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吃醋

饭桌上,冯兰还在一个接一个地跟亲戚朋友打电话炫耀。

贾天生不满地说:

“行了行了,吃饭就别煲电话粥了。”

“这不过就是一次模拟考试而已,又不是高考,有什么好高兴的?”

说罢,贾天生转头看向儿子,说:

“想好了以后去哪里读大学吗?”

“南京,天海,或者杭州吧。”

贾允说。

“我个人比较中意南京这个城市,最后三个月,我冲刺一下,说不定有机会考上南京大学。”

“啧,你是去读书学本事的,又不是去旅游的。”

冯兰放下了电话说:

“你这次进步很大,但也不要太盲目自信,好高骛远。”

“先选一个好的专业,再选这个专业强势的学校,哪有你这样的?只看城市不看学校的?”

不等贾允说话,贾天生便反驳道:

“啧,你这就是短视了,我明告诉你,在大学的选择上,绝对是要优先考虑所在城市的。”

“在那些沿海发达城市,即便是那些二三流院校,不管是在校期间还是毕业后,接触的社会资源都要比在经济落后城市的好学校丰富得多,机会也要多不少。”

“云大强吧?昆工强吧?出了省谁认你?”

冯兰对于贾天生的这个说法表示反对。

“呵,你这话就无知了,不选个好学校好专业,你跑到大城市里又能干什么?给人打工吗?”

冯兰和贾天生看待问题事物的角度,好像永远都是相悖的。

换成以往,夫妻俩肯定又要吵起来。

贾天生会说冯兰不过就是一个小县城里的公务员,见识短浅,鼠目寸光;而冯兰会说贾天生盲目自大,做事不听劝,最后大吵一场,不欢而散。

不过今晚贾天生似乎不想跟冯兰计较,他没有理会冯兰的反对声,继续跟贾允说:

“我比较建议你去天海,那里毕竟是全国金融中心,而且我在那边也有认识的人。”

“你要有本事的话,就考交大,你舅公的表弟就在天海交大当教授,你要真的考上了,以后不管是就业还是考研,都可以让他帮衬一下,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说来也好笑,就在不久前,家人们坐在一起吃饭,说的最多的就是贾允的成绩能不能上二本,有哪些二本的志愿门槛比较低什么,如今张口闭口就是各种名牌大学。

当然,贾允自己心里是有数的,目前他的水平还没进年级前五十,距离这些名牌大学还有差距,最起码也得奋斗到年级前十。

“至于专业么.........我建议你学IT类或者金融类。”

贾天生继续说:

“IT是当下最火热的专业,这门技术学精了,以后不管你到哪,全中国,甚至全世界你都有饭吃,甚至还可以自己创业,自己开公司。”

“这年头,有本事的人都是自己创业,自己当老板,让别人给自己打工。”

“这个世界弱肉强食,是做吃肉的那个,还是做被吃的那个,就看你的本事了。”

说到这里,冯兰又忍不住反对了:

“你这话说的,这大学都还没考呢,以后就想着什么创业当老板了,创业哪有这么容易,只看得到别人当老板赚钱,那些破产的,甚至最后跳楼的,多了去了!”

“不是,为什么我说什么你都要来杠上两句?!”

贾天生最终还是没忍住,提高了嗓门说:

“90年代的时候,省内还没有连锁药店,那个时候买药都得去门诊和医院开药,我当时就想在县里开第一家药店,结果呢?你全家找各种理由反对,亏你还是食药监管局的!”

冯兰也嚷了起来:

“正因为我是食药监管局的,我清楚这里面的利益链风险所以我才反对!”

“这里面随便哪个环节出个问题,轻则让你陪到倾家荡产,重则直接进局子!”

“你光知道利益,想过这些风险吗?!”

“呵,所以说你们这些小县城里长大的人总是这样,鼠目寸光,凡事就只看得到风险,稍微有一点困难就退缩!”

贾天生冷哼道:

“那一心堂怎么做起来的?还差点成了云省首富!”

“90年代是做医药的黄金时代,那会儿随便开个药店,躺着都能赚钱!”

“那个时候要不是你们全家反对,现在还有一心堂什么事?!”

“00年那会儿旅游业火热,那时丽江的古城民宿还很便宜,我本来想过去那边投资古城客栈,结果你又是反对,瞻前怕后的,说什么一到旅游淡季就破产了之类的。”

“你现在看看那些古城客栈一年能赚多少钱?”

“像你们这样,一看到困难就选择退缩,这辈子都只能呆在这个小县城里!”

“县城怎么了?我在良城吃得饱穿得暖,又没有指望你什么东西!”

冯兰怒道:

“以后你儿子也像你那样天南地北到处跑,一年到头对家庭不管不顾就好了?!”

“为什么不好?!”

“天高任鸟飞,我巴不得贾允以后能留在天海,甚至出国,移民!”

“呵,说得轻巧。”

冯兰不屑地笑道:

“到时候你儿子要在天海买车买房,你出钱?”

贾天生听到这话就来气了,吼道:

“当然是靠我了,难不成还指望你?!”

“我现在在省城创业,买车买房,什么不是我自己一个人抗?你出过哪怕半分力吗?!”

贾允无奈地摇了摇头。

果然,又吵起来了。

贾允连忙转移话题:

“那个,妈,上次我跟你说的那个.........”

冯兰哦了一声,回到卧室里拿出了一只盒子,递到了贾允的手里。

即便是以多年以后的标准,贾允都还是觉得,4S到5S这两代才是苹果的工艺巅峰,往后就是走下坡路了。

“我话先说在前头啊,你要是下次考试成绩下降了,手机立马没收!”

“知道。”

贾允点了点头。

有了这只手机,交易股票或者BTB就要方便多了。

贾允并不记得江浙冬日是从几号开始下跌的,不过他记得这支股票的最大化收益是312%。

他每天都在计算着收益,一旦达到了312%,立马收手。

“对了,我姐是不是下周就回来了?”

“嗯,五月一号的机票,大概下午五点到长水机场,到时候我去接她。”

“等你姐回来了,记得多跟她请教一下高考的事情。”

虽说夫妻俩还是无可避免地吵了架,不过看得出来今晚二人的心情还是不错的,冯兰洗碗的时候嘴里哼着歌,贾天生饭后喝了几口酒,早早地就睡了,贾允路过卧室的时候,又听到了熟悉的话语。

“喂?老周啊,上个星期一中统考,你儿子考得如何啊?”

。。。。。。。。。

重点班的生活我真的枯燥,无论上课下课都是一个样,讲题,刷题。

不过数学课是例外,哦,忘了提了,重点一班的数学老师叫关舒婷。

分班后的第一堂数学课,当关舒婷画着精致的妆,穿着雪纺连衣裙和丝袜高鞋走进教室的时候,正在喝水的贾允差点喷出来。

可能是做贼心虚,贾允上数学课的时候,总是下意识地回避关舒婷的目光。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贾允总觉得,关舒婷在看自己的时候,她的椭圆形镜片后面的漂亮眼睛总是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不过有一说一,关舒婷的数学课氛围确实很轻松,她很喜欢跟学生开玩笑,她的数学课上经常充满了笑声,完全没有高中数学课的沉闷。

接下来几天,每到下课时间,就有不少人来重点一班找人请教问题,当然,基本上都是女生来找贾允的。

贾允在这场考试里的表现,被老师们口口相传,拿他做榜样,这导致很多不认识贾允的女生都很好奇,一个以前默默无闻,平平无奇的男生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优秀了?

学生里都传闻,贾允是为了追赵雪雅才开始奋发努力的,赵雪雅说了,要是他能考进重点班就答应和他在一起。

这个版本的留言,在女生之中传的尤其广泛。

多么浪漫啊?!

一个平平无奇的小子,为了获得喜爱的女孩子的芳心而奋发向上,这不是言情小说的剧情照映到现实中吗?

很多女生都想看看这位男主是不是也像言情小说里的男主那样帅?

这不看还好,看了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讲真,贾允的外貌,拿出去其实是很能打的。

只不过以前他是个游戏宅,在年级上没什么人认识。

而且重生之后,贾允的皮肤变得比以前更好了,基本上不出油,少有的几个痘印也彻底消失了,再加上五官优秀,现在又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对他产生向往的女生一下子多了起来。

每到下课时间,重点一班的门口,来找贾允问问题的女生绝对不会少于三个。

而贾允对于这些女生的求助,只要自己不是很忙,也基本上不会拒绝。

毕竟,同学之间,互帮互助也是应该的,我为人人,人人为我嘛。

来找贾允的女生时不时也会带一些小零食,点心或者饮料什么的作为答谢,贾允一开始是拒绝的,不过女生们盛情难却,他也就只好收下了。

“来,小熊饼干和虾条。”

贾允戳了戳前桌赵雪雅的背,把两包撕开的零食递了过去。

赵雪雅柳眉微蹙,轻声说:

“别人给你的,你吃吧,我不要。”

“哎呀,跟我还客气什么?我一个人吃不完的,来来来,想吃什么尽管拿。”

贾允课桌的抽屉里这几天被各种零食饮料塞得满满当当,他又从里面抽出了一包干脆面递了过去。

“我不要。”

赵雪雅淡淡说了一句后,就继续埋头刷题了。

贾允微微一愣。

这丫头.........好像.........有点生气了?

莫非........她在..........吃醋?!

贾允内心一怔。

犹豫了一会儿,贾允又伸手戳了戳赵雪雅的背带。

“干嘛?”

赵雪雅略带怨气地问。

“那个,我有道题不会做,可不可以教教我?”

贾允从五三化学里找了一道题目递了过去。

“这道题以前跟你讲过的呀.........”

不过话虽这么说,赵雪雅还是拿着纸笔,转过了身,面朝贾允,耐心地跟贾允讲了起来。

其实这道题贾允当然会做,事实上,随着他的学习越来越好,他这段时间已经很少找赵雪雅问问题了。

因为现在能难住贾允的题目已经不多了,他只是想看看,赵雪雅生气的原因是什么。

赵雪雅讲到一半的时候,贾允突然开口道:

“那个,以后那些女生再来找我,我不会再理她们了。”

听到这话,赵雪雅握笔的右手忽然颤抖了一下,随即俏脸“唰”得一下就红了起来。

“这,这是你自己的事情,跟我说了干什么嘛?”

“你爱理谁就理谁,跟,跟我有什么关系..........”

贾允现早已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17岁男孩了,看着赵雪雅脸上的红晕,以及她那有些慌乱的低垂的眼眸,贾允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扬。

好可爱。

原来,在她的心里,自己已经有这样的分量了啊?

“对不起。”

看着赵雪原本正在草稿本上有条不絮地书写着的手,因为慌乱而无法下笔的样子,贾允轻声说道:

“以后我不会再让你不开心了,我保证。”

赵雪雅脸上的绯红愈发地鲜艳了,她低着头,把眼睛埋在刘海里,樱桃小嘴哆哆嗦嗦地说:

“你........我........你,你在说什么啦?”

“我,我才没有因为你生气呢!莫,莫名其妙!”

赵雪雅慌慌张张地放下了手中的笔,将五三化学推到了贾允的手里,站起身,用细微的声音说:

“你.......这道题你先自己想想吧,我我我我要去上厕所。”

说罢,赵雪雅转身,逃似的跑出了教室。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贾允都认为,爱情是一种自己注定无法拥有的奢侈品。

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能成为青春的主角,如果这宝贵的青春期是一场电影,那么自己注定只能扮演电影里面那个最不起眼的配角,仰望着男主和女主的书写最刻骨铭心的爱情。

他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

直到刚刚,贾允忽然意识到,或许........或许成为主角还是配角的主动权,其实是在你自己手里。

或许........某个你喜欢的女孩,她恰好也喜欢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