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不太和睦的家庭关系

所谓薅老爸的羊毛,当然不是要找贾天生要钱。

就凭贾允之前几次考试的成绩单,呵呵,还想要钱?!

正确的说法,应该是找贾天生共享一点情报资源。

虽然贾允没有研究过股票,也不记得什么精准的股票走势,但有一件事他是记得的。

自己高三那年,是贾天生这辈子事业发展得最顺利的日子。

短短一年的时间里,他就成功在省城置办了新的房产,车子也从之前的丰田汉兰达换成了宝马530li。

多年后,尤其是贾天生最后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的时候,时不时都会回想起那段志得意满的光辉岁月,一边回忆,一边叹息,感慨世事的无常。

他不止一次提起,12年的时候,之所以能迎来事业的爆发期,除了自身车贷生意做得好,主要原因,还是自己眼光毒辣,紧紧抓住了一支妖股,咬着不放。

靠着这支股票,从四月份开始,到五月二号晚上收盘,资产翻了3.1倍!

但是那只股票叫什么名字,贾允却不记得了。

他只记得贾天生曾经提过一嘴,好像叫什么........什么东日来着?

贾天生如果不是特别忙,每个周末会从省城回一趟良城,在家里呆上两天。

这是套话的好机会。

周日晚上,贾允一家子去外婆家吃饭,其他的亲戚,叔叔阿姨,舅舅舅妈什么的,也都从不同的地方赶了回来,贾天生自然也在。

饭桌上,即将要高考的贾允理所当然地成为了一众长辈们的话题中心。

他们苦口婆心地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或者朋友的所见所闻来一遍又一遍地告诫着贾允高考的重要性。

唉,无论过去还是将来,他们永远都还是那套说辞。

贾允无奈地笑了笑。

废话,高考有多重要还需要你们跟我说吗?

说得好像我不去清北读书是因为我不想去似的。

以往,提起贾允的成绩,家里人都是纷纷皱眉,他们只要坐在一起吃饭,必定要对贾允频频下跌的成绩来上一番炮轰,而且还是轮番轰炸,你方唱罢我登场。

以前呢,每逢这种时候,贾允就默不作声,阴沉着脸低头吃饭,时不时顶上两句嘴,

“看看你姐姐”是贾允在这种场合里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

在前世,至少在高中阶段,贾允是不太喜欢自己的这个姐姐的。

只要自己有哪点做的不好的地方,就要被拉出去与姐姐做比较,烦都烦死了。

每逢这个时候,贾允就会吼道:

“贾诺这么好,那你们干嘛还要生出我这个废物?!”

然后摔碗走人,接着就是迎接母亲的责骂和父亲的耳光。

“行了行了,马上要高考了,都少说两句!”

眼看着饭桌上,指向外孙的话题越来越尖锐,年迈的外婆急忙出来缓和气氛。

“小允一直都是个聪明的孩子,他高一高二成绩都不错,最后三个月,努努力,肯定可以上个好大学的。”

“唉,妈,你又不懂,就知道说好话。”

说话的是冯兰的表妹,贾允的三姨冯春雨。

“我有朋友在教育局,我问过了,就贾允上次模拟考的成绩,上本科都难!”

“不多敲打敲打他,搞不好,以后来我们烟草复烤厂当工人,给他三姨打下手,到时候,你三姨我可不会偏袒你哦!”

三姨向来说话比较刻薄,贾允也早就习惯了。

看着自家儿子在亲戚面前被数落,自己又找不到什么话去反驳,冯兰的脸色明显很不好,对贾允训斥道:

“别老是低着头不吭声,长辈们的话是啰嗦了点,但可都是为你好!”

外婆狠狠瞪了自己的两个女儿一眼,喝到:

“那你们在这里一天到晚说风凉话就能让小允考上了好学校了?!”

“我怎么不懂了?小允现在正是冲刺阶段,你们就不能让他安静安静?!”

外婆还是宠他的。

贾允没有理会饭桌上亲戚们的闲言碎语,转头对父亲贾天生问道:

“爸,听说你最近在炒股?”

贾天生也是个沉闷的性格,家庭聚餐的时候,饭桌上就数他话最少。

不过听到这声“爸”,中年男人略带诧异地看了自家儿子一眼,淡淡“嗯”了一声。

贾允再跟自己的父亲说话的时候,很少直接称呼对方“老爸”,一般都是用“那个”代替,或者干脆直接说内容,省去称谓。

他跟父母的关系一直都很冷淡,尤其是跟父亲。

早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冯兰和贾天生之间就闹过离婚。

在贾允小学五年级到初三这五年里,夫妻俩分居,贾允贾诺姐弟俩基本上都是跟着外公外婆一起过的。

冯兰家这边的人,内心里根植着传统的中国小农思想。

好好读书,找份有编制的体面工作安稳度过一生,这是他们心中最完美的人生规划。

对于丈夫的那些大胆的创业想法,冯兰永远只会反对,绝不给予任何支持。

包括日后贾允搞电商的时候也一样。

在她的心里,这都是些歪门邪道。

贾天生不止一次抱怨,冯兰害他错失了很多商机,所以最后气得独自一人跑到省城创业。

而贾天生的问题也不小。

身为一家之主,全家的主要收入来源,贾天生认为自己在家里理应要有绝对的权威。

他是个很有商业眼光,并且敢闯敢拼的人,但大男子主义也很重。

冯兰经常说他“需要的不是家人,是仆人。”

对于子女的教育,尤其是对儿子,更是奉行铁腕政策,没少动用武力。

这导致贾允从小就有强烈的脱离家庭的愿望。

同样,这也是多年后,贾允宁愿在天海忍饥挨饿也不愿意回家的原因。

不过如今重活一世,贾允很多东西也看淡了。

“你现在追的那只股票叫什么名字?”

贾允继续问道。

“怎么?你还想玩股票?”

“我警告你,想都不要想!好好都你的书!”

贾允笑了笑,说:

“不是,我昨晚放学路过一书摊,看到一本最新一期的《金融宝典》,就翻了一下。”

“有位专家在里面预测了几只据说接下来会涨势不错的股票,我想看看有没有你买的那只。”

贾天生闻言,不屑地笑道:

“呵呵,靠听专家的话炒股,怕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

“我玩了二十多年的股票了,还没听说谁会把自己赚钱的秘籍写在书上给别人分享。”

“但凡是能放在市面上卖的,什么宝典,秘籍,就跟上个世纪的气功大师一样,都是骗傻子的玩意儿。”

贾天生顿了顿,继续说:

“我买的是江浙东日,你可以关注一下这支股票,看看那些所谓的专家到底有没有他们自己吹得那么神。”

对,江浙东日!就是这个名字!

贾允心中暗喜。

“我再警告你一遍,哪怕你今后工作了,赚钱了,也绝对不能碰股票!”

“这玩意儿,每个一二十年的沉淀,轻易不要去碰!”

“否则动辄就让你倾家荡产,甚至是家破人亡,我身边类似的例子简直不要太多!”

贾允心中暗自好笑,心想这话你还是多跟自己说说吧。

翌日,早晨的良城一中,清风徐徐,绿树婆娑。

第三节物理课上,班主任老黎宣布了一件事。

这周四周五两天,学校会再组织一次全年级联考。

全年级前60名,会组成一个新的班级,也就是所谓的尖子班。

听到这个消息,大家并不意外。

这是良城一中的老传统了。

最后三个月,组织全年级成绩拔尖的学生,组织顶尖的师资力量重点培训突击。

全县高考最高分必须出自一中!

这还不算,尖子班每个月都会来一次测验,成绩倒数十名,会被遣回原来的班级,而普通班的年级前十则可以进入尖子班。

不得不说,要论压榨学生的精力,一中还是有一套的。

不过贾允并未在意,对于他来说,在哪里学习,影响并不大。

下课后,贾允满脑子都在计划下午逃课的事情。

“凯子,下午还是老样子,要是老师问起我来,你就说我生病请假了。”

卢凯闻言,一脸奸笑地说:

“啧啧啧,老贾,忍不住了吧?原形毕露了吧?”

“放心吧,这块业务,我熟的很!”

卢凯比了个OK的手势。

贾允也懒得跟卢凯解释什么,他在脑海中默默地计算着接下来的投资路线。

“二十万资金,配个十倍杠杆,那就是二百万。”

“吃下江浙东日这一波三倍收益,之后再扣去资方的本金和佣金,最后差不多有420万的收益。”

“这420万再扔进BTB里,翻个240倍,那么八年后,我的资产就是.........十亿零八百万?!”

“妙!妙啊!”

贾允激动得手都有些微微颤抖。

这时,教室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喧嚣。

一个学生一脸坏笑地探进头来喊了一嗓子:

“贾允!你媳妇来找你啦!”

之后全班便是一阵哄笑,众人纷纷往窗外张望。

“啥?”

贾允一时间有些懵逼。

他放下手中的纸笔,起身走出了教室。

只见身穿红白校服的赵雪雅正怀抱一摞书站在291班的门口。

她脸颊通红,神色看上去,更是有些惴惴不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