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出发

在杨问的带领下,两人很快就从山洞里走了出来,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了,看着眼前的景象,林寻无比的开心,心里没想到自己能够这么轻松得出来。

“谢谢你师父。”林寻微笑道。

“没事,先送你回家吧。”杨问淡淡地说了一声,便朝着周家关的方向走去。

两人一路翻了两座山才看得到周家关,这让林寻觉得不可思议,难怪昨天脚那么酸痛了,这路程对于自己来说太长了,还翻山越岭的,没点体力真不行。

“师父,我体内的毒怎么回事?”林寻哀求道:“有什么办法能治好吗?”

“我也不清楚,起初我觉得你是误打误撞中了别人的毒,现在看来还是事有蹊跷,或许这些人就是冲着你来的。”杨问思索了一会儿,或许这些人已经知道了林寻的身份,极有可能是被林寒惩罚之后报仇来的。

“那我还有救吗?”林寻继续问道。

“也不是没有,只是很难。”杨问皱了一下眉,继续说道:“这个办法几乎没有人能做到,你懂的吧?”

“哎…”林寻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对于这些生死他并不是不懂,但是更多的是那种无奈。

“先回家吧。”杨问安慰道。

进入到村子后,村里的人看到林寻后立马把他喊回来家,告诉他李春很担心他,从炕上摔下来了,要不是林谢去他家去得早,可能出大事了。

林寻回到家后,李春坐在炕上,旁边的林谢看到林寻安然无事也微微一笑,随即安慰了李春。

“干爹,你怎么样了?”林寻急忙关心道。

李春看着林寻回来,脸上充满了紧张,招手把林寻招到自己身边,急忙问道:“你没遇到危险吧?你去了什么地方?”

林寻摇了摇头,回道:“干爹你放心,我没事,昨天的事情我暂时也说不清楚,反正现在回来了,也没啥事。”

李春看到林寻安然无恙,心里的一块石头也落了下去,可他知道林寻突然跑出去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或许是身体上的事情,难道不死之血对他的病情不起作用吗?

就在这时,门口的杨问走了进来,看了看房间里的人,露出一抹笑容。

李春自然也看到进来的杨问,这个男人身材魁梧,昂首挺胸,双手背在身后,散发的气场瞬间压制住所有在场的人。

“是你?”林谢一眼认出来杨问,正是十几年前有过交集的墓图门门主。

“林寻昨天遇到了一些麻烦,我正好遇到,把他带了回来。”杨问简单说道:“你们也不用谢我,我也是路过。”

“这位英雄,感谢你救了寻儿,敢问您尊姓大名?”李春还是客气的说道:“您救了寻儿对我们来说是大恩大德,我们一定要报恩于你。”

“都说了不要感谢了我,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和你说。”杨问开门见山地说道:“今天我要带林寻走,他已经是我的徒弟了。”

此话一出,林寻也感觉到吃惊,没想到师父会说这样的话,同样震惊的还有李春,他自然不想让林寻被陌生人带走。

“林寻现在是我的干儿子,你不能带他走,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唯独他不能和你走。”李春拒绝道。

杨问不屑的一笑,没有搭理李春的话,看着林寻,问道:“你愿意和我走吗?还是留在这里?”

听到师父这么问,林寻也想明白了,或许师父这是要带着自己去找解药,同时也给了自己选择,可以留下来,不知为何他相信眼前这个接触不到一天的师父,不会害自己。

“干爹,我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林寻从炕上下来,跪在地上,坚定道:“干爹一直给我讲外面世界的故事,儿子早已经对外面的世界感到好奇,这次我决定和师父一起出去,去看看早就想看到的外面的世界。”

李春看到林寻这么坚决得说出这句话,意识到孩子已经长大了,留是留不住了,而且自己现在也是个瘸子了,深知不能活动的难受,要是把林寻留在身边,林寻也就无异于瘸子,迟早是要出去的,多见见世面,定有自己的一番成就。只是眼前的这个师父自己素未谋面,不知道是什么来头?

“林寻今年十八了,也该出去闯闯了,你们那一代不也是十七八就出去了吗?而且林寻身边还有师父,不会有危险的。”一边的林谢开口说道。

听到林谢这么说,李春也就知道眼前的人很有可能是道上的人,林谢年轻的时候在道上也是有名号的人,也肯定和这个人认识,深知其为人才放心把林寻交出去。

“那就劳烦这位英雄了。”李春终于还是说服了自己,答应了杨问带走林寻。

“林寻,我们走。”杨问叫道。

林寻站起身来,朝着杨问身边走去,眼神却一直停留在李春身上。

“干爹,你要照顾好自己,儿子先离开一段时间,很快就会回来。”林寻突然站了下来,一脸不舍的看着李春,他的眼里是李春的腿,他不知道自己走了以后不能活动的干爹该怎么活,可自己身中剧毒,不去找到解药的话,活不长时间。

“孩子,要照顾好自己,一定不要惹是生非。”李春也已经老泪横流,看着如同亲生儿子的林寻,他也舍不得,可他心里也有了答案,林寻的身体还是有大问题。

简单的告别之后就是两人的分别,杨问转身离开了屋子,林寻也紧跟其后,跨出门槛的一瞬间,林寻的哭声就响了起来,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再回来,也不知道这一去要遭遇什么事情,只知道这一去再也没有干爹的关心和宠爱了。

房间里的李春也压制不住自己的悲痛,离别之痛是他这种年过六十的人最受不了的痛,哪怕是挨千刀也不如离别痛。

“孩子!孩子!”李春似乎想到了什么,立马把枕头撕开,从里面挖出来一叠钞票,激动地喊着林寻。

“林谢,快去把这些钱给孩子送过去!快去!他一个人什么也不会在外面没钱活不下去的!”李春带着哭腔催促道。

林谢接过钞票,立马追了出去,可是杨问带着林寻已经走了很远,他知道这是杨问在有意而为,自己想要追是追不上的,本想着就这样放弃,可转身的瞬间犹豫了一下,立马朝着杨问追去。他意识到自己手里攥着的钞票可是一个父亲对儿子最后的关心,这份关心不能就这么被放弃。

林谢一路飞快的追赶,可前面的杨问也是健步如飞,越过两个山头,林谢彻底看不见杨问的身影,他终究是没有追上杨问,手里的钞票变得没有了一丝意义。

转身朝回走的杨问,突然听到了熟悉的喊声,正是林寻的声音,他回头一看,发现林寻正朝着自己走来。

“林寻,你把这钱拿着,这是你干爹给你的!”林谢立马把钱塞给林寻,叮嘱道:“杨问是天下第一的存在,跟着他一切事情都会迎刃而解的,叔叔知道你身中剧毒,早点找到解药,早点回来,家里有人在等着你!”

林寻接过钱,原地放声大哭起来,他现在想要回去陪着干爹,哪怕是死也想陪着干爹,这个时候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孩子,勇敢一点,男子汉大丈夫,快点追上你师父!”林谢看出了林寻的心理,立马劝说了一句。

“嗯!”林寻也立马回过神来,自己不能就这么死去,要找到解药回来好好的陪着干爹,这才是男人要做的事情。

林寻立马转身,朝着山上跑去,他看到师父距离自己已经一座山的距离了,他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一步也不停歇,在奔跑得时候,他已经忘记了一切,只知道向前跑,这样才能成功。

“师父…我们下一站去什么地方?”林寻追上杨问,喘着大气问道。

“绥平城。”杨问停下脚步,看着远处的方向,前路漫漫,不知道何时才能抵达终点。

“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带你出来?”杨问问到林寻。

“因为我们要去找解药,解我体内的毒。”林寻回答道。

“错了,不是我们,是你,我要你一个人去找解药。”杨问立马指正道:“我是不会和你一起去找解药的,你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做。”

“啊?我自己?我自己怎么去找?!”林寻有些不敢相信,师父竟然不打算和自己一起去找解药。

“路就在前方,你尽快出发吧。”杨问提醒道:“这条路艰难漫长,我赠你玉皇珠可保你半年内安然无恙,半年之后我会找你,到时候看你能否找到解药,再做指点。”

林寻看着身上的玉皇珠,看来这是师父目前对自己最大的帮助了,这或许是一场考验,不管怎么样,自己都要熬过这半年。

“那我们就要再见了吗?”林寻问道。

“嗯,师父就要走了,你自己走你自己的路吧。”杨问明确道。

“师傅再见。”林寻再次跪在地上,三头磕在地上,等睁开眼的时候,师父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偌大的天地间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告别师父杨问后,林寻便朝着绥平城出发了,路途遥远,好在小时候自己在绥平城住过一段时间,也有来回的经历,倒不至于迷路。

来到绥平城外,林寻感慨万千,自己在这里生活了十年,整个童年都在这绥平城,现在身中剧毒,救命的解药依旧是在绥平城,看来自己和绥平城还是很有缘的。

进入城中,街道上的繁华林寻有七年没见了,正值假日,街道上人山人海,热闹非凡,商铺里挤满了人,小贩穿梭在人群中,用辛苦换取人间烟火。

林寻决定先去自己家看看,穿过数条街道后,一座大院出现在眼前,这里本是自己的家,现在却已经改成了警察局,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只不过是一张纸,自己生活了十年的地方就成了别人的了。

在警察局外,林寻仿佛看到了小时候和玩伴一起玩耍的景象,是那么的快乐无忧,但一切都在自己的父亲离开后,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我一定要把属于我们家的房子拿回来!”林寻气愤的看着面前的大院,坚定的说道。

林寻来到了一处小广场,他记得以前的广场里有很多花草树木,但现在都是巨型石雕了,没有了一点生机,自己对这里的美好停留在小时候,知道这一切再也回不来了。

“林寻!你是林寻吗?!”一个男孩跑到林寻面前,热情的问道。

“你说?”林寻看着突然出现的男孩,也觉得有一些眼熟,可实在是记不起来哪里见过了。

“我是郭铁!我们小时候一起玩过,你忘记了吗?!”男孩兴奋的说道。

“哦,是你啊…”林寻想起来了,这个男孩的确是小时候的玩伴,那个时候自己家境还可以,接触的人身份也比较高,郭铁的叔叔当年是一个首长,后来打了败仗开枪自裁了,总之那个首长活着的时候,郭铁的家境也是很可以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