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第一份挑战(第一更,求支持)
  • 点心艺术家
  • 旁墨
  • 2230字
  • 2022-06-09 13:28:00

赵跃平并不知道的是,在他看到男孩和女孩拉着手一起走,心里有那么一点点不舒服,但又无可奈何地转回身去不久。

冯正又松开了拉住的赵婉清的手。

赵婉清被松开手,顿时有些奇怪地扭头看向冯正。

被赵婉清一看,冯正故作无意地说:“不好意思啊,刚刚是有点情不自禁,所以没有经过你同意就拉着你的手了。”

赵婉清一听愣了一下,接着又低头看了看两个人近在咫尺的手。

以赵婉清的骄傲,自然是不可能开口让冯正继续牵手。

所以她就这样看着两人的手,然后又一言不发地抬起头看向了冯正。

面对如此明显的暗示,冯正又怎么可能会不明白呢?

不过他还是稍稍迟疑了一下,才伸出手去重新牵起赵婉清的手,并且还不忘问一句:“我拉着你的手没关系吧?”

赵婉清很是骄傲地看也不看向前边走边说:“随便你。”

嘴上这样说,但赵婉清非但没有抽回自己手,反倒是也握紧了冯正的手。

男孩和女孩在身后的小动作,也是被冯健栋给发现了,不过老冯同志和老赵同志一样,都是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理念,并没有去点破男孩和女孩。

一行人就这么步行来到了位于街角处的点心铺子。

来到铺子的门脸前,老冯同志首先说:“冯正你先把卷闸门给拉起来,不过里面的布帘子不要拉起来。”

冯正立刻应声:“好的爸。”

然后男孩轻轻拍了拍女孩的手背,接着就和女孩暂时松开手,去接过了父亲手上的钥匙,去把卷闸门给打开了。

在卷闸门内,还有一层罩住了柜台的布帘子。

按照父亲的要求,冯正没有把布帘子拉起来。

这其实也是向经过的顾客表示,点心铺子暂时还没有开始营业。

随后,一行人从侧边巷子里的后门,进入到点心铺子里。

进门后,冯健栋扭头笑着对赵婉清说:“婉清啊,今天又是要麻烦你,你阿姨带着若若去上提琴课了,所以早上收拾的事情,只能让你和小正来了。”

赵婉清已经是反手把自己马尾辫盘起来,并且用带来的皮筋给扎起来。

“冯叔叔,你不用客气,反正放暑假我也没什么事情嘛,来铺子里帮帮忙,我觉得也挺好的,就当是在去上学之前锻炼锻炼自己。”

冯正听了,突然想起昨天跟岳志松家里人说过,他会帮岳志松争取一份工钱的事情。

他赶紧趁机跟自己父亲说:“爸,我看不如这样,暑假这段时间,让清清和志松都来铺子里多帮帮忙,我们每周给他们一点工资,当做是他们勤工俭学嘛,等他们去上学的时候,刚好可以用这笔钱当路费。”

赵婉清一听冯正这么说,她先一步拒绝说:“不用,不用给钱的。”

然后,她又拉了一把冯正说:“你怎么回事啊?还有你这样的吗?冯叔叔他们平时做点心和卖点心多辛苦啊?你怎么还能让冯叔叔给我和志松钱呢?”

冯正一脸认真说:“不是给你们钱,这是你和志松的劳动所得。”

赵婉清还是不太懂,她依旧坚持说:“那也不能给钱。”

冯正见赵婉清还在坚持,只能是认真进行一番解释:“你想一想,你和志松如果不是来我家点心铺子,而是去其他别的店里暑期打工,是不是也要让人家给你们工钱的?现在你们把暑期的时间给了我们家铺子,我们也应该给你们工钱啊。”

被冯正给这么一番话说过,赵婉清有一点点感觉他说的是有道理的。

不过转而,赵婉清还是说:“那不一样啊,我和志松来你们家是帮忙。”

冯正严肃认真地说:“不,从今天开始,你们就不是帮忙了,你们是我们家点心铺子雇佣的暑期工,你们要给铺子干活,然后我们每周会给你们工钱,一直到你们两个大学报到为止。”

赵婉清听完这番话,还想要去辩驳,觉得冯正这样是强词夺理。

但这个时候,冯健栋突然开口说:“嗯,我觉得小正说的有道理。”

赵婉清一听这话抬起头惊讶地看向冯健栋:“冯叔叔。”

冯健栋微笑说:“清清,我觉得小正说的是有道理的,我们不能一直让你和志松每天来铺子里帮忙,与其靠着人情让你们白干,我们心里过意不去,倒不如按照小正说的,给你们工钱,你们算是铺子里雇佣暑期工。”

接着,老冯同志看向冯正问:“那你觉得,给他们多少钱合适呢?”

冯正认真想了想说:“那就每个人每周300元。”

赵婉清一听说一个星期给300元,顿时忍不住问:“300是不是太多了?”

哪知道冯健栋盘算了一下说:“行,那就一星期300好了。”

听到冯叔叔竟然答应了,让赵婉清感到很不可思议。

她以前觉得冯正一直和父亲的关系不好,而且冯叔叔应该一直都是不太看得上冯正,今天没有想到冯正提出的意见,竟然会被冯叔叔这样利落的答应了。

冯正笑着对愣神中的赵婉清说:“怎么样?我就知道我爸会答应了,以后要好好干活哦,不然可是要扣钱的。”

结果冯健栋开口说:“他们既然是你招募的,那么清清和岳志松就由你负责了,如果他们两个要是偷懒的话,那就扣你的钱,还有他们的工钱,从你每个月在铺子里卖出去点心的利润里扣除。”

冯正一听这话,惊讶地扭头看向父亲:“爸,你这是什么意思?”

冯健栋说:“当然就是我说的意思,你是清清和岳志松的老板,所以他们的工钱要从你的盈利中出啊,所以你接下来要在铺子里好好做点心,你每天做多少,卖出去多少,我都会给你记上。”

说到这,老冯同志一脸阴谋得逞地笑了笑:“所以,你如果要是做的点心数量不够,赚不到他们的工钱,那就只能从你之后给铺子赚的钱里慢慢扣。”

冯正听了半天,算是明白了父亲的意思。

愣了一阵后,冯正哭笑不得地说:“爸,你这算是让我自己当包工头?”

冯健栋点头说:“可以这么说,不给你小子点压力,你不能给我好好干活啊。”

父亲接着盯着冯正,挑衅般地问:“怎么样?口口声声不上学要好好学做点心,还要把咱们家点心铺子做到全球知名的人,有没有胆量接下这第一份挑战?有没有信心赚第一桶金,给你的两个员工开一笔可观的工钱?”

面对父亲再明显不过的有意相激。

冯正坦然笑着接受:“没问题,这个挑战我接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