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初来吴保城

来到吴保城,林寻几乎是饿得饥肠辘辘,可是吴保城也是个大城市,道路错综复杂,一时间还真没找到吃饭的地方,走了一段时间,看到一群人围成一个圈,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

从人群的缝隙里穿过,林寻看到了一个男人被几个壮汉殴打在地上,尽管男人被拳打脚踢,可一直没有喊出声,只是在苦苦忍耐,周围的人也没有上前帮忙的意思。

“你们住手!”林寻立马走了出去,挡在男人的面前,喊道:“再打他就死了,你们为什么要打他?!”

看到突然出现的林寻,众人也都没有任何反应,一脸等待着看笑话的表情,而旁边的几个壮汉,站在林寻身前,几乎是贴身的俯视着林寻。

“你是哪里来的臭小子!?赶快给我滚蛋!”壮汉大喊了一声,直接把林寻一推,推到人群之中,好在有人在后面垫背,林寻并没有受到多少伤害。

“你赶紧走吧,不然连你一起打!”旁边有个声音提醒道。

林寻不甘示弱,也不想看着男人再被殴打,站起身朝着壮汉走去,壮汉比他高一个头,几乎是仰望着他,说道:“为什么要打人?”

“小子我看你真是没见过活阎王是吧!”壮汉举起了拳头,面目狰狞可憎,正打算卯足力气一拳打在林寻身上,却被另一个声音阻止了下来。

“警察来了大哥!”远处一个人喊了一声,把壮汉得动作叫停了下来。

“算你们两个好运!”壮汉扔下一句话,很快就消失在人群中。

林寻看着大汉离开,松了口气,自己实在是太冲动了,根本没办法解决这件事情还要站出来,好在是警察及时赶到,不然自己也逃不了一顿毒打。

“你没事吧?”林寻问到地上躺着的男人。

“谢谢你。”男人勉强站起身,看了一眼林寻,回了一句狠话后便离开了。

看着男人单薄的背影渐行渐远,林寻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明明自己就是出来帮助他的,为什么感觉他并不需要?

一座大院的大门处,站着四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手里拿着木棍,目露凶光的看着前面出现的人,正是大院的护院。出现的人身子单薄,穿着一身灰色衣服,脸上还有一些被伤痕,正是刚才被殴打的男人。

“刘子服,你不要不知好歹了,你看看你是什么身份?再看看我们家老爷是什么身份?你怎么能够厚着脸皮来结亲呢?!”一个护院说道。

“你们让我见婴老爷,我相信他会答应这件事情的…”被叫刘子服的人已经虚弱到没有力气,只能低声得说了一句话。

“瞧你那瘦弱样子,即便是把我们小姐交给你,你能保护好她吗?赶快走吧,看你也是怪可怜的,不想对你动手了!”护院不耐烦的说道。

“不行,我必须见到婴老爷!”刘子服突然振作了起来,快速地跑了过来想要冲进大院。

四个护院看到刘子服过来,也就不再留情,挥起棍棒就把冲过来的刘子服打倒在地上,之后更是拳打脚踢,直到拳头发麻才停了下来。

刘子服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因为疼痛无法忍住的泪水从眼角流出,整个过程依旧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心里的那一份坚定,只允许給正确的人说出来,因为他知道眼前的这些人,不是自己要见的人。

“哟,这可是个好东西呢!”护院地上掉着的一块碧绿色玉佩,捡起来之后笑道:“刘子服,这就是你们的定情信物是吧?”

“这个东西你们不能拿走,还给我!”刘子服挣扎道。

看到刘子服如此看重这块玉佩,护院也感到开心,只要把玉佩交给少爷,那么任凭刘子服怎么折腾,都是于事无补了。

看着玉佩被人抢走,刘子服也想上去抢夺,可一个人终究不是四个人得对手,最后还是被拦在门外,眼看着玉佩被人带走,他顿时心灰意冷,像是失去了一切希望,沮丧的离开了。

与此同时,林寻来到了一处桥洞下面,天气炎热自己也没有好的地方容身,只能找到一处阴凉的桥洞。当他走进去一看,发现桥洞下面有一群衣衫褴褛,面容憔悴的人,应该是乞丐没跑了。

林寻避开他们的眼光,找了一个空地坐了下来,与他们的距离证明着自己和乞丐身份的距离,即便现在落魄了,可内心的自尊还是不愿意让自己成为乞丐。

外面炎热无比,但桥下却格外的清凉,外面的风经过桥下阴处的水,变成了一股冷风,吹在桥洞下面,盘旋片刻才会离开,这一片刻的时间,它经过了所有人的身边,给他们带来了欢愉,之后便离开了。

林寻被这一会儿一阵的凉风吹的昏昏欲睡,没过一会儿便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他听到有人在叫自己,这才醒了过来。

“小伙子,我看你肚子一直在叫,你几天没吃东西了?”一个满脸胡茬的老年人,带着笑脸问道。

“有三天了。”林寻说道。

“我这里有一个馒头,你不觉得干的话你就先吃吧,一会儿我带你去吃饭。”老年人说道。

“不了,我不吃。”林寻立马拒绝了下来,自己可不是要饭的,即便是再饿,也不允许自己吃乞丐的东西。他相信自己会挺过去的。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我看你也是刚出来闯荡的,不懂这人间疾苦。”老人劝道:“你先吃饱肚子,才有力气实现你的抱负。”

面对老人的劝导,林寻自然是听不进去的,他对眼前的馒头很是渴望,但是表现得却无动于衷,继续拒绝道:“我不吃了,你留着吧。”

老人看到林寻执意不肯出,也露出一抹黑线,但很快就消失了,继续挂在他脸上的还是热情的笑容,笑道:“小伙子,你现在不饿,等你饿了来找我,我带你去吃好吃的,我看你和我有缘,我有一口吃的,也会给你一口吃的。”

林寻浅笑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老人他没有一丝好感,总感觉这个人和郭铁一样是骗子,不得不说这是上次郭铁给他留下的心理阴影,可出门在外,防人之心不可无。

就在两人交谈完毕后,林寻看到一个人摇摇晃晃的来到了桥下,坐在一个角落埋头坐了下来。从他和那些乞丐的举例来看,他也是一个独立者,或许和自己一样。

林寻靠了过去,慢慢的他发现这个人有些熟悉,再靠近几步,发现这个人正是上次自己救了的人,不过也不确定是不是救。

“喂,你怎么到这里了?!”林寻上前问道。

刘子服抬起头看了看林寻,眼神中黯淡无光,对林寻的出现并没有感觉到一丝欣喜,继续埋头,没有要和林寻交谈的意思。

“不是,我怎么也是替你挡了一拳,你不能这么没良心啊,你好歹和我说句话啊!”林寻感觉到越来越郁闷,忍不住问道:“你到底是做什么了?他们为什么要打你?!”

“你别搭理他,他就是个神经病。”一旁的老人朝林寻喊道:“他来了好几天了,一句话也不说,不知道是不是哑巴,反正看他天天被人打还不跑,估计是傻子。”

林寻听到老乞丐这么说,也一时犯了难,可也听到这个男人说过谢谢,不应该是个哑巴,可究竟发生什么事,让他这么自闭?

“你是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的吗?你给我说一下,我看能不能帮到你?”林寻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帮男人。

刘子服还是没回复,这让一旁的林寻感觉到自己是热脸贴冷屁股,也就没了那份耐心,自己回到自己的地方,乘凉去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林寻都忍不住好奇心看刘子服还在不在,不出意外,刘子服一直在那里坐着,没有任何活动的迹象。

慢慢的,林寻心里的那份悸动越来越平淡,他倒是想帮助眼前这个男人,可是对方不领情,这让他有些头大,反正干爹说过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刀自己是没有的,只能出力,可现在出力也没地方出,这事情自己插不上手。

想通了这一点,林寻也就不再多想,心里开始想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戚力说的那个朋友,如果能够找到他,自己体内的毒说不定就有了解决的办法,与其关心别人,还不如先解决自己的事情。

林寻想了一下,戚力是医生,开着药铺,那么他的朋友或许也在开药铺,不如趁现在是傍晚时刻,天气也不炎热,自己去各大商铺问问,要是有人认识戚力,那肯定就是他的朋友了。

“走!出发!”林寻内心瞬间下定了主意,站起身就朝着桥洞外走去,但恰巧此时也是乞丐们出去要饭的时候,看到乞丐们一个个起身出去,林寻却停了下来。

“要是我和他们一起出去,别人看见了不就认为我也是乞丐吗?这要传出去以后自己的面子就不好看了。”林寻自言自语了一句,同时决定回去等一会儿,等到乞丐们都走完了,自己再出去。

林寻刚坐在地上,就看见一个人影出现在自己身边,顺着影子看过去,来的人正是那个男人,他主动过来找自己了?

“你确定要帮我吗?”男人问道。

“啊…你需要的话我可以。”林寻愣了一下,没想到男人会主动找自己,随即继续说道:“不过你得和我说你的经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