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总得讲道理吧?

“郭天震,你还行不行,行的话就赶紧再来一条!”

副导演有些不耐烦,他完全没有注意到郭天震的状态,口气更是毫不客气。

如今正值初秋,天气还很炎热。

让剧组这么多人,还有导演主演们在这大太阳下站这么久,那都是他这个副导演工作的不到位。

尤其是看到导演眼中也有一丝不耐时,副导演更是心头一凛。

这个郭天震真是不让人省心,明明一条就能拍完的,偏偏要拍两条。

“副导演,我休息一下就好,几分钟,就几分钟!”

郭天震抬了抬手臂,脸上露出一丝痛苦之色,终于还是没有逞强,只是听到这样的话,那副导演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一个武替而已,哪来那么多事?”

副导演嘀咕了一句,但事已至此,他也只能说道:“十分钟,就十分钟,要是再不行,那就换人!”

“行,行,一定行,多谢副导演!”

一听到对方说要换人,郭天震不由有些着急,当下连忙表态,而副导演则是满脸怒意转身离去。

“大家休息十分钟,喝点水,要上厕所的赶紧!”

副导演拿起电喇叭高声叫道,让很多人都脸现不虞,看向那郭天震的目光也有些不满,他们觉得都是被这个武替给连累的。

“真是麻烦!”

与此同时,一个坐在遮阳伞下,旁边还有一个助理拿着电风扇在吹的年轻人,忍不住低骂了一句。

他正是这个剧组的一番男主。

沈暮远远看去,依稀觉得那年轻人有些面熟,想起来似乎是哪个选秀节目出来的爱豆,应该不是科班出身。

显然这位才是本剧的主演,而刚才受伤的那个郭天震,则是一个武替。

不露脸的动作戏都由其完成,真正的男主只需要几个近远景的特写镜头就行了。

这或许就是如今影视圈的怪异现状了,主演只需要摆几个动作POSS,甚至连台词都不需要记,动动嘴念念1234567就行了。

这就是圈内极受人诟病的数字先生和数字小姐,可就算是被媒体披露了出来,他们也屡教不改。

手上拿着高片酬,在剧组迟到早退更是常事,有没有演技,记不记台词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他们最大的筹码,就是那极为庞大的流量,还有不顾一切力挺他们的NC粉。

这样的人在剧组,犹如众星捧月,哪怕是一言九鼎的总导演,也不得不给他们面子,因为还要靠这些爱豆们赚钱呢。

网上曾经流传过一个段子,就是一档综艺节目中,一个爱豆的手指被割了道小口子,哭得呼天抢地。

一群人大呼小叫忙作一团,当场就要送医院。

而当时其中一个耿直的老戏骨则是说了一句:赶紧送医院吧,要是送晚了,伤口就自动愈合了!

当时这个段子流传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笑疯了。

至于那个手指被割伤的小鲜肉自然也糊了,倒是让不少人低调了一段时间。

但此刻沈暮看到的一幕,无疑才是现实的写照。

在每个剧组,最辛苦的还是那些底层演员,尤其是替身演员。

这跟以前远远没法相比,如今的这些年轻演员,稍微大一点的动作都要用替身,很少亲身上阵,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了?

尤其让沈暮觉得愤怒的,那就是所有剧组的人,明明都看得清清楚楚。

先前是因为那个男二的失误,这才导致了郭天震的落地受伤。

偏偏所有人都选择了视而不见,没有任何一个人出来指责那男二,反而是对郭天震耽搁时间颇有怨言。

对此沈暮也有些无奈,那男二虽然没有男一流量大,却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三线演员。

区区一个武替,如何跟他相提并论?

在众人休息的时候,郭天震已经缓缓走到不远处的台阶坐下,然后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跑将过来,手中拿着一瓶红花油。

“爸,你没事吧?”

少年脸上有着一丝焦急,替父亲解开了重重的衣甲,看到那一抹瘀青,忍不住问出声来。

“咱们做武替的,哪有不受伤的,赶紧给我抹药!”

郭天震却是浑不在意,似乎对这样的事已经习已为常,不过看向自己儿子的眼光,颇有一些复杂。

“让你在家里好好读书,你非要跟我来横镇闯荡,现在看到了吧,这一行可不是那么好混的,说不定哪天连命都得搭进去!”

这些话郭天震显然也不是第一次说了,此刻趁着受伤的这个机会,再次说教起来。

毕竟尝过这一行的苦之后,他不想儿子再走自己的老路。

“爸,你不是不知道,我不是读书的料,同学们都笑我,我会忍不住打他们的,还不如跟你来这里混呢!”

名叫郭磊的少年显然也是早有准备,将车辘轳话又说了一遍,让郭天震有些无奈。

但既然已经是事实,现在他是赶不走这倔强儿子的。

“咝……臭小子,你轻点!”

正想着某些事情的郭天震,突然之间倒吸了一口凉气,差点将药瓶给打翻了,吓得郭磊下意识地缩了缩手。

“爸,你这伤势不轻啊,要不……要不等下我替你上吧!”

跟着父亲也当武替一年多的时间了,郭磊也不是没见过父亲受过伤,但以前父亲从来都不喊疼的。

今日的伤势明显比以往要更重。

“不行,那几个动作你没练过,而且身形也对不上,导演和副导演是不会同意的!”

郭天震摇了摇头,分析了其中几点原因,让郭磊的脸色愈发担忧起来,眼中隐隐带了一丝泪花。

“那我去求一求导演,这场戏明天再拍吧,真要再有个意外,爸你的肩膀会废掉的!”

郭磊一边抹着药,一边开口说道:“再说了,刚才明明是那个家伙的失误,大家又不是瞎子,总得讲道理吧?”

少年心性的郭磊,脾气自然是有些压不住。

他刚才看得清清楚楚,自家老爸就是遭了无妄之灾,却还要替别人的失误买单。

“讲道理?”

听到儿子的这个说法,郭天震不由苦笑一声,说道:“人家什么身份,咱们什么身份,一个连脸都不能露的武替,他们凭什么跟你讲道理?”

“爸,身体要紧啊!”

郭磊不再说其他,只是依旧担心父亲的身体。

这一次的伤有多重,同样从小练武的他知之甚深,那真的经不起任何意外了。

可谁也不敢保证不会出现意外。

打戏就是如此,就跟开车一样,你自己再小心,但架不住别人要来撞你啊。

“这个月的房租还没有着落呢,不接戏,拿什么养你?”

郭天震再次苦笑一声,说话的同时,伸出另外一只手摸了摸儿子的脑袋,心情渐渐变得惆怅。

“郭天震,你好了没?全剧组的人都在等你呢!”

就在这个时候,副导演大喇叭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同时整个剧组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这边,充斥着一抹不耐烦。

“这不还没到十分钟吗?”

郭磊看了一下时间,口中嘀咕了一句,但下一刻郭天震已经是推开了他的手,然后站了起来。

“可以了,可以了,副导演,这就开始吧!”

郭天震没有再去管儿子,一路小跑来到副导演跟前,而工作人员则是迅速给他装上的威亚。

全程目睹了整个过程的沈暮,站在不远处也听到了这对父子的谈话,他心中也不无担忧,祈祷最好不要再出事了。

“郭天震,这次可不要再失误了!”

当郭天震刚刚装好威亚的时候,对面突然传出一个声音,正是跟他对这场戏的男二所发,其脸上没有半点的愧疚之色。

仿佛之前那次真的就是郭天震的失误,跟他这个男二没有半点关系一般,这脸皮也真是比古王宫的城墙还厚。

“不会,不会!”

虽然心中憋了一肚子气,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郭天震知道整个剧组都没有人替自己说话,因此只能是放低姿态。

“全体准备,三十六场第二次,action!”

随着副导演的一声令下,威亚快速升起,郭天震和那个男二都已经进入了状态。

但一直注意郭天震的沈暮,还有那边的郭磊,眼角都是微微一跳,因为他们都看到郭天震动作有些不自然。

这种细微的不同,导演和副导演都没有看出来。

紧接着进入了两者打斗的阶段,刚开始的时候,倒是没有出现什么意外。

可正当这场打戏来到尾声,突然那男二手中的剑再次出现了偏差,好巧不巧地刚好刺在了郭天震的伤口上。

如果是其他的地方,郭天震或许还能强忍一下,不让动作变形。

但痛上加痛的极致痛楚突然袭来,他还是身形一歪,后背重重撞在了旁边的城墙之上。

这一次威亚倒是绑得很结实,没有让郭天震掉到地上,但这样不规范的动作,自然昭示着这第二次的动作戏也失败了。

“咔!咔!咔!”

总导演一连喊了三个咔,任谁都能听出他口气之中的那一抹怒意。

当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到了缓缓降下来的郭天震身上,充斥着极致的愤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