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我好想你

老黎此话一出,全班都安静了下来,没有人鼓掌。

众人纷纷转头看向贾允,窃窃私语地议论了起来。

“懂了,看样子,这是贾允去289班勾搭赵雪雅的事情,被老黎知道了!”

“卧槽,这特么消息也太灵通了吧?!”

“惨了,贾允今晚可是真的要被爆炒了。”

“啧啧啧,这就是擅自把妹的下场!”

“老贾真的有点自大了,赵雪雅何许人也?那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去搭讪的吗?”

贾允也没有理会周围人的议论,站起身,拿上试卷,大摇大摆地走上了讲台,从粉笔盒里掏出了一直粉笔,说:

“在做这道题之前,我们先要分析其本质,不要因为它看上去这么复杂就被吓到。”

“这道题的本质,其实就是一道单缸双活塞问题.........”

“我们先设活塞平衡后,活塞上方的气体体积为V1,压强为P1.........”

贾允左右拿着试卷,右手捏着粉笔,颇有几分老师的气质,在黑板上一板一眼地开始了讲解。

他右手的粉笔不断地在黑板上奋笔疾书,期间压根就没有中断,或者停下来思考过。

约莫过了不到十分钟,整块黑板上已经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公式。

“因此,联立1,2式可得,T1=(1+mg/P0S)T0。”

“此后,气缸中的气体经历等压过程,直至活塞刚好到达b处,设此时气缸中的温度为T2........”

贾允手里写着,嘴上讲着,这道难倒了无数人的题目,就这样被贾允抽丝剥茧,直到最后得出答案,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无懈可击。

整个教室里的人都看呆了!

这尼玛是那个动不动就逃课钻网吧的贾允?!

老黎更是看着贾允半天说不出话来。

他的第一反应是,这小子是不是去哪里找到了参考答案?

但老黎随即就否定了这个想法。

这道题的解题过程十分复杂,就是照着答案背下来都很难。

贾允不但写了出来,其中的解题思路,公式运用等都说得十分到位,只有真正功底扎实的人才能做到。

“莫非........这小子平时成绩差都是装出来的?!”

“要是这样,这小子的城府也太深了。”

“以上,最后可以得出答案,气缸中的气体对外做功为W=(P0S+mg)h。”

说罢,贾允将粉笔放回了粉笔盒,转头对老黎说:

“黎老师,我讲完了。”

老黎愣了好几秒钟,随即开口道:

“给贾允同学鼓掌!”

教室里还是安静一片。

大家都还没有从震惊之中缓过神来。

老黎见状,自己率先带头鼓起了掌。

“啪......啪.......啪........”

一众同学这才回过神来,也跟着鼓起了掌。

贾允在哗啦哗啦的掌声之中,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看看,你们都看看!”

老黎指着贾允说:

“贾允同学为了解题,可以跑到其他班级向其他更优秀的同学请教。”

“而你们呢?!”

老黎瞪了一眼王哲伟。

“王哲伟,你刚刚下课的时候在干嘛?”

“这道题你听懂了吗?现在会了吗?!”

王哲伟是291班第一名,平日里基本没有哪个老师会骂他。

此刻居然因为一个常年考倒数的贾允被骂,王哲伟心里一阵憋屈。

“啧,背个参考答案有什么好得意的.........”

王哲伟小声嘀咕了一句。

“现在距离高考还有三个多月,现在开始努力还不算晚,还能改变很多东西。”

“如果贾允同学能保持这份干劲,我相信,他高考一定能取得意想不到的成果。”

“希望你们大家都能向贾允学习!”

与此同时,晚自习的放学铃声响起,老黎说了一句下课,拎着茶水杯就走了,之前闻国忠跟他说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毕竟,赵雪雅再优秀,又不是自己的学生。

但贾允可是自己班的,要是贾允去找赵雪雅真的能够提高成绩,那又何乐而不为呢?

良城主城区不大,从良城一中到贾允家,走路也只要十来分钟。

贾允和妈妈一起住,住在一个老小区里。

这是很多年前,他的妈妈她们单位上分配的房子。

虽然不大,但住起来也很舒适,也很温馨。

“我回来了。”

踏入家门,映入眼帘的,是温暖的橘色灯光,紧凑的客厅,还有沙发上,正在给自己织毛衣的妈妈。

还是一如既往的熟悉的场景。

贾允的母亲,冯兰正坐在沙发上打着毛衣,茶几上放着一杯热牛奶。

“肚子饿吗?要不要我给你炒碗饭?”

“不用,我不饿。”

“马上要高考了,最近少在外面吃,外面的东西不干净,尤其是宵夜。”

“知道啦。”

还是那几句熟悉的唠叨。

贾允端起了桌上的热牛奶,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衣柜上的穿衣镜里,倒映出贾允青涩稚嫩的脸庞,皮肤白皙,五官清秀。

看着这间自己生活里十多年的小房间,再回想起贾家今后即将面对的命运,贾允的心中不禁一阵心酸。

回忆起自己的上辈子,总结一下,可以用一句话概括:

“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他的起始条件,可以说是十分优越。

老爸贾天生是一个敢闯敢拼的男人。

早年间是当地国企的中层领导,后来通过炒股,抓住了几波牛市,积攒了一笔资金后,便从企业里辞职,一个人跑到省城创业,做P2P车贷生意,做的还不错。

虽说除了逢年过节会回良城,贾天生和贾允母子俩聚少离多,但他也确实尽到了一个家庭支柱的责任。

贾允的妈妈则是一名公务员,在县城里的食药监督部门混了个科长。

虽说贾允算不上什么富二代,但也确实衣食无忧。

可以说,贾允在大四以前,没有为吃穿用度发过愁,直到2015年的——股灾!

老话说得好,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贾天生早年靠股市起家,他慧眼识珠,连续抓住了好几只牛股,赚取到了第一桶金。

在创业后,他依旧投入大量资金在股市里鏖战。

他对自己的炒股能力,信心十足。

但,散户终究是散户。

2015年,股市崩盘,贾天生自然也未能幸免。

多年积攒下来的财富,在股市之中,被割得血本无亏。

这直接导致贾天生的资金链断裂,车贷生意也越发的艰难。

最终,在2016年的年底,急于回血的贾天生,饥不择食,在没有做好风险评估的情况下,将一笔来自第三方的巨额资金放了出去。

结果收款方直接卷款跑路,于是形成了三角债。

贾家为还债,倾家荡产,公司倒闭,贾家从此一蹶不振。

而当贾家的经济崩溃的时候,贾允刚大学毕业,开始踏足社会。

尽管家里人当时一直劝他回家,考个公务员或者事业编什么的,但从小优渥的家境让贾允变得有些好高骛远。

当然,这也跟贾天生从小对他的教育有关系。

“给人上班,给人打工能有什么出息?有本事的人都是自己创业,自己当老板!”

“你看看你妈,在一个单位一坐就是几十年,我现在都能看到她退休的样子了!”

这是贾天生一直给贾允灌输的思想。

因此,贾允在大学毕业的时候,对找工作什么的,十分抗拒,而且一心想要留在大城市,于是,贾允在没有任何市场营销经验的情况下,一个人跑到天海市,自己租房做电商。

结果自然不必多说。

做电商失败后,贾允依旧不死心,前前后后又在天海找了好几份工作,市场策划,移动运营商代理,甚至咖啡师,格斗选手都尝试过,但都没有做长。

在一次酒吧举办的拳赛里,贾允遭遇了黑哨,被对方踢断了左手的中指和无名指,辛辛苦苦攒下的积蓄全都变成了医药费。

万念俱灰之际,贾允想到了自己的另一项长处,写作。

在19年的时候,失业的贾允在网上看到一篇新闻,大致是说网络作家收入如何如何高之类的。

他当时就燃起了希望之火。

贾允自小就是个爱看书的孩子,从小古今中外名著没少读,从小学到高中,他写作文都是一把好手。

他大致翻了一下当时流行的几本网文,嗯,文笔一般,门槛不高,我应该也可以。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回想起曾经的种种,回想起自己在家里最困难的时候,帮不上一点忙,甚至还经常需要家里的帮助,贾允心中便是无比的愧疚。

“嗡——”

裤兜里的诺基亚忽然震动了起来,来电显示,姐姐。

“喂?”

“喂?小允啊,你睡了没呀?”

一个清甜的嗓音从扬声器里传来,传入贾允的耳朵,温暖犹如冬季里的奶茶。

“哎呀不行,我今天必须要跟你吐槽一下,我这个奇葩室友,简直了!”

“你说一个女孩子,怎么就可以这么不讲卫生呢?!”

手机那一头的女孩滔滔不绝地跟贾允吐槽着自己舍友的种种不是,而贾允对姐姐说的内容完全没有听进去。

他只是听着姐姐的声音有些出神,鼻子忽然有些酸酸的,眼眶不知不觉有些湿热。

“喂?小允你在听吗?”

“嗯,我在听。”

“真是的,怎么感觉你有点敷衍啊?说,最近有没有想姐姐?!”

“姐........我.......我真的好想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