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人民教师

“你们看看人家贾允!上课多么认真?!”

这是291班这几天的课堂上,老师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人家家庭条件那么好,学习却依然那么用功!你们有什么资格偷懒贪玩?!”

“我反复强调,最后三个月发力,还不算晚!”

“你们看看人家贾允这段时间的进步,以前叫起来回答问题是一问三不知,现在可以轻松讲解各种难题,这种不服输,不放弃的精神,值得你们每个人学习!”

自从贾允打了朱浩霆那件事后,贾允不止是在学生里出了名,在老师们的圈子里也同样是热议不断。

能跟朱家硬刚,还刚赢了的人,究竟会是什么背景?

所谓的教育工作者,其实也不是什么伟大的职业,都是拿工资吃饭的普通人,尤其是一些女老师,势利眼得很。

就比如贾允班上的数学老师彭丽,同时也教朱浩霆他们班的数学课。

同样是差生,这个女人对待烟草系统的干部子弟,或者有钱人家庭的孩子的态度,跟对待291班的普通学生的态度完全是两回事。

对待那些高干子弟,无论他们是上课开交头接耳,还是不做作业,考试不及格,她都从来不骂人,只是偶尔会跟这些学生谈谈话,问问他们的父母最近好不好,有没有升迁啥的。

而对待291班的学生,她那张嘴巴可以吐出各种难听的话,比如:

“你回去问问你的爹妈,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个不争气的货色?!”

“是不是你们家家族遗传基因太差啊?!”

“你父母就是社会底层,你是不是以后也想跟他们一样?!”

诸如此类的。

随意拿学生的家庭背景和父母来羞辱他们,这对彭丽这位人民教师来说似乎并没有半点不合适。

虽然之前她也没少喷过贾允,不过因为她对每个学生的家庭背景都有了解,她知道贾允的母亲是食药监管局的干部,所以也倒不曾贬低过贾允的家庭。

然而自从朱浩霆那件事以后,彭丽对贾允的态度就180度大转弯了。

虽说贾允最近无论是上课还是作业都很认真,但其他老师撑死了也就是夸一夸贾允的学习态度。

而彭丽就不一样了,时不时就把贾允叫到办公室,先是夸奖一番他最近表现好,然后询问贾允父母,主要是父亲的情况。

这不,星期二上午下了数学课,贾允又被彭丽叫道办公室嘘寒问暖了。

“你妈妈最近还好吗?我有时候下课回家经常遇到她。”

彭丽的家住的离贾允家不远,冯兰确实经常会跟彭丽在路上遇到,以前,彭丽可没少跟冯兰打小报告。

“等五一放假了,我约她吃个饭,到时候我会在你妈妈面前好好地夸一夸你,你可要保持住啊,可别到时候我前脚刚说完好话,你后脚就又打回原形了。”

“对了,你爸爸是做什么工作的啊?认识你妈妈这么久了,怎么从来不见你爸爸啊?”

兜兜转转老半天,总算是进入正题了。

贾允淡淡地笑了笑,说:

“我爸他.........额,我也不太了解。”

“他平日里在省城,周末偶尔会回一趟良城,他工作上的事情,我很少打听。”

“不过我妈偶尔会提起,应该是算个体工商户吧?没单位,也没有编制。”

彭丽听到这话,虽然脸上还挂着假笑,但眉头已经皱了起来。

没单位?没编制?嗯........

“彭老师,还有事吗?我生物作业还没做完。”

“噢,没事了,你可以走了,继续努力哈!”

毕竟活了两世,贾允心里很清楚彭丽想要什么。

彭丽跟校长杨树才之间好像是有点矛盾,。

事情的起因,是因为去年三月份,一中的一位年迈的数学老师因为肝癌突然去世了。

当时学校里没有足够的人手,这导致有四个班级一下子就没了数学老师。

因此,杨树才不得不把这四个班的数学课的教学任务分配给其他数学老师。

彭丽当时就被多分了一个班级。

起初,杨树才承诺,很快就会招聘新的老师进来帮他们分担压力。

结果谁想到,这一带就是一年。

而这一年里,这些额外带课的老师们,工资是没有涨一毛钱的。

因为彭丽他们都是编制老师,都是吃国家饭的。

虽然他们在一中任教,但是他们的工资并不由一中发,而是有财政局统一规范发放。

因此,即便他们多出力了,收入上也没有什么变化。

彭丽可是个吃不得半点亏的女人,因为这事,她可没少去找杨树才闹。

她要求杨树才按照聘用制教师的工资标准,给她补偿这一年多收入。

所谓聘用制教师,就是没有编制的教师,俗称合同工,这类教师的工资是由学校发放的。

要知道,杨树才可是宁愿学生食物中毒也舍不得多花一毛钱改善食堂的人。

这种人会给你区区一个数学老师多发钱?简直笑话!

为此,彭丽和杨树才基本上可以说是完全翻脸了,并且产生了跳槽的念头。

而恰好这段时间,城郊的北辰中学正在扩招教师,其中正好有一个高中数学老师的名额。

北辰中学刚成立没几年,虽然是一所民办学校,但其背后的北辰教育集团财大气粗,福利待遇等远比一中好。

像彭丽这样的编制教师过去了,除了自身的编制收入,还能额外多拿一份学校的钱。

因此,彭丽一直都很想跳槽到北辰。

但编制教师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很难随意调动,除非教育局任命。

贾允记得,前世,彭丽在2013年的时候,总算是成功调到了北辰。

她之所以能够如愿以偿,靠的就是以朱浩霆为媒介,疯狂巴结,跪舔朱祖靖,最后靠着朱祖靖在县教育系统里的关系才调过去的。

而这一世,在听说了贾允家里的能量后,她就开始向贾允示好了。

走出彭丽的办公室,贾允忍不住想笑。

特么就你这种货色,还人民教师呢?我呸!

还嫌现在的小孩子被祸害得不够惨是吧?

你要是年轻个二十岁,长得漂亮一点,跪下来舔我我还能考虑考虑。

快五十岁的老女人了,还来玩这套把戏,真特么恶心。

回想起刚才彭丽那张干瘪皱巴的脸上的那副谄媚的假笑,贾允就感觉心中一阵作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