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人情世故

291班教室外,班主任老黎指着贾允的鼻子,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说你到底想干嘛?你到底想干嘛?啊?!”

“这马上就要高考了,你还给我惹这些幺蛾子,贾允,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啊?!”

“本来最近老师们还都夸你学习认真,上课听讲来着,结果呢?”

“以前你还只是贪玩,现在倒好,学会打架了!行啊,贾允,长本事了?!”

贾允撇了撇嘴,说:

“黎老师,是那个朱浩霆先动的手,我总不能就站在原地任他打吧?”

贾允将事情的经过详细跟老黎说了一遍,老黎听完后,皱着眉头说:

“你根本就没明白我的意思!”

“这不是打架的问题,两个学生闹矛盾,本来是只是一件小事。”

“可问题是,你了解那个朱浩霆家的背景吗?!”

不说别的,光是在教育局里,朱浩霆他爹就有不少关系。

“你现在把朱浩霆打成那样,别说我了,就是校长想保你都难!”

贾允闻言,笑道:

“听这个意思,好像就因为我跟朱浩霆之间起了点肢体冲突,所以就要开除我?”

老黎沉默了几秒钟,沉声说:

“朱浩霆的父母已经找到校长那里了,现在闹得很凶。”

“哦。”

贾允淡淡的说:

“所以呢?”

“黎老师,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学校也有学校的校规。”

“根据一中的校规,打架斗殴,只要情节不是特别严重,最多就是记大过处理。”

“为什么面对姓朱的就可以搞特殊?”

“我们学校的校长,到底是叫杨树才还是叫朱祖靖?”

“你.........”

见贾允毫无悔改认错之意,老黎是气得七窍生烟。

他原本也是一番好意。

贾允毕竟是自己的学生,最近也表现良好,如今惹了事,老黎肯定是想保他的。

但正如他所说,朱家在县城里能量很大,单凭他一个小小的班主任,实在是回天乏术。

不过老黎在教育系统里混了那么久,在人情世故这块,也是个老油子了。

他心里清楚,其实只要贾允承认自己是一时冲动,主动去找朱家的少爷道个歉,认个错,父母出面说点好话,请个客吃个饭,自己再从中斡旋一下,这事就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结果没想到这小子是个愣头青,油盐不进,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

看贾允这幅样子,让他道歉,显然是不可能了。

搞不好这小子一会儿见到校长还要义正言辞地跟领导理论一番。

老黎无奈地叹了口气,嘴里念叨着:

“年轻人,太气盛了。”

“图样,图森破,sometimes naive!”

“走吧,跟我去校长办公室,校长要见你。”

在前往校长办公室的路上,老黎反复跟贾允强调,一会儿不要乱说话,看他眼色行事。

晚上八点,以往冷清的校长办公室里倒是热闹的很。

贾允跟着老黎走到了校长办公室的门口,还没敲门,就听到里面传出来一阵阵争吵声。

“老杨!你我也算是老相识了,我把儿子送到你这里来读书,结果你就是这么对待我儿子的?!”

“我告诉你,我们家三代单传,今天你要不给我个说法,别怪我跟你翻脸!”

老黎皱着眉头,敲了敲门。

“进来。”

得到校长的允许,老黎这才推门进入。

校长办公室的面积很大,装潢也很是有档次,桌椅茶几书柜啥的,都是清一色的红木,地上铺着地毯,屋子里还点着淡淡的熏香。

率先映入眼帘的,是正坐在中央办公桌上的校长杨树才,旁边是副校长李平。

杨树才的对面,一个高大肥硕,穿着一身灰色西装的地中海正愤怒地敲打着校长办公桌,额头上青筋暴起。

看样子,这人就是良城烟草公司老总,朱祖靖了。

除此之外,办公室里还有其他人。

朱浩霆捂着肚子坐在会客沙发上,旁边一个穿金戴银的中年女人正一脸心疼地检查着朱浩霆肚子上的脚印。

他的对面站在两个人,一个是289班的班主任闻国忠,另一个自然就是赵雪雅了。

只见赵雪雅哭得眼眶通红,看到贾允被老黎带了进来,她哭得更厉害了。

贾允见状,皱了皱眉,率先开口问道:

“校长,人是我打的,关赵雪雅什么事?”

屋子里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齐齐地看向了贾允。

旁边的老黎此刻真的是想把贾允手撕了的心都有了。

刚刚才千叮嘱万嘱咐,让他不要说话。

结果这货进来就昂首挺胸地说人就是老子打的,怎么滴?!

这个贾允到底情商是有多低啊?!

朱祖靖反应了几秒钟,嘴里骂了一句:

“**崽子!”

说罢便朝贾允冲了过来,抬起脚就要往贾允肚子上踹。

老黎眼疾手快,急忙拦住了地中海。

“朱总!朱总!您冷静一下!”

“有账咱坐下来慢慢算嘛,跟小孩子动手,传出去不是给人笑话嘛?”

朱祖靖一家子体格都很大,老黎费尽了力气才勉强把朱祖靖拦了下来。

朱祖靖牙齿咬得咯吱作响,他伸出粗壮的手指指着贾允,恶狠狠地咒骂道:

“小杂种,今天要不是看在你们黎老师以前也教过我儿子的份上,老子不把你弄进医院,老子就不姓朱!”

贾允打量着眼前这个浑身散发着暴发户气质的男人,忍不住想笑。

前世,他对烟草公司老总这个在良城呼风唤雨的人,只闻其名,未见其人。

不过家里的长辈对这个评价不高,说这个朱祖靖只是个乡下莽夫,靠着攀亲戚关系才坐上的这个位子。

如今看来,果然不假。

事实上,这个朱祖靖后来的下场,也没比贾天生好多少。

贾允记得,在2017年的时候,在县城里作威作福惯了的朱祖靖,在省城得罪了某位大佬,最后工作丢了,名下的车房也是查封的查封,拍卖的拍卖,最后又回到了乡下老家,搞起了工地业务。

在见识过了这个朱祖靖的德行后,贾允觉得,这货能撑到2017年才出事,简直就是奇迹。

不过贾允没理会朱祖靖,继续对校长杨树才问:

“校长,这件事跟赵雪雅有什么关系?”

不等校长回话,朱浩霆身边的女人便用尖锐刺耳的嗓音喊到:

“怎么没关系?!”

“这女的小小年纪就学会勾搭男人,一点廉耻心都没有!”

“你去勾搭别人就算了,居然敢来勾搭我家浩霆?谁给你的胆子啊?!照照镜子你配吗?!”

“这还不说,你居然有本事一边勾搭着我儿子,一边还跑去给别的男生送情书?”

“行啊,有本事,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这么小就会学人家脚踏两条船啦?以后长大了,那还得了?!”

赵雪雅闻言,哭着喊到:

“我没有!”

“是他一直来纠缠我的!”

女人一听就怒了,拿起桌上的茶杯,猛地摔碎在了地上,玻璃碎片四处飞溅,不少玻璃渣还溅到了赵雪雅的身上。

“小贱货,你再说一遍?!”

“我们家浩霆平日里多么老实本分的一个孩子,老师们聊起来谁不夸赞?他怎么可能去纠缠你?!”

“不但是个不知羞耻的贱女人,还撒谎成性,随口就能污蔑别人,把你家长叫来!”

“我倒想问问你的爹妈,是怎么养出你这也的货色的?!”

赵雪雅一听要让自己叫家长,瞬间吓得脸都白了,马上噤声,不敢说话。

她旁边的班主任闻国忠急忙陪着笑脸说:

“那个,朱太太,消消气哈,我觉得吧,这其中肯定有误会。”

“我们班赵雪雅平日成绩优异,大小考试基本上都能稳定在年级前十。”

“我教了她这么多年了,她是什么品性我了解,这孩子性格内向老实,平日里话都不怎么跟男生说,她绝对不会是朱太太你想的那种人。”

“屁话!”

女人丝毫不给闻国忠面子,啐了一口,骂到:

“她老实?那你的意思,是我们家浩霆在撒谎喽?”

说罢,女人又恶毒地转头看向赵雪雅,咬着牙齿骂了一句:

“呸!骚货!”

赵雪雅此刻一个人蹲在地上,将头埋在膝盖上,她的校服裤子上面满是清晰可见的泪痕。

闻国忠急忙陪着笑脸说:

“不是,朱太太,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这件事的主要责任,还是在这个动手打人的男生身上,我们班赵雪雅也是受害者啊。”

闻国忠略带嫌弃地看了一眼贾允,说:

“小伙子,我查了你上次年级联考的成绩,就你那排名倒数的水平,是怎么好意思来找我们班赵雪雅请教题目的?!”

“赵雪雅被你这种人缠上,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老黎听到这话就不乐意了,说:

“老闻啊,你这话可就片面了。”

“自从贾允这段时间去找你们班赵雪雅请教问题后,别的科目我不知道,但是物理这一科,他最近的成绩可确实是突飞猛进了。”

“我相信,他去找赵雪雅同学确实是为了学习,我觉得这其中肯定有误会。”

“放屁!”

朱浩霆的老妈尖叫道:

“黎老师,你好歹也曾经是我们家浩霆的物理老师,我们家浩霆以前成绩不差吧?怎么你现在反倒护着那个差生?你的良心呢?!”

老黎连忙解释:

“不是,我不是护着谁,我只是觉得这其中肯定有误会.........”

“我也觉得。”

不等老黎说完,贾允开口道:

“你家儿子长得又黑又胖,跟尼玛饲料厂里养的黑猪似的,要不是仗着家里那点势力,根本没有女生看得上他好吧?所以说阿姨,你真的误会赵雪雅了。”

此话一出,老黎心中瞬间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要不是现在人多,他真的很想狠狠地踹贾允一脚。

你他妈少说两句会死是吧?!

一直坐在沙发上捂着肚子的朱浩霆气得想站起来打人,可是刚一起身,肝部的剧痛又把他给按了回去。

朱浩霆的老妈听闻这话,更是气得半天说不出话。

她气急败坏地对朱祖靖嚷道:

“姓朱的,你还管不管了?!”

朱祖靖此刻是握紧了拳头,本来就不多的头发几乎要因为怒火而竖起来。

这就是传说中的怒发冲冠?

他咬着牙齿,转身对一直没说话的校长杨树才说:

“老杨,这是你的办公室,我给你面子,不在这里动武。”

“但我也要明告诉你,今天你不把这个狗杂种给我开除了,那么你我的交情从此一笔勾销!”

“除此之外,我还可以给你透个信,一中有一笔教育经费正在审批中,如果你不想要的话,我可以找人划给北辰中学。”

杨树才此刻是眉头紧皱,身为校长,他当然知道这不合规定。

按理来说,贾允这档子事吧,他是看过监控的,确实是朱浩霆先动的手,而且朱浩霆以前纠缠赵雪雅的事情,在学校里也是人尽皆知的。

再怎么偏袒朱浩霆,二人也算是互殴,真要惩罚的话,两个人都得吃处分。

再退一万步讲,即便他对朱浩霆的行为选择性失明,只收拾贾允,但贾允的行为还远没到退学的地步啊。

撑死了也就是记个大过,写份检讨,然后全校通报批评,再不济让贾允家长出面,赔个礼道个歉什么的。

如此草率地把贾允开除.........怕是对他这个一中校长的名声不太好。

但是一想到那笔教育经费.........唔,那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名声有银子重要吗?

转念一想,反正自己再干几年就差不多退居二线了,与其便宜了北辰,还不如再给朱家卖个人情,同时还能顺手捞一笔,如此双赢,何乐而不为?

杨树才将手中的烟头掐灭,转头对贾允说:

“打电话叫你父母过来,准备办理退学手续吧。”

“什么?!”

老黎闻言,急忙说:

“杨校长,这........”

赵雪雅也抬起了头,泪眼婆娑地看着贾允。

“怎么?你有意见?”

朱祖靖阴沉着脸瞪了老黎一眼,然后转头对贾允说:

“小杂种,你可别以为退学后就万事大吉了。”

“我可以负责的告诉你,你的下半辈子已经完了!”

贾允的脸上却是一脸轻松的表情,笑道:

“行,等着啊。”

说罢,他从裤兜里掏出了诺基亚5310。

看到这款老旧的手机,朱浩霆老妈忍不住讥笑了一声:

“呵呵,几百年前的手机还在用,原来是个穷鬼,呸!”

贾允也没理会,只见他拨打了一个号码,然后在接通的时候,另一只手突然猛地朝自己脸上轰了一拳,发出沉闷的响声。

“喂?妈,那个,我在学校里被人打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