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业余九段

“需要我让子吗?”

就在这个时候,坐到对面的高诚突然开口,让得叶岚心中一动,心想若是让个几十子的话,沈暮未必就没有赢面。

理论上围棋最多可以让二十四子,但如果真的让这么多,那这场棋也没有什么比的必要了。

不过高诚还真不怕沈暮厚着脸皮要自己让二十四子,围棋一道,有些时候让子只是一个先手罢了。

真正的交锋,还要看具体的博弈过程。

看那叶岚的脸色,沈暮是围棋高手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要不然她也不会如此紧张。

哦不,都不能说是紧张,那就是沈暮绝对不可能赢的脸色。

“不用!”

然而就在叶岚和高宇宁都在等着沈暮说出让子数目的时候,从其口中却是发出两个字,让得高宇宁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是条汉子!”

这话算是高宇宁对沈暮的评价,因为他清楚地知道,自家父亲,恐怕已经算是专业棋手之下最顶尖的业余棋手了吧。

“随你!”

高诚也没有在让子之事上纠结,反正让与不让都是一个结果,见得他拈起一枚黑子,说道:“你先?”

沈暮也从棋坛中抓起一枚白子,却没有第一时间落下,看他抓棋的动作,高诚父子都是微微摇了摇头。

“高先生,你之前说的话,不会反悔吧?”

沈暮稍稍抬头,问出的这句话,让得对面的高诚,还有旁观两人都有些不可思议。

这家伙真以为能下赢不成?

“高某说话,一向是一言九鼎!”

这个时候高诚心头又有些不舒服了,这小子刚刚质疑了自己的棋品之后,现在又来质疑自己的人品,简直可恶。

“好,我相信高先生,不过有一件事,我得提前告诉高先生!”

沈暮转动着手中的棋子,听得他说道:“狼牙榜剧组现在资金有限,只能先拍十集,所有演员的片酬,都得等有收益之后再行支付,高先生能答应吗?”

“你说什么?没片酬?”

听得沈暮之言,高诚还未如何,高宇宁就先跳了起来。

这家伙是想要空手套白狼啊!

敢情之前忽悠了自己父子这么久,就是想让咱们替你免费打工?

这天下怎么有你这样的人,一天天的尽想好事。

“怎么能说没片酬呢,沈暮的意思是先欠着,等有钱了再给!”

旁边的叶岚替沈暮解释了一句,她忽然有一种感觉,心想这个条件若是刚才说出来,恐怕自己两人早就被轰出大门了。

有些时候,高级的演员,比如像高诚这样德高望重的老艺术家,未必便在乎片酬。

但你不得不说,片酬也是对一个演员价值的肯定。

就算是一个群众演员,你一天也要给个百八十块吧,更何况是如此重要的角色,如此专业的演员了。

这已经是在高宇宁心中根深蒂固的观念,演员就是靠这门手艺吃饭的,演戏不给钱,这到哪里都说不过去。

既然叶岚说是先欠着,但也没有说个时间,万一狼牙榜拍出来没有火赚不到钱呢?

以前也有很多新闻说演员演完戏后,拿不到片酬的情况,最后还是通过打官司解决。

以高宇宁的性格,可不想这么麻烦。

对面的高诚也有些哭笑不得,这个小导演想得还真是天真啊,狼牙榜剧本虽好,但能不能大爆,现在可说不好。

不过当高诚低下头来,看着面前纵横十九道的棋盘时,他忽然觉得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而且没有任何意义。

“好,我答应你!”

觉得自己稳赢不输的高诚,并没有在片酬这个问题上多纠缠。

反正等这一盘棋下完,所有一切都可以当作没有发生过。

既然自己必胜,那对方提出再多的条件又有什么用呢?

“系统大神,别装死了,江湖救急啊!”

口中虽然说着豪言壮语,但沈暮对围棋的皮毛理解,让得他根本没有丝毫的机会可以赢高诚,因此只能求助于系统了。

可跟昨晚一样,无论沈暮如何在心中呼唤,系统都如同死蛇一般毫无动静,让他感觉自己都不是觉醒系统的天选之子了。

“不管了,先下了再说!”

既然系统大神不给力,那沈暮也就不再做那无用功了,手中的白子也是终于落下,让得高诚和高宇宁都是脸色一变。

“天元起手,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旁边的高宇宁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这样的专业术法,听得叶岚云里雾里,但她却是能听出,沈暮的这一记起手大有问题。

围棋之道一向有天元九星之说,其中天元就是纵横十九道,三百六十一个交叉点最中心的那个点。

弈棋中未必便没有用天元起手的先例,但那都是专业棋手才敢做的事,业余棋手几乎没有用天元起手的。

旁边的高宇宁觉得沈暮是自不量力,而高诚则是感觉自己又被羞辱了一次。

你沈暮不会真的当自己是专业棋手了吧?

不过高诚城府极深,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看了沈暮一眼,便是常规的星位起手。

这一场完全不对等的对局,便是拉开了帷幕。

“咦?爸这一步精妙啊!”

“这沈暮,怎么能走这里呢?”

“诶诶诶,真是个臭棋篓子啊!”

“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

叶岚对围棋一窍不通,但旁边的高宇宁,在两者对弈之后,大呼小叫就没停过。

单从口气之上,叶岚就知道沈暮局势不妙。

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高宇宁要是敢在高诚下棋的时候吵闹,恐怕早就被大耳括子抽出去了,但今天高诚却是没有在意。

随着时间的推移,高诚已经能看出沈暮的棋力,那跟自己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甚至没有丝毫的可比性。

这就是高诚单方面的降维打击,让他都有些感觉不好意思了,这简直就是大人欺负小孩子嘛。

当此一刻,高诚不由对之前沈暮说的“会一点”有了深刻的理解。

这真的只是会一点,而且只是皮毛中的一点。

“大龙已成,大局已定!”

再过十来分钟,高宇宁长呼出一口气。

听得其口中的八个字,叶岚也知道沈暮恐怕是不可能再有回天之力了。

“要结束了吗?”

说实话,看这一场明知不可能赢的对弈,而且还是自己看不懂的棋路,对叶岚来说真是一种煎熬。

无论是输是赢,她都想要快点结束。

“我爸这业余九段,真是有些欺负人了!”

高宇宁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现在他都有些可怜沈暮了,这简直没有还手之力,就是单方面的屠杀。

此刻棋盘上的白子都快要被吃光了,在稍微专业一点的棋手眼中,一条完整的大龙已经成型。

就算是真的职业棋手接盘,恐怕也要投子认输。

“什么是业余九段?”

已经放弃最后一丝希望的叶岚,心情倒是放松了几分,小声问了出来。

听业余二字总感觉有些不专业,而九段两个字又显得强大无比,这两个词汇联系在一起,叶岚自然是有些不理解了。

“简单来说,就是除了职业棋手之外,下围棋最厉害的一群人!”

高宇宁知道叶岚是围棋小白,因此用了最通俗易懂的方式解释了几句,让得叶岚当即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这还真是欺负人啊。

人家高诚只比职业选手弱那么一点,甚至跟一二段的职业棋手下,十盘之中还可能赢一两盘,这就是两个极端。

“输在这种高手手中,也不算丢人吧!”

叶岚在心中给自己打气安慰,同时也彻底明白之前高诚给出这个机会的想法了。

那真的只是给沈暮一个台阶,结果并不会有什么改变。

“怎么样,小沈,还要继续吗?”

这个时候高诚落下一颗棋子之后,已是笑吟吟地抬起头来,盯着沈暮的目光,有些不太好意思,毕竟这次有些欺负得太狠了。

作为业余九段的高手,下到如此局势,高诚觉得大局已定。

不知为何,他感觉自己今天的状态是真的好,或许可以去跟一二段的职业棋手对弈一番。

“真的要输了吗?”

虽然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但当沈暮看着棋盘上寥寥的白子,心头还是有些不甘心。

这意味着这一趟终究还是要无功而返了。

一时之间,沈暮没有说话,就这么愣愣地看着棋盘,旁边几人也没有打扰,他们都能理解沈暮此刻的心情。

谁也不知道的是,此刻在沈暮眼中的那些黑子白子,忽然之间变得有些模糊,最终在他的眼前,形成了一些外人看不见的小字。

“叮,殿堂级围棋精通已发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