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反正都是男人的错!(二合一)

“雪雅,你到底是怎么了?”

看着蜷缩在床上哭成泪人的女儿,张美彤不禁心疼得厉害。

赵雪雅没说话,一个人抱着小熊公仔不住地抽泣。

张美彤原以为赵雪雅还在因为白天的事情跟自己赌气,可是身为女人的第一直觉告诉她,女儿变成这副样子,大概率是跟男人有关系。

张美彤走到床头边,将赵雪雅抱进了怀里,说:

“宝贝,告诉妈妈,那个男生是谁?”

“妈妈明天就去学校里找他,让他把家长叫过来,让他给你道歉!”

赵雪雅一把将张美彤推开,尖声吼道:

“走开!!!”

“你还嫌事情不够乱吗?!”

“没有你多管闲事什么事都不会有!”

张美彤也急了,说:

“小雅,你这是什么话?!”

“你是我女儿,我不管你谁管你啊?!”

“从小到大我就一直告诫你,一定要远离男人,你看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了?”

“有什么事情不能跟妈妈好好说吗?”

赵雪雅现在哪听得进去张美彤的话,她抹着眼泪,一个劲地让张美彤出去,说自己要睡觉了。

张美彤看着女儿这副样子,一时间也没什么好的办法,只能把牛奶放到赵雪雅的书桌上,然后便走了,离开前,张美彤回头跟赵雪雅说:

“雪雅,不管怎样,我希望你明白,我是你的妈妈,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回到客厅,张美彤拿出手机,想给赵雪雅的班主任闻国忠打电话问问情况,不过看看现在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觉得这个点打扰班主任不太好,而且周末又要年级统考了,她打算先暂且观望观望。

如果这次考试,女儿有进步的话,那么这件事她就打算低调处理,在不惊动女儿的情况下,去找闻国忠,找那个男生的家长私下聊聊,让对方管好自家的小孩。

如果退步了的话.........那她就一定不会放过这个臭小子。

“唉,没想到,该来的还是来了........”

客厅里灯光昏暗,张美彤蹬掉脚上的居家拖鞋,整个人横躺在沙发上,一双黑丝美腿绷着脚背在空中随意舒展着,在皮质的高跟鞋里捂了一天的丝袜脚,多多少少有点味道。

白天要忙于工作,为了一点微薄的薪水,整日陪着笑脸周旋于形形色色的男人身边,晚上回家还要照顾日渐叛逆的女儿,张美彤是越来越觉得身心俱疲,力不从心。

按理来说,女儿长得这么漂亮。

受男孩子喜欢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因为心底对男人的偏见,她潜意识里就先入为主地认为,谈恋爱,尤其是学生时代的恋爱,只会毁了自己的女儿。

张美彤叹了一口气,伸手解开了自己身上藏青色职业西装的纽扣,露出被白衬衣包裹着的挺拔身材,扎着发髻的皮筋也拿了下来,蜜桔棕色的波浪长发如瀑布一般披了下来,遮住半边脸颊。

她有些烦躁地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看着对面液晶电视屏幕里自己的倒影,俨然是一个大美人。

明明有这么好的条件,为什么自己偏偏会过得这么累呢?

相比起隔壁邻居家那些女人,同样是当妈的,同样是孩子在读高中的,皮肤松弛,身材发福,无论哪一方面都比自己差远了。

她年轻的时候被渣男骗,生赵雪雅生得早,不过生得早也有生得早的好处,在年轻力健的时候生孩子,产后恢复会非常好。

她今年不到37岁,但平日里跟女儿走出去,经常会被路人当成是姐妹。

平时在小区里,或者大街上遇到熟人,哪个不说一句羡慕?

张美彤是个挺爱面子的女人,她很享受街坊邻居们羡慕的眼光,尤其是每当邻居家的太太们追着她问保养的秘诀的时候,她总是会得意地说一句:

“哎呀,真没有什么秘诀啦,都是天生的。”

每当这个时候,她的虚荣心就会得到极大的满足。

可实际上,张美彤心里清楚,那些羡慕自己的太太们,生活水平比自己高多了。

人家上下班都有老公接送,甚至有的家里做饭都是老公做,再不济的,家里有什么事也都是夫妻俩一起分担。

反观自己,空有一副好皮囊,每天看上去光鲜亮丽的,可实际上,她的压力有多大只有自己心里清楚。

她想打个电话,跟亲戚朋友诉诉苦,可是这些年她一个人在良城,跟四川的亲戚早就没什么来往了,至于朋友?不存在的,翻遍了自己的通讯录,只有各种各样的客户而已。

正翻看着手机,想找个说话的人呢,张美彤忽然受到了一条短信,是银行发来的,提醒她这个月12号准备还分期车贷。

这辆丰田凯美瑞是她去年才买的,首付三成,剩下的分两年还完,每个月还4800左右。

这对每个月底薪才3000,同时还要供女儿读高中读大学的张美彤来说,压力无疑是巨大的。

她想找人倾诉,却发现自己在良城根本没有可以说心里话的人,被自己视作生活的希望的女儿也不能理解她,甚至还为了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野男人要死要活的。

此刻,张美彤只感到无比的孤独,无比的缺乏安全感。

各种负面情绪瞬间一股脑的袭上心头,张美彤鼻子一酸,眼眶不由得湿润了起来。

旁边的卧室里,赵雪雅抱着自己的小熊公仔哭个不停,而外面的客厅,张美彤同样抱着一个抱枕,默默地流泪。

“都是男人的错!”

张美彤一边抽纸抹着眼泪,一边在心里暗自咒骂。

是的,如果不是当初那个渣男,凭着自己这么好的条件,肯定已经在四川过上阔太太的生活了!

“不,我不甘心!”

张美彤咬了咬牙,自己现在依旧那么漂亮,凭什么不能过上好日子?!

她打开手机QQ,点开了贾允的头像。

“弟弟,在吗?”

过了几分钟,对面回了一条消息。

“准备睡觉了,张小姐有事吗?”

“没什么,能陪我说说话吗?”

“抱歉啊张小姐,我明天要考试,得早起,而且,我是有女朋友的人。”

“有女朋友就不能跟别的女人说话了吗?”

张美彤不甘心地说:

“一个女高中生而已,你就这么喜欢她?她很漂亮么?”

“废话,她是我女朋友,我不喜欢她喜欢谁?”

张美彤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消息,冷笑一声。

呵呵,所有渣男都喜欢给自己立纯情专一的人设。

老娘就偏要让你露出狐狸尾巴!

接着张美彤发消息说:

“哎呀,这年头,男人,尤其是像弟弟你这样年少有为的男人,哪个身边没个三妻四妾的?”

“没玩过几个女人的,也好意思说自己是男人?”

张美彤打完字,伸出自己的丝袜美腿,故意把紧身包臀短裙往上面拉扯了一下,露出被裤袜包裹着的若隐若现的X角地带,拍了一张照片发了过去,说:

“弟弟,家里蚊子好多呀,我穿着丝袜腿上还被咬了一个大包呢.........”

过了几分钟,对面回了一条消息:

“瞎说,你腿上哪里有包?”

这正中张美彤下怀,她说:

“看不到吗?那我把丝袜脱了再给你看仔细一点?”

说完,张美彤点开了视频录制按钮,左手拿着手机,右手撩起了自己的裙子,手指抓进裤袜的腰身,一点一点地往下脱。

张美彤用的是一只三星手机,那个时候的手机QQ传视频还必须以文件的形式发送视频。

视频传过去了良久,贾允都没有回消息。

张美彤心想会不会是自己这次发的视频太诱惑了,这小子有些受不了了?

她又发了一条消息:

“弟弟,帮姐姐挠一挠好不好呀?”

对面的贾允还是没回消息,张美彤有些等的不耐烦了,说:

“我说,弟弟呀,你不会........在对着姐姐的照片做那种事情吧?”

结尾还附带一个坏笑的表情。

贾允终于回话了:

“张小姐,麻烦你以后别这样了,我不想哪天我女朋友看我手机的时候产生误会。”

“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睡了。”

张美彤看着手机屏幕有些愣住了,她不相信,这年头还有对女朋友这么专一的男人?

她急忙发消息说:

“那个,弟弟呀,姐姐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问一下,你什么时候有空的话,陪我一起去唱个歌呗?”

“你嗓音这么有磁性,唱歌一定很好听,而且,我还有好多股票方面的事情想请教你呢。”

“再看吧,睡了,拜拜。”

说罢,贾允的头像就变成了灰色。

张美彤也放下了手机,她的右手还握着刚脱下来,还带着体温和味道的丝袜,想了想,她又拿起手机对着脱下了的丝袜拍了张照片,发了个空间动态说:

“穿了一天了,好累,不想洗袜子,便宜出了,先到先得哦~”

没过几分钟,评论和消息提示就响个不停。

“我要!多少钱?怎么付款?!”

“呲溜呲溜!”

“哇塞!张大美女的YW,我出一百!”

“给我吧!多少钱我都要!”

看着手机上那些为一双臭袜子疯狂的男人,张美彤的脸上露出了无比厌恶的神色。

“呵呵,男人,真是恶心啊........”

若不是因为赵雪雅还小,她多么希望自己的女儿也能来见识见识这些男人的恶心嘴脸。

至于那个贾允,呵呵,张美彤坚信,这小子只是在装纯情罢了。

年纪轻轻就能手握四百多万的男人,不可能是什么纯良小男孩。

即便他现在的纯洁是真的,那也只是因为他还没见识过太多女人而已。

不过这也不重要,对张美彤来说,她想要的,只是傍上贾家这条大船而已。

毕竟,男人存在的意义,不就是拿来给女人吸血的吗?

对男人动真感情,那是只有最愚蠢的女人才会做出来的事。

她希望自己的女儿也能早日明白这个道理。

。。。。。。。。。

翌日,早上七点,周六。

天刚朦朦亮,阵阵的薄雾在空中飘散,配合初升的太阳的金光,为这个不大的县城莫名添加了一丝丝仙气。

以往都是冯兰给贾允做早餐的,不过贾诺是个非常懂事的女孩子,她昨晚说要让妈妈睡个懒觉,于是一早就起来了。

贾允在浴室里洗脸刷牙,贾诺则是在外面的厨房里煮米线。

贾允洗漱完毕后,贾诺的米线也煮好了,冰箱里有冯兰事先做好的肉酱,只需要用生抽和米醋稍微调下味,加点盐和味精,再把肉酱往面条上面一盖,撒上一点辣椒油,一碗美味可口的米线就做好了。

旁边的豆浆机正在卖力的工作着,贾诺知道弟弟有乳糖不耐受的问题,尤其是早上不能喝牛奶,所以就用豆浆代替。

“姐,够啦够啦,做多了我吃不完的。”

看着姐姐弄好了米线后还准备继续做煎蛋呢,贾允连忙制止。

“不会吧?你现在正在长身体呢,这点都吃不完?”

“姐姐我高三的时候,胃口可好了,一天得吃四顿。”

姐弟俩一边聊着,一边坐下来吃早餐。

“味道如何?”

贾诺看着贾允先唆了一口,有些不自信地问。

“棒!”

贾允竖起了大拇指。

得到了贾允的认可,贾诺才放心地拿起了筷子。

其实,要论厨艺的话,贾允是要比姐姐强的。

小的时候,因为冯兰和贾天生闹离婚分居,姐弟俩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跟外公外婆一起住。

他们的外公是县城里有名的门诊医生,而外婆则是做的一手好菜。

小的时候,姐弟俩在外婆家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跟着外婆学习做饭,除此之外,洗碗,劈柴,生火,浇花,施肥,还有帮小猫小狗洗澡什么的,姐弟俩的生活技能,几乎都是跟外婆学的。

“小允你还记得吗?小的时候,在外婆家,每当外婆不在家,而我又饿了的时候,你总是会想办法给我做好吃的。”

“那个时候的你,小小的一只,够不到灶台,于是你就踩着凳子给我做。”

“我记得,那个时候你最擅长的就是用隔夜饭做蛋炒饭,还会给我加火腿肠,你还记得吗?”

贾诺单手拄着下巴,笑眯眯地看着弟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