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中邪

翻过了一座山,林寻来到了一处阴面,山沟间有贯穿到山底的水渠,稍不留意就会滑下去,还有一些荒草盖住的水渠口,十分危险。

林寻现在是十七岁,所处年代是60年代,这个时代十七岁的男孩是能抗家的,可林寻小时候和父亲在城里待过一段时间,娇生惯养,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也有过,所以来到村子里比一般的村民孩子身体弱,是那种吃不了苦的孩子。

顺着田梯间的小道循序前进,很快也就到了之前发现苜蓿的地方,这让林寻的脚步加快了不少,可稍不留意,脚下一空,掉进了一个坑洞中。

好在坑洞的深度不是特别高,林寻掉下来的时候是屁股着地,立马感觉到屁股摔成了几瓣,揉了半天才缓过来,抬头一看,自己掉入到一个方形大坑之。

刚从疼痛中缓过来,林寻就被眼前看到的一幕吓得再次摔倒在地上,身体迅速地往后退,脸上眼睛瞪得老大,已经合不上了。

在他的眼前,躺着一具尸体,尸体的嘴里流着血,脖子上有一条伤痕,流出大量的血,脸已经僵硬发白把林寻吓到神经不能自理。

“干爹!死人了!干爹!”林寻还是闭眼大声喊了一声,可下一秒,他感觉到周围开始泛起冷气,但奇怪的是自己的心脏感觉到压抑,全身冒着汗,这种里热外冷的折磨,把他的心跳提到极速。

突然,林寻的心跳平静下来了,他面朝尸体,眼睛还是没有睁开,可也仿佛看到了刚才看到的尸体站了起来,正在朝着自己走过来。

正是这种强烈的恐惧,让林寻的心跳也慢了下来,生怕心跳声也会吸引到眼前站起来的尸体,压抑了一会儿,再也支撑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李春也恍惚间听到了林寻的声音,也顾不上放羊了,附近能有苜蓿的地方不多,他急忙的在山里找寻着林寻,一瘸一拐的,走的也快。

他很快就听到了林寻的哭声,确认了方向,这一下他更激动了,脚下也加快了速度。可一个踉跄,直接从水渠里掉了下去,一路滑到山底,几百米的水渠,下去之后直接晕了过去。

等李春醒过来的时候,是被双腿的疼痛疼醒来的,可他醒来后的第一句话,却是心系林寻,他急忙喊道:

“林寻呢!寻儿在什么地方?”

“林寻没有什么事情,村里的人在天坑里找到了他,现在也已经在休息了。”一旁说话的是村书记,叹道:“现在你还是关心一下你自己吧,你的腿本来就坏了一条,这次两条腿就坏了。”

李春这才看了看自己的腿,嘴也开始发抖的哭了起来,老泪纵横道:“啊…我的腿,腿啊,没了你我怎么生活呀?啊…”

李春尝试着站起来,却发现自己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腰,他立马明白,自己的下身都瘫痪了,不仅仅是双腿。

“完球了,我以后活不了了。”李春无奈的笑了笑,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惋惜,感叹道:“要是林寒还在的话,会治好我的吧。”

另一边,林寻发着高烧,全身发烫,全身苍白的跟张纸一样,严重到连眉毛也变成了白色,众人心里都知道他是撞鬼了,不然怎么会这么奇怪?可村长书记在旁边谁也不敢说出来。

“这孩子怎么了呀?都成这样子了?!”村民们吵闹到。

“大家不要害怕,林寻这孩子一定是吃东西中毒了,会没事的!”一边的书记不断的解释着,头上已经冒了一身汗,因为他也不敢把自己的内心有鬼的答案说出来,只能说一个解释的过去的谎言。

其实他很明白,林寻见鬼了,可自己是正儿八经的下乡青年,不能迷信。

找到林寻的地方还有一具尸体,一个好好的孩子被吓成了白色,那已经不是害怕尸体能造成的伤害了,众人都能明白一定是鬼魂作祟,可是在光天化日的社会下?怎么会有鬼怪?

即便是有,也都藏在人心里。

林寻的耳朵里开始响起一些声音,声音来自灶台的方向,模糊中能够看到灶台的后面站着一个人,他悬挂在窑洞上,朝着林寻诡异的笑,嘴里时不时发出阴森的咯咯声。

“书记,要不还是让神婆来看看吧,老时候出了这种事,都是神婆解决的!神婆说过,全神包治百病!”村民里终于有人看不下去了,看着林寻不断的抽搐口吐白沫,还不知能撑多久。

“什么神婆?!什么全神?!那都是四旧!”书记呵斥道:“疾病不能乱投医,等镇上的医生来了,林寻会好起来的。”

听到书记这么坚决,村民们也都没有了任何办法,看着炕上的林寻,翻滚的更厉害了,严重的时候从前炕滚到后炕,嘴里还开始念叨起来。大家都开始希望全神保佑,这孩子实在可怜。

就在众人都为林寻着急却没有办法的时候,门口有人喊了一声,让众人给腾出了个位置。来人背着受伤的李春,把他放在了炕上。

“李春,你来这里是干什么?!”书记呵斥道:“难道你觉得现在还不够乱吗?”

“书记,我是来救林寻的,只有我能救他。”李春拿出一瓶红色的液体,嘴角开始抽搐:“这是救命的药,可以救我的腿,也可以救林寻的病。”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偏方?!”书记阻止道:“李春我和你说,可不能随便弄药,你这是发展不主流思想,是要受到批评的!”

“林寻是我的义子,我养了他十几年,我不能看着他这么难受,我不管那么多,我必须要给他用这药!”李春坚持道:“你们要是拦着我,我就立马咬舌自尽!”

书记看到李春以死相逼,也立马怂了下来,要真是一天内自己管理的村子死了两个人,那自己怎么也没法解释清楚,到时候书记当不成了,说不定还得蹲号子。

“林谢,把林寻给压过来。”李春叫到旁边的男人。

林谢立马把林寻压了过来,用力的掰开了他的嘴巴,趁机接过李春手里的液体,直接灌了进去。

眼看一瓶液体全部都喝了下去,众人的也都感觉到提心吊胆的,生怕林寻再出个什么意外。

“李春啊!李春!”书记在一边聒噪道:“你看你做的这是啥事?要是林寻死了,你要负责的!你就是杀人犯!”

李春看着林寻,脸上露出了笑容,却又马上消失不见,他深沉的说道:

“林寻肯定会没事的,因为那是他父亲林寒的血。”

迷信!迷信!”书记更加慌了,愤怒道:“是哪里听来的胡话?血液救不了人!都是谣言!”

话音刚落,有的村民就喊了起来,他们看着炕上的林寻,喊道:

“那小子好了,没事了!”

书记也看了过去,发现林寻已经恢复正常了,而且自己擦了擦身上脏的地方,彻底清醒过来。

“干爹!”林寻睁开眼睛就看到两条腿都包了扎带的李春,哭道:“干爹你这是怎么了?!你是因为我才成这样的吗?!”

李春看着好过来的林寻,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他知道林寻一定会好起来的,他服用的可是父亲林寒的血,也就是起死回生草。

李春放心了,起死回生草是可以解百毒驱蛊虫破幻觉的神药,后来被林寒得到,融合之后,林寒体内也就有了不死之血。这种不死之血可以让非一击致命的伤立即恢复,林寻现在服用了林寒体内的不死之血,已经没有危险了。

看着林寻平安无事,李春好像看到了林寒站在外面的院子里笑,那是一种自信的笑,在十几年前林寒用自己的血救人之后,就是这种笑容。

“干爹没事,干爹就是摔了一下,会好起来的。”李春拉着林寻的手,催促道:“你快跟我回家,我有一些事情要和你说。”

“林谢,背我回去。”李春叫道。

正当三人要离开的时候,书记追了出来,喊道:“我不管你们是怎么好起来的,但是今天大家都看见了,是吃了感冒药好的,林寻只是简单的发烧!”

“知道了书记!”所有人立马回应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