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咱们法庭上见吧!

影视剧本的版权问题,无非就是一个文档的创建时间先后,还有一些目睹了创作过程的人证。

这一点双方无疑都做得很全面。

可既然双方各执一词,证据也相差不多,以陶知忌多年办案的经验来看,那就一定有一方在说谎,证据也是伪造的。

“胆子真的很大啊!”

陶知忌看了看沈暮,又看了看那边的杨时平,不由低声感慨了一句,同时心中又有一丝愤怒。

无论两边哪一方伪造证据,都是对法律的一种严重挑衅,这是视公正司法如无物,真当此事没有严重的后果吗?

伪造证据,那已经是极其严重的犯罪了。

如果事后证明哪一方真的伪造了证据,那是要吃牢饭的,这一点勿庸置疑。

更何况这还是当着法官的面递上的证据,这不仅是不将法律放在眼里,更是不将她陶知忌这个法官放在眼里啊。

只是这个时候的陶知忌,还不好判断到底是谁在说谎,因此她就没有发表意见。

而看沈暮一方沉默,似乎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杨时平,这就是你的最终态度吗?”

直到良久之后,沈暮才抬起头来,他没有看李公祥,而是看向了编剧杨时平,问出来的话,蕴含着一些潜在的意思。

“在网上诬蔑我抄袭,就算最终败诉,你也未必会坐牢,我大度一点,你最多赔钱道歉,可如果你伪造证据的事情坐实,你可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沈暮这个时候已经完全取代了王容成,无尽荣耀的剧本到底是谁写的,没有谁会比他更清楚,因此他也是最有自信的。

只要是伪造的东西,无论你造得多么逼真,但假的就是假的,真要查的话,一定能查出一些蛛丝马迹。

而且沈暮还有一些杀手锏没有用出来呢,自己辛辛苦苦写了几个月的剧本,真当你们照着电影去抄就能以假乱真吗?

“情节较轻的,一到三年有期徒刑,严重的三年以上!”

就在这边杨时平身形一颤,还没有说话之时,书记员陆菲却是抢答了出来。

对于这些东西,恐怕早就已经印在了陆菲的骨子里,甚至曾经见过一些伪造证据之人,被当场拆穿后的结果。

这是很严重的犯罪,单单是藐视法律这一条,就足以重判。

此刻陆菲的口气极为严肃,听起来就不像是在开玩笑。

在这样的场合,她也不可能开玩笑,那么这就是真的了。

“那么请问陆书记员,他们这样的情况,情节算严重呢,还是严重呢?”

沈暮非常感谢陆菲的配合,有心想叫一声小“姐姐”,但看到陶法官严肃的表情,想想还是算了。

只是这样的问话,还是差点让陆菲直接笑出声来,还好强行忍住。

这个沈暮,真是太促狭了,明明知道还问人家?

很明显这当着法官的面呈上的证据,若是最后证明是伪造,完全没有情节较轻一说,这是连法律和法官一起藐视了。

显然沈暮也知道这一节,偏偏还要故作不懂地问一句,明显就是在给那杨时平施加压力。

陶知忌看了沈暮一眼,看这年轻人如此胸有成竹,甚至还敢轻松开玩笑,可信度自然也就高了几分。

尤其是看到对面的杨时平,在沈暮几番话之后,脸色都变得有些苍白,甚至身形微微发抖的状态,两者明显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

“沈暮,你少危言耸听,说不定伪造证据的是你自己呢!”

李公祥这些年打了无数的官司,这心理素质完全不是杨时平能比的,这个时候连忙开口,脸上看不出半分的心虚。

说实话,李公祥看着杨时平的状态,他还真怕这位扛不住压力而选择妥协,那所有的一切可就前功尽弃了。

如果杨时平当庭认怂,再供出那些证据都是李公祥或者说王太在伪造,那事情可就真的无法收拾了。

因此李公祥在说话的同时,还轻轻拍了拍自己的手提包,当即就让杨时平安静了下来,只是那眼眸深处有一丝恐惧。

或许是因为王太的威压,又或许是有一些把柄落在对方手中,杨时平决定一言不发,任由对方说破大天去,自己不再回应就是了。

“沈暮,这些个小伎俩就不要拿出来丢人现眼了吧,真以为陶法官会被你影响吗?”

震慑住了杨时平之后,李公祥的目光再次转到沈暮身上,还用了一些巧妙的话术。

似乎陶法官若是相信了沈暮的话,就是一个被对方欺骗的蠢人。

像李公年这样的律师,最会耍嘴皮子工夫了。

“好吧,既然杨编剧选择沉默,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沈暮微微摇了摇头,见得杨时平没有再说话的意思,便是直接站起身来,旁边的王容成同时站起。

“咱们法庭上见吧!”

沈暮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这种决绝的态度,让得杨时平脸色又变了一变,就连李公祥也没有料到对方魄力如此之强。

自己提交了证据,还说自己有人证,你沈暮难道就没有半点担心,不用跟自己多掰扯几句,探探自己这一方的底细吗?

可是这些,沈暮都没有做。

包括王容成也没有在沈暮说话之后再多说什么,这无疑让李公祥有些意外。

尤其是看到沈暮那平静的表情时,李公祥隐隐觉得有些不安,因为这不是一个年轻人应该表现出来的状态。

李公祥现在已经很了解沈暮了,这就是一个刚刚毕业才一年多的年轻导演。

像他这样的年纪,看对方就是一个毛头小子。

偏偏这个年轻人并不像是想像之中的那么容易冲动,反而是冷静如妖。

如果这些都是装出来的也就罢了,那最多只能说明沈暮异于常人,年纪轻轻就城府极深而已。

可若是另外一个可能,那对他们来说就不可预料了。

那就是沈暮手中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底牌,可以证明无尽荣耀的剧本,确实是由其原创,这才能如此有恃无恐。

“杨大编剧,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真等我走出了这个门,那一切可就真无法挽回了!”

走到门边的沈暮,忽然又回过头来说了几句,这也算是一种心理压力吧,他其实也不想有更多的麻烦。

早点澄清自己所受的冤屈,就能早一天拿回无尽荣耀的署名权,这对狼牙榜的发行,也有着积极的作用。

如果对方不妥协,最终官司沈暮肯定能赢,却要耽搁不少的时间。

而且最后的结果,就是送杨时平去坐牢,其他照旧。

“李大状,我……”

杨时平此刻的心态有些崩溃,对方的态度让他拿不准,他觉得就算有李大状,未必能稳赢,他是真不想坐牢啊。

“不用了,既然沈导如此有信心,那就法庭上见真章吧!”

李公祥连看都没有看一眼杨时平这个怂包,直接盯着沈暮给出了回答,没有丝毫妥协的意思。

或许是因为王太的授意,又或许是因为作为知名大状的傲气,再或者是被沈暮的态度逼得没有退路,总之这个时候的李大状硬气之极。

“好,希望到时候你们不要后悔吧!”

沈暮深深看了杨时平一眼,没有再多说什么,话落之后朝着另外一边的陶知忌和陆菲点头示意,直接转身出门。

李公祥和杨时平也没有在这里多呆,不过出门之后脚步放缓,显然是不想再跟沈暮二人有什么交集。

“陶法官,你觉得他们谁在说谎?”

待得没有外人在场之后,陆菲有些好奇,忍不住问了出来。

不过她知道多半不会有答案,这位可是个极其严肃的法官。

在事实还不清楚的情况下,陆菲觉得陶法官不会跟自己多说什么,她也就随口一问罢了。

“你觉得呢?”

然而让陆菲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陶法官却没有闭口不言,或是公事一般严肃接口,反而是饶有兴致地反问了一句。

这让陆菲有些受宠若惊,不过看到陶法官鼓励的眼神之时,她当即明白这位法官是想考一考自己,也有历练自己的意思。

“当时沈暮说出伪造证据的严重后果时,那杨时平明显不太自然,甚至有一些恐惧的情绪,所以我觉得,他们这一方恐怕有些猫腻!”

陆菲回想起之前的一些情况,此刻侃侃而谈,让得陶知忌有些欣赏地点了点头,暗道这小姑娘,倒是一个当法官的好苗子。

“观察得很仔细!”

因此陶知忌不吝赞赏之词,这些情况她自然也观察到了,就算没有说出来,其实心头也有了一些倾向性。

不过事实具体如何,还得需要专业机构对证据的鉴定认证,单靠一些动作和微表情的臆测,是不可能当作判案依据的。

“不过,小陆啊,你觉得杨时平一方说谎,真的没有沈暮长得帅的原因吗?”

然而陶知忌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得陆菲愣在了当场,更是在下一刻有些脸红。

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平日里极为严肃的陶法官,竟然也会开玩笑?

而最重要的原因,是这个玩笑,她还不能反驳,也不想反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