平平说:“一伟他现在就身边呢,我们今年就要结婚了。”

“那要恭喜你们啊,你们的爱情的长跑已经有十二年了呢。”马红艳和刘文涛,邓力方一起祝福宋一伟和方平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