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生死难辨

走到男人站着的地方,林寻的脸色变得苍白,这里根本没有什么人,而是一座墓碑立在这里,无比恐怖骇人。

林寻被这一幕吓得双腿发软,直接从半山腰摔了下去,一路朝着山谷滚去,滚到一半的时候,林寻就不见了踪影,原来是掉入到一处地洞之中。

从地洞里滚下来的林寻调入到一处浅水区,冰冷刺骨得山水让他瞬间清醒过来,周围伸手不见五指,只有未知的恐惧包围着他。

就在此时,不远处出现了一道道火光,只是这些火光不是正常的颜色,而是一道道蓝色的火。林寻顾不得火焰奇异,只想搞清楚自己现在是在什么地方。

来到蓝火跟前,林寻再次陷入恐惧,可这一次他似乎看开了,自己现在已经分不清楚是真是假,就当是在做梦罢了,大不了醒来重开。

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堆尸骨,这些蓝色的火光正是尸骨上飘着的蓝色火焰,随着林寻轻轻一挥,这些蓝色火焰很快就飘到其他地方,对林寻并没有任何伤害作用。

在蓝色火焰的照射之下,林寻看到了尸骨下面压着一个大背包,小心翼翼的拿出来打开,发现里面有一些铁器工具,最重要的还是有一个手电筒。

手电筒这玩意在农村不常见,有的人甚至没见过这玩意,还在林寻小时候在城里待过一段时间,知道这玩意怎么用。

“啪啪!”林寻拍了拍手电筒,很快就把手电筒打开,周围的场景一下变得明亮起来。

这个地方是一处空旷山洞,通过手电筒能看到林寻掉下来的地方是一个斜坡,水渠极多,难以攀爬上去,定是暴雨将这条通道打通,林寻才掉了下来。往里头看不到头,只觉得冷风吹骨,应该是有出路。

“看来要出去,必须要往里面走了…”林寻说服自己,拿起背包朝着里面走去,身边的蓝色火焰也随之飘回到尸骨上面,落在眼睛的位置上,显得诡异。

走了一段距离,能够听到急流的声音,应该是山体内的山水了,继续往前走没多久,果然看到一条小河,水源从上方而来,向深处流去。

“想要出去还要往下走吗?”林寻有些犹豫,这条河流一直向下延伸,水流造成的河床多出一部分,看着能够通向更深处。

看了看周围没有其他的出路,林寻也就只能硬着头皮往下爬,这条河道坑坑洼洼,下去的也比较容易,只要能控制自己落在凹进去的地方,还是很安全的。

利用这些凹进去的优势,林寻很快就来到了河道尽头,下面就是一片水域,能够清楚地看到深度,也就一米不到的深度。

从河道跳下来,林寻稳稳的站在水里,山水冰冷,林寻小腿险些抽筋,好在体内突然出来的一股热气,像是传送一般汇聚到小腿,才没有出现意外情况。

林寻慢慢的往前走,没走几步就看到不远的地方出现一个物体,看不清楚具体是个什么物件,只是它一直在原地旋转,十分诡异。

走到距离物体两米的地方,林寻才彻底看清楚物体的面目,竟然是一具随着水涡不停旋转的尸体,尸体整体被浸泡的臃肿发白,白的一碰就能够爆裂开来。

“呕!”林寻忍不住吐了出来,霎时觉得头晕脑胀,恶心的眼前一黑,好在自己刚见过尸体,心理承受能力还是支撑自己没有晕倒。

可当林寻再次睁开眼睛,尸体突然凭空消失了,就连水涡都不存在了,刚才那恐怖的一幕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

林寻立马查看四周,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周围变得越来越冷,并不是山水寒冷,而是身边的空气都变得阴森寒冷,在这片充满恐惧的空间,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随着时间一秒秒过去,林寻内心的惶恐也变得越来越大,大到压制了所有的一切,就连自己的心跳也已经听不见,在这极其恐惧的心理下,林寻看到一个人影朝着自己走过来。

“这里好冷啊…”一眨眼的功夫,人影便来到了林寻的身后,那幽怨得声音在林寻耳边响起,就像是死神的警钟一样。

林寻缓慢的转过头,他不敢相信有人能在这一瞬间移动到自己的身后,随着脖子慢慢的移动,他的视线内也出现了一个被头发遮住脸庞的人,最可怕的是头发,像是有生命一样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朝着脖子缠绕过来。

很快,强大的压力在脖子上出现,头发死死地缠在林寻的脖子上,一点点的锁紧,脖子上开始出现裂痕,那是被头发丝勒破的皮肤。

“救命!”林寻竭尽全力的嘶吼了一声,可是根本没人能够出现救他一命,只有强烈的疼痛,似乎要把他的脖子勒断一般,最终林寻还是没能扛住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寻再次感觉到身体发凉,他急忙睁开眼睛,心中突然涌上喜悦之气,把他从刚才的窒息死亡中拉了回来,自己还能感觉到冷,这就证明自己还活着。看着眼前的一切,尸体还在水涡里旋转,一切还是那么的安然无恙,他释然了,也许又是自己出现了幻觉,可为什么自己会出现这样的幻觉?

林寻不打算在原地停留,也不想去碰这一具臃肿的尸体,他知道自己只要碰了,那么事情之后变得更复杂,刚才幻觉中看到的都是假的,但这具尸体是真的,不能什么好奇心都能犯。

他继续朝前走,很快就来到了岸上,这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至少不用再拖着湿哒哒的鞋前进,而且也不再那么冷了。

顺着岸边走了一段路程,一条通道出现在林寻眼前,能够看出来这是一条从山体内部裂开的山缝,只要继续往前走一定能看到出路。

周围没有任何异常,能发出声音得只有林寻轻快的脚步声,林寻内心急着出去,脚下的速度越来越快,也越来越慌张,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身后有人在跟着自己,只要稍微慢那么一步就会被追上。

突然,林寻停了下来,他觉得自己应该回头看看,身后到底是什么东西在跟着自己,哪怕是小瞟一眼,也能让自己有所发现。

慢慢的侧身转头,林寻的视线内始终只有一片漆黑,除了黑没有其他的存在,可他还是感觉到深深的不安和恐惧,他用手电筒照了照身后,没有东西,心里的害怕少了一些,回过头却听见一声声响。

“啪!”那是一声清脆的响声,是一大片东西平整的掉在地上发出的声音,林寻看到了那个掉下来的东西,走近一看,竟然是一具尸体。

拿手电筒往上一照,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具棺材,棺材吊在顶上,摇摇晃晃的,随时有掉下来的可能,棺材时间久了,裂开了一面的板,下面这具尸体就是从里面掉出来的。

继续看向其他的地方,也有着同样的棺材,它们悬挂在顶上,数不清数量,每隔两三米就有一副,也看不到头。

看到这一幕,林寻原地犹豫起来,他不知道继续往前走还会遇到什么,还不如现在回去。可一想到刚才水里遇到的那具尸体,他怕那具尸体再次醒过来,犹豫再三,还是硬着头皮继续朝前走。

所幸一路走过来,并没有其他的棺材发出异样,估摸着走了一半的路程,林寻也感觉到腿酸脚麻,想要多走一步也走不得了。

就在林寻停下来歇息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了阵阵唏嘘声,分辨不出来是什么声音,像是有人在说话,也更像是有东西在爬。

林寻一口大气不敢出,只能原地一动不动等待体力的恢复,他再次慢慢的把手电筒照向身后,这一次他看到了身后的东西,是一群在墙壁上攀爬的尸体。

看到这些尸体朝着自己爬过来,林寻已经没有喊叫的勇气,可以说是没有喊叫的必要,因为这里不可能会有人出现,他只有跑,才能有一线生机。

“啊!”林寻惨叫一声,他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脚已经被一只手紧紧抓住,紧接着一具尸骨从自己的胯下钻了出来,对自己发出“咯咯咯”的笑声。

腿上的疼痛是真的,这让林寻无比绝望,倒是听父亲偶尔提起过,说是人是不可能遇见鬼的,如果真是那天遇到了,那你就打自己一拳,能感觉到疼就是真的。

林寻自然没有打自己一拳,因为他现在已经感觉到了疼痛,抓住自己的那只手仿佛是一把刀一样划破了自己的皮肤,割断了自己的经脉。

断腿之痛疼痛万分,实在不是常人能够忍受,何况林寻一个十七八岁的孩子,直接惨叫一声,晕了过去。可奇怪的是林寻并没有倒在地上,而是依旧处于站立状态。

“孩子,你快醒来!”一声急促的声音在林寻耳边响起,直接把林寻叫醒了过来,他能听出来这个声音,是父亲的声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