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年轻人总是想太多!

“rookie发条果然与众不同,别人都是TP,他非要把把带引燃。”

一边出装走出去,一边uzi又发现了新的吐槽点。

“那肯定,你以为我们RNG呢,中路必须二级T下……人家AD又不是队霸。”

小明阴阳怪气。

“卧槽,史森明你还想不想玩了,再BB我去洗澡了啊?”

一听小明在黑他,uzi立刻不甘心的叫了起来。

“不是刚洗过?”

mlxg也不怕死,在旁边一本正经的怂恿?

“咋了,就不能一天洗两次?”

uzi反问。

“别别别,人家叶大哥的试训赛,我错了好吧……我们RNG是和谐友爱的好战队,从来就没有队霸。!”

小明嬉笑。

他虽然来RNG也不久,但和小狗双排这段日子里,两人关系进展神速,互黑开玩笑也已经是日常。

uzi这才“哼”的一声,走向河道而不是澡盆。

只留叶子舟继续在那哭笑不得……

但叶子舟的确,是在注意rookie这个引燃的选择。

他没有担心或惧怕。

反而是有些庆幸,这rookie即便知道打卢仙,也没去带上一个屏障或虚弱!

毕竟他这把,也是选择了闪现和引燃。

再加上前期最重要的护穿符文……要的就是对线和rookie硬刚!

rookie发条虽然操作犀利,对线基本功拉满。

但终究,发条前期的爆发,和卢锡安天差地远。

所以在双方都两件套之前,叶子舟相信,他还是能掌握一个对线的主动权!

“我正常红开吧。”

香锅的酒桶,并没什么开局骚套路。

这种日常训练赛,他打了没上千把,也有几百把了。

队友都没啥异议。

下路帮忙香锅红开。

叶子舟则站在中一塔之前,等着看rookie上线。

还好。

算上符文,rookie也就额外多了6点护甲。

而且看他这双抗,也不难猜出,一级他暂时没学E技能。

“不会一上来就学Q,poke打消耗吧?”

“那也太看不起我了。”

叶子舟不动声色。

但他能感觉到,自己战狼系统已经开始启动……

rookie对线实力,在这S7季前赛,应该和faker一样,都是最顶级的那一档。

所以叶子舟根据rookie的站位,还有他的符文信息。

仅仅是一级,脑海中就已经有了一个最正确的耗血剧本出现!

暂时还不能说是“击杀剧本”。

因为也得去看rookie后续的应对!

叶子舟站在小兵之前,没有A兵。

他在等着rookie先动手。

果然。

rookie从来就不是一个抗压选手。

他站在小兵之旁,普攻去A第一个残血兵的同时,立刻就Q技能指挥着发条……飞向卢锡安打消耗!

可谁知。

卢锡安竟然眼疾手快。

斜着一个E技能出现,快速滑步到自己的斜上方!

再然后……biubiu两下!

躲掉发条Q的同时,率先输出打到了发条身上!

“好家伙,小虎这么凶?”

IG基地,rookie也有些诧异。

他N多次对线过小虎,对其风格习惯,烂熟于胸。

本来这把小虎选卢锡安,还带个引燃,就已经出乎他的意料。

没想到还有一级点E滑步这一招!

看来,往日对线他极为稳健的小虎,今天是换了个风格,想尝试和自己对线硬刚!

“刚得好呀,我喜欢。”

rookie微眯着眼。

他可是OGN冠军,天才少年出道。

也从不知,什么叫做怂和退缩。

哪怕被卢锡安先点,rookie也不慌不忙,还以一个普攻,顺便往三个远程兵那小走位。

这样也等于是细节拉满。

你敢继续对A,那就得去拼着吃这三个小兵仇恨!

谁想卢锡安很难沉得住气。

只是还以再次一个普攻,他就同样往后撤去……

压根就不被发条的走位带进沟里!

这样,也就只有一个远程兵的普攻仇恨飞向卢锡安。

另外两个小兵还没开始抬手的动画,卢锡安就已然离去!

“真能沉得住气啊。”

rookie心中暗赞。

他是这游戏中路对线的天花板级别高手,自然能注意到,卢锡安在发难的那一刻,其实是卡在稍远两个小兵刚出手的瞬间。

所以只要卢锡安不继续追着A,所谓的压线点人,小兵仇恨……也就和他毫无关系!

“真是只老狐狸!”

同一时间,叶子舟也在吐槽。

不过他终究是更赚的那一方!

一级,多压了发条七八十的血线。

这已经差不多能抵消,他身上这多兰戒所带来的的额外血量!

“一级点E,太凶了吧?”

香锅注意到中路,有些惊讶。

“他太狡猾啊,点Q点W,都消耗不到的。”

叶子舟随口解释。

打rookie这种高手,想一级穿兵Q消耗,又谈何容易。

怕是血线没耗到,兵线反而被推过去。

到时候想单杀就难如登天……而且更容易被盲僧给盯上。

“可以,注意KID。”

香锅回了一句,就继续去打自己的野怪。

叶子舟则在等着E的CD转好。

在转好之前,发条卡距离想Q他,他也只能放弃危险线。

和那天单杀faker一样,在他的剧本中,他觉得血线是比兵线更重要。

小兵无非就是一二十块钱,但血线占有,可以极限单杀的话,那就是足足400块钱!

“这补刀有点烂啊?”

“一波兵才补三个刀?反而两次E上去打rookie,这是不是太想证明自己了。”

“年轻人火气旺……其实真不至于啊,这把也就小孩正常蓝开,如果红开二级抓中,感觉已经送一血了。”

“哪有这样打的,光赚血量没补刀,而且兵线也要被发条推过来,不会玩个卢锡安,中路都没线权吧?”

“这太影响打野去争夺河蟹了!”

隔壁OB室,风哥没说话。

但他身后那两个助教,都在摇头轻叹。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说的话让Y4也都深以为然。

只有小虎是在眯着眼,总觉得叶子舟这样打,有点不太对劲。

看似是漏刀血亏了。

实则是让兵线汇集地,慢慢要卡在这防御塔之前了。

而且他二级学了Q之后,反而是没有再E上去QA打消耗了。

这或许在提前提防小孩可能的gank……

但又何尝不是,让rookie放松警惕,暂时觉得自己这三分之二血足够健康,不用去喝掉那身上的红药?

“他在故意设置剧本,这个线很舒服,而且小孩正常蓝开,此刻只可能在上半区。”

“如果三级他选择击杀……一旦rookie不小心,其实是个机会!”

小虎沉吟着开口。

似乎意有所指。

“你是说,他能3级单杀rookie?”

Y4一愣。

但很快,他又坚定否决道:

“不可能,充其量只是闪换闪,而且小孩马上去到上半区河道。”

“所以更可能的剧本是,他因为鲁莽,被rookie和kid给反杀!”

听到这,另外两个助教下意识点头。

rookie的发条,哪有那么好杀!

年轻人,还是得脚踏实地,虚心学习,切不可锋芒毕露,操之过急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