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先薅一波羊毛

“由a4+a7=2,以及a5a6=a4a7=-8,可以推导出.......”

“咳咳,有些同学,如果你不想学,你大可以回家睡觉,但请不要趴在教室里睡!”

“你自己放弃了自己的人生就算了,不要影响教室里的氛围好吗?!”

贾允感觉自己右手的胳膊肘被人碰了两下。

“诶,老贾,醒醒,老师说你呢!”

贾允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眼角还残留有湿润的温度。

映入眼帘的,是攒动的后脑勺,大块的黑板,宽阔的水泥讲台,讲台上站着一个熟悉的,满脸怒容的中年女人。

“彭.......彭老师?!”

眼前这张有些皱巴巴的脸,迅速与贾允记忆库里的信息检索上了。

这不是他当年的高中数学老师,彭丽吗?!

中年女人生气的掰断了手中的粉笔,她似乎很想骂人,但还是忍住了,伸手从粉笔盒里拿了一支新的。

“都集中精神,我们继续看这一题!”

贾允旁边的男生碰了碰贾允的胳膊,悄声说:

“卧槽,老贾,彭丽的课你也敢睡觉?你这也太猛了吧?!”

贾允转头看向男生,胖乎乎的五短身材,脑袋尤其之大。

“卢凯.......凯子?!”

卢凯有些奇怪地看着贾允。

“呃,老贾,你是不是中暑了啊?”

“早跟你说了,中午就别去网吧了,下午有彭丽的数学课,还有老黎的物理课,这二人的课打瞌睡,怕不是找死!”

贾允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环顾着四周。

这熟悉的墙壁,熟悉的桌椅板凳........

贾允可以百分之百确定,这里正是他度过了三年宝贵青春的良城县一中291班的教室!!!

再抬头看一眼黑板,黑板右手边的一块白板上,用红色和黑色记号笔写着:

“距离高考还有:100天!”

贾允一怔。

“我这是........重生回到了高三?!2012年?!”

他用手掐了一把自己的胳膊,痛感清晰地袭来,证明这不是梦境。

同时,一些碎片式的回忆涌现在了脑海之中。

天海市寒冷的冬季,呼啸的北风,没有空调的狭小的群租房,头痛欲裂,饥寒交迫的网络作家.......

对哦,那个网络作家就是自己。

“莫非........我这是直接病死在了天海?!”

想到这里,贾允的心中一凛。

“叮铃铃..........”

熟悉的下课铃声响起。

“占用三分钟时间,我们把这道题讲完!”

彭丽丝毫不顾学生们的哀嚎,继续在黑板上书写着数学公式。

贾允看了一眼眼前的课桌,上面放着两张数学试卷,在分数那一栏,用红笔标记着刺眼的分数。

79分!

贾允无奈地笑了笑。

看来,世界线没有发生变动。

他高三时的成绩,还是这么差。

其实他高二分班以前都还算得上是个好学生的。

他考的最好的一次,是高一上学期的期末考,全班68人,他考了第十四名。

可是自从文理分科,他选了理科后,成绩就直线下滑。

一是分科后他发现自己对理科着实没什么兴趣,二就是那会儿学会了偷摸钻网吧,甚至还会逃课。

他的高中三年,基本上都被DOTA和魔兽世界占据得满满当当。

到了最后那几次模拟考,他基本上都在班级50名到55名徘徊,最后只考了个江西的普通二本。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贾允看着眼前试卷上的数学题,发现自己几乎都不会啊!

他努力试图回想起高中学过的知识,可别说高中了,就是大学时学的那些东西,都早就忘得差不多了。

想想也是,他一个快28岁的人了,怎么可能还记得学生时代学的东西?尤其是数理化。

“卧槽啊........”

贾允现在心里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说好的重生金手指呢?!

人家重生者不都是记得前世的一切吗?彩票号码,股票走势什么的。

自己之前成绩再差,好歹数学还能拿个80分左右。

这下好了,高中学的东西基本上都忘了。

选择题判断题乱蒙的话能拿个20分吗?

上辈子高考还能考个二本,照现在的情况,怕是大专都去不了啊!

这尼玛重生的意义是什么啊?!

“难道我重生一次,就是为了在体验一次上辈子的疾苦吗?!”

“不,我死都不要!!!”

贾允咬了咬牙。

忘记了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学呗!

彭丽也总算是讲完了试卷上的题目,宣布放学。

同桌卢凯,还有班上其他几名网瘾少年立马站起身,围了过来对贾允说:

“老贾,蓝海网吧走起啊!今晚定要打得283班那群孙子叫爷爷!”

卢凯的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每天下午五点四十放学,到七点半晚自习的这段时间,贾允,卢凯等人,还有其他班的一众狂热的DOTA爱好者们,都会不约而同地出现在离学校不远处的蓝海网吧里鏖战。

这是他们每天的必修课。

贾摇了摇头,淡淡的说:

“不了,我要学习。”

此话一次,空气瞬间安静了下来。

纳尼?!

所有人都惊呆了。

卢凯看着自己的同桌,一脸震惊的表情。

要知道,贾允虽然平时默默无闻,但在一中的DOTA圈子里是出了名的。

中午放学,晚上下课,他必往网吧里钻。

甚至只要在没有班主任的课的时候,他就直接逃课钻网吧。

“老师要是问起来,你就说我生病请假了。”

他每次逃课的时候都这样跟卢凯说,而卢凯也每次都会帮他打掩护。

临近高考,任课教师们每天也只顾着讲题讲试卷,对于学生生病请假之类的事情,也不太怎么管了,反正那是班主任的事情。

“卧槽,老贾,你不会是发烧了吧?!”

卢凯伸手碰了碰贾允的额头。

“温度也不高啊?”

“老贾,你忘啦?今晚咱们可是跟283班的人约好了,父子局,不,爷孙局,输了的喊爷爷!”

“是啊!他们班的虾子玩地卜师可是一把好手,没有你的隐刺carry全场,咱们胜率大减啊!”

贾允也不多说什么,摇了摇头,翻出物理课本,从第一章开始看了起来。

见贾允认真看书的样子,还真不像是在开玩笑,众人面面相觑,卢凯结结巴巴地说:

“那........那我们先去了。”

贾允点了点头,兀自看书。

“唉,你们啊...........今后会后悔的.........”

看着众人的背影,贾允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些人之后混得大多都不好,有人去卖车,有人去卖房,还有人去工地搬砖。

卢凯算是混得最好的,在县城里考上了个基层公务员。

但这些也都跟贾允无关了,眼下,他的首要目标是要顾好自己。

在翻看了一会儿物理课本后,贾允惊喜地发现,自己虽然没有超人的记忆力,但理解能力和学习能力似乎提高了不少。

对于这些前世学过的东西,他只要认真看上一会儿,基本上就都想起来了。

安倍定律,开普勒定律,热能定律,机械能守恒定律.........

一条条熟悉的物理定律再次清晰的重现在脑海之中。

“妙,妙啊!”

果然没有白活一世!

贾允是越看越有动力,当然,除了学习理解,还得要多实战,他急忙拿出碳素笔和辅导书,草稿本,开始在纸张上尝试解题。

班上其他的同学都看呆了!

这还是他们熟悉的那个贾允吗?!

贾允如饥似渴地学习着书本和各种练习册上的知识,不知不觉,一个小时已经过去。

夕阳西下,晚风穿过教室的窗户,抚过贾允的发丝,赶走了教室里的闷热,带来一阵清凉。

窗外,放眼望去,操场上,男生女生们三五成群,欢声笑语,稚气未脱的脸上都带着青葱的笑容,无忧无虑。

“青春.........真是美好啊.........”

感慨之间,腹中一阵饥饿感传来,贾允随即放下手中的习题,朝准备去学校外面解决一下晚饭。

他一边走,一边在脑海中规划着接下来的路。

刻苦学习当然重要,不过他也很清楚,现在是一个变革的时代,单是靠文凭,还远不足以改变阶级,改变命运。

能改变阶级,改变命运的,是金钱,是权利。

读书当然重要,考一个高含金量的大学,你的朋友圈,你的起点都会不一样。

但除此之外,他还需要一些更重要的东西。

我需要钱!

贾允努力在脑海中搜寻着前世有价值的记忆。

很遗憾,他对前世的记忆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加成。

跟普通人一样,印象深刻的事情自然记得,至于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比如高中课本上的知识什么的,早就忘了。

2012年的时候,各大新兴产业,电商,电竞,直播平台之类的,基本都已经成型,阶级固化现象已经越来越严重,对于一个高三学生来说,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空子可钻了。

他前世短暂地炒过股,亏了几万块钱之后,就再也不敢碰了。

他只记得15年股灾,弄得他们家差点破产,至于12年之后有哪些牛股,哪些妖股,他上辈子也没关注。

因此,靠股票翻身,这条路显然是行不通的。

当文抄公?自己写一本《鬼秘之主》?

别搞笑,高中知识都记不起来,还能写出几百万字的长篇小说?

写歌?在这个版权意识薄弱,抄袭盗版横行的年代,这无异于给人送菜。

想来想去,似乎只有投资btb这条路对现在的他来说相对稍微现实一些。

其实他前世也没有专门研究过,但是他对其疯狂的价值涨幅可是印象十分深刻。

时值四月,贾允记得,12年的这个时候,一个btb的价格大概是五美元。

同时对美元的汇率大概是六块三左右,那么现在一枚的价格就是三十一块五。

贾允记得,用不了几个月,到12年年底的时候,btb会涨到13.4美元,然后到明年的现在,也就是13年的四月,会直接暴涨到140美元一枚!

之后会有几波跌幅,最终在自己26岁那年的年初,价格达到离谱的28410美元一枚!

至于在后来被国内被禁,那也是多年后的事情了,而且禁的是交易所,个人持有或者交易并没有什么问题。

贾允当即决定,以btb为第一切入点!

那么问题来了,起始资金去哪弄?

找爸妈要吗?

12年的时候,贾允家里的条件到还算殷实,距离老爸破产还有一段时间。

但问题是,就自己现在这个成绩,除了每天吃饭的伙食费,家里根本不愿意多给他钱,就怕他拿着钱出去瞎玩。

贾允摸了摸自己的裤兜,摸出一只小巧玲珑的手机。

诺基亚5310,又称可以打电话的MP4。

这是三年前初中毕业家里给他买的,一直用到现在。

“果然.........”

贾允无奈地笑了笑。

12年的时候,智能手机已经开始普及了,但为了让他专心学习,家里直到贾允高考完才给他换了苹果4S。

而交易btb,即便不用智能手机,起码需要一台自己的电脑吧?除此之外,还需要搭建自己的加速器。

这些钱去哪弄?

别跟我说用网吧电脑!

贾允一时间犯了难。

走着走着,贾允的脑中突然一亮。

一个空手套白狼的点子赫然浮现了出来。

“对啊!卖域名啊!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有时候,一个好的域名,可以拍出十分离谱的价格。

12年有很多正在孵化中的初创公司,这其中,有一家是贾允绝对不会忘记的。

那就是之后的国内最大女子偶像团体,SNH66!

他记得很清楚,这个女团,是12年底,13年初才正式成立的,距离现在还有大半年的时间。

以SNH那种草台班子的办事水平,这个时间点,官网都还没有搞,域名大概率也是还没有注册的。

这个女团利用从RB学来的那套花钱投票的模式,害得多少青少年榨干钱包,甚至跑去贷款,就为了博喜欢的偶像一笑。

骗人钱财,毁人前途,其行为伤天害理,其罪行罄竹难书!

这个女团必须受到制裁!

这不薅他一把羊毛,天理不容啊!

想到这里,贾允当即放弃了吃晚饭的打算,一路小跑,朝附近的另一家网吧跑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