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任何人都不可以诋毁他!

“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夏天,我们可以一起去野炊,一起吃烧烤,一起看日落,吹晚风,一起喝奶茶........”

课间,赵雪雅坐在贾允的座位上,依偎着贾允的肩膀,二人一起翻看着一本名为《云省旅行宝典》的杂志。

云省向来都是旅游大省,看着杂志上各个热门旅游景区的美景,从大理的风花雪月,到丽江的茶马古道,再到香格里拉的雪山圣地,赵雪雅的脑海之中已经描绘出一幅浪漫美好的二人旅行画卷。

“贾允,这个周末一起去看电影吧?”

赵雪雅在贾允的肩膀上蹭了蹭。

贾允笑道:

“马上就要高考啦,还是多花点时间在学习上吧。”

“你这段时间数学成绩有点下降哦,万一今后被我这个差生超过了怎么办?”

“有什么关系嘛.........”

赵雪雅嘟着小嘴说:

“那到时候你教我不就好了,反正你这么聪明。”

讲真,赵雪雅对自己现在的转变同样是很吃惊的。

就在不久以前,学习才是她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

不好好读书就会被男人骗,被男人玩弄,妈妈的告诫,从小就印刻在他的脑海之中。

但是自从她遇到贾允之后,她发现,似乎妈妈说的话也不一定就是正确的。

“贾允,你说........为什么我们从小就要被要求好好读书啊?也不让我们早恋什么的........”

赵雪雅披着头发,靠在贾允结实的胸膛上,轻声呢喃。

“为什么?唔........当然是为了考上更好的大学,将来有更好的工作,更高的收入,更高的社会地位呀。”

贾允笑道。

“当然,这是比较片面的说法,对于学校来说嘛,他们肯定希望学校有更高的升学率,更好的一本率,所以他们肯定要尽可能地阻止学生们把心思花在跟学习不相干的事情上啊。”

说起校方和家长们对早恋的态度,贾允就想笑。

全世界的主流国家,好像也就中国有早恋这种说法了。

青春期最纯净,最美好的懵懂情愫,硬是被这些鼓吹升学率的教育机构描绘成了洪水猛兽。

至少在这个年代,在这个小县城里,谁家孩子早恋了,就跟尼玛触犯了天条似的。

等你上了大学嘛,又一个劲地催问你为什么还没有对象,大学毕业后就干脆直接催你结婚生孩子了。

感情小孩在他们眼里就是按照程序工作的机器一样,到了某个时间点就一定得做什么,不然就是逆天大罪。

“贾允,周末陪我去看电影嘛~”

赵雪雅撅着粉嫩的小嘴拽了拽贾允的校服袖子。

贾允拗不过她,只能答应。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贾允发现,赵雪雅实际上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热爱学习。

每个人做一件事情都是要有驱动力的。

就像是曾经的贾允,为什么可以花那么多精力在游戏上,为什么会受不了三个小时的晚自习,却可以很享受三个小时的高强度DOTA对战?

还不是因为他可以从DOTA里面得到精神上的快感和满足感。

而人与人之间,获得精神满足感的方式各有不同,有人通过游戏,有人通过逛街,运动,还有的人则是通过学习。

当然,让这类人获得满足感的,不是学习本身,而是获得好成绩后,来自家长和老师的称赞。

这会让他们在一众同学之中脱颖而出,获得关注与掌声。

贾允前世见过很多这样的人,他们大多在中学时代是优等生,可是一旦到了大学,没人再来关注你的期末考试排名,老师也不会因为你成绩好而打电话给你的父母夸奖你,他们忽然就失去了学习的动力,开始变得懈怠,甚至颓废。

贾允发现,赵雪雅其实多多少少也有点这种倾向。

在和赵雪雅的交流中,赵雪雅不止一次表示过,她之所以这么刻苦的学习,完全只是因为想让妈妈高兴而已。

她一直都是一个很听妈妈的话的孩子。

不过很显然,相比起爱情的甜美,妈妈的警告就显得有些无足轻重了。

她甚至忽然有一种自己从小被妈妈欺骗的感觉。

在妈妈的描述中,男人简直就是恶魔撒旦在人世间的化身,无恶不作。

可是眼前这个男人却跟妈妈嘴里说的完全不一样。

他成熟稳重,心思细腻,性格温柔,身上完全没有那种男高中生的浮躁与幼稚。

“男人真是太香了!”

这段时间,除了上厕所,赵雪雅几乎都和贾允腻在一起。

课余时间贾允偶尔下去运动场跑步,打篮球,锻炼身体啥的,她也要跟着去。

她真的好喜欢看贾允鬓角的汗珠顺着发丝滴落时的样子。

不过鉴于赵雪雅这段时间的数学成绩有所下降,贾允就不准她跟着自己去运动场上玩了。

“喏,把这篇测试题做完,而且分数做到95分以上,下次就带你一起去。”

看着贾允递过来的习题册,赵雪雅不满地哼了一声,但还是很乖地接了过来。

爱情固然美好,可也不能耽误了高考。

好的恋爱关系,应该是两个人相互鼓励,相互引导,两个人一起变强才对。

不过很可惜,每当贾允在篮球场上奔跑的时候,赵雪雅就会放下手中的笔,歪着脑袋,看向教室窗外的操场。

她总是能在人群之中一眼就找到贾允。

或许.........也有可能是因为那个男孩过分耀眼,尤其是在晴天的时候,尤其是在金色的阳光洒落在他身上的时候。

“哎,雪雅啊,你跟贾允发展到那一步啦?”

一个肤色黝黑,个子矮小的女生凑了过来问道。

这个女生名叫陈雪燕,平时话也不多,偶尔会跟赵雪雅唠两句。

“看你们现在这么亲密,见过家长啦?”

陈雪燕眯着她的小眼睛说。

“别,别瞎说........”

赵雪雅脸微微发红。

“那个,雪雅啊,有句话你可能不爱听,但我还是得给你一句忠告哈。”

陈雪燕看了一眼四周无人,故作神秘地凑到了赵雪雅的耳边说:

“你不觉得贾允这个人很有心机吗?”

赵雪雅眉头一皱,立马驳斥:

“胡说,贾允哪有什么心机啊?!”

“呵呵,这可不好说。”

陈雪燕笑了一声,说:

“听说贾允之前在291班原本是成绩垫底的人,一到分班考试的时候,忽然就爆发了。”

“如果他没作弊,那么就说明他平时在班上都在故意隐藏实力,目的就是为了让人看轻他。”

“一个高中生就那么有心机,你跟他交往,可千万要小心呀!”

“哦,是吗?”

赵雪雅冷冷地说:

“我还要刷题,可以麻烦你不要来打搅我吗?”

见赵雪雅不听劝,陈雪燕耸了耸肩,一副失望的表情走开了。

陈雪燕其实不爽贾允好久了。

尤其是这次数学测验被贾允超过之后。

明明自己这么用功,为什么偏偏就贾允的成绩再往上升?更何况这个家伙还在跟赵雪雅谈恋爱?

长得帅,读书又不认真,偏偏成绩还那么好,而且之前还听说这家伙在学校里打架。

陈雪燕无法接受自己会在学习上输给这种人。

她不止一次去办公室找班主任闻国忠举报这二人的关系,但由于贾允最近的成绩一直在提升,再加上马上毕业了,老师们也懒得去管了。

一计不成,她又心生一计,选择找赵雪雅下手。

哪知道赵雪雅如此油盐不进。

事实上,虽然赵雪雅的妈妈从小就给她灌输男人都是坏种的思想,但是实际上,初高中这几年的经历,让她对女生反而是有些排斥的。

人长得漂亮,很受男生们的欢迎,偏偏性格还狠高冷,不合群。

这种人在女生圈子里其实是很不讨喜的。

当然啦,女生之间的厌恶,是很少直接表达出来的。

从初中到高中,赵雪雅不止一次发现自己的书包,课本莫名其妙被人扔到垃圾桶里,甚至女厕所里,书本上有时候还会被人用红笔写上各种难听的字眼。

这也是她性格孤僻的原因,痛经的时候,身边连个陪伴的女同学都没有。

比起男人,赵雪雅其实更厌恶女人。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贾允出现在了她的生活中。

对她来说,贾允就是她唯一的白月光,她绝不容许任何人诋毁贾允!

“一会儿我要去一趟皮革城,JK制服的设计图做好了,布料也到了,我去那边找人打版,今晚就不陪你吃饭了哈。”

周四下午放学,贾允一边收拾着书包一边跟赵雪雅说。

以往,他们两个人总是会一起去学校外面的小吃街吃晚饭的。

“啊?我不嘛!”

赵雪雅听到这话,一把就抱住了贾允的胳膊,就像一只树袋熊一样。

“我陪你一起去!”

“哎呀你去干嘛啊?从放学到晚自习,期间就那么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你就在教室里好好休息,最好睡一会儿,晚上才有精神上晚自习喔。”

“哦........”

虽然嘴巴撅得跟什么似的,但赵雪雅还是很乖很听话的。

云省的服装类轻工业并不发达,不过好在良城县有一家颇有规模的皮革城,是几十年前一群温州商人过来投资建设的,里面有不少小规模的服装作坊。

讲真,贾允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好设计图,那还得多亏了上辈子大学学的是软件工程,操控起那些设计软件来上手速度很快。

皮革城距离一中大概四公里的路程,贾允打了个出租车过去,此刻正是晚上六点,很多商家都已经歇业了,还在营业的,基本上都是手艺跟口碑都还可以的作坊。

贾允找了一家门面装潢还算顺眼的样板房,走了进去,跟老板说明了要求。

“上衣跟裙子全部采用TR面料,你就按照这个尺码,核算一下需要多少面料,面料由我这边提供.........”

贾允一边说着,一边将装有设计图的U盘插进了店老板的电脑。

他初步设计了四款比较经典的的关西襟制服,尺码是贾允按照自己的身材量的,他虽然个子高,但是身材纤细,基本上,女装的M码他都可以穿。

生产服装,只要确定了其中一个码数的规格,其他的码数只要按比例放大缩小就可以了。

老板皱了皱眉,心想看不出来这小伙子还是个行家啊?从面料材质种类,裁剪工艺和量体标准都那么清楚,看样子不好骗了。

“唔,做样衣肯定没问题,不过小伙子,你这只做一套........”

“放心,打版费方面你只要别太离谱,我都可以接受,而且成品好的话,我肯定要批量下单啊。”

“你打算做多少?”

老板问。

“先做个二百套吧。”

贾允说:

“四个款式,每个款式五十套。”

老板想了想,说:

“这样,每款七十套,一共二百八十套,你直接下单,我打板费就给你免了,每套收你20块钱的加工费,不然订单太少了我们真的没兴趣做。”

贾允闻言,在店里转了一圈,查看了一下这家样板房生产的服装。

看得出来这家板房是做西装的,贾允在这方面算是半个行家,他仔细查看了几套套在假人模特身上的西服,唔,工艺水平还算说得过去。

“二百八十套没问题,不过我只能预付三成定金,等你交货,并且我检查满意后,再给你剩下的尾款。”

一套20块钱的加工费,简直是尼玛狮子大开口,不过小批量生产,贾允也懒得跟他讨价还价。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我核算面料后通知你。”

二人一拍即合,交换了联系方式后,贾允就离开了。

要论生产衣服,无论是面料成本还是人工成本,最便宜的当然是在广州了。

不过贾允目前是小批量生产,不可能为了区区几套衣服买机票跑一趟广州,而且那边都是大规模生产,他这种不到三百套的单子,那边也不会有多少人接的。

皮革城的周围还算热闹,有商场,饭店,小吃街,网吧等,一应俱全。

贾允下了楼,正准备在路边拦一辆出租车回一中上晚自习的时候,忽然听到旁边传来了一阵尖叫。

循声望去,之间四五个头发染得花花绿绿的寨子鬼正围堵着三个女生,其中一名寨子鬼手里还拽着一个女生的马尾辫,头皮的疼痛让女生叫出了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