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城里套路深!

贾允的这一举动,把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喂!你他妈的不要太过分!”

男人冲了过去,揪住贾允的校服领子就要打,但刚一抬手就停住了。

“打啊,往这打呀?”

贾允嘲讽地将下巴伸了过去。

“你.........”

“他不能走。”

贾允笑道:

“我这可是为你好,这货可是这次冲突的罪魁祸首,私放嫌犯,罪责你担当得起么?”

这位名叫孙良辰的所长气得咬牙切齿。

在皮革城这一带,向来只有他孙良辰横行霸道的份,他做梦都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被一个穿着校服的高中生给威胁到。

他急忙把捂着头惨叫的绿毛扶了起来,查看伤势。

“小杂种,你别以为你在检X院有亲戚就牛逼了!”

“我警告你,检X院管不了派X所!!!”

“除非你是公X局一把手的儿子,否则老子以后有的是办法收拾你!”

孙良辰当然是认识顶头部门的一把手的,公X局长刘松,还有他的儿子他都是见过的,他可以确定,眼前这两个小孩应该跟公X局没有什么关系。

“我告诉你,良城到处都是我的兄弟,你们以后在路上小心点,说不定哪天醒过来就少了个肾!”

季瑶可是真的被这话吓到了,她悄悄挪到了贾允的身边,扯了扯贾允的衣角。

“贾允.......还是.........还是别把他逼太急了吧?”

把人迷晕了然后噶腰子卖掉,良城前几年是真的发生过这种事情。

不要逼太急?确实,做人留一线,但也要分情况。

对于地头蛇,尤其是已经得罪了的地头蛇,如果不想办法一次性根除,留下了,只会后患无穷。

人家长期盘踞在这里,他在明,你在暗,正如他所言,他如果想害你,有的是机会。

贾允嘴角微微上扬,他等的就是孙良辰的这句话。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又刺耳的刹车声音在耳边响起,只见三辆轿车同时奔来,停在了梦蕾舞蹈培训班楼下的路边。

这三辆轿车分别是一辆检X院的公车,一辆奥迪A6,一辆公X局的公车。

三辆车的车门几乎是同时打开,驾驶座上下来了三个男人,分别是检X院一把手,窦建宏,季瑶的老爸,季书铭,还有公X局一把手,刘松,他们身后也都带了人。

季书铭和刘松显然是认识的,他们下车后看到窦建宏,也是一愣。

“窦老大?你怎么也来啦?”

窦建宏和刘松当年是一个大学宿舍的,窦建宏在宿舍里排行老大,所以刘松一直叫窦建宏为窦老大。

窦建宏见公X的人也来了,也是有些吃惊。

“我侄儿在这遇到了点麻烦,这不就赶了过来吗,怎么你也........”

“啊?这么巧?”

季瑶看到自家老爸,眼泪一下子就忍不住了,急忙跑了过去抱住了季书铭,“哇”得一声就哭了出来。

贾允也跟窦建宏打了个招呼。

“叔叔。”

窦建宏是冯兰的表妹冯春雨的老公,也就是妹夫。

小时候冯兰跟贾天生闹离婚分居的那段时间里,贾允贾诺姐弟俩在窦建宏冯春雨家住过很长一段时间,叔侄俩关系一直都很不错。

孙良辰看着眼前的场面,腿都软了。

公检法三家之中,两家的老大都亲自下场了,这阵仗,他这个小小的所长还是第一次见到。

窦建宏扫视了一眼现场,问:

“什么情况?没受伤吧?”

“没事。”

贾允笑着摆了摆手,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孙良辰此刻是脸都白了,他做梦也没想到这两个小孩有这么牛逼的关系。

窦建宏还好,毕竟不是他的直属上司,可是刘松就不一样了,那可是随手就能捏死他的角色啊!

讲真,贾允也很惊讶,他也没想到,季瑶居然真的有本事把公X局的人找来,不过想想也是,毕竟季瑶家里开电影院的,家境殷实,多多少少肯定也是有些人脉的。

不过这样一来,就更能省不少事了。

“不是,刘局,这里面有误会,有大误会.........”

“误会?你闭嘴吧!”

季瑶喊了起来。

“刘叔叔,这个人跟这伙流氓是一伙的,他恼怒贾允打了他的兄弟,就想动用手上的权利报复他,还威胁要报复我们!说他要找机会摘了我们的肾!!!”

孙良辰脸都绿了,急忙结结巴巴地说:

“刘刘刘刘局,小孩子不懂事,你别听他瞎说..........”

“瞎说?”

贾允笑了,他掏出自己的苹果4S,打开了相册里的视频。

“小杂种,你别以为你在检X院有亲戚就牛逼了!”

“我警告你,检X院管不了派X所!!!”

“除非你是公X局一把手的儿子,否则老子以后有的是办法收拾你!”

“我告诉你,良城到处都是我的兄弟,你们以后在路上小心点,说不定哪天醒过来就少了个肾!”

手机里录制的语音,每一个字都清晰可闻,窦建宏和刘松听到这些话,瞬间脸就绿了。

要知道,几年前的噶腰子案,震惊全省,当时良城县里的好几个主要部门的一把手都因为这个案子丢了乌纱帽。

要不是窦建宏和刘松破案有功,他们的乌纱帽同样保不住。

此时居然有人胆敢旧事重提,拿噶腰子案来威胁别人,而且这个人还是自己执法部门的直属下属,这事情要是传扬出去,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刘松指着孙良辰就吼了起来:

“麻痹的,制服脱了!”

“刘局,给个机会吧,我........”

孙良辰近乎哭着跪求刘松。

“脱了!!!”

刘松又吼了一声,同时示意自己身后的几名干警:

“拷上!全都拷上!让局里派车过来,全部带走!”

“是!”

几名干警熟练地掏出了手铐,将众人全部拷了起来。

“窦老大,检X院那边,就麻烦你了。”

“放心吧,交给我。”

窦建宏默契地点了点头。

孙良辰此刻双手被拷在背后,头被干警按在公务车玻璃上,按得他生疼。

可是,比起脸上的疼痛,他更多的是心中的不解。

在不久前坐上这个所长位置的时候,他是做过功课的。

对自己有管辖权的上司有哪些,有哪些在县里有关系的人是不能得罪的,他心里是有数的。

可是.........为什么这两个看上去跟公X毫无关系的小孩就能把自己逼到死路啊?

到底是村子里的人际关系太简单,还是县城里的套路太复杂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