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蛋黄馅试做(第一更,求支持)

  • 点心艺术家
  • 旁墨
  • 2281字
  • 2022-06-16 11:51:10

冯正直接提着咸鸭蛋进入家里卫生间里,找了个盆把咸鸭蛋很小心一个一个放进盆里,然后注入清水开始很小心清洗。

首先还是要把表面的红泥全部都给清洗掉。

并且在第一遍清洗过程中,也要把一些开裂的咸鸭蛋挑出去。

冯正用手很轻柔搓洗鸭蛋上红泥时,突然看到一双小手伸了出来。

接着听到妹妹声音:“嘻嘻嘻,哥哥我帮你一起洗呀。”

冯正抬起头看着妹妹,笑了笑说:“你这是觉得好玩,所以才想要动手吧?”

冯诗若立刻一脸严肃说:“不是呀,我是要帮哥哥忙,不然这么多的咸鸭蛋,哥哥你要洗到什么时候啊?”

冯正没有继续去戳破妹妹的谎言,而是笑着说:“行,那谢谢若若,不过你洗的时候要小心点,不要太用力给弄破,还有你看看要这样用手摸一摸表面,如果发现表面有裂口要挑出去放一边。”

在哥哥细致教了一番后,冯诗若信心满满说:“好的,我一定认真帮哥哥洗呀。”

接着,兄妹俩一起蹲在卫生间里,很认真地清洗着每一颗咸鸭蛋。

冯健栋和卢秀玲站在门口,看着兄妹俩忙碌的样子,也是不禁对视了一眼。

冯健栋低声说:“看到没?兄妹俩现在关系越来越好了。”

卢秀玲则很开心低声说:“这多好嘛,亲兄妹本来就应该是这样子。”

冯正和妹妹一起,把鸭蛋清洗完第一遍后,接着又用清水进行了第二遍的清洗,这一次则是更加的轻柔了。

不过冯诗若虽然很小心,但是毕竟手比较小,遇到大颗的鸭蛋,清洗时难免会拿不住。

啪。

一颗鸭蛋摔到了地上。

冯诗若顿时惊呼:“呀,我,我不是故意的。”

冯正见状没有去责备妹妹,反倒是动手先把摔开的咸鸭蛋清理一下,并且安抚妹妹:“没关系,这个鸭蛋个头有些大,所以你拿不住很正常的,你选一些小个头的洗,大的哥哥来洗。”

冯正把摔碎咸鸭蛋捧起来,把壳子丢进垃圾,蛋白也都是丢弃,但是蛋黄却留下来。

看到哥哥把蛋黄单独留下来,冯诗若奇怪问:“哥哥,这个摔碎了,还能用吗?”

冯正笑着说:“当然可以,我们其实本来也就只要蛋黄的。”

冯诗若听了问:“哥哥,那既然只要蛋黄的话,为什么还要清洗这么多次?我们可以直接敲开取出蛋黄嘛。”

冯正又说:“那样不卫生啊,我们做点心是给人吃的,当然是要保证干净卫生。”

冯诗若点点头,倒是也赞同哥哥的意思。

接下来,兄妹俩继续很小心把所有的鸭蛋给清洗干净。

然后冯正端着洗干净鸭蛋出来,把家里的烤架拿出来,支在一个干净的盆上面,接着一个一个敲开咸鸭蛋,把蛋黄留在烤架上,蛋白则是全部都流入下面盆中。

对一些表面上残留一些保护膜的蛋黄,冯正也会小心翼翼给剥掉。

最后烤架上残留着全部的蛋黄。

冯健栋此时拉掉儿子身边问:“接下来这样,直接在外面滚一层肉松?然后包在青团里面吗?”

冯正看着蛋黄,想了想说:“爸,那样是不是不太好?这样直接生的包,会把蛋黄中的腥味保留下来吧?我觉得应该先给蛋黄烤熟,去除一些腥味,然后再在外面滚上肉松,包进青团中。”

冯健栋想了想儿子的话,觉得确实是有道理,他又说:“也可以用蒸的方式。”

接下来,父子俩也是开始操作,把咸鸭蛋黄一个一个摆在家里烤箱的烤盘上,先给烤制一下。

为了试验烤制的程度,冯正首先只放了两个,尝试一下。

第一次烤出来的有些过,蛋黄已经完全烤得有点焦,内部的水分流失严重,肯定是不行了。

第二次烤出来的,又明显还残留一些蛋腥味。

两次的失败,让冯正开始思考,应该要怎么去解决问题。

首先不能烤得很久,这个似乎也容易控制,可以守在烤箱前去观察。

其次是要去除蛋腥味,因为如果不去除的话,烤出来咸鸭蛋的味道确实不那么好闻。

冯正想了想,去腥一般用的办法,可以用酒。

于是第三次烤制时,冯正到了一小碗白酒,把每一个咸鸭蛋黄先在白酒里蘸一下,然后再摆在烤盘上去烤制。

并且烤制过程中,他也守在烤箱旁边,随时观察里面烤盘上蛋黄变化。

在看到蛋黄经过烤制,表面开始滋滋冒油时,冯正果断停止烤制。

这一次,从烤箱里拿出来的蛋黄,表面翻着油润光泽,内部也没有完全被烤干,并且因为蘸了白酒的缘故,蛋黄上的蛋腥味也已经明显没有。

在冯正烤制过程中,父亲那边已经把青团皮给准备好了。

因为是在家里做实验,所以青团皮没有加入颜色。

就是用糯米粉、小麦淀粉、砂糖去揉成团。

先加入开水擦拌成絮状,再逐步加入温水去不停案板上搓擦,把面粉给揉成面团。

这边揉好了面团,那边冯正也已经准备好了咸鸭蛋黄。

接下来,父子俩也是一起开始包。

冯健栋依旧还是干了多年点心的老手法,下剂子都是看似很随意揪下来,几乎是不用去称重,也能够确保每一个剂子几乎是一样分量。

下好剂子后,先把剂子在手中窝成一个窝窝头的样子。

然后先把蛋黄裹上一层肉松,再给放进剂子的窝里。

就和包酥皮点心一样,虎口慢慢的从下往上收,一点一点慢慢把口子收起来。

冯建东在收口前,还捏起一些肉松把里面填满。

冯正站在旁边先看了看,不得不承认父亲不愧是老点心师傅,手法真的是非常娴熟,而且也知道要如何让点心内馅充足。

看了一下父亲手法后,冯正自然也是跟着学做起来。

因为有包酥皮点心基础在,冯正包青团也还是比较熟练。

父子俩先包了四个,算是一家四口一人一个。

包好了之后,便是用家里的蒸锅开始蒸。

此时,看到爸爸和哥哥包好了四个,已经放在蒸锅里蒸了,冯诗若早已经是迫不及待,守在厨房的门口伸着小脑袋不停地看。

“爸爸,哥哥,好了吗?”

听到妹妹的催促,冯正笑着说:“别急,一会就好。”

终于,锅里的青团蒸好出锅,冯诗若忍不住直接冲进了厨房里来。

冯健栋哭笑不得说:“不要急,现在还很烫,等一下。”

又是经过了放凉。

放凉时间里,冯诗若简直是焦急万分,有一种时间过得好慢好慢的感觉。

终于到团子不烫了,冯健栋拿起来说:“好啦,大家一人一个,不要抢,都尝尝看,看看你哥哥这个蛋黄肉松馅到底怎么样?”

一家四口伸出手,分别拿起一个捧在掌心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