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陷害

“林寻,你记得我们小时候经常去的地方吗?”郭铁笑嘻嘻的说道:“就是那片赌场,我带你去过的。”

“别,去赌场得一直是你们,我和你们可没多去,就去了一次差点被我父亲打死。”林寻直摇头,自己可不想和郭铁有任何交集了。

“走吧,几年没见了,我们一起吃个饭!”郭铁拉着林寻热情的催促道。

“不了!不去了!”林寻挣扎了一番,可是郭铁的力气大,还是拉着自己走了一段距离,来到了一家饭店前。

林寻看着饭店的牌匾,上面赫然写着春玉堂三个大字,从名字上来看他记得这家饭店,小时候父亲带着自己来过,算是绥平城最豪华的饭店,现在已经换了不知道多少次装修风格,早已经不是几年前的模样。

“我不进去了,我没钱!”林寻总算找到了拒绝的理由,他知道郭铁认为自己还是以前的富家少爷,但实际上早不是了,随着父亲离开后家里就发生了巨变,不让自己也不会跟干爹去村里生活。

“没事!老哥在这里怎么会让你花钱!?”郭铁豪言壮语,拉着林寻进入了饭店。

“郭少爷来了!包间收拾好了,备菜!”刚一进门,一个服务员便高喊了一声,便客客气气的在前面引路,把两人带到了包间门口。

包间豪华气派,外面墙上雕刻着百花齐放图,栩栩如生,隔着门帘能看到里面些许景象,也是红木黄布,尽显身份,还有这门帘,也是白玉珍珠串联,价值不菲。

“走吧兄弟,好久不见,今天我做东,你吃好喝好!”郭铁非常热情,把门帘掀开,让林寻先走进去。

林寻有些被强迫的感觉,想要拒绝可一直拒绝不下来,刚要说出口的不要也被郭铁直接一推,推了回去,自己也被推进了包间。

郭铁把林寻压在椅子上,自己也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刚一落座门口的服务员便拿着茶水走了进来,时间掐的是刚刚好。

“郭少爷,上好龙须茶。”服务员倒了一杯茶给郭铁,恭敬的问道:“菜品已经备齐,是否起菜?”

“起,必须起!”郭铁吩咐道。

服务员收到了郭铁的吩咐,也就悄然退下去了。

林寻坐在椅子上,椅子所散发的味道也是馨香扑鼻,闻不出来是什么材料制作的,只觉得身体内污垢被净化一般,定是某种药材所做。

除此之外,椅子的舒适度也让人感觉松软有力,就好像是有人给自己抚摸后背一样,时而软时而硬,控制得到。

一把椅子就已经如此完美高档,可见春玉堂饭店的档次之高,一般人根本没实力在这饭店吃饭。

“兄弟,这些年你去了哪里?”郭铁率先开口问道。

“我去我干爹那里住了几年。”林寻回了一句,看到郭铁现在能坐在这里吃饭,也就意味着他也是有身份的人,相对自己来说,自己家是落魄了,说话的语气也自卑了一些。

“是去了外省对吗!?可真有本事!你们一家都有本事!”郭铁一脸嬉笑的问道。

“额…”林寻愣了一下,自己一直都在乡下,哪里是去了外地,若真是去外地生活的话,自己还真有可能不会中毒。

两人交谈一番后,郭铁也对林寻的情况略有所知,林寻本以为郭铁会对自己冷眼相看,但郭铁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对自己热情,这让他感觉到一丝喜悦,几年不见的朋友见面还能这么热情,也算是好的情况了。

“郭少爷,菜都做好了。”门外传来服务员的声音。

“上菜!”郭铁喊了一声。

只见服务员用木杆挑开门帘,留出一条缝,几个人端着菜,来来回回几次,大大小小十几个菜,依次摆放在桌子上,摆放得没有了位置才摆放完毕。

“这么多菜我们吃得完吗?”林寻看着满桌子的菜,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很久没见过这么多丰富菜品了。

“没关系,吃不完就扔掉了,有人处理的!”郭铁大笑道:“你这是担心什么?花了钱没什么担心的!”

面对一桌子山珍海味,林寻也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食欲,加上来的路途中滴食未进,也顾不得太多,看到郭铁开始动筷子,自己也拿起了筷子。

“别光吃菜,喝酒!男人哪里有不喝酒的!”郭铁拿起旁边的酒瓶,给林寻递了过来。

“我喝不了酒,就不喝酒了!”林寻连忙挥手拒绝道。

“哎,别这样嘛!我们兄弟几年不见,喝一点没关系的!”郭铁直接给林寻倒了一杯,伸手送到林寻眼前。

面对郭铁如此热情,林寻也不好意思再拒绝,接过酒杯一饮而尽,之后郭铁一次次的倒酒,自己也不好推脱,有多少都喝了下去。

吃完饭之后,林寻的肚子也被撑大了,加上椅子的舒适,不经意间就睡了过去。模糊中听见郭铁以上厕所离开,也就没有在意。

“这位先生!醒醒!!”突然,一声怒吼在林寻耳边响起,把他叫了过来。

“嗯?”林寻睁开眼睛,感觉到刺痛,适应了好一阵才看到眼前出现的几人,身穿着和服务员一样的工服,应该也是服务员了。

“我这是怎么了?”林寻问道。

“这位先生,您喝多了,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一个穿着蓝色工服的人稍带敬意的说道:“这也就是我们春玉堂了,不然您住不了一天一夜,麻烦您把账结一下吧,这个包间有人预定了。”

“结…结账?”林寻脑子“嗡”的一下,这两个字如雷贯耳一样把他惊醒,他立马看了看四周,发现郭铁早已经不见了影子。

“郭铁呢?”林寻问道:“和我一起来的那个人呢?”

“那位先生已经离开了,他说您结账。”说话的正是之前郭铁在的时候得那个服务员。

“啊!?”林寻一头雾水,怎么也想不通郭铁就这么离开了,看着这一桌子菜,自己肯定是没钱结账的。

“这一桌子多少钱?”林寻低声问道。

“三千块钱。”蓝色工服的服务员再次上前说道:“看您是新面孔了,有优惠,去零头了。”

“三千!!”林寻被惊讶到大喊出声,摸了摸自己口袋也只有干爹给的三十块钱,怎么可能拿出这么多钱?

看到林寻一脸惊恐,蓝色的服务员也看出了林寻身上没钱的真相,从他身上得蓝色衣服不难判断出他的身份是和其他服务员不一样的,正是服务员的领班。

“小兄弟,你跟我过来,我给你说一些事情。”领班的脸色变得有些无奈,把林寻叫到了别的地方。

林寻跟着领班来到了一个小房间里,里面堆满了杂物,正是饭店里的杂物房。

“我看你衣着也不是有钱人,想必是被郭铁骗过来的。”领班弹了弹林寻的衣服,看到了里面的一件沾着大量尘土的衬衣,笑道:“你是刚从乡下来的吧?”

“没错,我刚来到绥平城,然后遇到郭铁,他就强行把我带到这里了,我真不知道他会这样做,竟然自己逃跑了!”林寻急忙的解释着,想要证明自己不是故意来吃霸王餐的。

“其实这也是我的疏忽,郭铁是一个老骗子了,他几年前是警察局局长郭啸天的表弟,后来因为犯了事坐了几年牢,出来之后郭啸天就没有再帮助他。”领班讲道:“而郭铁并不死心,还是不停的靠着自己的身份招摇撞骗,把有钱人骗到这里来,自己吃饱喝好之后就离开了,骗了不少人。”

“对对对!我就是这样被骗过来的!”林寻立马附和了一句,可又注意到郭铁犯事,感觉到好奇,便问道:“他犯了什么事?”

“盗墓。”领班说道:“他在赌场组织了一群赌徒,抓住了赌徒没钱的心理,带他们盗墓,最后被警察抓住,坐了牢,要不是郭啸天是局长,他已经和其他人一样吃枪子了。”

“啊!这样啊!”林寻也觉得不可思议,现在回想郭铁也不是什么好人,难怪对自己好,就是为了坑自己。

“对不起,我真的付不起这三千块钱,我也是被骗的,你看怎么能够解决这件事情呢?”林寻深知自己的大意才会造成这样的后果,心里对贪便宜的自己一顿责骂,以后绝对不贪便宜了。

“按照规矩来说,要叫你家里人来赎你,但是我看你家里人也不像是有钱人,也就没有叫他们的必要了。”领班指着身后的杂物说道:“最近我们收拾杂物的员工走了,你就留下来收拾杂物吧,半年就可以离开了。”

“半年!”林寻大吃一惊,师父给自己的玉皇珠也就只能压制体内剧毒半年,要半年都在这里收拾杂物,半年后怎么面对师父?

“半年已经是我看你可怜了,不然至少得八个月。”领班叹道:“孩子,如今这世道人心险恶啊!不要轻易相信别人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