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要比关系是吧?

贾允的举动,把办公室里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手机那一头的冯兰愣了几秒钟,问道:

“你现在在哪?”

“校长办公室。”

贾允说:

“对方恶人先告状,校长说要开除我,让我打电话叫家长过来办退学手续。”

“我马上到。”

冯兰也不多废话。

贾允刚才那一拳使得力气可着实不小,他现在的嘴角已经一片淤红,还有丝丝血迹。

直到挂断了电话,办公室里的人都还愣在原地,满眼都是惊讶。

尤其是赵雪雅和老黎。

在场的所有人里,就数他们跟贾允最熟。

谁都没想到,贾允居然能使出这种手段。

特别是老黎。

教了贾允这么多年,他自认为自己还是了解这个学生的。

贾允虽然自从文理分科以后就开始变得贪玩,懒散,可是品行还是好的。

眼看着这个可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脸不红心不跳地说谎的人,老黎忽然感觉有些陌生。

“呵呵,果然是蛇鼠一窝,随口污蔑别人跟喝水似的。”

朱浩霆老妈眯着眼睛,瞅着贾允说:

“你跟这女的还真是绝配!”

“呵呵,无妨。”

朱祖靖冷笑一声,说:

“小子,你倒是有点心机。”

“不过我倒要看看,在这良城,我朱祖靖要收拾的人,还有谁能救?!”

贾允也没理他,大摇大摆地走到校长办公桌前,抽了几张抽纸,递给了蹲在地上的赵雪雅。

差不多过了十五分钟,校长办公室的门被推开。

冯兰满脸焦虑地快步走了进来,匆匆扫视了一眼四周,直接走到杨树才面前,质问:

“老杨,怎么回事?!”

看到冯兰,杨树才和朱祖靖都愣住了。

“冯科长???”

二人异口同声道。

尤其是杨树才,脸都差点绿了。

冯兰是县城里,食药监管局的科长,整个良城县,不管是城里还是周边的乡镇农村,但凡只要是涉及到餐饮行业的,不论是星级酒店,还是街边小摊,都是由冯兰负责监管的。

这其中自然包括良城一中的学校食堂和烟草公司的职工食堂。

如果单论业务关系,冯兰跟杨树才和朱祖靖也算得上是熟人了。

虽说只是一个小小的科长,但是权利可一点也不小,整个县城六十多万人口,但凡只要想从事餐饮业的,都得来拜冯兰的山门。

“额,冯科,这个贾允........是你儿子?”

杨树才见到冯兰,连忙让旁边的副校长给冯兰倒一杯茶水。

他看到冯兰就心虚是有理由的。

要知道,中学食堂,向来都是一块油水丰厚的肥肉。

良城一中的食堂,被杨树才包给了自己的一个亲戚。

那家伙以前完全没有从事餐饮业的经验,随便找几个不入流的厨师就做了起来,从食材到用油,在成本上,能省则省,想尽办法地榨取最高利润。

在一众的食堂里,什么都能吃到,腐烂的菜叶,发霉的馒头,甚至有学生曾经在饭里吃出了螺丝钉。

这也正是为什么学生们都喜欢去一中外面吃的原因。

一中位于县城中心地段,外面的各色小吃琳琅满目,物美价廉,一中的食堂没开多久,就没有学生去吃了。

这几年来,一中的食堂练练亏损,于是就在去年的时候,杨树才和他的亲戚一合计,干脆下了个政策,除了走读的学生,凡是住校的,一律不允许去外面吃,只能在食堂吃。

虽然当时有抗议的声音,但是中学生嘛,再反对又能有什么用?

结果就在去年的八月份,因为给学生吃了过期的变质食物,导致六十多个住校学生食物中毒,上吐下泻,最后送到县医院里抢救,所幸最后没出人命。

这在当时,可是震惊全县的食品安全大案。

而当时负责这个案子的,就是冯兰。

这还不算,当时有几个农村孩子的家长跑来学校闹事,结果还被一中的保安打了,连司法部门都介入了其中。

本来,按理来说,当时一中闹出这种事,除了天价的罚款,食堂负责人要法律责任以外,一中的后勤部门领导,还有杨树才都是要受处分的。

就在愤怒的学生家长们迫不及待地等着看一中受到制裁的时候,官方的处理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

一中食堂罚款二十万,食堂负责人杨某五年内不得从事餐饮行业,学校不得强迫学生在校内吃饭。

这个处罚,对于县城第一中学来说,简直堪称挠痒痒。

任凭家长们如何沸反盈天,杨树才依旧稳如泰山,大把大把地收着钱。

这背后,靠的就是他跟朱祖靖的关系。

朱祖靖在县城里的人脉那可是真的过硬,县里食药监管部门的一把手,也就是冯兰的上司就是他的酒桌兄弟。

再过去的一年里,冯兰每次提起这件事情来就狂骂朱祖靖狼心狗肺,不把学生们的健康当回事。

杨树才也知道冯兰对这个处理结果有很大的意见,不止一次托人上门送礼,或者请客吃饭什么的,都被冯兰拒绝了。

在看到冯兰进门的时候,杨树才第一反应就是担心冯兰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报复性地组织食药监管部门的人突击检查。

毕竟,一中食堂里的那点破事,他心里是有数的。

冯兰接过副校长递来的茶水,没喝,放在了旁边的茶几上,说:

“行了,别客套了,说正事吧。”

“朱总,你儿子为什么动手打人?”

“老杨,我儿子被打了,你反倒说要开除我儿子,几个意思啊?”

“额不是不是,冯科,这事吧........有点误会.........”

不等杨树才说完,朱祖靖便插话道:

“冯科,别搞错了,是你儿子打了我儿子!”

朱祖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先开朱浩霆的衣服。

不过朱浩霆肥硕的油肚上,脚印子早已消了,毕竟脂肪抗冲击能力强。

冯兰看了一眼朱浩霆黝黑的油肚,又看了一眼贾允嘴角带着血迹的红肿,冷笑一声,说:

“呵,朱总,你这是把我当傻子了是吗?”

“是不是上次我罚了你们烟草公司食堂的款,你就报复到我儿子身上?”

朱浩霆的老妈又叫了起来:

“喂!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讲理啊?!”

“明明是你儿子打了我们家浩霆,他还恶人先告状,这种撒谎成性的人,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教育的?!”

“我告诉你,刚才你儿子进来的时候,可是亲口承认了,人是他打的,当时他的态度还拽得很呐!”

冯兰一听这话也火了,喝到:

“放屁!你儿子比我儿子壮这么多,我们家小允怎么可能打得动他?!”

“你把这话说给别人听,看看有几个人会相信?!”

“再说了,我儿子脸上这么大一块淤血,你说你儿子没打人?那这是谁打的?难不成是我儿子疯了,自己打自己?!”

朱浩霆老妈听到这话就急了,尖叫到:

“没错!就是他自己打的!!!”

冯兰听到这话,肺都气炸了,转头对朱祖靖吼道:

“老朱,你老婆是不是精神上有点问题啊?怎么什么事情都是张口就来?说话完全不过脑子的吗?!”

朱祖靖脸色极其难看,他完全没想到贾允这个看上去乳臭未干的小子还有这么一手,于是想要拿出自己的身份来压人。

“冯科,我朱祖靖什么人你知道,我从来不喜欢搞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

“你儿子今晚就是打了人,而且下手还很重,都把我家浩霆打进了医务室!”

“本来我看在你的面子上,这件事还有缓和的余地,但是你要这么不讲理,那就别怪我不给你面子了!”

“今晚,你家小孩,必须受到严惩!”

朱祖靖不像杨树才有把柄在冯兰手里,再加上他跟冯兰的顶头上司是好哥们,自然是可以不把冯兰放在眼里。

杨树才急忙顺水推舟,笑道:

“咳咳,冯科啊,你家小孩确实是犯了点错,而且错还不小,不过........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可以从轻发落。”

冯兰在体制内混了这么多年,当然看出来这二人的一唱一和。

“好,既然争执不下,那我们就调监控,看看到底是谁在说谎!”

杨树才一愣,转头看向朱祖靖,朱祖靖悄悄摇了摇头。

“那个,很不巧啊,冯科,三楼的监控前几天正巧坏了,这不,正在找人来维修呢。”

“够了!!!”

冯兰再也忍不住了,猛地一巴掌拍在了杨树才的办公桌上,吼道:

“你们就别再演戏了行不行?!”

“我养了十多年的孩子,他什么品行我最清楚!”

“我们家贾允虽然成绩没多好,但是为人老实,待人礼貌,平时性格也内向。”

“你们去问问教过他的老师,说他在校内打人?打得还是你朱祖靖的儿子,谁信呐?!”

“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就是找借口报复!报复我查了你们的食堂!”

冯兰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手机。

“行,你们要玩是吧?”

冯兰用的是当下最新的苹果4S,她的手指在屏幕上轻触了几下,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贾天生,你在哪呢?!”

“在公司,不然还能在哪?”

手机那一头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冷漠。

“你除了忙你的公司,你还会干什么?!”

冯兰骂道:

“你到底还管不管这个家了?!”

手机对面的贾天生也火了。

“有话直说行不行?别浪费我时间!”

“你儿子在学校里被人打了!”

电话那一头沉默了几秒钟,问:

“谁打的?严重吗?”

“呵呵,严重吗?你儿子嘴角都被打破了!”

“我看你是真的不管你家里人的死活了!”

冯兰越说越来气。

“不是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啊?!是谁打的?”

“烟草公司朱祖靖家的小孩。”

冯兰没好气地说:

“他家小孩把你儿子打了,现在还恶人先告状,说是小允打了他,还说要给小允处分!”

“贾天生,这事你到底管不管?!”

“行了行了,别嚷嚷了,我给我老舅打个电话。”

挂断之后,冯兰瞪着杨树才和朱祖靖说:

“我告诉你们,今晚,这脸算是撕破了,你们以后好自为之!”

杨树才的神色有些慌张,不过朱祖靖倒是一脸不屑。

毕竟,只要是在良城,他还真没有怕过谁,不管是政府还是企业。

他虽然不知道冯兰的老公是谁,但只要不是县长,他还真想不出有谁能奈何得了他。

“愣着干什么?先弄处罚文件啊。”

朱祖靖抱着手对杨树才说。

话音刚落,朱祖靖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拿出来一看,眉头立马皱了起来。

来电显示,市公司黄总。

他连忙按下了接听键,脸上换上一副谄媚的笑脸,说:

“哎哟,黄总,这么晚了,怎么突然想起给兄弟我打电话了啊?怎么?又在外面潇洒呢?”

面对朱祖靖的热情招呼,对面的语气确实出乎意料地冷淡。

“朱祖靖,你好威风啊!”

“良城县是你开的是吧?”

“怎么?做个县公司的老总还不满足?想过一把县长的瘾?”

朱祖靖一脸懵逼。

“不是.........黄总,这话从何说起啊?”

“老子懒得跟你废话!”

对面呵斥道:

“你现在是不是在良城县一中?”

朱祖靖心里一惊。

“额,黄总,是不是谁去找你告状了啊?”

“不管是谁,你可千万别听他的,咱俩兄弟多年,我........”

“闭嘴!”

“朱祖靖,你是不是飘了啊?”

“平时吃饭我给你点面子叫你一声老弟,怎么,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人了?”

“你现在,马上给那位名叫贾允的同学道歉!我可警告你,别耍花样,下个月监管部会去各个区县分公司检查财务报表,你好自为之!”

说罢,对面便挂断了电话。

朱祖靖此刻拿着手机的手都在发抖,他看着冯兰,努力挤出一个笑脸,说:

“冯........冯科,咱们两家之间........怕是确实是有点误会哈。”

不等冯兰开口,她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是贾天生打来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