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黄粱一梦十八岁
  • 点心艺术家
  • 旁墨
  • 2351字
  • 2022-05-24 11:40:36

冯正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明明是在家里尝试炒豆沙做月饼,怎么一眨眼回到了父亲的点心铺子?还被父亲督促着帮他炒豆沙。

嘭。

他还在震惊时,屁股上挨了父亲手中擀面杖一下。

疼倒是不疼,但足以让冯正清醒。

屁股上挨了一下的感觉,让冯正明白了,眼前这一切不是幻觉,自己不是在做梦。

他再次扭头,盯着父亲认真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个父亲刚刚人到中年。

而接着他又低头看了看自己。

从身上的传说,和自己还不算很结实的手臂,以及一双白皙的手上看,似乎如今的自己应该在十七八岁的样子。

顾不得冯正再去多想,身后父亲已经吼道:“冯正你今天怎么回事?一直在走神,赶紧翻锅,翻锅。”

父亲的话让冯正定了定神,暂时按下心中的疑惑,在炒豆沙的大锅前站好,挥舞手中大铁铲认真翻炒。

每一铲下去都需要尽量贴着锅边,并且要用力铲到锅底,然后把锅底红豆翻上来。

如此一下一下的不停把下面的翻上来,逐渐把煮熟红豆水汽炒掉,并且还要把拌在红豆粒的糖和油也都跟红豆炒匀。

而冯正还知道,父亲点心铺子豆沙馅之所以好吃,还有两个秘密武器。

那就是父亲会在豆沙馅中,掺入他自己糖制的糖桂花。

如此,会给豆沙馅中掺入一缕桂花的香味。

另一个秘密武器是,父亲还会在其中掺入提前熬制糖浆,同样会给豆沙增香。

而要想让这两样秘密武器发挥作用,炒制豆沙时候的翻炒就非常重要,必须要用小火慢慢炒,并且需要人在锅边不停的翻动,让锅里的豆沙不糊,而且掺在豆沙里的配料可以被炒匀。

炒好的豆沙馅,虽然甜味上不如买的那么甜,但却会给人唇齿间留下一缕独特的余香。

这也是冯正父亲冯健栋点心铺子里,豆沙馅料美味的关键。

冯正一边翻炒大锅里豆沙,心里还是在思考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自己会突然跑到父亲铺子里?

父亲点心铺子不是早就停业了吗?

冯正依稀还记得,他当年离开家外出闯荡不久,父亲点心铺子的生意就开始走下坡路,当他事业有成衣锦还乡不久,父亲也在某一年春节时宣布,将要关停点心铺子。

那时的冯正并不在意,不过在铺子关停几年后,从跟着父亲一起干了很多年的老师傅说过,父亲当初关停点心铺子背后的无奈。

原来是城市里西点店铺越来越多,年轻人也都更加喜欢西点,觉得父亲的传统点心显得很老土,跟不上时代了,所以都不大乐意买了,店里的生意越来越差,房租和原材料也涨价。

眼见是越来越难以为继,父亲只好是终于服老,宣布关停他干了一辈子的点心铺子。

得知真相后,那时的冯正非但没有安慰父亲,反倒是直接跟父亲说关的好。

他觉得父亲年纪大了,和母亲也已经到了退休年龄,应该是开始颐养天年的时候,他觉得父母应该多出去玩一玩,看看祖国大好河山,如果缺钱的话可以跟他说,一应出行费用他可以全包。

结果父亲听完他的话,气得是立刻起身就走,连晚饭都没有吃。

如今回想起来,冯正突然觉察到,似乎也是那次之后,父母不再会给他打电话,每当逢年过节都是让妹妹给他打电话问候。

想到了这些,冯正又看了看眼前的情形,不禁在心里想:所以自己的重生是要做些改变?

因为心里想着其他事情,很自然冯正手上翻炒豆沙动作也有了些问题。

结果就是,冯正屁股上又吃了父亲一记擀面杖。

“是不是又溜号了?你就不能认真点?但凡你能认真点,你那个高考也不至于给考成那样,现在你打算怎么办?我看啊,你干脆大专也别去上了,在铺子里好好学手艺,好歹以后能有口饭吃。”

这么一番话,冯正听起来是异常的耳熟。

因为他曾经听过这番话。

而那一次听了之后,他在一周后选择了离家出走。

冯正不禁在心里有点哭笑不得地想:又听一次这个话,难道说还要跟父亲大吵一架,然后再离家出走一次?

恰在此时,突然一个软软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爸爸,你不要打哥哥嘛,你要跟哥哥好好说话呢,而且你要是把哥哥屁股打开花了,哥哥就不能做事啦。”

听到软软的声音,冯正一扭头看到还在上一年级的妹妹冯诗若。

此时的冯诗若婴儿肥的小脸红扑扑,看上去非常的可爱。

冯健栋看到女儿出来给儿子说话,自然也是马上向女儿露出笑容说:“若若乖,哥哥他做错了事情,所以爸爸才打他的,若若别担心,哥哥屁股皮实,经得住爸爸的打,没事的。”

现在的冯正看来,倒也难怪当年父母会偏爱妹妹。

一来是妹妹那时候年龄小。

二来妹妹从上小学开始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所以这么两相比较下,冯正的斑斑劣迹就显得是那样扎心。

冯健栋安抚了小女儿,扭头见到冯正又不动了,马上用手中擀面杖再次敲在了冯正的屁股上。

而现在冯正看来,父亲擀面杖一直都是只打屁股。

看似每次下手都挺唬人,但并不会伤到冯正,其实也没有多疼。

冯正又挨了两下,绷不住笑起来,边笑还边回头对父亲说:“爸,你老这么打,手不累啊?再说你这么一直打,我还怎么翻炒豆沙?”

冯正这么嬉皮笑脸说了这样一句,直接把冯健栋给整蒙了。

接着,他眼睁睁看着冯正卖力的翻着锅里红豆,悄悄从边缘的地方捏出一小团来,团成团之后伸手递给了妹妹。

冯诗若似乎也没有想到,哥哥会偷锅里正在炒制豆沙,然后递给自己。

小姑娘平时也是古灵精怪,有时候也会悄悄溜进爸爸点心铺子里,在爸爸做点心时要一点豆沙馅之类馅料吃吃。

可是她没有跟哥哥要过,也没有被哥哥这样主动给过。

见妹妹没有伸手接,冯正对仰头奇怪盯着自己看的妹妹挤眉弄眼说:“赶紧拿着,不然就要被爸爸没收了。”

给哥哥这么一说,冯诗若赶紧又扭头看向爸爸。

冯健栋看着兄妹俩这种情形,他愣了一下,轻咳一声对小女儿说:“哥哥给你的就拿着吧,下不为例。”

听到爸爸这么说,冯诗若还是没有伸手去接。

冯正见状说:“爸爸都同意了,赶紧拿着,你再不拿着哥哥不能翻炒豆沙,又要被爸爸打屁股了。”

哥哥这么一说,冯诗若赶紧伸手接过哥哥给的豆沙团。

冯正则是转身继续卖力翻炒锅里豆沙。

冯诗若看着哥哥很卖力的身影,又低头看了看手中哥哥给的豆沙团,少少地揪下来一点放进嘴里,慢慢让豆沙在口中化开,小脸上堆满开心笑容。

冯健栋盯着儿子身影,目光里流露出一丝惊讶和一丝欣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