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小偷

“领班,这位小朋友在你这里欠的账是当服务员偿还吗?”瑶美人问到一旁的领班。

“回老板娘,林寻一直在做服务员,我想他也是孩子,没有安排他做重活。”领班说道。

“挺好。”瑶美人满意的微微点头,随即看向郭铁,“你也该老实一段时间了,以后你就在这里当服务员,半年之内不许离开,我会派人坚守,要有一天误工逃工就加一个月,让你长长记性。”

“啊!”郭铁一脸不满,可看到瑶美人坚定的眼神,知道自己是反驳不了的了,只能先答应下来,等以后再做打算。

“我知道了…”郭铁低声说道。

“行了,你去忙吧,先去把杂物房收拾了吧,看着你碍眼。”瑶美人说道。

领班看到郭铁被瑶美人惩罚,心里也感觉到窃喜,自己对郭铁也是没啥好感,要不是背后有大人物,自己也很想打他一顿了,现在瑶美人都发话了,自己也能够出口气了。

看到郭铁被拉到杂物房,林寻也彻底明白,眼前的这个女人真的是在帮自己,虽然不清楚为什么帮自己,但是这份恩情自己记住了。

处理完郭铁的事情后,瑶美人的生日宴会也就开始了,从准点开始,半个小时内饭店门口就一直有人拿着礼物进来,放在一张大桌子上,没一会儿就放满了。

林寻看着这些带着礼物的人,勉强能够看到一两个熟悉面孔,都是有身份的人,药铺的戚老板,古董店的霍老板,放在绥平城大人物里也是名列前茅。至于其他的人林寻并不认识,可是能来到这里的人怎么会是一般人?

“哟,这小子是谁啊!?”一个男人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看到林寻坐在瑶美人身边,又看到林寻穿的是服务员的衣服,便过来讽刺道:“今天是瑶美人过生日心善了?让你一个服务员上桌子吃饭了?!”

“霍赏,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瑶美人一句话怼了出去,把男人怼的哑口无言,愣了好一会儿,看了一眼林寻,笑了起来,道:“妹妹不要生气,我也是一时嘴快,并无恶意,今天您生日,谁受了您的恩惠,那是他的福气。”

霍赏,绥平城古董行业的老板,一条古董街都是他的资产,为人阴险狡诈,有一颗做生意的头脑,也有着一颗黑心,经常做出不符合规矩的事情,可背后的势力也让他在古董街一手遮天。

“你吃饱了没事干的话,回你的海中堂去,正好这里有没了你的位置。”瑶美人没给霍赏好脸色,直接甩出了一句话,让霍赏处于尴尬的处境。

“你小子,别让我再见到你!”霍赏饭桌上出糗,内心无比愤怒,恶狠狠的盯了林寻一眼,手指头指了指林寻,转身就离开了。

霍赏是离开了,但是林寻却处于一种走神状态,他刚才听到了霍赏对自己说的话,也看到了霍赏那目露凶光的眼睛,就跟村子里屠夫杀猪是一个模样。

“林寻,你不要害怕,以后遇到危险来我家找我,路上问一句郭府,定是我家了。”瑶美人看出了林寻的疑虑和紧张,连忙安抚了一句。

“我不怕!”林寻反驳了一句,但也说不出更多有志气的话,这种情况他是第一次见,没有丝毫的准备,只能证明自己不是怕死的人。

一场小闹剧过后,瑶美人的生日宴会也正式开始了,台下的人该吃的吃,该喝的喝,随着大厅幕布落下,一首洋气的音乐响起,整个饭店里立马充满了欢声笑语。

这场宴会持续了有两个小时,不过这仅仅是白天的过法,等到了晚上瑶美人还会在其他地方进行活动,例如夜总会或者是歌舞厅,这些地方都是她经常会去的地方。

宴会结束后,瑶美人也就准备离开了,临走前她把林寻叫到车里,看着林寻身上的衣着,便带他到服装店里买了一身合适的衣服。

“老板娘,我不能要这衣服,第一我的衣服还能穿,第二我真的不知道我凭什么得到您的帮助!”林寻从试衣间走出来把衣服放在上,衣服完好无褶,看得出来林寻根本没试穿。

“孩子,这并不重要,只要你记得我对你好过就行了。”瑶美人安慰道:“我想你吃的苦已经够多了,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亲切,我对你好一些是应该的。”

“你认识我是不是?”林寻直接问道:“我能从您身上感觉到一丝熟悉的感觉,您绝对见过我,我的记性不好,忘记您了,我们是有什么关系吗?”

“我想你应该是记错了,你和我是第一次见面,我只是觉得跟你有一丝亲切,就像你看见我熟悉一样,这是人的潜意识在告诉自己,这是值得信任的人。”瑶美人解释道:“要相信自己的潜意识,我以后会是你靠得上的人,你就放心收下我对你的好。”

听到瑶美人这么说,林寻也觉得有些道理,也就没有再胡思乱想,自己一个普通人怎么会和瑶美人这样高贵身份的人有关系,或许这就是有钱人抒发的一次感情罢了。

瑶美人离开后,剩下林寻一个人在街头,漫无目的的他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想回饭店,但是又怕碰到刚才那个叫霍赏的男人,不管这么说他是个大人物,弄死自己也是很简单的事情。

林寻来到了一个胡同,他记得小时候这里有一家小旅馆,价格还是很便宜的,要是还在营业的话,自己可以先对付一晚上。

来到小旅馆门前,林寻看到门口贴着的正在营业,心里也有了一丝慰藉,七年过去了,童年里的很多东西都已经没有了,这家旅馆还在,也是一件好事了。

订好房间后,林寻就住在了旅馆里,这几天的服务员培训对他来说也算是辛苦,主要是脑子累,背这背那的都是规矩,自己得记性不好,熬夜的背才背好。

一上床,林寻的身体就感觉到无比的舒适,整个身体好像快要和床融为一体,慢慢的闭上眼睛,一晃得就睡了过去,打起了呼噜。

林寻开始进入梦境,这是他每天最害怕的时候,因为自从中毒之后,自己就会做一些乱七八糟的梦,经常能看到那些鬼魂出现在自己的梦里,每一次都把自己吓得死去活来,非要折腾的自己承受不了了才会醒来。

这次也一样,林寻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黑水,他知道那个鬼又要来了,随着水位增长,一个人慢慢的从远处飘了过来,瞬间出现在林寻的面前。

“啊!!”林寻大叫一声,瞬间坐了起来,满头大汗。

林寻转身打算去洗把脸,可就在转头的下一秒,他的脸上就出现了一丝惊恐,在他放衣服的地方,站着一个穿黑色衣服的人,鬼鬼祟祟的,应该是个小偷。

小偷似乎也没想到林寻突然醒来,和林寻对视了一秒后,立马翻窗逃了出去,很快就消失在黑暗中。

林寻立马看了看小偷刚才碰过的衣服,发现里面的三十块钱没有了,那可是自己唯一的钱,不能就这么被偷掉,心一狠,也从窗户跳了出去。

“噗”的一声,林寻狠狠地摔在一堆杂物上面,好在都是一些床单破布,才没有受伤,站起身后,立马朝着小偷离开的方向追去。

林寻跑起来的速度飞快,这都是因为他在山里跑习惯了,在这城市的平坦路上更是没有压力,很快就看到了小偷的身影,随着一个拐角,小偷便彻底没了踪迹。

林寻看了看周围,小偷跑的再快也不可能在自己到达拐角之时的时间内跑出这一条通道,他一定是翻墙逃跑了,仔细看了一眼墙上的痕迹,很快就发现了脚印。

来到墙下,林寻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四五米的高墙,却只有一两个脚印,莫非这个小偷还会飞檐走壁的功夫?

林寻也找了一个靠近墙边的树,借着树和墙的距离,也顺利的翻进了院子,院子里灯火通明,看着有人过来,他立马闪身走进一间屋子,藏了起来。

“老哥我和你说,今天那个妞真正点啊!我已经给你绑回来了,你回头回房间就能看到了!”

“感谢兄弟了,老哥我这辈子没玩过嫩的,回头我试试货,要真是个雏,我叫你一起!”

……

从林寻隔窗户的外面,两个男人像是喝醉了一样,嘴里胡言乱语着,完全没注意到暗处的林寻,很快就离开了。

可林寻注意到了他们,听他们说的意思,是有一个女的被他们绑住了,看他们的样子也不是什么好人,指不定是祸害谁家女儿,便决定跟上去看看。

悄悄的跟着两人,穿过一条通道后林寻来到了一间屋子外,这个时候一个男人率先走进了屋子,和另外一个男人交谈了几句,另外一个男人也就离开了。

林寻看到四下无人,立马来到门跟前,捅破窗户纸看了看里面,发现一个女孩被五花大绑得扔在桌子上,嘴里塞着抹布,是被绑架的无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