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真以为鉴定机构是你家开的?

“进来!”

威严的声音从房间内响起,陈忠桥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推门而进,只是他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法务陈律已经提前回家了,但作为助理的陈忠桥却是躲不过去,只能是硬着头皮来到万泰娱乐总部,他觉得可能会挨骂。

“沈暮呢?”

果然不出陈忠桥所料,当他刚刚走进宽敞的办公室,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时,老板张德顺的声音已经是先行响起,让得他心头一沉。

原本陈忠桥是准备好了一些说辞,只要将沈暮的情况说得惨一些,再强调罗律所说的顶格判罚,或许可以让张董忽略自己没有将沈暮带回来的事实。

可是现在,张德顺的先开口,打乱了陈忠桥所有的思路和计划。

一向口齿伶俐的他,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我在问你,沈暮那小王八蛋呢?”

由于刚才在王太面前夸下了海口,又因为对沈暮的恨意,这个时候的张德顺,只想要羞辱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白脸,哪里会去管其他?

因此在没有看到沈暮的身影时,张德顺的脸色已经是阴沉了下来。

这人都没带回来,自己还怎么羞辱对方?

“张董,沈……沈暮他拒绝了和解,不……不肯来!”

虽然明知道会被骂,但陈忠桥却不敢欺骗自己的老板,只能是颤抖着声音实话实说。

说到“不肯来”三个字的时候,他更是低下了头去。

“拒……拒绝和解?”

听到这个答案,张德顺一时之间都顾不得去责骂这个办事不力的助理了。

他只觉满心的不可思议,为什么会是这个结果?

“陈助,你没有跟他说清楚利害关系吗?”

王太也是皱起了眉头,忍不住出声问了一句。

她百思不得其解,在前途和坐牢之间,对方怎么会选择后者的?

“都说过了,罗律不仅是详细介绍了法律条文,而且还给对方看了谅解书的正本,可是……”

陈忠桥恢复了一些心神,将在警务所发生的事挑重要的说了,让得董事长办公室一时之间显得有些安静。

“他……他还让我给张董您带句话……”

陈忠桥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这话冲口而出之后便后悔了,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大嘴巴,这话也是能说的吗?

“什么话?”

更让陈忠桥后悔的,是张德顺已经是阴沉着脸问了出来,现在他就算是想要收回刚才的话都不可能了。

“他说……他说……希望张董不要后悔!”

到了这个时候,陈忠桥也只能硬着头皮转告沈暮所说的话了。

他知道这会让张董的心情更加恶劣,可谁让自己嘴贱呢?

“哈哈,我听到了什么?”

张德顺简直被对方的话气笑了,看着他仰天大笑,口气之中却没有半点笑意的时候,陈忠桥的身体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因为他知道,每当自己的老板表现出这样的一种状态时,那一定是气到了极致,他不由更想给自己两个嘴巴了。

“老子倒要看看,他是如何让我后悔的?”

张德顺满脸怒气,然后恶狠狠盯着陈忠桥,说道:“老子现在要先让他后悔!”

“陈忠桥,联系一下伤情鉴定机构,看看能不能把我的伤势鉴定为重伤!”

看来这张德顺也不是半点不懂法,他清楚地知道,轻伤最多只能判三年,而重伤的话,判罚最多能到十年,甚至更多。

你沈暮不是骨头硬吗?到时候当你听到刑期从三年变成十年时,不知道会不会还像今日这般死鸭子嘴硬?

“这个……”

听到老板的吩咐,陈忠桥不由苦起了脸,摸手机的动作都像是慢动作,这样的表现,让张德顺极为不满。

“磨蹭什么,赶紧打电话呀!”

张德顺老大不耐烦,呼呼喘着粗气,自始至终,旁边的王太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两位表演。

刚才的王太,也想着陈忠桥能将沈暮带回来,看看那风骨极硬的小导演,是如何在自己面前痛哭流涕的?

现在明显是看不到了,既然沈暮不肯来,那只能将对方往死里整,整得越厉害越好。

受不了老板威压的陈忠桥,终于还是硬着头皮走到角落开始打起了电话,不一会儿,便是脸色难看地走了回来。

“张董,对方说了,出具重伤鉴定报告恐怕不行!”

就算明知道张德顺在气头上,陈忠桥也只能实话实说。

顺德集团的能量再大,也不可能让这样的公信机构,对他们言听计从。

“为什么不行?你告诉他们,我的肩膀和手臂,到现在都还痛得厉害,抬都抬不起来!”

果然张德顺听到那些话,当即眼睛一瞪,而在这些话出口后,陈忠桥的脸色不由更加纠结了,眼眸之中甚至还有一丝恼怒。

“张董,他们说……说以您的伤势,出具轻伤报告已经很勉强了,事实上严格说起来,连轻伤都……”

陈忠桥心头也生出一丝火气,这他娘的都是什么事,为什么所有的气都发在自己身上,这些事又不是自己弄出来的。

虽然陈忠桥的话没有说完,但就算是旁边的王太也听明白了其中的意思,她的脸色,也在这一刻变得有些古怪。

这搞了半天,敢情你张德顺的伤势都是装出来的,连轻伤都极为勉强,这恐怕还是塞了鉴定机构不少钱的结果。

事实上沈暮当时下手是很有分寸的,根本没有让张德顺伤筋动骨,只是让对方感到痛苦罢了,事后休息一阵啥事没有。

你让鉴定机构在合理的范围内,上下摇摆一下,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真要严格查起来,鉴定机构也有一套合理的说辞。

可你张德顺连轻伤都这么勉强,现在竟然要让机构出具重伤的鉴定报告,这就真的是不通人情世故了。

大半夜接到电话的那个鉴定机构小领导,心里骂人的话没有骂出来,就已经很给你顺德集团面子了。

真当伤情鉴定机构是你张家开的啊?

“混账!”

得到这个答案的张德顺,一口气有些顺不下来,只觉所有人都在跟自己作对,这段时间真是流年不利,倒霉透顶。

“好了,张董,先消消气!”

这个时候的王太反倒是平静得多,听得她劝道:“三年就三年吧,到时候等他出来,咱们有的是办法再整他!”

显然王太已经将沈暮的背景调查清楚了,对方根本没有什么深厚的背景。

唯一一部可能大火的电影,如今也连署名权都没了,能翻起什么浪?

在她看来,三年跟十年没什么区别,或许从某种角度来说,三年有期徒刑,可以让沈暮更快出来,他们也更好操作呢。

“也对,反正他沈暮惹了我,这辈子是别想翻身了!”

张德顺的气终于消减了几分,见得他将目光转向陈忠桥,恶狠狠说道:“给监狱里的几个兄弟说一声,让他们好好招呼一下那个小白脸!”

张德顺未发迹之前是做拆迁的,在那个法制还不太健全的年代,说白了就是使用暴力为主。

后来张德顺成立了顺德公司,再发展到如今的顺德集团,行事风格在明面上跟以前有所区别,但骨子里还是很暴戾的。

有些以前就跟着他的兄弟转入了白道,但一小部分兄弟不愿受太多的约束,依旧在黑白之间游走,难免会出问题。

如今是法制社会,就算张德顺再有钱,也不可能将犯了事的兄弟捞出来,只能是尽量打点,让对方在监狱里过得好一些。

没想到如今竟然派上了用场,想着沈暮会在监狱里受到特殊照顾,张德顺的心情就变得好了许多。

“张董放心!”

陈忠桥也是大大松了口气,作为张德顺的助理,老板心情决定他的命运和前途,刚才他心头固然憋屈,但更多的还是害怕。

“王董,那我就先走了,以后常联系!”

张德顺回过头来跟王太打了个招呼,而对于这种黑白两道通吃的人物,王太也没有太过怠慢,连忙起身相送。

哗啦!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这间董事长办公室的房间门,却是被人从外间一把推开,然后风风火火地冲进来一道身影。

王太的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因为她看清楚那个冲进来的身影,正是自己的助理吴宣。

怎么以前没发现这个助理如此毛躁呢?

现在还是有客人在的情况下,你吴宣如此冒冒失失地不敲门就冲进来,岂不是让外人觉得自己的万泰娱乐管理松散?

“王董,出事了,出大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